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成为朋友


    “要喝点水吗?小心噎着了。”苏彦细心地问道。

    “哦,好。”思思伸手去拿水杯,可没想到苏彦也伸手去拿,因为杯子放在他这一侧的床头柜上,他很自然地就伸手帮她,然后两个人的手轻轻碰到一起。

    思思的小脸微微一红,从小到大,除了十七之外,她就再没有什么跟男孩子相处的经验,班上的男同学也都是泛泛之交,而且他们的年纪都是跟她一样大或是跟十七差不多,所以在她眼里都是同龄人或是弟弟,可苏彦就不一样了,他已经十九岁了,是大人了,是很成熟的男孩子了,这样的认知让她下意识地感到不自在,本能地害羞。

    “呃……我自己来就好了……”她支吾说道。

    思思的声音原本就很甜软,再加上这会儿有点害羞,语调轻微,嗓音细紧,就更是好听了,苏彦听了后微微一愣,然后看到她低眉垂眼,表情略有拘谨的模样,不禁想笑。

    呵,真是个单纯可爱的小丫头!

    “你不用太客气,我只是举手之劳。”他将杯子递给她。

    思思也觉得自己太紧张了,连忙接过杯子,然后赶紧喝了一口,却不想怕什么来什么,她本想表现得好点的,可却弄巧成拙,一个不小心,呛到了!

    “咳……咳咳……”不但呛到了自己,还把水喷到了苏彦的白衬衫上。

    她连忙道歉,结结巴巴,“对……对不起……咳……咳咳……”

    “没关系。”苏彦不在意,连忙接过她手里的杯子,并站起身来,轻拍她的后背,为她顺气,“你没事儿吧?”

    “咳咳……没、没事……”思思的脸红红的,一方面是咳嗽的,一方面是觉得抱歉。

    他的衣服都被她给弄脏了!

    苏彦又轻轻拍了她后背几下,手法很专业,“好点了吗?”

    “嗯。”

    苏彦这才收回手,又重新坐下,望着她,玩笑似的说道,“慢点没关系,没人跟你抢。”

    思思不好意思地点头,又抱歉地说道,“对不起,我把你的衣服给弄脏了。”

    “没事儿,只是一点水,一会儿就干了。”苏彦淡笑。

    思思腼腆地扯唇,虽然他不在意,但她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人家好心好意地给她送饭,穿得干干净净的,她却喷了人家一身,幸好他没有责怪。

    “谢谢。”她再次道谢,谢谢他没有责怪,也谢谢他刚刚帮她拍后背。

    虽然只是几下,但是她感觉得出来,他的手法很专业,动作很,力道适中。

    这让她感到好奇,“苏彦哥哥,你是医生吗?”

    苏彦想了下,谦虚地说道,“现在还不算,我只是学医的,毕业后才能成为医生。”

    “你是在上大学吧?”思思看他的年纪好像差不多跟心心姐姐差不多的样子。

    “嗯,在巴黎第五大学。”苏彦轻描淡写地说道,可事实上,巴黎第五大学是法国赫赫有名的大学,它又叫做勒内·笛卡尔大学,该大学以医学为主,附属奈克医学院的肾病研究中心是当今世界上肾病研究专业机构中最著名的,研究中心人才力量强,课题系统,是全球研究权威,设有免疫、生理、生化、病理、组织形态等研究室。

    思思之前听叶星辰说过这所大学的权威性,所以立即被吸引了,很感兴趣地问道,“你是学哪一科啊?”

    “主修肾脏内科,也兼修心胸外科。”

    思思的眼睛不由得瞪圆,这么说他肯定知道她的病了?他是外国著名大学的学生,应该见多识广,不知道他对她这个病怎么看?

    “苏彦哥哥,我的情况怎么样?这种病能治好吗?”

    “你的情况还不错,应该是病发史较早,第一次手术也比较成功,所以长大后复发的概率较低,放心吧!”苏彦温声说道。

    “真的吗?”思思惊喜,不敢置信。

    苏彦微笑着点头,“你不要害怕,你的心脏病虽然是天生的,但小时候的手术很成功,而且我昨晚看过你的报告单,现在各项指标都在可控范围内,可见这些年来养得不错,以后继续保持就行了!”

    思思下意识地捂着左胸,微微松了口气。

    其实她不怕痛,但是她怕自己生病会让爸爸妈妈担心,三岁那年的手术很成功,这些年来也没有复发过,但是自从那次火灾后,她的情况就不像是之前那么好了,是妈妈一直悉心照顾,她才能维持稳定,如果再有什么不测,就真的需要“换心”了。

    苏彦以为她是害怕,所以体贴地安慰,“科学一直在进步,现在国内外都有新的药物发明,你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好,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嗯!”思思用力点头,相信他的话,也暗暗为自己加油。

    “但你平时还是要多注意身体的保养,受到惊吓或是情绪波动太大的话,会导致心律不齐,从而诱发旧疾。”苏彦叮嘱说道。

    “我知道,虽然我运动细胞不是很好,但是我会努力的!”思思很有决心地说道。

    苏彦看到她坚强勇敢的模样,微微一笑,他的笑容淡淡的,就像是窗外那初升的朝阳,灿烂,而又飘渺,却很令人神往。

    思思也笑了下,觉得苏彦哥哥真是个大好人,不但昨晚救了她的命,现在又给她吃了这么一颗定心丸,太好了!

    苏彦看到她高兴的表情,嘴角也不自觉地扬起,这样年轻可爱的女孩,是该得到上天的眷顾,一定会活得长长久久的!

    “思思?我能这样叫你吗?”

    “当然。”思思点了点头。

    苏彦微笑着伸出手来,友善地说道,“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找我,无论是健康方面的,还是生活其他方面的,都可以。”

    苏彦是受西方教育长大的,只是互相认识一下也这么正式,这种绅士的感觉思思当然喜欢,而且心情还有些激动,她怯怯地伸出小手,跟他的握了一下。

    虽然只是很普通的一个握手,但却让她有种被尊重的感觉,而且感觉很成熟,让她觉得自己更像一个小大人,这种感觉很新奇,很不错!

    两人握了手,然后相视一笑。

    “思思,你有email吧,留给地址给我,我以后多帮你留心一下健康运动方面的信息,你可以适当地做一些。”

    思思很高兴,她才刚刚说了一句自己运动细胞不好,他就记住了,真细心!

    “好,谢谢!”她连忙说了自己的邮箱地址。

    “继续吃东西吧,都要凉了呢!”苏彦提醒她说道。

    思思点了点头,不像是之前那么紧张了,可能是因为两个人聊着聊着就熟悉了,而且因为他是学医的关系,更让她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有了刚刚被呛到的教训,她这回放慢了吃东西的速度,细嚼慢咽。

    苏彦在旁边看着她,偶尔跟她聊两句,轻松自然。

    思思之前没有认识过苏彦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他博学多才的一面跟小七有点像,但因为年纪长了几岁,显得更为成熟,而且因为是混血儿,从小就在国外长大,东方人的温和气质下更包含了几分西化,性格也比小七更温柔。

    其实,她觉得小七已经很温柔了,可是十七却对她说不是,他说小七那顶多算得上是温和,他只跟家人或是熟人亲近,对于外人是很冷淡的!

    她当然不信,可是十七说小七从不喜欢外人叫他的小名,那就是一种很明显的区分距离的表现!

    她回想了下,好像真是那样呢,她记得那次小七去学校门口等她,她为他和同学们介绍的时候,还没等她说完,他就主动自我介绍了,说的是:你好,我叫楼承泽。

    然后那晚回家后,他和拓跋扬打篮球的时候也是,他都是直接说自己的名字,全名。

    十七说他那是外表温和内心冷漠,她怎么听怎么觉得那像是贬义,可十七却说那是一种独特的格调,小七那样的成绩,再加上他那样的性格,一定会成为少年班里的佼佼者,既能合群,游刃有余,又能稳操胜券,独树一帜。

    她有点不懂,反问十七,说那你这种狂躁性格的人以后能混得开吗?

    可想而知,她得到的回答是十七大大的一个白眼。

    她不是很懂,十七和小七她都不是很明白,或许唯一的答案就是,他们从小耳濡目染,都要去少年班,都要穿上军装成为军人,所以性格当中果决刚毅的那一面永远占据优势,不管是霸气外漏的十七,还是坚决内敛的小七,他们的骨子里其实早已经刻上了军人的符号。

    而苏彦却不一样,他阳光成熟,气质飘逸,他的温柔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像是谦谦君子,他的眼神很清透,不含一丝浑浊,仿佛是受文化与艺术气息熏陶出来的,他混血儿的特征更是流露出了巴黎浪漫之都的味道。

    思思很高兴自己能认识这么一个优秀的大哥哥,不自觉地就多聊了几句。

    苏彦也是很有兴趣她跟说话,他没有想到跟雅雅最好的朋友,竟然跟她不是一个类型的,而是一个这么温柔可爱的小姑娘!

    两人聊着,不知不觉间,思思已经吃完了一块三明治,而因为边吃边说话的关系,她的嘴角上沾染了一些食物碎屑。

    她习惯性地想擦擦嘴,可是床头没有纸巾。

    “用这个吧!”苏彦掏出自己的手帕。

    思思看他那白色的手帕折得整整齐齐的,上面的折痕都清清楚楚,真丝的面料,看起来很贵的样子!

    “不用了。”她摇了摇头,没敢接。

    “没关系的。”苏彦坚持把手帕递过。

    思思还是犹豫着,苏彦看到她的嘴角沾染着食物的碎屑,像是小花猫似的,干脆直接伸手帮她擦拭,笑着说道,“我们不是朋友嘛?没关系的。”

    思思呆了!

    虽然隔着手帕,但她还是感觉到了他的手指碰到了她的唇,她不由得想起,昨晚他救她出泳池后,对她进行过人工呼吸。

    虽然人工呼吸是急救措施,可是毕竟他们唇碰了唇。

    想到这里,她的脸蛋不由自主地开始发烫。

    “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苏彦关心地问道。

    “没有没有。”思思连忙否认,小脸微红。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十七经过一番折腾后脸色略有些苍白,而他瞧见了病房内还有一个人的存在后,表情顿时一僵,脸上血色也更是浅了几分。

    苏彦和思思听到开门声后,同时转头,思思看到十七后立即忍不住抱怨,“十七,你怎么才来呀?”

    其实她的语气里多少是有那么一点撒娇依赖的味道,可这会儿十七哪里听得出来,他只觉得她是在责备他。

    丫的,他昨晚可是辛辛苦苦守了一夜,她竟然不感激,还这么埋怨!

    真是个没良心的臭丫头!

    更可恨的是,他刚刚进来的时候,还看到了那一幕!

    她竟然让苏彦帮她擦嘴!

    靠,自己又不是没长手!

    十七心里燃烧着怒火,表情也自然而然地跟着凶恶起来,思思看了后,下意识地撅嘴,心想她又哪里得罪他了啊,他把她一个人丢在医院,她还委屈呢,她都还没找他算账呢!

    苏彦察觉到他们姐弟之间的怪异,便轻轻咳嗽一声,打破僵持。

    十七将视线缓缓从思思身上收回,短短几秒,但却注意到了不少东西,比如床头柜上的便当盒,还有思思手里攥着的男士真丝手帕。

    他忍着身体的不适,忍着内心的暗涌,对苏彦点了点头,“你好。”

    毕竟昨天苏彦帮了不少忙,他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

    “你好。”苏彦也礼貌地回了一句,然后指了指床头柜上的便当盒,里面还有粥和三明治,“这里还有一些早餐,你要不要吃一点?”

    “不用了,我不饿。”十七维持该有的礼貌,他没有说谎,他是真的不想吃东西,刚刚在外面吐得稀里哗啦,胆都吐出来了,拓跋扬去打热水了,说他喝点热水会好一些,可他却急着回来看思思,生怕她醒来后找不到人会害怕,可没想到,她不但不害怕,还跟人有说有笑!这丫头真是能把他气吐血!

    苏彦跟十七虽然只见过一面,但却感觉得出来,他很心高气傲,所以也不勉强,转而问向思思,“你呢,要不要再盛点粥?”

    思思其实是蛮想喝点粥的,之前没喝是因为左手用餐不方便,又不好意思让苏彦喂她,原本她是想等十七来了让他帮忙的,可现在一看,还是算了吧,他跟她有仇一样!

    “不了,我已经吃饱了。”她摇头说道。

    苏彦只好收起了便当盒,而这时,病房的门又被人敲开,苏雅雅捧着一束漂亮的鲜花走了进来,“思思,我来看你了!看看,这花漂亮吧?”

    面对苏雅雅的献宝,思思也很给面子,“漂亮!”

    “我帮你插起来!”苏雅雅找了个花瓶,将花束插好,摆在窗台上。

    有苏雅雅在,气氛很就又活跃起来,聊了一会儿后,护士进来巡察病房。

    巧的是,又是昨晚那名护士。

    按理说急诊室的护士是不应该这么勤出入病房的,可那名护士却频频到访,让十七不禁开始怀疑了。

    “苏先生好!”那名护士见到苏彦后,连忙恭敬地问候。

    苏彦轻轻“嗯”了一声,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护士连忙检查了思思的点滴情况,认真而又仔细,十七看得更为困惑。

    一般来说,可以在急诊室工作的护士,应该是医院里反应最的,素质也是最高的,所以她昨天才会仗着自己的资本那么跋扈,可今天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不,是从昨晚就开始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Snap Time:2018-06-22 23:13:51  ExecTime: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