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太尴尬了


    舒娆仔细看了看,感觉他眉目之间的神韵好像跟楼犀有所不同,所以……这是楼翼了?

    再看看他的衣服,一身军装,肩膀上两杠四星,oh my god,四星!真的是楼翼!

    虽然她一向很不爽楼犀的,可相比之下,她觉得面对这个楼犀压力更大啊!之前那两次认错人的事情真是太尴尬了!

    豁得站起身,半边衣袖垂落着,双手环抱住自己,护在胸前,可侧面腰线的地方也开了线,长长的一条,她却没有发觉,雪白的肌肤在衣下若隐若现。

    楼翼发誓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可就是这么恰巧看到了,慌忙把视线别开,轻咳一下想暗示她,可一扭头瞧见小恶魔正踩着蚂蚁步准备逃跑,俊容顿时一沉,喝道,“楼心心,你给我站住!”

    舒娆都被他的大声吓了一跳,再瞧见小恶魔那张欲哭无泪的小脸,忍不住心疼了,小恶魔从小没有妈妈,爸爸看起来也不会哄孩子,于是想也没想就护到小恶魔身前,说道,“你别凶她,心心刚刚都吓坏了!”

    “咳……咳咳……”楼翼再次咳嗽几下,一张俊容上微微浮现出几丝可疑的红晕。

    舒娆下意识地蹙眉,他怎么了?气成这样?

    楼翼暗暗忍气吞声,手指了指腰身一侧。

    舒娆微微眯眸,仔细瞧了瞧他的腰际,军装好挺啊!

    “你的!”楼翼咬牙说道。

    舒娆低头一看,“轰”的一声,血管爆炸,脸红成了番茄的颜色。

    两人顿时都有点无言。

    “你不会暗示我一下啊?”舒娆忍不住懊恼,这么直接说,太尴尬了!

    “……”楼翼十分郁闷,他都咳成哮喘了好吗?

    舒娆羞愤欲死,急得直跺脚,星辰怎么还不回来?她这样衣衫不整的,实在是太尴尬了!她只有两只手,顾得了胸前,就顾不了身侧了啊!

    室内的空气无言地窘迫起来,楼翼默默无言,舒娆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躺到床上去,床上有被子,可以包一下,可又是床又是被子的,好像更让人难为情吧?

    正在迟疑,楼翼忽然开始解外套纽扣,她错愣着不知所谓,一抹阴影忽然静谧地笼罩过来,她睁大眼睛一瞧,男人高大的身躯靠近,下一秒他的上衣就直接披上她的肩头。

    “呃……”她努力要找出话来,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先穿着吧!”

    他的衣服上还残留着体温,有股小小的暖意,怪异的气氛再次蔓延。

    她身高170,可那宽大的军装外套还是将她衬得稍显渺小。

    舒娆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不过现在也容不得她矫情,连忙要将他的外套穿上,可是胳膊一抬,腰后面怎么丝丝络络的疼?

    “嘶……”她冷不丁倒抽一口凉气。

    “怎么了?”楼翼直觉有点不对。

    舒娆也有点茫然,她明明就没有被军犬咬到啊!

    “妞儿,我帮你看看!”小恶魔着急忙慌地说道,小手扒开她的衣服。

    纤细的腰后,有几道明显的爪痕,是被军犬抓伤的。

    “老爸,妞儿受伤了!”小恶魔连忙向楼翼求救。

    楼翼下意识地蹙眉,他刚一脚踏进军营,就听人说了小恶魔闯祸的事情。往哪里闯不好,闯军犬基地?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她们俩还能活着出来是万幸,不过她十有八九是被军犬抓伤了!

    “我看看!”说着,他连忙走到舒娆身后,撩起衣服就要查看。

    舒娆慌忙一闪,小脸上浮现戒备,窘得说不出话来。

    楼翼头疼,“你要真受伤了,必须马上打狂犬育苗!”

    舒娆的脸上红白交错,红是因为羞的,白是因为吓的,狂、狂犬育苗?

    楼翼不禁无奈,强迫也不是,退让也不是。

    舒娆还在做垂死挣扎,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觉得腰后面更疼了。

    楼翼瞧见她纠结着眉心,以为她疼,便果断上前一步,大手掀开她的衣服,低头查看。

    两人距离近在咫尺,他天然的温热气息拂上她,舒娆似乎羞于开口,支吾问道,“怎、怎么样?”

    楼翼瞧着她那雪白的肌肤上数道红凛子,浅的破皮,深的已经冒出点点血丝,忍不住皱眉,沉声说道,“必须马上处理伤口!”

    处理?怎么处理?

    舒娆还没反应过来,就忽然觉得整个人被他轻轻一带,推向浴室,她不懂,狐疑地问道,“干嘛?”

    “先用流动的水冲下一下伤口,一边冲洗一边把血挤出去。”

    什么?

    舒娆整个人是懵的,伤口在腰后,她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他这么一说,感觉很严重似的,顿时发抖。

    楼翼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沉声说道,“不用怕,我帮你。”

    舒娆怎么可能不怕,僵着身子不敢动,楼翼一手拿起喷头,另一手按住她的肩头,“弯腰。”

    “妞儿,点啊!”小恶魔催促说道。

    楼翼微微皱眉,扭头对小恶魔说道,“心心,去门卫室找人,拿消毒药水来!”

    “哦!”小恶魔这回倒是听话,掉头就跑。

    “慢点!别摔了!”楼翼又忍不住头疼,叮嘱喊道。

    小恶魔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一股脑跑没了影儿。

    楼翼收回视线,试了试喷头,先是对着水池喷了两下,确认没问题后,再次说道,“腰弯下点。”

    舒娆秀丽的眉心无可奈何地轻蹙,虽然很纠结,但还是不得不配合,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拽着乱七八糟的衣服,然后感觉腰后面水柱一压,伤口顿时更疼了。

    “很疼?”

    “还、还好。”还能忍受。

    楼翼没再多说什么,用流动的水继续冲洗伤口,来回几下后,又伸手去挤那几处血丝,当兵这些年,对于这种事情,他已经做过无数遍,但这却是头一次给一个女人做,手上的力道竟也拿不准了,重了怕她疼,轻了怕不管用,可无论如何都得坚持做,冲洗伤口是第一步,必须做得彻底,否则很容易留下隐患。

    舒娆整个人都麻木了,不知道是疼还是什么,总之腰后面一片冷热交替,水很凉,他的手却很热,还又捏又挤的,她疯了!

    想想也是,一个女孩子最敏感的腰,被一个仅仅见过几次面的男人这么摸来摸去的,不羞死才怪。

    好在楼翼的动作很麻利,不一会儿就处理完了,不过她的尴尬仍旧是没有解除,反而愈演愈烈。

    因为水流冲刷的关系,她的衣服裤子都湿了,尤其是裤子,紧紧包裹着双腿,布料贴在肌肤上,玲珑的身体曲线一览无遗,更糟糕的是,裤子还是白色的,打湿之后变成了半透明的样子,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舒娆窘得恨不得去撞墙,楼翼也有点傻眼,连忙别开视线,将喷头重新挂好,哑着嗓子说道,“你先去换衣服,等心心回来我再帮你用碘酒消毒。”

    舒娆羞愤交加,扶着墙走出浴室,回到房间后,直接到了床边,瞄了瞄浴室的方向,确定他不会偷看,才连忙脱下湿淋淋的裤子,扯了被子钻进被窝,内-裤也弄湿了,虽然她带了换洗的,可她实在是没有勇气换。

    “娆娆……”叶星辰拿着衣服,气喘吁吁地跑回,瞧见屋内的情形不禁一愣。

    舒娆跟看到救星一样,却忽然又是无力,趴着说道,“星辰,你能不能再帮我拿条裤子来?裙子也行。”

    叶星辰一脸茫然,楼翼这个时候走出浴室,更是让她感到惊讶,“呃……怎么回事?”

    “老爸,消毒药水来了!”小恶魔也推门而入。

    如此情形,解释已经多余,叶星辰基本明白了怎么回事,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担心,身为医生,她自然能够冷静判断形势,娆娆必须马上打狂犬育苗才行!

    楼翼拿过消毒药水,对叶星辰说道,“你赶联系罗军医,问医务室有没有狂犬育苗,如果没有,我们就要连夜赶去医院了。”

    叶星辰片刻不敢耽误,可又不放心舒娆,有点迟疑,楼翼沉声说道,“放心,这里有我。”

    叶星辰咬了咬牙,掉头又跑。

    “星辰,别忘了帮我拿裤子或是裙子!”舒娆急切喊道,看到叶星辰的背影消失后,又无力地趴下。

    “老爸,赶紧给妞儿上药吧!”小恶魔难得说了点正事。

    楼翼点了点头,小恶魔轻轻拉开被子,露出了舒娆的腰部以上,楼翼拿棉球蘸着碘酒擦上去,舒娆疼得直哆嗦。

    “妞儿,你忍着点!不然伤口感染就麻烦了!”

    舒娆更崩溃了,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啊?

    楼翼横了一眼小恶魔,没好气儿地说道,“你都把人祸害成什么样了,还在这巴巴的呢!”

    小恶魔扁扁嘴,咕哝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楼翼摇摇头,决定暂时不跟她一般见识,转而对舒娆说道,“她就是一个小恶魔,到哪儿哪儿不消停,连累你了。”

    舒娆十分惆怅,却又无可奈何。

    楼翼看着她无辜又无奈的样子,觉得有些可笑,接着用碘酒消毒,再用酒精脱掉碘酒,如此反复两次。

    片刻后,处理好了伤口,叶星辰也及时赶了回来,气喘吁吁地说道,“罗阿姨去药房拿药了,马上就过来了!”

    舒娆虚弱地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罗岚拿着针管和小药瓶赶来,速为舒娆打了一针,并叮咛说道,“3、7、14、30天后都要各自再打一次。”

    舒娆更无力了,小恶魔也有点抑郁了,小脸顿时暗了下去,踩着蚂蚁步走到舒娆面前,小脑袋垂着,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小声说道,“妞儿,对不起啊。”

    舒娆瞅了瞅小恶魔,那愧疚的小眼神如小狗一般可怜,让她又气又笑,竟然还不习惯她这么乖巧的模样了!

    “没事儿,阿姨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小恶魔的小脸上立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转着乌溜溜的黑眸。

    可楼翼却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沉声说道,“楼心心,你跟我出来!”

    小恶魔立即抓住舒娆的手,说道,“我要留下来照顾妞儿!”

    照顾什么的当然是借口,可是她这回闹的有点大,虽然她知道老爸不会揍她什么的,但搞不好就直接将她拎回北京,她还没玩够呢!

    楼翼确实有这个想法,打不得,骂不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带她回北京。

    “小婶儿……”小恶魔又连忙向叶星辰求救。

    叶星辰是个心软的人,最见不得孩子受委屈了,而且看小恶魔已经知错了的样子,就忍不住为她求情了,对楼翼说道,“那就让她留下来吧,我也在这儿,我会看着她的。”

    楼翼仍旧是不放心,看了看舒娆,注射了育苗后不能剧烈运动,他生怕小恶魔再折腾出什么乱子来,小恶魔连忙举手发誓,说得无比诚恳,“老爸,我保证乖乖的!”

    扭头又望向舒娆,蹲在她床边发誓,说道,“妞儿,我保证不会吵到你的!”

    舒娆干笑了两声,摸摸她毛茸茸的小脑袋,“好吧!”

    如此,楼翼不好再多说什么,横了一眼小恶魔,说道,“明天我再收拾你!”

    小恶魔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只要过了今晚就好!明天自有明天的办法!

    楼翼看时间不早了,舒娆得赶紧休息,于是也没再说什么,叮咛了几句便离开了。

    出门后,一声长叹。这孩子真是让他头疼死了!

    “妞儿,你真是我的守护神,我爱死你了!”小恶魔咋呼地说道。

    舒娆嘴角一抽,又忍不住想笑。

    楼翼亦是忍俊不禁,笑了笑,将房门带上,转身离开。

    ◎    ◎    ◎

    这一场闹剧,终于徐徐消停下来,就是苦了舒娆,不过小恶魔从此对她服服帖帖的。

    叶星辰照顾了一会儿舒娆,时间到11点,部队要熄灯了。

    她本想留下来睡,可这是单人间,就一张床,连个沙发都没有,不由得蹙眉。

    舒娆知道叶星辰是担心自己,不过她也不是什么重伤,毕竟不是咬伤,打狂犬育苗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没什么可严重的。

    “星辰,我没事,你赶紧回去吧,都这么晚了!”

    叶星辰也知道舒娆伤得不重,可还是不放心,“要不我打个地铺好了?”

    “你打地铺不要紧,可是思思怎么办呀?小丫头想你了,你回去陪她,你要是再不回去,她一会儿也来了,你还能让她跟你一起打地铺?”

    叶星辰忍不住懊恼,说的也是呢,虽然思思不会哭也不会闹,但心里面肯定是不愿意跟她分开的,而且她也舍不得小丫头呢!

    “好了,别犹豫了,赶紧回去!”舒娆又是催促说道。

    叶星辰没辙,只好同意,不过还是叮咛了几句,“娆娆,你晚上要是有事的话,就去楼下门卫室,那儿的战士会帮忙的,及时联系我,嗯?”

    “嗯。”

    小恶魔拍着胸脯对叶星辰说道,“小婶儿,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妞儿的!你回去跟我小叔说点好话,让他别生我的气啦,还有还有,让他跟我老爸说说,替我求情!”

    叶星辰忍不住笑,她安排得倒是周全啊!

    爱怜地揉了揉小恶魔的脑袋,柔声说道,“心心,晚安。”

    “小婶儿,晚安。”小恶魔挥了挥手。

    叶星辰转身离开,小恶魔乖乖地关门落锁。

    舒娆和小恶魔睡一张床,到底是小孩子,没多久后,小恶魔就呼呼睡着了,舒娆倒是没那么睡着,因为腰上有伤口,所以只能侧躺着,偏头瞧见床头柜上的军装外套,蓦地一怔,他怎么把衣服落下了啊?

    完了完了,这表示她还要还他衣服去,oh my god,他们每一次见面都状况百出,她真的好有压力啊!

    

Snap Time:2018-06-23 08:22:25  ExecTime: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