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谁要跟你将就了


    叶星辰的话未说完,病房的门再次被人敲开,李毅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向司令员汇报说道,“首长,凌少堂的肩伤不太好,主刀医生派护士出来转达,说现在有两个方案,一个是保守措施,可以保住他的胳膊,但以后不能拿枪了,还有一个方案,是采取极端措施,但是有风险,一旦手术失败,他的那只胳膊可能会废掉……医生让我们马上做出选择!”

    李毅的话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司令员和楼犀都闻之色变,而叶星辰则顾不得其他,转身就奔出了病房,直接朝着手术室的方向跑去。

    楼犀也连忙下床,要追出去,虽然医生叮嘱过他,暂时不可以随便走动,但他必须过去看看,左凌风,不,凌少堂在结束任务后,感觉怪怪的,对他说的那些话也莫名其妙的,之前他一直以为左凌风对星辰有什么想法,可现在又忽然觉得不太对劲,而星辰这又是怎么了,她怎么一听到凌少堂这三个字就一副吃惊的样子?她认识凌少堂?不,她认识的是左凌风才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楼犀的脑海里充斥着各种疑问,捂着受伤的部位,速下床,直奔门口,思思却忽然叫住他,声音怯生生的,“爸爸?”

    楼犀闻声停下脚步,扭头一看,瞧见思思扭着小身子从沙发上蹭了下来,仰着小下巴站在地上,一张粉嫩嫩的小脸上尽是茫然,乌溜溜的眼眸望了望门口,又望了望他,好像是说爸爸妈妈这都是怎么了,又都要离开她了吗?

    楼犀轻叹了口气,顿时对思思心疼不已,他知道这些日子,小丫头又寂寞坏了,元旦之后到现在,他已经许久没见她了,星辰也因为去灾区而离开了她好些天,小丫头肯定想死他们了,可是他和星辰却都不得不抛下她,就算心里再怎么舍不得,再怎么爱她疼她,可因为他们是军人,军令一下,他们都必须去坚守自己的岗位,而思思,这么小,这么可怜,这么让他们放不开,却也不得不放开。

    “思思,爸爸爱你,妈妈也爱你!”这是他唯一能告诉她的。

    思思虽然不懂,但这样的话还是让她觉得高兴,眯了眯眼睛,笑成两道月牙。

    楼犀单臂抱起她,用力亲了亲,然后带小丫头一起出了病房。

    思思这么一耽误,楼犀就慢了一步,等他到了手术室门前的时候,只看见手术室的门一开一关,叶星辰穿着消菌服走了进去。

    “星辰……”他还是迟了一步,一名护士拦住了他,“楼营长,你不能进去!”

    楼犀很是无奈,却又无可奈何,为今之计,只能等了。

    他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思思将小脸埋进他的胸口,两只小手紧了又紧,一起等着。

    ◎    ◎    ◎

    手术室内,外科医生和骨科医生正在合理施救,左凌风躺在手术台上,仍旧是清醒着的,因为是肩膀受伤,所以只采取了局部麻醉,他的意识依然很清楚。

    医生刚刚已经问过他了,他的选择是采取极端措施,虽然有风险,但他依然还是想挑战一下,因为他舍不得放下枪,不过这件事他自己做不了主,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国家的、属于部队的,他是部队培养出来的,他的未来也由部队支配,他放下枪,或许还可以继续留在军营里干别的,他依旧是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

    忽然,手术室的门轻轻响了下,声音很小,或许别的病人根本感觉不到,但他不一样,这些年来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出来,就算现在用了麻醉,他的神经没平时那么敏感了,但还是可以听到,隔着屏风,那脚步一下下走来,有些急促,他微微闭上了眼睛,应该是护士回来了,他下意识地担忧,不知道司令员他们会为他做出什么选择。

    叶星辰走到屏风处,脚步忽然顿住了,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情怯的感觉,屏风后面,手术台上,躺着的人可能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有一点血缘关系的亲人——她的小舅。

    他们好像已经有二十年没见了,最后一次见面时,她好像只有5岁,比小恶魔还要小,过了这么多年,她不知道他现在长什么样子了,她更不知道他怎么会跟楼犀、跟任务扯上关系,如果他是特种大队的人,为什么她去了军营那么多次,从来都不知道?就算他们许多年不见,可能都不认识对方了,但至少是知道对方的名字的,特种大队里每一个人都知道她的名字,可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以来,他都没有出现在她面前过?而他这突然一出现,就是遇了危险,受了枪伤?

    她甚至有点不敢去见他,不知道是该期待里面的人是他,还是该期待不是。是的话,她高兴,但也会因为他的伤而难过。不是的话,她会松口气,但也会空欢喜一场。

    叶星辰的迟疑,让屏风那头的左凌风感到了不对劲,他本以为是护士回来了,可等了一分钟,也没有声音,显然不是,所以是……

    “星辰,是你吗?”他忽然开口,声音微哑。

    叶星辰闻声一愣,这个声音,怎么有些耳熟?

    她下意识地蹙眉,脑袋里“嗡”的一声,爆炸了!

    左凌风?凌少堂?小舅?

    她睁大了眼眸,步穿过屏风,走到了里面,绕过两名医生和几名护士,还有各种医疗设备,然后她清楚瞧见了手术台上的人,真的是他!

    她的眼晴顿时就红了,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眼眶,大颗大颗地落下来,忽然间,她也全明白了,明白为什么他们第一次在医院的电梯里见面时,他会一直盯着她看;明白他为什么一直对她那么好;明白他为什么会知道她是北京人,喜欢吃北京菜;明白他为什么会知道她喜欢小熊;明白他为什么会在陈然大闹医院的时候,他会那么维护她;明白他为什么会在圣诞节送星光手表给她。

    原来,这就是真相!

    他早就认出她来了,可是他因为跟那个任务有关,所以他不能认她,只能偷偷地关心着她。

    他曾说过,他对她好是因为她长得像他姐姐,她还以为那只是巧合,世界这么大,总会有人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可却从来不曾想过,他口中的姐姐,就是她的妈妈。是的,她和妈妈长得很像,她看妈妈年轻时的照片,就跟照镜子一样,她们的五官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还有,她也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一次他受了枪伤,会偷偷跟她联络,原来他是在从事卧底的任务,不能声张。

    叶星辰下意识地咬住唇,只有这样她才能抑制住自己不哭出声来,而且她还努力微笑,并轻轻走近,握住了他的手,哭着笑了,“小舅……”

    左凌风的上半身都是麻木的,所以感受不到她手上的温暖,可她的眼泪与笑容是最好的证明,他抿了抿唇,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忽然想起他去执行任务之前,去她家楼下等她时说过的那句话,“星辰,过几天可不可以做饭给我吃?”

    叶星辰破涕为笑,用力地点了点头,声音哽咽地说道,“我给你做金针鸡丝!”

    那是妈妈最爱的菜。

    左凌风忍不住笑意,想起很多年前,姐姐生小星辰时的样子。

    那一天,他放学后直接去了医院,站在病房里,看着姐姐身旁,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小星辰,忍不住好奇,伸手摸摸她的小脸,软软的,嫩嫩的,滑不溜丢的,他傻傻地说道,“妹妹真可爱!”

    姐姐顿时就笑了,看着一旁熟睡的小星辰,然后又看了看他,目光中的宠爱是一样一样的,却还是纠正他说道,“星辰不是妹妹,是你的小外甥女,你是她的小舅!”

    “小舅?”当时他还小,完全不懂这是个什么辈分,同龄的小伙伴们,有家里是两个孩子的,都是兄弟或者兄妹的关系啊,怎么到他这里就变成了小舅舅跟小外甥女的关系了呢?

    姐姐淡笑不语,伸手揉了揉他因狐疑而轻蹙的小眉心。

    在他的困惑与不解中,小星辰一天天长大了,她跟他一样,直觉他是哥哥,刚刚会说话的时候,每次看到他,都是哥哥哥哥的叫,家里人每次听了后都哈哈大笑,不管纠正了他们多少次,但他们总是叫错。

    小星辰会走路之后,他就带着她一起出去玩,跟左邻右舍的邻家小孩一起玩过家家,他们也总是扮演兄妹,那时候他们玩警察与坏人的游戏,他总是拿着玩具手枪,保护着身后的小星辰,小星辰也总是喜欢躲在他身后,被他保护着,那样的日子特别简单,特别乐。

    可他12岁,小星辰5岁那年,家里因为母亲的去世而发生了变故,而后他随父亲离开了北京,此后再也没有相见,而这一别就是二十年。

    一转眼,当年的小星辰已经长成大姑娘了,甚至结了婚,做了妈妈。

    这本来是好事,可是……她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楼犀?

    想到这里,左凌风的心又是一紧,眉心也下意识地皱了起来。

    叶星辰以为他不舒服,连忙抹了把脸,擦干眼泪,问向两名医生,“他情况怎么样?”

    医生还没来得及回答,手术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一名护士传来了消息,“楼营长说服了司令员,让采取冒险措施!”

    左凌风勾了勾唇,果然,还是楼犀最了解他!

    手术继续进行,叶星辰始终陪在左凌风身边,跟他说着话,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就过去了,手术圆满结束,接下来就要看他的恢复状况。

    ◎    ◎    ◎

    手术室门外,楼犀一直等着,心急如焚,终于,红灯一灭,手术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几名护士将左凌风推了出来,前簇后拥的,而叶星辰则握着左凌风没有受伤的那只手,一脸温柔。

    楼犀“蹭”地站起,深邃的眼底掀起波澜,这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凌风也倏尔凝眸,面上不动声色,他仍就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说出车祸的真相。

    他抿紧了唇,不说话。

    与其说是沉默,倒不如说是考验,对楼犀的考验,他要看看,在楼犀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还会不会再像是那一次他们干架的时候那样,如果他再冲动,再伤害星辰一丁半点,他决饶不了他!

    两个男人隔空对望,火药味十足,甚至连周围的战士、医生、护士都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全都面面相觑着,不发一言。

    楼犀下意识地就要发火,可是目光一扫,看到叶星辰那双哭红了的眼睛时,他胸腔里的怒火莫名地熄掉了,只剩下了费解。

    虽然心里很不爽,但他还是硬生生压下了那股情绪,他不能再冲动,不能!

    咬了咬牙,默默移开视线,望着思思。

    左凌风也暗暗咬牙,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该怎么。

    医生连忙安排左凌风进病房,一名护士却忽然来报,说道,“刚刚那些个战士处理了伤口,司令员吩咐他们住院修养几天,现在单人病房都满了。”

    “这……”医生一下子有些茫然。

    左凌风却是镇定自若,不疾不徐地开口,说道,“没关系,我可以跟楼营长挤一挤,我们俩住一间好了,我能将就!”

    叶星辰自然是同意,立即点头,“好,就这样吧!”

    护士推着左凌风往病房的方向而去,楼犀则是气得牙痒痒,他X的,谁要跟你将就了?

    “楼犀……”叶星辰忽然叫他。

    楼犀连忙收回视线,还没等说话,怀里就蓦地一满,她紧紧将他抱住,他定定地望着她,看到她黑发之间那个小小的、白白的发旋,那么惹人心怜,他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摸了摸,柔声问道,“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叶星辰没有抬头,只抱着他,哽咽着,却又是高兴地说道,“我找到亲人了……左凌风,不,不是,是凌少堂……他是我的……小舅……”

    小舅?

    叶星辰的话无疑是一枚重量级炸弹,让人震惊不已。

    楼犀直接傻住,他想过许多可能,可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会是这样的关系,什么情敌,什么小熊,什么手表……他的醋全都白吃了!

    可是,星辰是左凌风的外甥女?

    这怎么可能?

    楼犀抬起叶星辰布满泪痕的脸蛋,仍旧是不愿意相信,问道,“你确定?”

    “那当然了!这还能有假?”叶星辰没有多想,理所当然地说道。

    楼犀的嘴角狠狠一抽,英俊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扭曲,星辰管左凌风叫小舅,那他……岂不是也要跟着她管左凌风叫小舅?

    天哪,他已经预感到自己未来的日子有多么难过了!

    ◎    ◎    ◎

    病房里,两张病床,一左一右,楼犀和左凌风各自占据一张。

    楼犀因为不听医嘱随意下床走动,伤口又隐隐泛疼,而左凌风因为刚刚动过手术体力也有些不支,但两个人都不肯在对方面前示弱,大眼瞪大眼地瞪着对方,不仅充斥着消毒药水的味道,更充斥着淡淡的火药味。

    叶星辰无疑是最忙碌的,帮楼犀办理住院手续,同时也帮左凌风办,她忙活了一番后,又去两人各自的主治医生那里问询了病况,然后才返回病房,可以推开门,就发现病房里的气氛有些诡异,两个男人似乎还是不太友善。

    而思思坐在两张病床中间的沙发上,小脸上尽是茫然,在看到她之后,立即像看到救星一样地扑过来,抱着她的大腿就不松手。

    叶星辰觉得奇怪,抱起思思,亲了亲,柔声问道,“思思,怎么了?”

    思思歪着小脑袋,望了望楼犀,又望了望左凌风,小嘴扁扁,软糯糯地说道,“马麻,思思怕怕!”

    两个男人顿时都有些头疼。

    

Snap Time:2018-06-24 18:45:02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