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今天我成为你的新娘


    啊?

    舒娆有些怔愣,他什么意思啊?

    楼翼但笑不语,仍旧是痴痴地望着她。

    怪不得人家都说,新娘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美丽的婚纱,不但是爱情秋收的果实、缘分的印证,更是女孩迈向入生的又一新阶段,是新娘永远不变的挚爱。

    缘分,有人说一生中早已冥冥注定,是月老早就系好的红绳;有人说,缘分只是—种比较玄的说法,是两个人从相识到相知的过程。

    人海茫茫,我们曾与无数的人相识过,但相知、相爱,直至找到一位红颜知己相互扶持一生,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舒娆被他专注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怔忡间,她往后退了一步,可没有想到竟踩到了婚纱的裙摆,脚下忽然一个踉跄,“啊……”

    “小心!”楼翼眼疾手,一双手臂牢牢地稳住她的腰,没让她跌倒。

    被他抱在怀里,舒娆的心跳又一瞬间跳了几下,站稳后想退开他的怀抱,可他的手却仍牢牢地抱在她腰间,不肯松开。

    “放手啦!”她低声说,不想引来店员注目的眼光。

    “不放。”他将她搂得更紧。

    舒娆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有人在看!”

    楼翼扭头望了望旁边,黑眸里带着警告,几名店员注视的目光立即散去,他满意地收回视线,又说道,“没了。”

    舒娆哭笑不得,这不是欲盖弥彰吗?

    “你到底想做什么呀?”她懊恼地问。

    “你看不出来吗?我在准备求婚!”

    什么?

    舒娆一脸愕然,不太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话,“你……说什么?”

    “准备求婚!”楼翼又说了一次,语气十分坚定。

    “别开玩笑啦!今天的主角是星辰和楼犀啊!”舒娆提醒他说道。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他觉得她穿这件婚纱简直太好看了,不想让她脱下来了!

    舒娆定定注视着他,有些激动,也有些不敢置信。

    楼翼迎上她的目光,眼神专注而炽热。

    其实他们都相处这么久了,也应该把婚礼的事情提上日程了,因为他职业的特殊性,不能请太多假,结婚涉及方方面面,筹备婚礼很需要时间,虽然说母亲可以帮他们打理一切,可是他们的情况跟楼犀和星辰不一样,她曾经经历过一次半途而废的婚礼,所以这一次,他想方方面面都让她来决定,婚戒、婚纱,她喜欢什么,就选什么,让她明白他对她的感情。

    楼翼认真的眼神,让舒娆的心率失调,他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深深的柔情,令她不禁迷失在那抹温柔里。

    没有戒指,没有鲜花,没有山盟海誓,甚至连求婚,也是“准备”,并非现在进行时,可是,这样简单的形式,却让她感动。

    其实是的,她并不需要一个多么盛大的仪式,只要两个人互相尊重、互相理解,一起为他们的爱情努力就够了。

    走在一起是缘分,一起在走是幸福。

    通往婚姻的路,一起并肩携手,这样的幸福,实在太过美好!

    所以,要好好珍惜,好好把握!

    她微笑着,轻轻,却又坚定地点头。

    楼翼也缓缓勾唇笑开,伸手将她整个人轻而易举地抱了起来。

    “啊……”舒娆吓得惊呼,脸上微微泛红,“你干嘛啊?放我下来!”

    又有人在看他们啦!

    “我们去楼上拍照!”楼翼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眼光,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她。

    “好丢人啊!”舒娆忍不住懊恼,他们今天明明是配角啊!

    不过,她还是舍不得拒绝,伸手环住他的颈项。

    他们之间,终于走到了这一步,美好的未来正在向他们招手,而他们幸福的脚步,才刚刚开始。

    楼翼将舒娆像是公主一样抱着,英俊的脸庞上,噙着一抹笑,是那么那么温柔。

    上了楼,正好楼犀和叶星辰的婚纱照也拍得差不多了,众人瞧见他们亲密的样子,都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小恶魔则激动得差点跳起来,哎呀,老天爷终于听到她的祈祷了!

    “叔叔,点点,赶紧给我老爸他们拍啊!”小恶魔央求着摄影师说道,甚至迫不及待地抢了他的相机,忙不迭奔向了楼翼和舒娆。

    摄影师惊出一身冷汗,哎呦,我的小祖宗啊,我那是单反啊,很贵的!

    其他人却都是笑了。

    窗外,夕阳已经落下,可幸福,永远不会晚。

    ◎    ◎    ◎

    金秋十月,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湛蓝的天空,飞过一群可爱的白鸽,鸽子们拍打着翅膀,震出祝福的旋律。

    一列长长的车队,穿过十里长街,由远及近,最后缓缓地停在了军区招待所门前。

    打头的红旗轿车,车门一开,一对金童玉女走了下来,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叶星辰和楼犀在众人的祝福下,徐徐踏上了红毯。

    他们脸上的表情,平静,却又幸福。

    婚礼的排场没有很奢华,但却很壮观,楼义诚的许多老战友和部下都来捧场了,还有军区大院里的左邻右舍,也悉数到齐,饭店没有选什么五星级饭店,而是选在了军区招待所,干净整洁的环境,透着硬朗与豪爽,感觉格外得亲切。

    红地毯的两侧,站着数百名战士,他们穿着军装,比肩而立,用手臂搭起了一座别样的花门。

    叶星辰与楼犀相视一笑,十指紧扣地穿过花门。思思拎着小花篮,乖巧地走在他们身后。

    随着他们一步步前行,战士们开始高唱:今天我成为你的新娘,军嫂的名字从此落在我身上,弹壳做的戒指闪烁着金光,你抱歉地笑着,把它戴在我的手上。你依然穿一身绿色的军装,和年轻的战友们没什么两样,只有胸前的红花和充满幸福的目光,告诉大家,告诉大家,你才是今天的新郎,我是你永远的新娘。

    仪式,祝福,掌声……一切的一切,都无需再多言,从此只盼,风雨同舟,不离不弃,为爱而歌!

    ◎    ◎    ◎

    在众人的见证下,叶星辰和楼犀的婚礼,在完美中落幕。

    因为他们不长居北京,所以没有另外买房子,新房就是楼犀原来在家里住的的房间,重新布置过,床和床品都是新的,床头贴着大红的喜字。

    十月的北京,早晚的温差有些大,而这个时节,楼房还没有开始取暖,所以到了晚上,气温更是多了几分凉意。

    叶星辰洗完了澡,哆哆嗦嗦地钻进了被窝。

    一躺下后,却发现床铺暖暖的,不禁笑弯了眸,怪不得刚刚某人非要她先去洗澡,原来他是要先给她暖被窝!

    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她的心也跟着愉悦起来。

    不多时后,楼犀就洗完了澡出来,擦干了头发,将毛巾随手一丢,便也爬上了大床。

    新婚之夜,思思早已经被韩凤仪抱走了,不过,小丫头在与不在,区别并不太大,因为他们根本也做不了什么。

    其实叶星辰怀孕已经过了最危险的前三个月,胎儿已经处于稳定状态了,楼犀要是想洞个房什么的,也是可以的,只要节制一些就行了,但他还是主动放弃了自己的福利,生怕她肚子里那得来不易的小家伙出一丝半点的状况。

    他长臂一伸,将叶星辰搂进了怀里,但也仅仅是抱着,叶星辰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这样的平淡,两个人竟然也觉得感觉不错。

    楼犀伸手,轻轻覆在叶星辰的小腹上,三个多月的身孕还不是很明显,但她原本平坦的小腹已经微微有些隆起了,掌心轻触,有一种神奇而又安宁的感觉,有些难受又有些激动的温暖。

    那里,还感觉不到宝宝的心跳,于是他坐起身来,半跪的姿势,侧过脸,把耳朵贴了上去。

    叶星辰的脸一红,像是一只可爱的苹果,娇嗔地说道,“这么小听不到啦!”

    “能听到,我听见了。”楼犀对着她的小腹说道,“我是你爸爸。”

    叶星辰忍不住笑,轻轻戳了他一下,“傻样儿!”

    虽然说他傻,可是她也一样,双手轻轻地覆在小腹上,很细微很细微地感觉到,小宝宝在她的肚子里,在一点一点地长大。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血脉相连。

    “对了,明天要去医院检查一下,该做B超了吧?”

    “嗯,到时候把宝宝的照片洗几张小的出来,给爷爷和爸爸妈妈一人一张。”

    “还是你想的周到,比我这个当儿子、孙子的都贴心,难怪他们那么喜欢你!”

    “那当然啦!”

    ……

    自打有了宝宝,两人之间的话题开始围绕家庭、孩子更多,似乎为人父母都会不自觉地这样,随着宝宝在妈妈肚子里一天天长大,孩子在父母、家庭中的分量,也越来越重。

    这样的夜晚,温柔如水,温暖如潮,一刹那,便是永恒。

    ◎    ◎    ◎

    婚礼之后,按照计划,楼犀是要带叶星辰回云川的,距离预产期还远,她还要上班,不过他平时都在部队,他不可能放心她一个人在家,所以打算叫林嫂跟着一起过去。

    林嫂对于照顾孕妇和小孩非常有经验,想当年楼翼和楼犀都是她照顾大的,还有小恶魔也是。

    楼犀和叶星辰的婚假眼看着就要到期了,他们买好了车票,收拾了行李,正准备出发,可叶星辰肚子里的小家伙却忽然折腾了起来!

    “呕……”一大早,就吐个不停。

    好不容易平复了下去,不一会儿又难受起来,吃什么吐什么,甚至连闻都不行,吓得全家早饭都没吃完,就连忙撤了桌子。

    “不行,得赶紧去医院!”韩凤仪惊惶之中勉强保持镇定。

    “点备车!”楼义诚连忙吩咐警卫员说道。

    片刻后,一行人稀里哗啦地到了医院,特意找了妇产科的主任给看诊,检查完了后,却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叶星辰的怀孕反应由此开始。

    或许是之前那段时间,肚子里的小家伙不敢太作,现在情况稳定下来了,他就开始折腾了,而且不是一般的折腾,像是要把之前的委屈全都补回来似的,叶星辰被折磨得欲哭无泪,楼犀则是气得直咬牙,甚至扬言等孩子生下来后,先胖揍一顿!

    “行了行了,别说气话了,你还是想想这以后该怎么办吧,星辰这个样子还怎么回去上班啊,赶紧休假,留在北京吧!”韩凤仪提出建议。

    楼犀一听,顿时有些心乱如麻,星辰留在北京,那他们岂不是要两地分隔?

    距离她生产还有六七个月呢,这要是两地了,那他岂不是大半年都见不到她了?

    一想到把她一个人留在北京,挺着肚子,每天被孩子折腾得死去活来,他的心里就难受到不行。

    “……”楼犀张了张唇,却说不出半个字来,铁骨铮铮的男人,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叶星辰虚弱地望向他,轻声说道,“就听妈的话吧,我留下来,你回部队。”

    楼犀用力咽下酸涩,再怎么不忍心,也只能这样了。

    星辰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能坐火车折腾了,就算是可以跟他回云川,可如果照这么个折腾法,回云川后林嫂一个人也肯定照顾不过来她的,可她若留在北京,家里人多,情况就会好很多,只是他身为丈夫和父亲,却不能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陪在她身边,他真的好惭愧!

    叶星辰轻轻握住他的手,内心百转千回。

    其实她也舍不得跟他分开,可是没有办法,他是必须要回部队的,穿上军装,首先是军人,然后才是自己。

    他不在身边,她自然是要更辛苦一些,可是每一个女人都会经历这些,或者说,是每一个军嫂就会面临这样的煎熬,所以,她必须要坚强!

    “没关系,咱们可以打电话啊,再说这中间还有节假日,你要是有空,也能回来的啊!”她柔声安慰他。

    楼犀暗暗握拳,强忍着拥抱她的冲动,因为他怕自己一抱,就舍不得松手了。

    转头,对韩凤仪恳求地说道,“妈,星辰就交给您了!”

    韩凤仪的眼睛里早已经湿了,她是过来人,她比任何人都明白这种无奈和心酸,拍着儿子的肩膀说道,“你放心,去做你该做的事,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女人也比你想象的更坚强!”

    这话虽然只是安慰楼犀的,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动容了,楼义诚的眼睛也情不自禁地红了淡淡的一圈。

    有人说军嫂就是有对象的单身,要忍受寂寞和孤独,还要能够承受住压力,要一个人面对家庭生活中的许多问题。

    如果人民军队是长城,那么军嫂就是稳固连接长城的垛口,军嫂,是军人身后的坚强盾牌!

    军人很苦,军嫂更苦!她们把思念深藏心底,把无助装自己兜里,她们的爱,在寂寞中绽放!

    楼翼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地望向舒娆,这就是当初他为什么要问她她是否会嫌弃他的原因,因为生在军人世家,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身为军属的艰辛,他是一个认定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的人,可是跟他在一起,他们不会有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也不会有缠缠绵绵的花间河畔,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她将不可避免地要承受许多旁人无从得知的辛酸苦难。

    舒娆的眼睛里含着热泪,可她却是回以他坚定的微笑,生活不一定要完美,只要活得精彩!

    叶星辰也用力点头,婆婆说的对,身为军人的妻子,没有理由不坚强,她的丈夫不是不爱她,只是他把对国家的大爱摆在了对家庭的小爱前面,那是他的无奈,也是她的心酸,可他们都会为彼此感到骄傲自豪!

    真正的军人,你扑向了风雨,我是你家中,最平安的消息。

    我骄傲,我是军人的妻。

    

Snap Time:2018-06-23 08:30:31  ExecTime: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