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我回来了


    叶星辰随同医院的同事返回云川,先是回到军区医院报道,开了个小会,做了简单的总结,然后便散了,大家都很累,而且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她也是。

    出了医院,她立即打车回去,已经提前给舒娆打了电话,家里一切都好,很幸运,E市地震没有影响到云川,除了地震发生的那一晚,有一点点震感之外,之后再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娆娆和两个孩子都平安无事,不过娆娆为她担心坏了,在电话里就忍不住直哭。

    计程车载她到小区楼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很多住户都睡了,不过她看到那个熟悉的窗口里亮着灯,心里蓦地一股温暖,她付了车资后立即下车,用跑的往楼上冲。

    上了楼,刚刚要拿钥匙开门,门便从里面开了,舒娆一把冲出来,“星辰!”

    “娆娆……”

    两人都有些哽咽。

    舒娆看叶星辰消瘦了不少,很是心疼,“星辰,点,去洗个澡,休息一下,我帮你去热一下饭菜!”

    叶星辰却是摇了摇头,“我先看看孩子们。”

    舒娆揉了揉湿湿的眼睛,微笑着说道,“思思和心心都睡了。”

    叶星辰连忙收声,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大床上,两个孩子睡得正香,思思侧身而睡,两只小手握成小拳头,放在肩膀处,粉扑扑的小模样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看到可爱到不行的小丫头,叶星辰的心立即就软得一塌糊涂,忍不住想亲亲她,可是自己身上好脏,又怕不卫生,只好暂时忍下。

    再看看思思旁边的小恶魔,已经完全在床上摆成了一个大字型,被子早已经被她踢到了一边,枕头也丢了好远,睡姿那叫一个夸张,叶星辰忍不住轻笑,舒娆也是嘴角一抽,伸手帮小恶魔又盖上了被子。

    见两个孩子都安好,叶星辰这才放下心来,轻轻退出了卧室,感激地说道,“娆娆,谢谢你帮我照顾她们。”

    舒娆忍不住秀眉微蹙,“净说些没用的,如果换成是你,你不也会这样做的吗?”

    叶星辰笑了笑,也不再多说客气的话,只是张开双臂抱了抱舒娆,舒娆一脸嫌弃,语气里却是透着笑意,“哎呀,你身上脏死了!”

    说着,将她推进了浴室,然后转身又去了厨房。

    叶星辰感觉心里暖暖的,进了浴室,热水和换洗的衣服都已经准备好了,她速洗了个澡,洗去身上的灰尘,也洗去一身疲惫。

    脏衣服丢进了洗衣机,按下按钮,自动翻滚着。

    沐浴完毕,衣服也洗好了,晾到阳台上去,舒娆这时已经把饭菜热好了,端到了餐桌上,一碗米饭,两菜一汤,她已经好些天都没有吃过了,入口后感觉味道格外的好。

    舒娆也陪着她吃了几口,打探一些灾区的情况,听完之后也忍不住叹息,为那些受灾的百姓们难受,更为那些战士们感到心疼。

    吃完了饭,又消化了一会儿,睡觉的时候已经12点了,叶星辰想念思思,想跟小丫头一起睡,可是舒娆的房间也睡不下四个人,她只好小心翼翼地把小丫头抱回自己的房间。

    思思睡得很熟,竟然都没有察觉,叶星辰忍不住笑了,将小丫头放到自己的床上,然后也轻身轻脚地爬上床,轻轻搂住了小丫头,亲亲她的额头,那绵软的触感,还有那淡淡的奶香味,都让她情不自禁地感到温暖,又忍不住亲了亲着小丫头粉嫩嫩的小脸蛋。

    “唔……马麻……”思思也不知道是做梦了,还是真的有点醒了,轻轻地咕哝了一声。

    叶星辰连忙停下来,不再去逗弄小丫头,轻轻拍了她几下,思思翻翻身,调整了个姿势,将小脸埋在她的怀里,不一会儿就又沉稳地睡去,甚至还发出了细细的小呼噜声。

    叶星辰忍不住扬唇,替小丫头盖好被子,自己也翻身躺下。

    房间里的大灯关了,只留一盏小小的壁灯,淡淡的柔光倾洒在床畔,恬静安宁。

    与这种柔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叶星辰一颗忐忑的心。

    仰躺在床上,她的心不由自主地担忧,楼犀已经走了好几天了,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去做什么,更不知道他什么回来,回来时是不是完好无损……

    在灾区的时候,她就忍不住揪心,但那个时候还要忙于抢救伤员,所以也没有太多纠结的时间,可现在她回来了,思念就好像是漫无止境的潮水,湮没了整个胸腔。

    一整晚的时间,就在叶星辰浑浑噩噩的担心中缓缓度过。

    ◎    ◎    ◎

    第二天早上,叶星辰还没起床,手机铃声就大声响起,她豁得一惊,拿起一看,是罗岚的号码。

    一接起,电话里就传来罗岚急促的声音,“星辰,楼犀回来了,不过他受了伤,但……”

    “什么?”叶星辰没有等罗岚话说完,就脸色一白,抓着机身的手指狠狠一紧。

    罗岚连忙解释,说道,“星辰,你别担心,楼犀伤得不重,战士们也都有些小伤,他们现在正在去军区医院的路上,你也去看看吧!”

    叶星辰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放心不下,深呼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说道,“罗阿姨,谢谢你通知我,我马上就去医院。”

    “嗯,你别着急啊,路上小心!”

    “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叶星辰立即起床换衣服,可思思却忽然醒了,也不知道是电话声吵到了她,还是她的动作太大吵到了她,小丫头睁开蒙蒙睡眼,一眼瞧见叶星辰,先是有点懵,眨巴眨巴眼睛,好像不敢确认,抬起小手又揉了揉眼睛,凝神再看,这才肯定了,小脸上的表情一喜,立即扭着小身子坐起,张开双手让她抱抱,“马麻……”

    叶星辰心急如焚,可是又舍不得再抛下思思,看小丫头那一脸想念的样子,她的心就拧成了一团,想了想,微带着哽咽地将小丫头抱起,“思思,走,跟妈妈一起去看爸爸!”

    “爸爸?”小丫头更懵了,小脸上一片好奇迷茫,不过随即就笑了,乖乖地点了点小脑袋,“嗯!”

    刚刚见到妈妈,又要去见爸爸,真好!

    叶星辰心里又暖又涩,连忙又帮小丫头穿衣服,有点手忙脚乱,但是她告诉自己不要慌,十分钟不到,母女俩就整装待发了,跟舒娆说了一声,就速下楼了,打了车,直奔军区医院。

    ◎    ◎    ◎

    一到医院,大老远就看到走廊里站着一群战士,一个个都灰头土脸的,全挂了彩,叶星辰心里一惊,急匆匆地奔过去,李毅瞧见了她,连忙上前,还没等开口,她就急急地问道,“李班长,你们营长人呢?”

    李毅被她着急的样子吓到了,干脆也不解释了,直接指了指病房的方向,叶星辰拔腿就冲了过去,病房的门虚掩着,她抱着思思,用肩膀一蹭,门就徐徐开了。

    病房里,光线很明亮,晨曦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楼犀靠坐在病床上,微闭着眼睛,看不出情绪,被子盖到腰间,上半身露着,左胸的位置上包着纱布……叶星辰的心弦狠狠一颤,张张嘴唇,却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没有惊喜地立即跑过来,依旧还是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望着他,生怕他是一个梦境,怕自己一走过去,轻轻一碰,就碎了。

    他背靠在床头,头微微仰着,双眸闭着,像是专心地在想着什么,神情也是带着独特的魅力,安静,深沉,却是那么迷人。

    他的发因为修剪得很短,所以额头全部露出来,愈发将眉宇之间的坚毅之气衬得明显,眉毛生得很英挺,鼻子高挺,嘴唇很薄,有着坚定的线条,代表他的意志力强,做事果决。

    “爸爸!”思思先出了声,惊喜的童声打破了沉默。

    楼犀豁得睁开眼睛,扭头望向门口,她逆着光,纤细的脸蛋在阴影中看不分明,但周身却散发出温柔的气息,英俊的脸庞上缓缓绽放出一抹微笑,像是赤道融化了冰川,那么温暖,叶星辰的眼睛微微一眨,喜悦的眼泪便落了下来,虽然是哭了,可却是高兴,紧绷了许久的神经终于彻彻底底地放松下来,可浑身却忽然像是没了力气一般,甚至连思思也抱不动,慢慢蹲下,将小丫头放到地上。

    思思迈着小短腿,咚咚地跑向病床,而叶星辰却伸手扶住墙壁,只有这样才能稳住自己发软的双腿,膝盖很疼,她下楼时不小心撞到了楼梯扶手。

    楼犀轻轻扶了一把思思,小丫头扭着小身子爬上了病床,奶声奶气地叫道,“爸爸……”

    软糯糯的声音让楼犀的心里更为温暖,伸手将小丫头搂住,软绵绵的小身子带来一股奶香味,他忍不住亲了她一记,思思赖在他身边不肯动了,一直撒娇。

    楼犀一手搂着思思,另外一手伸向叶星辰,深邃的黑眸泛起温柔,星星点点,引人沉醉。

    在看到楼犀对着她伸手的那一刹那,叶星辰一颗悬着的心却终于是落了地。他回来了,虽然受了伤,但好像不重,他还能向她微笑,向让伸手。

    亲眼看到他平安无事,她又哭又笑,脚步虚浮地走过去,“楼犀……”

    她踉跄地走上前,扑倒在病床边,把自己的手伸给他,他没有立即握住,而是手指一根、一根地缓缓地与她的十指交扣,他做得很慢,明明只是很简单的动作,她却呼吸紧绷,心跳加,他指尖的温度一点一点蔓延给她,那么温暖。

    十指相扣的一刹那,楼犀忽然用力,将她拉向他的怀抱,叶星辰一惊,怕压到他的伤口,可却还是抵挡不住这种相拥的诱惑,放松了身子,她的头慢慢地贴过去靠在他的肩膀上,小心翼翼地,抱紧他的腰。

    熟悉的体温、熟悉的味道,将叶星辰心里的难过无限地放大,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该是高兴的时候,可是扑进他怀里的这一刻,她却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所有脆弱的情绪全部涌了上来,她的泪,一滴滴滴落在他的身上,抱住他,哽咽地呢喃,“你回来了……”

    “是,我回来了。”熟悉的男音响在她的耳畔,低沉,却又是那么坚定。低低沉沉的男音,像大提琴般醇厚,让她听了心安。

    叶星辰用力点头,又是喜极而泣。

    楼犀温柔地抱着她,大手轻拍着她的后背,她的头发微乱,看起来是没来得及梳,披散着,他忍不住一根根帮她抚平,温柔得像一缕清风。

    一时间,病房里一片安静,消毒水的味道悄无声息的蔓延着,却让人觉得很舒适,他不说话,她也是,他们就这样静静地抱着,他的左胸隐隐泛疼,却觉得无所谓,她的膝盖处也传来痛感,好像流血了,可是她却不在乎,只觉得和他流着一样的血,真好。

    久久的,不再哭泣,泪珠却不肯干涸。

    思思看到妈妈哭个不停,乌溜溜的眼眸睁得溜圆,然后小脸一皱,扁扁小嘴,委屈地叫了一声,“马麻……”

    叶星辰瞧见小丫头也是一副要哭的架势,连忙收起了眼泪,将小丫头抱进自己怀里,虽然思思很乖,但她还是担心小丫头会不小心碰到他的伤口,看到他左胸上的纱布,她心疼地问道,“很疼吧?”

    楼犀他定定地望着她,脸上没有表情,眼底一沉,哑声说道,“戒指坏了。”

    叶星辰微微一愣,不明白怎么回事,楼犀从枕头下取出那枚已经被打变了形的戒指,指尖细细摩挲着子弹留下的痕迹,叶星辰一下子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心中又酸又涩又甜,感激上苍,听到了她的祈祷。

    她抚着他的额,抚平他的眉角,这一张英俊的脸,看多久,都不会觉得腻,冷冷的,却牵人心弦。

    “坏的好。”她哽咽地说道。幸好戒指坏了,幸好。

    楼犀默了默,慢慢地勾起薄唇,扬起淡淡宠溺的笑,声音也是无限的温柔体贴,“我再给你买个新的。”

    她摇摇头,拿回自己的戒指,重新套进自己的无名指上,却发现不能再戴了,于是改成小心翼翼地收好,轻声说道,“我就喜欢这个,坏了也不要紧。”

    楼犀望了望她的手,重新握住,她的手很小,很细,很软,跟他的截然不同,她的小手在他的掌中显得格外娇弱,可他知道她的倔强,知道她想要什么,在乎什么,知道她会因什么而开心,而笑。

    叶星辰也跟着低头去看,她的手又被握在他的手掌中,相握的两只手变得更热了,不由自主地扬唇笑了起来。

    他没有松开,她也没有抽回来,他好像天生就有这样稳定人心的能力,有他在,就什么都好。

    病房里安静宁谧,正是太阳冉冉升起的时分,阳光正好,将天空渲染得一片明亮,气氛正好,门却忽然被人敲开,C军区的司令员急匆匆赶来,楼犀的眼眸微微一黯。

    叶星辰连忙起身,正要敬礼,司令员却是摆了摆手,直奔楼犀的病床,叶星辰连忙把思思抱走,司令员看了看楼犀,沉声问道,“你没事吧?”

    楼犀不方便起来说话,也没有敬礼什么的,就只是正常的回话,“没事,只是一点小伤,您放心吧。”

    司令员微微松了口气,又是问道,“凌少堂怎么样?他的手术什么时候完?”

    楼犀的眸色更黯淡了几分,沉声说道,“估计还得一个小时吧,他的肩峰被子弹打穿了,如果处理不好的话,以后可能不能再拿枪了……”

    叶星辰的呼吸一紧,下意识地蹙眉,凌少堂?凌少堂!小舅?!

    子弹?枪?

    狐疑的,不敢置信的目光望向了楼犀,唇角轻轻扯了扯,轻声地问,“你们……在说什么?凌少堂是……”

    

Snap Time:2018-06-24 18:50:16  ExecTime: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