《我的傻姑娘(婚后宠文)》全文阅读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后宠文)最新章节  我的傻姑娘(婚后宠文)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我的傻姑娘(婚后宠文)最新章节离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琐男事件(12-06-21)     

华丽的反击


    文泽的电梯已经上去了,刚刚在招待大厅里装作埋头工作、实际上却一直在偷瞄的女性工作人员们迅速地聚集在一起,大家七嘴八舌地表达着自己几十秒钟以前内心的震惊和激动。

    “真是想不到啊,文董的老婆那么年轻,好像比我还小呢。”年龄最小的前台刘梦瑶说。

    “最幻灭的是……人家孩子都有啦,啊啊啊啊啊~”外表严肃内心花痴的大厅经理沮丧极了,捂着脸不停地晃着,跟吃了摇头丸似的。

    “不亏是文泽,可真是神速啊。”扫地的大姐也进了“八卦圈”拄着墩布插了一嘴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说不定是先上了车、后补的票!”新进职员钱小多嘟嘟唇。

    “啊?”大厅经理一颗少女的心破碎了。

    “嗯,小多说得蛮有道理的,据我所知,应该就是!”贵宾招待室的曾梓茉这样说。

    大家一听,她貌似知道内情啊,于是纷纷挤上前去,“茉茉,说说!你怎么就能那么肯定呢!”

    “很想听么?”公司八卦天后曾梓茉气人地卖了个关子,把大家急得跟什么似的。

    “说啦!吊人胃口容易便秘喔!”

    曾梓茉微微一笑,终于满足了所有人的好奇心:“是这样的,去年春天的时候,我还在前台做招待,一个差不多有十九、二十岁年纪的女孩儿走过来跟我说要找文董,可她说她并没有预约,我挺纳闷的,这小姑娘的模样挺清秀的,又年轻又漂亮,我就想着该不会又是哪路想巴结咱们的新兴公司派过来的小职员吧,可她又说自己是私事来访,我就给总经理办打了个电话,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几个女职员都伸长了脖子,神情格外专注地等着曾梓茉爆料的下文。

    “结果——师太亲自下楼来接的!我亲耳听到那个女孩儿叫咱们师太‘可可姐’,恐怖吧?”

    “我当时就想,这个女孩儿绝对有来头。我还隐隐约约记得她好像是姓骆,叫骆什么来着?反正后来咱们董事长宣布结婚的时候,报纸上说什么的都有。可我一看媒体胡乱撒网猜测时放出来的那几张女孩子的照片,就觉得有一个特别眼熟,就是骆氏家的那个女儿啦,真的是我接待过的那个女孩儿!刚刚那女孩进来,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就是她。大boss的老婆肯定是那个据传还在上大学的骆氏长女,没有错!他们两个要是从那个时候就在一起了的话,孩子这么大也是有可能的。”

    “年龄差,十几岁啊!!!”钱多多凌乱了。

    “现在流行老夫少妻配。”扫地大姐很了解情况。

    “可董事长干嘛要个家道破落的女人啊。”大厅经理的语气酸溜溜。

    “大概……真爱上了呗,你们瞧刚刚他们那个你侬我侬的样子,董事长眼里都看不到周围人的眼光了。”

    一群女人唏嘘不已,一边感慨着风水轮流转,一边想着,这姓骆的女孩儿真是好命,“祸福相倚”真是说得没有错。

    还是那间办公室,还是那个小隔间。

    时隔一年,骆赏儿再度来到这里,心境却完全不同了。

    那时候,她是个心思矛盾的女孩儿,心怯反而更大胆,就那样冒冒失失地来了,单单是因为,她是那么无助地想念着他,一想到他要离开,小女生情怀就泛滥开来了。

    而现在……

    骆赏儿回头看着身后此时此刻帅气得一塌糊涂的男人,不由地会心一笑。

    文泽正抱着小女儿哄她,小小的婴儿安心又乐地窝在爸爸温暖又舒服的怀抱里,小嘴乐得合不拢,口水涟涟地流在了爸爸昂贵的西装上。

    文泽不甚在意,摸摸女儿娇嫩的脸蛋,脸上是浅浅的柔和笑意。

    小然然“依依呀呀”地说着婴儿国语,文泽也就煞有介事地“啊呀喂哦”地跟着模仿,父女俩一唱一和,聊得还真像那么回事。

    骆赏儿站在那个久违了的酒柜前,从她那个角度看过去,有些逆光,文泽抱着然然宝宝站在午后些微耀眼的光影里有说有笑,阳光披洒在父女两个人的身上,成像完美。

    骆赏儿实在有些遗憾,此刻她的手里怎么就没有一台照相机呢?!

    一个温柔的父亲,一个可爱的宝宝,站在一室的明媚里那么和谐有爱,没有记录下来,真是好可惜。

    骆赏儿翻包包去找手机,虽然像素低了一些,可是也还好。

    她趁那两个人都忘情地玩闹着,偷偷举起手机来。

    她忘记了要关掉声音。

    于是,“咔嚓”一声声响后,文泽和然然宝宝都带着疑问扭头望过来,骆赏儿块头不小的山寨手机屏幕上多了一个表情傻呆呆的父亲和淌着一溜口水瞪着圆眼睛、同样表情傻呆呆的女宝宝……

    “真是一模一样。”骆赏儿叹道。

    “赏儿,”文泽看了照片之后很无奈,说:“你怎么不把我们俩照得好看一些?”

    骆赏儿努努鼻子,说:“谁叫你们抬头了?”

    “山寨机那么大的声音,任谁都会吓一跳的好吧?”文泽的眼睛淡淡地扫过骆赏儿和她手里的宝贝手机,说:“下午带你去买个新手机。”

    “我不,”骆赏儿掏出手绢给女儿擦擦已经黄河水浪打浪的嘴角,说:“山寨机最牛了,价格便宜、功能齐全、抗摔抗砸、声音洪亮、还能当板砖防狼。”

    “你怎么不说关键时刻还可以拍蟑螂?”文泽摇摇头,哭笑不得。

    “我们家干净,没有蟑螂。对了,你说一定要我在,是要我看什么吗?”骆赏儿想伸手抱过女儿,文泽抱了许久,手臂一定已经麻掉了。

    小姑娘一扭头,不乐意。

    文泽笑着抱高女儿,他喜欢女儿就爱这样只缠着他,他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骆赏儿无语,心想:你们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还乐得轻松呢。

    文泽亲亲然然宝贝的嘴角,一回头正好看到骆赏儿在歪头瞪着他,他不禁微笑了,凑过去吻了吻骆赏儿的唇角,说:“好了,我也亲亲你,走吧。”说完,费力地腾出一只手去拉骆赏儿的手腕。

    骆赏儿问:“去哪儿?”

    “走着就知道了。”

    文泽带着她们到了会议厅。

    偌大的会议厅里只有他们一家人,文泽让骆赏儿坐在宽敞舒服的主座上。

    骆赏儿想象着,每当开会时文泽都会神情严肃地坐在这个位置上听主管们的业绩回报,或者眉头紧锁,或者颊边染笑,岿然不动,仿若君临天下。

    她就坐在文泽坐过的位置,舒适柔软,可想着想着,渐渐地竟生出某种奇妙的感觉来。

    宽大的投影屏幕缓缓落下,文泽信步走过来,安静地落坐在骆赏儿的身边,不动声色地按了下遥控器。

    同步播放的是安舒家居最近刚刚才在主流媒体播出的两个广告。这个骆赏儿知道,安舒是喻俏父亲的产业。

    视频画面上,左面一个是普普通通的仿清紫檀画桌广告。可除了承认那个桌子的确有些古典和雅致的味道以外,骆赏儿实在看不出来什么端倪。大屏幕右面的广告是现在电视上随处可见的名品木家具材料。

    文泽给她看这些干什么?骆赏儿实在想不通。

    画面切换。

    屏幕上出现了一份什么文件。

    骆赏儿看向文泽,他喝了口水,然后不紧不慢地说:“这是这个月政府刚刚出台的商业规范条例,第四十八条,”文泽按了下遥控器,说:“是我送给喻家那个骄傲大小姐的礼物。”

    画面转换,是影印版的文件内容。

    “政府要限制外商进军咱们的木市场?”

    “对。”文泽靠在椅背上,然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安静地睡着了,小小的两个鼻孔一翕一合,睡相好可爱,谁能想得到两个以前她是个嚎啕大哭的小魔女。

    文泽轻手轻脚地托住孩子,然后小心翼翼地脱下自己的外衣盖在孩子的小身子上,继续说:“木市场太乱了,鱼龙混杂,尤其是外商进入以后,国内出材料,国外走设计,质量更是无法保证。这个,是官方说法。”

    “那实际上呢?”骆赏儿听出了文泽的话中有话。

    “实际上,”文泽云淡风轻地说:“实际上,如果外商用质地差的材料,那么遭受最大损失的无疑是我们的进口商和买家,如果用质地好的材料,那么我们自己的家具产业链不是要慢慢地拱手让人了么?”

    “所以不论怎么样,他们都不可能在我们这里找到出路了。”

    “嗯,所以他们必须退回欧洲去,尽。否则……”文泽又切换了一个画面,竟然是喻俏接手家族业务后的详尽工作细节,还有各种商业机密数据,他说:“安舒岌岌可危。”

    安舒已经在这里投资了,而且数目不小,时间上刚刚好,就卡在这个条例开始生效的范围内。

    现在投资了,则需要没完没了的行政审批,要想撤资,则是有合同约束,违约金还不少。

    骆赏儿看着安舒的那些财务数据,心里不由地一惊,她想起了不久前看到的一则新闻:据小道消息说,安舒三角债过多,疑似会因为泛滥的应收账款而关门大吉,这些是他们唯一能够救命的钱!

    骆赏儿看着文泽不敢相信地问:“你是怎么这么笃定政府会出台这个条例?”

    “何云杰你还记得吗?”

    “记得。”骆赏儿傻傻地点头。

    “他是政协的,这个案子是他提出来的。”

    “喔。”骆赏儿明白了,她问:“你在他们那安插了人,消息是你放出来的?”

    文泽不置可否,只是接着说:“我间接怂恿了那个无论是智商还是好胜心都跟喻俏差不多的喻家大小姐喻梦如,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同李悦阳签了个再普通不过的买卖合同。”

    “李悦阳?!”骆赏儿想了想,说:“你可真是一箭双雕。”文泽漂亮地反击了喻俏的痴心妄想不说,还顺便帮好朋友白赚了一笔违约金。

    “不,”文泽说:“是三雕。”

    骆赏儿用疑问的眼神看着文泽。

    于是文泽说:“我还帮喻家维持了家庭和谐。”

    骆赏儿哑然,文泽你可不可以不要无私得这么无耻啊。

    不过文泽没有夸口,喻俏和她大姐现在已经是栓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当初是喻俏非要抢先拿下亚洲市场的,喻梦如则一直想拿下几个大案子邀功,出了这样的事情后喻父肯定大怒,姐妹俩只能“和谐”。

    不对,骆赏儿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她觑着眼睛看住文泽,问:“政府通过一个条例要很久吧?”

    “当然。”

    “多久?”

    文泽诚实地说:“我也不大清楚。”

    “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计划的?”

    “被喻俏约出来以后。”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早早地跟何云杰、李悦阳布下了天罗地网,在喻家安插人脉,坐等鱼儿上钩。

    现在喻家姐妹也的确忙乱成一团,焦头烂额,他们必须马上撤资,根本就无暇再顾及去威胁骆氏和狼华了,一切水到渠成,那他干嘛当初还表现得那么纠结,害她担心。

    这下骆赏儿开始想不通了,既然文泽早就想好了万一被威胁全身而退的万全之策,那……

    “你说,为什么害我担心?”骆赏儿赌气道。

    文泽笑笑,宝贝似地凑过去亲她。

    骆赏儿躲开了,怒视着他。

    文泽抱着孩子,不好再动,只好说:“其实我布下这个局不是为了怕她威胁我,我也没想到喻俏会打骆氏的注意。”

    “啊?”

    “我,”文泽轻咳了下,说:“我最初的设想是援助安舒,提出我的条件,趁机抢占中欧市场。没想到,歪打正着,却用在了打退喻家进军中国这上面了,李悦阳和他们的合同是喻俏威胁我后,我才开始运作的。”

    “真的?”骆赏儿奇了。

    文泽点点头。

    文泽的这几招,巧妙却又致命,喻家姐妹不了解这里的情况,又事关政府条例,喻俏根本就不会想到是文泽做的手脚,可惜的是,安舒要是在中欧失势了,文泽派去的商业间谍也就没有用处了。

    文泽借用用行政的力量把对方掐死,截断后路,安舒目前又好像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文泽是不可能会帮他们的吧。

    安舒会孤立无援吗?

    “那……”

    文泽打断骆赏儿,他知道她想说什么,他说:“放心,我会帮安舒渡过难关的。”

    “嗯?”

    “趁机提出我的条件,进军中欧!”何乐而不为?

    一箭四雕!!!

    喻家必须退回到本土去,不能再威胁文家和骆氏,损失一笔违约金不说,还得为了一文泽的滴水之恩失去未知的利益。

    “文泽,你太贼了……”骆赏儿简直难以置信,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人。

    “哪有,我连陷阱都没有挖,只是给他们画了一个让人眼馋的馅饼而已。”李悦阳的合约签得有多么委屈,骆赏儿是没有看到罢了。

    是啊是啊,一个馅饼就让你轻而易举地把一个叱咤整个中欧的大集团玩弄在了鼓掌之中。

    文泽微微一笑,说:“喻俏这几天已经连续给我的秘书打了七十几通电话,我猜,今天她也会打来,我想让你来接这个电话。”

    一箭五雕么?

    骆赏儿说:“我才不要和气场那么强大的人对话。”

    “赏儿,”文泽温和的目光投向怀里的小宝贝,他悠悠地说:“气场这个东西是要靠实力来说话的。”

    会议桌上的电话响起来,文泽抽手按了免提。

    “董事长,安舒的喻小姐致电,您说过今天可以接进来的。”

    “嗯。”文泽淡淡应道。

    骆赏儿看着文泽按下按钮后冲她微微一笑,忽然间就想起了以前听闻过形容文泽的那句诗词——

    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作者有话要说:刚写出来,

    还木有捉虫,

    看到的请告诉我。

    ╭(╯3╰)╮

    明天继续。

    么么么,晚安。

    

Snap Time:2017-10-22 07:26:34  ExecTime: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