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舒娆的冲动


    预产期在次年五月,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楼犀回部队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抽出时间回家,期间他外出去执行过两次任务,任务的艰巨性比他之前经历过的稍微小些,可是他却丝毫都不敢放松警惕,因为他是以老带新,一行九人的小分队里,有五名是新兵。

    去年那群新兵们,经过了魔鬼训练与摸爬滚打,已经日趋成熟,但他们到底还是资历浅,需要更多的磨砺,随着需要训练任务的加强与加重,他们的作战能力已经得到显著提高,但是,训练与实战完全是两回事,真正的优秀的特种兵,是需要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突出重围后诞生的,每一次战斗,都是一次生命的蜕变。

    通过以老带新,他们团结互助,圆满地完成了任务,但这还不算完,回来后他们要总结在战斗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一一分析、总结、改正……然后再重新投入到新的战斗任务中去。

    而这段时间,叶星辰基本上是在床上度过的,用韩凤仪的话说,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简直比孙悟空还能折腾,折腾得全家鸡飞狗跳,生出来后肯定是一个小霸王。

    肚子里的宝宝到了六个月,叶星辰的肚子明显大了,行动也不太方便了,而北京的冬天又特别冷,雪后的道路很滑,所以她轻易不敢外出。

    可医生说了,做适当的运动有助于将来的生产,所以每天都还是要做一些活动,但每次都是有人陪着她,哪怕她只是在院子里走一走,韩凤仪和林嫂也都是不放心,抢着搀扶。

    叶星辰说其实她没那么娇气,可是她们都不听她的,韩凤仪更是把工作都放下了,能不去公司就不去,每天秘书带着文件来家里找她签字,林嫂更是时时刻刻准备着,鱼汤,鸡汤,骨头汤……喝得叶星辰暗暗叫苦,可是为了肚子里的小家伙,只能当药喝了。

    刚刚又喝了一碗鲫鱼汤,叶星辰抚着圆滚滚的肚子靠坐在床头,房间里,还是他走时的模样,喜字还贴着,只是稍稍有些褪色,而大床的旁边,多了一张小小的婴儿床。

    虽然距离宝宝出生还有好几个月,但是家里一切都准备好了,小宝宝的床、被子、衣服、小帽子、小鞋子……全都买回来了,连玩具都准备了一大堆。

    叶星辰觉得自己虽然有些辛苦,但她是无比幸福的。

    铃铃铃——

    床头的座机忽然响起。

    因为怀孕的关系,她不方便再用手机了,所以婆婆特意叫人牵了根线,给她接了座机,而每个周末的晚上,这个电话都会响起,或早或晚,但总是会响的。

    她弯了弯眸,轻轻接起,“喂……”

    “星辰,你怎么样了,身体还难受吗?”楼犀焦虑的声音透过话筒清晰传来。今天部队里有事,他才脱身,比平时晚了一些。

    “还好,这个星期的情况好多了,不再吐得那么厉害了。”叶星辰一只手拿电话,另外一手轻轻抚着隆起的肚子。

    “胃口好点了吗?”

    “嗯,这两天特别能吃。”叶星辰不好意思地说道。

    楼犀听了却是高兴,很有兴趣地问道,“都吃什么了?”

    “刚刚还喝了一碗鲫鱼汤……”叶星辰话音刚落,就听到电话那端楼犀发出一记古怪的闷哼,她不由得轻笑,差点忘了,他最讨厌吃鱼了,更别说是鱼汤了,如果把刚刚那碗汤端给他喝的话,估计他会吐得比她还要厉害。

    楼犀握着电话的手指微微一紧,心里有些翻腾,不是因为提到吃鱼,而是因为他想到,他的星辰,一个人挺着肚子,那么辛苦,可他却不在她身边,别说是鸡汤鱼汤,就连一杯水也不能为她倒。

    上火车的那一天,他的对面正好是一对夫妻,女人也是怀着身孕,但身体状况比星辰稳定很多,可她的丈夫还是很紧张,一路上对妻子呵护有加,连苹果都是削了皮切成小块喂到嘴里,可女人还是不满意,动不动就数落男人一番,男人却只憨憨地笑,对他说,女人怀孕的时候脾气都大,不是故意的,就是控制不住。

    可这么长时间以来,每次打电话,星辰都是温温柔柔的,对他一句埋怨也没有,他不知道她是真的没脾气,还是强忍着不发,其实,她是有权利埋怨他,甚至是骂他的。

    隔着电话,他看不到她的表情,所以总是忍不住想,她是不是每次放下电话后,都会一个人偷偷地哭?

    叶星辰换了一手拿电话,然后伸出另外一手去拿床头柜上的酸梅,忍不住含了一颗。

    那话那端,楼犀听到她嘴里的声音,会心一笑。

    因为他身在军营,不允许视频,而她怀着身孕,也不能接触电脑,所以自从分别之后,他们就只能靠电话联系,每次通话的时间也不长,可对于两个人来说,这样的沟通格外温馨。

    宝宝每做一次检查,她都会把照片邮寄给他,让他也一起见证宝宝的成长,虽然递很方便,但是进入特种大队的信件需要层层筛选审查,照片到他手里的时候,宝宝其实已经又长大许多了,可是那丝毫不会影响他的雀跃之情,看着B超照片上,那个小小的一团,一点点变成了小孩的模样,他恨不得丢下一切,飞回她身边去,亲手摸摸她的肚子,感受那生命的弧度。

    可是,现实就是现实,现实就是他走不了。

    有无数个夜晚,他彻夜难眠,一个人跑到操场上去,跑了一圈又一圈,跑到数不清到底跑了多少米,跑到精疲力尽,跑到直接躺在地上,仰望着天空。

    天上的两颗星星,看着距离那么近,可其实却隔着好远,触摸不到的距离。

    “对了……”叶星辰忽然停下吃酸梅的动作,擦了擦手,略有些迟疑地问道,“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楼翼和娆娆结婚了,你能回来参加婚礼吗?”

    这段日子,每个人都很忙,可都是甘之如饴,楼翼和舒娆的婚礼终于提上了日程,本来他们可以更的,但因为楼翼的部队里也总有事,舒娆的爷爷奶奶又搬家,而舒景因为是新兵,基本是没有假期的,再加上她怀孕的关系,楼家上下已经忙得不可开交,综合考虑下,他们决定把婚期放在2月,找人看了日子,14号是吉日,正好又是情人节,可谓双喜临门。

    楼犀心里估算了下日子,回去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之前他和星辰准备要做试管婴儿的那段时间,他已经请过一些事假了,后来又把婚假和年假一并都请了,现在是半点机会都没有了,而且C军区马上就要进行一场军事演习,他得亲自带队参加,这一忙估计又是没日没夜。

    “我尽量吧。”他只能这样说,因为他真的没有把握。

    ◎    ◎    ◎

    舒心蛋糕店。

    尽管时间已经是晚上了,但舒娆还没有休息,蛋糕店开业后的生意越来越好,可近来因为忙于婚礼的事情,她耽误了一些订单,而且,她这几天心里面总是发空,她不敢让自己闲下来。

    部队有季节性拉练,楼翼率队去了内蒙,已经走了十几天了,一个电话都没有给她打过。

    虽然他临走的时候,一再跟她保证,这只是常规拉练,一年要进行大大小小无数次,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可她心里还是很担心。

    这种拉练对于他而言,是家常便饭,可是对于她来说,却是第一次经历,虽然他之前也有过一忙起来就好多天不见人影的时候,可这次却是走那么远,她知道有好多事情都是军事机密,所以也不敢问太多,但他去了那茫茫的大草原,现在天气又这么冷,她真的是不放心。

    可她担心也没用,他那里估计是环境太恶劣了,所以连手机也不能打,这么多天了都联系不上,可她也不能去问人,虽然她现在还不是正式的军嫂,可这段时间,她在楼伯母和星辰身上学到了不少,她只能把紧张和担心,化作默默的祈祷和祝福,只希望他早日平安回来。

    等待的滋味很不好受,每一天都像是度日如年,她觉得自己就像是那烤箱中的蛋糕,温火慢慢地烤,不会一下子燃烧,但是会感觉煎熬。

    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她努力使自己忙起来,事实上她也真的是很忙,不久之前,她才帮爷爷奶奶搬了家,老家的房子拆迁了,如今两位老人跟她一起住在店里,其实他们原本还有些顾虑,可是一听到她要结婚,就立即赶来了。

    她回老家亲自接的爷爷奶奶,那天楼翼部队里有事,没能同行,但是他在她出发之前,亲自给爷爷奶奶打了电话,邀请他们来北京参加婚礼。

    对此,爷爷奶奶很感动,他们的愿望其实很简单,就是想亲眼看着她幸福地出嫁,于愿足矣。

    如今什么都准备好了,只等待婚期到来。

    咚咚咚——

    卷帘门外忽然有人敲门。

    “妞儿,开门啊,是我!”小恶魔的声音。

    舒娆闻声笑了,小恶魔放假了,经常来她店里玩,有时候还能充当小服务生,那小嘴儿巴巴的,哄得客人合不拢嘴,甚至给她拉了不少回头客呢!

    “来了来了!”她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转身去开门。

    门一开,小恶魔就跟火车头似的撞了进来,急急地说道,“妞儿,我老爸在拉练的过程中受伤了!”

    “什么?”舒娆的脸色顿时一白。

    这时,送小恶魔来的警卫员小江说话了,“嫂子,你别听她玄乎,楼翼大哥就是受了一点点轻伤,不碍事!”

    舒娆紧紧抓着围裙,不知道该相信谁的,深呼吸了下,压低声音,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不等警卫员开口,小恶魔又抢先说道,“我是听王小明说的,他爷爷就是王政委,王政委说的肯定没错,老爸在内蒙受了伤,他不让他们告诉家里人,尤其不告诉咱们俩!”

    舒娆一听,心里凉了半截,他肯定伤得很重!

    “嫂子,您别着急,楼翼大哥真没大事,我刚刚都打听过了,他就是胳膊受伤了,不严重!”

    舒娆僵硬地点头,可一颗心却是再也放不下来。

    小恶魔打发警卫员走了,说今晚要留在蛋糕店跟她一起睡,警卫员又安慰了她们好几遍,然后才离开。

    警卫员一走,小恶魔立即放下了她的背包,火急火燎地钻到柜台里,拿了一些蛋糕和布丁,打包塞进去,“妞儿,你赶紧准备准备,咱们马上出发!”

    “出、出发?”舒娆还有些缓不过神来。

    “对啊!咱们去看老爸!”

    小恶魔的想法正中舒娆下怀,她想也没想地就也跟着行动起来,翻出了背包,速收拾了一点行李,准备好吃的喝的,到楼上跟爷爷奶奶说了一声,当然,她不会说楼翼受伤的事,只说要过去军区大院那边陪星辰住两天。

    十分钟不到,两个人就打包完毕,顶着寒风,呼哧带喘地奔向了火车站。

    当火车开动,舒娆的理智才慢慢回笼了一些,她这样是不是太冲动了?她什么情况都没搞清楚呢,就上火车了?她甚至都不知道他拉练的地方具体在哪!可是她如果不去的话,肯定是寝食难安!

    正想着,她的手机忽然响了,拿起一看,是军区大院的座机。

    “肯定是我奶奶!”小恶魔很笃定地说道。

    舒娆的神经又立即绷了起来,生怕是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紧张地接起,果然是韩凤仪。

    “妈……”自打会了亲家,她就开始改口了。

    “娆娆啊,我刚刚又让人去打听了一下,楼翼真没什么大碍,你别担心啊!”

    闻言,舒娆总算是松了口气,她知道婆婆肯定跟她一样担心楼翼,所以她的话肯定错不了。

    “我……我知道了……”她不禁有些汗颜,要是让婆婆知道她现在已经在火车上了,那她可真是要囧死了!

    “好,那没别的事了,你和心心早点睡吧,别太累了啊!”

    “知道了妈,您也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舒娆一颗心七上八下的,现在该怎么办啊,是继续走,还是在下一站下车掉头回去啊?

    小恶魔眨巴眨巴眼睛,也有点傻眼。

    两人面面相觑,都没了主意,可她们从对方的眼睛里,都看出了渴望,还是想去!

    只是小恶魔的理由变得十分可笑,贼兮兮地说道,“妞儿,我听说大草原上的烤全羊可好吃啦!你吃过吗?”

    舒娆忍不住笑,摇头,“没有。”

    “那咱们去吃吧!”小恶魔兴冲冲说道,一脸眼馋样。

    舒娆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小脑袋,心生爱怜,可她到底是大人,想的自然更多一些,“心心,咱们俩就这么过去,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不会的,我知道老爸拉练的地方在哪儿,到时候咱们按图索骥!”小恶魔掏出了兜里的小纸条,据说那是王小明在他爷爷书房里偷偷抄下来的“军事机密”。

    舒娆看着“地图”,心里有点发毛,这画得乱七八糟的,准不准啊?别到时候迷路了!

    “妞儿,你放心,我带指南针了!”小恶魔又从兜里掏出她的法宝。

    舒娆接过指南针,试了试,还不错,火车现在是往北开,相反的方向是南,指针正好指着南方呢!

    她拿过小恶魔的背包,仔细检查了一番,里面还有小刀,打火机,手电筒等,可见这孩子是个随时可能离家出走的主啊!

    小恶魔嘿嘿地笑,讨好般地说道,“以前我是有过那种想法,可是现在我哪儿舍得离开你呀?”

    舒娆捏了捏她可爱的小脸,“好吧,咱们按原计划行动!”

    小恶魔欢呼起来,万岁!

    舒娆瞧着小恶魔高兴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脑子里并开始幻想,他见到她们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

    

Snap Time:2018-06-22 23:15:19  ExecTime:0.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