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楼犀与左凌风的秘密过节


    看着那张卡,陈然彻底崩溃了,一下子想起了死去的陈舟,悲伤从心底里蔓延开来,她也知道楼犀这次是下了狠心了,如果说思思她的一张软牌,那么陈舟就是她的硬牌,如今她两张牌都失去了,她忽然害怕起来,眼泪涌上,哽咽着恳求道,“楼犀,我知道错了,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不能!”楼犀硬声拒绝,没有丝毫的迟疑,英俊的脸上浮现出重重阴霾,对于这件事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

    他的果决和无情,让陈然的脸色瞬间苍白,她不能相信,楼犀竟然真的一点情面都不留了,从陈舟死后,他对她和思思一直照顾有加,如果没有他,别说思思活不下去,连她都会很惨,她知道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所以她不相信他会因为才认识了没多久的叶星辰会彻底跟她决裂,甚至连陈舟的面子也不再给了。

    这几年来,她对他几乎是完全的依赖,虽然他觉得自己照顾战友的家人责无旁贷,可是他之于她的意义,却是截然不同,她把他当做了全部的依赖!

    她和哥哥从小相依为命,就连哥哥结婚之后,她都是住在哥哥嫂子家里,可是哥哥死后,嫂子扔下了思思,她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在她带着思思走投无路的时候,是楼犀挺身而出,给了她们一个安身之地,他像是一棵大树,让她们有枝可依,可是现在,就因为她伤害了叶星辰,他就要跟她划清界限了。

    她知道这件事是她做得太过了,可是她仍旧是自欺欺人地不愿意承认,她觉得她只是在捍卫自己的依赖,她想让他一直照顾自己和思思,人都是自私的,何况是感情?她不甘心叶星辰就那么抢走了思思,抢走了他,她几年来的生活状态一下子被打破,甚至未来也看不到希望了,她不要,不要!

    “楼犀,我知道错了,我去医院闹是我不对,我去道歉,我去道歉还不行吗?”陈然依旧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道歉?

    楼犀眉心拧得死死的,“你向谁道歉?叶星辰?思思?你以为你个道歉,说句对不起就行了?你给她们造成的伤害一句话就能弥补了?现在是她们母女俩都平安无事,你才有机会站在我面前跟我说话,要是那天她们谁出了事,你死一万次都不足惜!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说对不起的,尤其是跟人命相关的,懂?”

    “再说你是真心想道歉吗?还是别有用心?你想折腾到什么时候?我告诉你陈然,我很忙,我们大家都很忙,没功夫跟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折腾!我今天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来跟你清算和了断!”

    “不,楼犀,你不能这样,我和思思有血缘关系,这个了断不了的!”陈然抓向他的胳膊求饶。

    楼犀却一把甩开她,周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不容人拒绝地说道,“我若是想,你这辈子也别想再见到思思!”

    陈然的恳求断然被拒绝,她失望、甚至是绝望,害怕和恐慌的情绪一涌而来,于是口不择言,“楼犀,你没资格这么做!就算思思的监护权现在属于你,但是你也不能将我排除在外,思思虽然现在跟你姓,可她到底是姓陈,你不能切断我们之间的血脉相连!”

    “血脉相连?”楼犀忽然冷笑,眼神阴鸷,“别跟我提血脉相连!你没这个资格!别说是你,就算是思思的生母站在我面前,我也一样告诉她——思思不是玩具,不是谁想要就要,想丢就丢的!爱护不了她,就全都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还有,你也别觉得我是小题大做,你可能会觉得不就是去医院闹了一下吗,她们不全都没事吗,至于这样吗?我告诉你,至于!绝对至于!”

    “这一次我要是原谅了你,你保准会有下次、下下次!上一次糖果的事情我是看在思思的面子上,所以我只是把思思带回去,我还允许你去看她!而这一次我是看在陈舟的面子上,所以我也不会怎么着你!但是,我能做的都做了,从今以后你给安分点,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出现在我们一家三口面前!”

    “别跟我说什么血缘、什么想念,你早干什么去了?也别说我无情无义,我这个人最痛恨的就是利用人心和感情!所以这种事有一无二,否则就是姑息养奸!你要是不甘心,就去法庭告我好了,我看法官是信你还是信我,我等着你!”

    说完,转身就走!

    “不,楼犀……”陈然哭着欲追,“我知道错了,我不是故意要伤害叶星辰和思思的,我只是……我只是不想失去你……我去道歉,让我下跪都行……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楼犀握着门把的手微微一紧,没有回头,只冷声说道,“陈舟的忌日到了,你若是知错,就去他坟前忏悔吧!”

    话落,他拉开门,大步走出,“砰”的一声,又将门关上,那力道之大,甚至震得他手腕发麻。

    真的不是他想这样,而是他不得不这样,从罗岚的描述里,他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如果星辰不小心撞上了太阳穴,如果思思的伤口被撕裂,她们就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他才会如此绝情,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

    因为,三年前,有一个人教会了他,该绝情的时候必须绝情!否则,伤人伤己!甚至会付出血的代价、生命的代价!

    ◎    ◎    ◎

    楼下,楼翼在下面早已经等候多时,他甚至都听见了刚刚楼上的吵声,此刻,陈然崩溃的哭声依旧透过窗户隐隐传来,可怜,却也可恨。

    而楼犀一脸平静地走来,可是他知道,楼犀此刻越是没有表情,他心底的情绪就越是翻滚,对于陈舟的死,他心里一直有个结,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跟陈然撕破脸的,可是这一次,真的已经到了他的底线!

    望着楼犀冷毅如刀削般的侧脸,楼翼张了张唇,却终究是什么也没说,他拉开车门,坐上了驾驶座,沉声说道,“我载你去医院。”

    楼犀没有反对,径自坐上了后座,现在的他,需要平复一下心情。

    他一头倒向后座,多日来的行军作战加上刚刚那一番怒火攻心,让他忍不住感到疲惫,高大的身躯佝偻在并不算宽敞的后座里,头偏着,脸朝椅被,叫人看不见表情。

    楼翼发动了引擎,车子徐徐驶离学校,此刻夜色正浓,万家灯火的光景本该是美丽,这一刻却显得万分凄迷。

    车厢里,寂静无声,楼翼沉默地开着车,略微放缓速度,而后座里,楼犀累极了一般地躺在那儿,身上还没来得及换下的作训服半湿着,贴在皮肤上特别得难受,可是再难受,也不及他心里面的难受,陈然的事情不光是伤害到了叶星辰和思思,更是勾起了他心底里另一处阴霾。

    他用力握着拳,恨不得拆了谁的骨头那般决然,可物极必反,他恨到了极致,最后却最恨自己,握拳狠狠捶了自己两下,可身体上的疼痛却抑制不住他的思绪纷飞,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那个看似已经结痂的伤口,再次崩裂开来,伤痕累累。

    ◎    ◎    ◎

    时间回到三年前,回到特种大队。

    那是一个安静的夜晚,特种大队的兵营里,一如既往的宁静,哨声吹响后,战士们各自躺下安睡,楼犀亦是闭着眼睛,准备睡去。

    忽然,上铺的左凌风咳嗽了两声,楼犀知道那是因为他几天前淋了暴雨而有些感冒。

    就算是特种兵,但也不死铁打的,毕竟是血肉之躯,总是会有个头疼脑热,所以左凌风的感冒也没什么奇怪,而且他在不久之前的一次行动中受了伤,抵抗力有所下降,于是感冒就找上门来,持续了两日仍是不见好。

    军医已经给他开了药,白色的小药片,据说是消炎的。

    左凌风咳嗽不止,震得床窸窣作响,睡在下铺的他亦是感觉到了颤动,而房间里还有其他的战士,也都有些被惊动,特种兵的敏锐度高于常人,只要有一点点动静都会惊醒,所以一时间大家都有些睡不着,不过谁也没有埋怨,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生病了,比他们自己不舒服更难受。

    左凌风却有些故意不去,刚刚才出完任务没几天,大家都还在恢复和养精蓄锐阶段,明天一早还要出早操,完了还有十公里越野训练,他不想打扰大家,于是起身,径自到外面调整一会儿。

    楼犀微微翻身,看到左凌风轻手轻脚地走出了房间,到外面去放风,他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背心,这叫他忍不住有些蹙眉,本来就感冒了,夜里又凉,他担心左凌风再着凉会病情加重,于是也跟着起身,抓了他的衣服就追了出去,却没想到,他走过去的时候,看到左凌风正在吃药。

    他直觉不对,吃药在房间里吃就行了,为什么要背着大家?

    “你吃的是什么?”他伸手欲夺左凌风手里的药瓶。

    左凌风脸色一变,伸手欲躲,而他当然不会就此作罢,于是两人较起劲来,左凌风是狙击手,拳脚功夫本就不如他,再加上生病的关系,很自然就处于下风,于是他成功抢到了药瓶。

    白色的小药瓶,外表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妥,可是他打开一看,大惊!

    里面的药片有两种,一种是军医给他的消炎药,而另外还有一种,也是白色的,只不过颗粒大了些,他眯起双眸,取了一颗出来,拿到鼻端一嗅,就知道那是什么!

    他却不愿意相信,甚至还用舌尖舔了一口,确认无误,那是——毒品!

    对于毒品,他一点都不陌生,因为就在不久之前的那次行动中,他们才刚刚与其他几个国家的陆战队一起合作,打击了一个跨国犯罪集团,本来缉毒这种事,轮不到特种部队出手,但那个跨国犯罪集团,不仅仅是做毒品生意,而且用赚来的钱倒卖军火,与国外好几个大的军火商都有来往,他们的军火贩卖到中东地区,严重破坏地区和世界和平,所以他们接到上头的命令,展开国际合作,历时数个月,终于成功打掉了那个犯罪集团,可是他万万想不到,左凌风会沾染上这种东西!

    “你疯了?”他狠狠揪住左凌风的衣领,咬牙问道。

    左凌风微微喘着,看起来像是毒瘾要发作,虚弱地说,“我不是故意的,可是那天我们在冲进仓库的时候,在开枪扫射的时候,我打碎了他们的喷雾剂毒品,整整一箱的剂量发挥到空气中,我来不及屏息,所以感染到了……”

    楼犀仔细回想之前行动的过程,当时他们是分开行动的,他负责的是九点钟方向,而左凌风负责的是六点钟方向,根据他们事前得到的情报,六点钟方向的毒品更多,守卫也更强,而左凌风射击比他更准,所以左凌风负责最艰巨的那个区域。

    “那你回来为什么不说?”

    “我说了我就完了!”左凌风愤恨地低吼,闭了闭眼,又痛苦地说道,“当时我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所以顺手拿了一些片剂,偷偷藏在身上,我们的行动不是只有那一次,后面还有好几场,我要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可能会影响到整个行动!所以我想暂时先忍一忍,难受的时候就吃一颗,想等着行动回来之后再戒掉,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东西根本戒不掉!”

    楼犀又恨又气,“左凌风,你给我听着,这事不是闹笑话的,你必须马上去自首,你不能一错再错!”

    “不!”左凌风一口拒绝,对他动之以情,恳求地说道,“楼犀,我想戒掉,我只是现在还找不到方法,不过我想请你帮我,我们俩这么多年,你应该了解我,我什么苦都能吃,只要你肯帮我,我一定可以戒掉的!楼犀,我不想被开除,我还想跟你继续并肩作战,我们是黄金组合,最好的搭档!楼犀,你要相信我,我可以戒掉的,真的!”

    面对左凌风的恳求,他动摇了。

    没错,他们俩是最好的搭档,像是左凌风这种神枪手,几十年也难遇到一个,他对枪的认知和掌握,可以说是到了人枪合一的地步,他天生就该是干这一行的,他如果将这种状态保持下去,再干十年也不是问题,左凌风不想就此毁了前途,而他也不想失去一个这么好的战友和兄弟!

    于是,秉着那一点点私心和兄弟情义,他做了个决定!

    “好,我答应你帮你瞒着!不过从今天开始,你不许再碰这东西!你毒瘾发作的时候,我会看着你,不管你怎么难受,我都不会心软!我给你三个月时间,你必须戒掉,否则我立即举报你!”

    左凌风感激地抓住他的手,承诺说道,“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接下来的日子,左凌风像是他所承诺的那样,真的没有让他失望,两个月不到,他就已经戒掉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跟之前一样好,完全没有任何颓废的气息。

    对此,楼犀很欣慰,甚至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公事公办,可是他的欣慰之情没有持续多久,他们就又迎来了一个新的任务!

    那一次任务,极其重要,也极其危险,只挑了队里面能力最强的十个人,他们按照计划行动,多年来的默契配合,让他们在行动中有惊无险,可是眼看着就要功成身退时,左凌风忽然出了状况!

    他本该一枪击中目标任务,可他却打偏了,左凌风在行动过程中从未失手过,可那一次,他却严重失手,别说一枪毙命了,他的子弹甚至都没有打中目标人物,于是他们打草惊蛇,被敌人团团包围。

    然后,他看着多杰、陈舟……一个个倒在血泊里,最后十个人,只回来一半,还每个人都只剩下半条命。

    他看到左凌风浑身抽搐的样子,顿时就明白了,原来之前那两个月他一直在伪装,他根本就没有戒掉!他只是改了吃药的时间!只不过因为他们这一次行动是在南半球,因为时差的关系,他们行动的时间正好就是他在国内毒瘾发作的时间!

    回来后,他不再做任何犹豫,立即举报了左凌风,并亲手把他开除出部队。

    “左凌风,你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你,还有我,都是罪人!”这是他将左凌风送出部队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从那以后,他学会了一个道理,人该绝情的时候决不能心软,决不能!

    ◎    ◎    ◎

    车子抵达军区医院门前,楼犀的回忆也戛然而止,他下了车,深呼吸了下,正要上楼,却不想,景飒会在医院门口站着,显然是在等他。

    “楼犀,我有东西给你看!”说着,她掏出手机,手机里有一张照片,正是左凌风受伤的那一晚,叶星辰和他在工地里的一幕!

    因为天黑的关系,照片不是很清楚,却真真实实地可以确认是叶星辰和左凌风两人无疑,而拍摄的角度更为怪异,叶星辰攀着左凌风的胳膊,她当时是在帮他包扎,可是工地里的一辆吊车挡住了半边身子,画面上只呈现出两人亲密相依的姿势!

    “还有,那天陈然来医院大闹,左凌风十分维护叶星辰,我还亲眼看到,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

    

Snap Time:2018-06-23 08:26:31  ExecTime: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