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酒后就是容易出事


    “咦,天花板怎么一直晃来晃去的?地震了吗?”温小婉显然是喝多了。

    舒景忍不住头疼,心中万分后悔,本来以为她是那种很厉害的女孩子,所以说话是不打折扣的,可是他错了,大错特错!她说她酒量好得很,可以喝十罐啤酒二斤白酒都没问题,可事实是,她啤酒喝了还不到两罐,就醉醺醺的了!

    “来,再干一杯!”温小婉还想喝。

    舒景连忙阻止她,“你喝多了,不能再喝下去了。”

    跟每一个喝醉酒的人一样,都说自己没有喝多,温小婉也一样。

    她眨眨眼,眼神有些迷离,笑容也有些傻,“我没醉,我好好的!不信我转一圈给你看!”

    说着,她便站起身来,想要表演给他看,可因为酒精的麻痹,她忘记了自己手上还套着手铐,手铐限制了她的行动,而且还扯出一股疼痛。

    “小婉,你没事吧?”有了共做一顿饭的交情,两人已经成了朋友,可以称呼对方的名字。

    刚刚他们边吃边聊,这一聊才发现原来他们很谈得来,他们有着相同的兴趣爱好,都爱爬山,都爱打网球,还都爱打同款游戏。

    他们之间也有着截然不同的兴趣爱好,比如,她说她从小就只爱运动不爱学习,再加上外公有心栽培,所以很小就去学跆拳道了,后来拿了冠军后才又重新回去念书,因为落得太多,她只好拼命恶补,但是最痛恨的就是数学,怎么学都还是不及格,她说买菜又不需要微积分,为什么还非要学那个?

    而他则跟她相反,他最拿手的就是数学,每次都考第一名,后来上了大学,考了计算机专业,后来又进了部队,更是每天都泡在1和0的世界里。

    她说她的家庭很幸福,小的时候虽然警察局局长老爸和派出所所长老妈经常不在家,但是她一点都不会孤单,她整日住在外公家里,跟武馆里的学员一起玩,她很好多个师兄师姐,每一个人都很疼她。

    而他,从小父母就不在身边,有等于没有,当年父母离婚的时候他还很小,所以也基本没有什么记忆,直到姐姐婚礼的时候,才又跟阔别多年的双亲见了一面,他以为自己会很激动,可见了面心情却意外的平静,甚至没有什么怨恨,得知父母各自都生活得很好,他也很欣慰,他不怪他们抛弃了他和姐姐,他们只是为了更好地追求自己新的幸福罢了,只是自私了一些。

    她说如果他们两个身份对调,她一定会去起诉父母,告他们没有尽到养育儿女的义务,他却一笑置之,毕竟父母生了他,而且他还有姐姐,还有爷爷奶奶,他们很爱他,他也很爱他们。

    她笑他太大方了,他则说她凡事不要太计较了,否则会让自己也跟着难受。

    他们各持己见,他们争论不休,到最后谁也无法说服谁,因为他们的立场不同,世界上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不处在那个立场上,永远也不会明白那其中的滋味到底是如何,但,他们聊得很愉,谈出一场激烈却温馨的对话。

    他发现她真的是一个有思想,有主见的女孩子,跟她聊天,让他觉得很新奇,但可惜的是,他们的新话题还没到来,她就已经醉倒了,让他感觉意犹未尽。

    温小婉单手支着下颌,醉眼朦胧,支吾说道,“我……头好晕……”

    舒景很欣慰,她终于知道晕了!

    “我扶你去休息一下?”他咨询她的意见。

    “好……”温小婉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从来不会亏待自己。

    舒景扶着步伐虚浮的女人离开了餐桌,转而往客厅的沙发走去,可温小婉却拽着他往卧室的方向走去,“这边……床在这边……”

    舒景哭笑不得,她还蛮有方向感的!

    可是,他们俩还铐在一起呢,她去床上睡,那他怎么办?

    “点……”温小婉站都站不稳,催促说道。

    舒景只好从了她,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进卧室。

    因为刚刚装修过的关系,她的房间还有点乱,但总体而言还是蛮干净的,他让她躺在床上,帮她盖好被子,自己则是拿了个靠枕,倚着床边坐在地板上。

    温小婉躺下后,感觉舒服多了,有很多人喝醉了酒,会想要睡觉,可温小婉不是,她整个人兴奋得很!

    “干……杯……”温小婉还念念不忘这回事。

    舒景打消她的妄想,“别闹了,你睡一觉,睡一下会好很多。”

    温小婉哪里肯听话,“舒景,我们继续聊……刚刚聊到哪了……嗝……”她末了还打了个酒嗝。

    舒景单手撑在床沿,也有些头晕,事实上他本来没想喝这么多,但她一直喝一直喝,他也只好舍命陪君子,现在也多少有了一些醉意,不过他还能撑。

    “你想聊什么呢?”他询问她的意见。

    温小婉的脑子里一团浆糊,早已经忘记了之前聊的话题,只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那个……你之前有过女朋友吗?”

    舒景的反应有点迟钝,似乎是觉得这话题跳转得太了。

    “没有。”他摇头说道。

    温小婉很好奇,“为什么?你年纪也不小了耶!”

    “呃……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可能是没机会吧,高考之前一直努力念书来着,没想谈恋爱,只盼着能考上大学,然后找份好工作,解除姐姐身上的负担……但大学没念完就直接去了部队,在部队里上哪去找女朋友啊?”他自我调侃。

    “原来当兵的这么可怜!”温小婉取笑说道。

    舒景调整了下坐姿,温小婉却以为他是要离开,像个小孩子似的拉住他的手臂,“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呢!我跟你说哦,我跟你一样可怜,我也没有谈过恋爱……嗝……”

    她又打了一个酒嗝,然后口气愈加沮丧,“我这么能打,没有人敢接近我,我想我可能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喂,不用这么悲观吧,是他们不懂得欣赏而已,你早晚会遇到真命天子的。”他善良地安慰她。

    “我很不乐观。”温小婉语气哀怨,开始追本溯源,“小时候我邻居家的小朋友都是去学钢琴,学画画,学芭蕾什么的,就我去学跆拳道,很搞笑吧?”

    舒景的脑子里自动浮现出一个扎着羊角辫,身穿跆拳道服的小女孩模样,追问道,“你一开始是自愿去的吗?”

    “是啊,因为武馆里有很多师兄师姐会给我糖吃。”温小婉说着还吧唧吧唧嘴,像是在回味童年的味道。

    舒景挑了挑眉,“就为了吃糖?”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温小婉苦笑。

    舒景忍不住笑,故意调侃她,“能失足成亚洲杯冠军,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是哦?我打遍亚洲无敌手,可是我老妈说那些都是没用的,不如钓一个男人来得实际!”温小婉想起了母上大人的耳提面命。

    “哪有那么夸张啊?”

    “怎么没有?你看看上面……”温小婉指了指屋顶。

    舒景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瞧见贴在墙壁上高高地贴着几道符咒。

    “那是什么?你信宗教?”他好奇地问道。

    “什么宗教!那是我妈去庙里给我求的姻缘福!花了好几百块大洋呢!”温小婉很肉痛地说道。

    舒景不禁庆幸舒娆没有这么夸张,不过他要是再这么单下去,说不定她也了。

    “那边还有一束桃花呢!”温小婉指了指窗台。

    舒景忍不住笑出声来,真是有够夸张的!

    “看来伯母是真的很希望你早点嫁出去。”

    “哪那么容易啊?”温小婉有些哀怨,喝高了的她没有了平日里的戒备,所以什么话都敢往外说,“我跟你说哦,我觉得现在这个社会上像样的男人越来越少了,净是渣男!在武馆里很多女学员跟我抱怨,在学校里也有不少花心的男生,一脚踩两船……嗝……”

    舒景当然不认同她的话,“好男人还是有很多的,你只是没遇到而已……”

    至少他姐夫,还有他的那些战友们就都不错啊!

    “我运气很差?所以连一个好的都遇不到?”温小婉不服气。

    “也不能这么说,只是你的标准是什么呢?在你眼里,什么样的男人是好男人?”他的声音微沉,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她。

    “首先必须是刚烈的,没有前女友来纠缠,不跟女同事搞暧昧,不屑与小女孩玩哥哥妹妹的jian情。他可以对全世界的女人狼心狗肺,只对我一个人掏心掏肺。他必须符合现代老公的最高标准:带得出去,带得回来。尤其是后四个字!”温小婉信誓旦旦地说道。

    舒景原本有三分醉意,听了她话后就变成七分了,多出来的那部分是笑的。

    这女人果然有见解!

    “笑什么?很好笑吗?”温小婉抗议。

    舒景摇头,“没有没有,你说得很对。”

    “那当然!”温小婉被酒精麻痹了的脑袋里完全没有“谦虚”二字,随即又问,“对了,我问你,如果,如果啊,如果你的女朋友抛弃了你,转投进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你会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她离开我就表示不再爱我了,强求也没有意思,那我就祝福他们好了。”

    “切!”温小婉冷哼,一脸不屑。

    舒景不由得挑眉,“不然怎么样?难道天天诅咒他们也分手吗?”

    温小婉翻了个白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要是换了我,我绝对不会希望他们分手的!我要看着他们结婚,吵架,冷战,小三,家庭暴力,不孕,不育……”

    舒景顿时风中凌乱,“幸好你之前没有男朋友,不然他现在可能已经没有脸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必须的!”温小婉大义凛然。

    舒景实在是憋不住了,朗笑出声,这女人怎么这么可爱啊,在她的世界里不是黑就是白,简直跟他计算机里的1和0一样,非此即彼。

    温小婉忽然坐起身,动作之突然,力道之猛烈,都让舒景措手不及,他套着手铐的手腕上传来些微疼痛,不过他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又想干什么了?

    “小婉,你起来做什么?”

    “去WC一下。”温小婉没心没肺地回答道。

    舒景一张俊脸顿时哀怨地垮下,那他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跟着去!

    可想而知,那是多么尴尬的情形,不过幸好她喝多了,他也有几分醉,而且卫生间里有浴帘,在她方便的时候,他很君子地拉上浴帘,避免了两人坦诚相对。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等候在浴帘外面的舒景开始觉得不对劲,怎么这么久都没动静?

    “小婉……你好了吗?小婉……”

    回答他的,是她绵软的呼吸。

    舒景的头更疼了,她竟然坐在马桶上睡着了?!

    “小婉,醒醒……起来回房间去睡……”他摇晃着两人相连的手臂。

    温小婉却完全醉了过去,一点清醒过来的意思都没有。

    舒景崩溃了,没辙,他只好撩开浴帘,轻拍她的脸颊,轻拍她的脸颊,“小婉?小婉?醒一醒……”

    温小婉还是睡得跟猪头一样。

    无奈,舒景只好充当起保姆,将她单手抱了起来,过程中虽然他双眼紧闭,但他们的手毕竟是铐在一起的,他为她拉起贴身小裤裤的时候,手指还是碰触到了她几许柔软的肌肤。

    之后,他又打横将她抱回卧室,若是平常,他抱两个她也没问题,但今天他也有几分醉意了,而且一只手还跟她扣在一起,体力明显不够用,到了床前,他也几乎透支,勉强将她放倒,帮她盖上被子。

    从头到尾,温小婉毫无察觉,咕哝一声,便香甜地睡去。

    舒景则微微粗喘,甚至还有些头昏眼花,他染着几分醉意的眼眸里,映出温小婉撩人的姿态,她闭着眼睛,唇瓣微启,吐气如兰,墨色的发丝如丝绸一般散开,在洁白的床单上勾勒出几许风情,夺人眼球。

    他怔愣了数秒,然后强撑着力气和精神,捞过抱枕,趴伏在床头。

    不多时后,两人都睡熟了,安静的房间里只能够听到他们细微起伏的呼吸声,另外还有……

    “唔……”温小婉觉得不舒服了,调整了个姿势。

    而随着她的一动,舒景的手腕也跟着被拉扯,他随着身体本能,不自觉地向她靠近。

    ◎    ◎    ◎

    数个小时后,天色微黑。

    温金虎办案归来,再次气势汹汹地“杀”到了女儿的公寓,而这一次,他干脆连门铃都没按,直接拿了备用钥匙自己开门。

    “温小婉,你反省得怎么样了?”一进门就开始质问。

    回答他的,是一室安静,还有一室漆黑。

    “真是的,要不要这么省钱啊?连灯都不开!”温金虎嘀咕说道,心里面有些心疼女儿,都说了不让她自己搬出来住嘛!看看,一个人连电费都要算计,真是太可怜了!

    “温小婉,你给我出来!”心疼归心疼,但是教训是一定要的!

    客厅大亮,但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温金虎瞪圆了双眼,不是吧?那臭小子竟然敢带他女儿私逃?

    “靠!老虎虽然老了,但也不是病猫好吗?”竟然如此不把他放在眼里,简直是岂有此理!

    温金虎这粗声粗气的,自然是惊动了卧室里的人,舒景迷迷糊糊地醒来,头痛欲裂,他下意识地抬手去揉太阳穴,可手一动,手铐便“哗啦”一响,连带着温小婉也被惊动了,她不满地咕哝一声,“别吵!”

    舒景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他旁边有人?而且还是女人?

    舒景正在纳闷,努力睁开双眼,可还没等他看清,温金虎便冲了进来。

    他才走到门口而已,就已经暴跳如雷,他双眼怒瞪,瞧见他的宝贝女儿竟然跟一个男人躺在床上,而且还抱在一起,她的双腿甚至还横跨在对方的腰间!

    “温小婉!”一声怒吼,宛若一道惊雷当空劈下。

    温小婉倏地惊醒,呆了!

    她第一眼看见的,竟然是舒景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她仓惶问道。

    舒景当然也醒了,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有些茫然,他记得他是趴在床边的啊,什么时候上来了?

    

Snap Time:2018-06-23 08:18:32  ExecTime: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