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王妃:花轿错嫁》全文阅读

作者:安知晓  芙蓉王妃:花轿错嫁最新章节  芙蓉王妃:花轿错嫁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芙蓉王妃:花轿错嫁最新章节悠若番外大结局5(13-01-11)      悠若番外大结局4(13-01-11)      悠若番外大结局3(13-01-11)     

悠若番外大结局5


    悠若点点头,她其实已经不知道稳婆说了些什么,只感觉腹中间歇性的阵痛清晰而难受。且越来越频繁,下坠之势也越加清楚。忽而直觉的一股温热的液体从体内流出,听见了稳婆喊道:“羊水破了,娘娘,撑住啊,生了,您用力啊!”

    悠若听不清稳婆说些什么,只凭着本能用力,一次又一次,声音痛苦而压抑,本来还是尖锐的,之后变得有点沙哑,冰月的手腕被她抓得青紫。

    忽而手被一双厚实的大手握住了,一股温暖涌进心里,她微微睁开眼,是凤君蔚心急如焚的眼,“悠儿,不怕,有我在,什么的不怕,你和孩子会平安的!”

    “这儿是产房,你……你出去……”悠若急道,声音不稳。

    凤君蔚不顾段大人和何大人的阻拦,硬是冲了进来,悠若怀孕那会儿他就心惊胆战了,这会又是早产,让他在外面等着,他如何等得下去。

    男人如产房是个忌讳,是个凶兆,产婆和一旁的宫女也苦心劝着凤君蔚出去,却被他呵斥,“闭嘴!你们给朕好好用心接产,废话少说……悠儿,忍着点,你和孩子会没事的……”

    悠若脸色苍白,汗水沾湿了发丝,紧紧地贴在脸颊。她眼中溢出眼泪,是感动的眼泪,先前的不愉似乎在这一刻被抚平了。

    “皇上……”悠若刚想要说什么,一阵疼痛袭来,她抓紧了他的手,“啊……”

    一次又一次,悠若只觉得筋疲力尽,晕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后半夜,才看见了孩子的头,稳婆惊喜地喊着,让悠若用力,晕晕沉沉的她根本听不见什么。

    接近于晕迷状态的悠若接连生下了一对双生子,间隔不到五分钟,第二个孩子刚刚落地,随着一声啼哭,她心一松,知道孩子平安,她就昏了过去……

    “恭喜皇上,是皇子,是皇子啊……”稳婆抱着孩子,激动地跪地。

    凤君蔚只是扫了一眼,就唤来段大人和何大人,“来看看,皇后如何了?”

    段大人上前仔细地为悠若诊脉,眉头一松,说道:“皇上,皇后只是累得昏睡了过去,休息片刻就会好了!”

    凤君蔚也松了一口气,温柔地抚着她的脸,心中霎时变得柔软万分。

    “悠儿,辛苦了,谢谢你!”他含泪说着,他当爹了……

    “皇上……”一声惶恐的叫声,稳婆抱着一个孩子扑通一声跪地,“大皇子他……他……”

    凤君蔚转头,看着她手中动也不动的孩子,一丝不详的感觉袭上心头,让凤君蔚的声音颤抖,“怎么回事?”

    段大人过去诊脉,脸色大变,也跪地,双手颤抖,孩子脸蛋皱皱的,尚不能完全看清五官,本该是细致嫩白的脸蛋是一片青紫……孩子一丝气息也没了……何大人也惊了,察觉到了什么,他不信地重新诊脉,睁大了眼眸……

    雪月和冰月也心惊地扑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咽气的孩子。小婴孩乖巧地躺在稳婆的怀里,裹着一身金黄色的绸缎,乖巧得好像是他安静地睡觉,只是睡觉而已,然而,他却永远地离开了人间。

    扑通,全屋子里的人都跪了一地,谁也不敢说话,只有小皇子的哭声响起,似乎在悲痛着哥哥的逝去……时而听到了几声压抑的哭声。

    凤君蔚的脑子一片空白,刚刚的喜悦一扫而空,心似乎被针刺了一下,钻心地痛,他颤抖地抱过孩子,小小的婴儿身上的热气尚存,颤抖的大手抚上孩子青紫的脸色,悲痛万分,眼泪落下。

    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碎了一地,凤君蔚悲痛地看着断了气的孩子,他才刚刚体会当爹的喜悦,转眼又岂会到了失去孩子的痛苦。

    这个孩子来到世界上,还没有来得及当爹,还没来得及喊他一声父王……还没有来得及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看看他的家……就这样走了。

    凤君蔚心如刀绞,悲痛的脸深深地埋进了孩子的颈项之间,遮去了他垂下的泪水。

    孩子,我的孩子!

    为什么上苍对他如此的残忍,要让他饱尝这种锥心之痛。

    “悠儿,我们的孩子……”他抬眸,跪在悠若的床头,看着她沉睡的苍白容颜,心中更是酸楚,她拼尽了力气生下的孩子。他无法想象,悠若得知这个消息是何等的悲痛,他已经是如此的痛彻心扉,更别说是她了。她刚刚生下孩子,是忍着晕眩,是得知孩子平安无事方才放心地昏睡了过去,她又如何来承受这种锥心之痛。

    他宁愿自己承受这种痛苦,也不会让悠若得知这一消息,……。

    “给朕听着,皇后今天只诞下一个皇子!明白了没有?”他扫了房间里的人,雪月冰月,稳婆,何大人、段大人,还有两名宫女,绿儿和纯儿,他的声音沙哑而痛苦,却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

    “这是圣旨,把这件事烂在你们心底,要是有一丝消息传出,朕绝不会轻饶!”凤君蔚声音阴狠,带着警告!

    “遵旨!”

    “段大人、何大人,这件事绝不单纯,给朕秘密地查清楚,不准泄露了半句,要是朕知道了

    谁谋害皇后和皇子,朕会让她生不如死的,不管她是谁!”

    皇子一出生就被封为太子,名为凤天昊。受尽万千宠爱,为了他,凤君蔚下令,大赦天下……

    尚在坐月子的悠若初听闻这个消息,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竟然为了太子大赦天下,这是凤君蔚登基两年来的第一道大赦令,就是当年他登基的时候都没有颁过大赦令。

    襁褓封王已经是一种极宠,而她的孩子,一出生就贵为太子。悠若转头看着粉嫩嫩的太子,小小的手指含在口中,睁着一双像极了凤君蔚的眼眸,天真无邪地对着她,咯咯地笑着……如此无忧无虑的孩子,这对他而言,是幸还是不幸呢?

    悠若生产那天,在院子里的那盆茶兰,小林子带着侍卫守了一天,结果是没有发现有人靠近,足足等了一天。但是,这花是蝶贵妃送的,凤君蔚把怒火转嫁给蝶贵妃。但是,茶兰是一种无害的花,凤君蔚并不能单单以是蝶贵妃送的花就定了她的罪,是有人把麝香抹在花蕊上,但是悠若早产。悠若本来的意思是反正是有惊无险,这件事就大事化小,但是凤君蔚执意不肯,一定要查出谁是放麝香之人,无论悠若如何劝,凤君蔚就是不改心意。

    根据何大人的推断,凤君蔚带着不可忽视的恨意,亲自对怡宁宫的宫女进行调查,但是,第二天,内房宫女春桃就服毒自杀,刚刚有了一丝线索就被扼杀了。

    麝香这一件事就成了无头案,凤君蔚不甘心,孩子是因为早产而死,他怎么会如此善罢甘休。但是,雪月却告诉凤君蔚,就是查出来是谁,凤君蔚也不能把她们怎么样,不能处死,最多也就是打入冷宫。以悠若的脾性,这件事有惊无险,她并不知道有一个孩子过世,严重的责罚只会让她起疑心,还不如作罢。反正宫中的妃嫔早就形同处在冷宫,折磨她们用不着死,而是生不如死。

    自凤君蔚登基之后的一年起,原为凤君蔚老师的筱丞相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结党营私,权倾朝野。这恰恰是凤君蔚最忌讳的,即使他无力阻止。先皇在世时,韩家一门架空皇权,为所欲为。凤君蔚自登基的时候就暗自努力,不让朝中再次出现一门独霸的局面。无奈,他即使身为皇上,也有很多无可奈何,逼得他不得不向臣子妥协,不得不为了某些政治目的而给自己的臣子让步,筱氏一门也在这样的背景下渐渐地巩固了自己的家族地位。虽不及当年的韩氏,却也是举足轻重。

    在这百废待兴的凤天,大多数的百姓贫苦过日、为寒冬无衣御寒心烦的同时,他们一家和乐,每日宴客狂欢;在百姓卧病在床、无钱买药时,他们时常一掷千金买下来路不明的燕窝、真假难分的高丽人参补身;筱府为了丞相夫人设筵祝寿,连续三天四夜,据说花了五千白银……

    这叫凤君蔚如何不气,如何不恨……可是他忍住了,在他眼皮底下的奢华和放纵他都忍住了,但是这一次,却挑起了他的悲恨。

    宁妃是因为当年在后宫之中无依无而冠宠后宫而成为韩贵妃的眼中刺,这一次,悠若也因后宫争权而受到伤害,不仅失去了他们第一个孩子,也差点丢了自己的性命。凤君蔚的恨意顿起,想起了悠若曾经说过的话……

    我不会是第二个宁妃!

    可惜他还是来不及保护她,保护他们的孩子,他以为怡宁宫已经是被他防备得滴水不露了,再加上有冰月和雪月,悠若和孩子不会有什么问题,没想到还是失去了一个孩子……

    凤君蔚对筱氏一族向来是存着妥协的态度,他需要筱丞相的帮助,在他初登帝位的时候需要有人垫脚才能站稳。所以他虽然忌讳,却一直没有铲除他。

    但是,这一次痛失爱子,虽然没有进一步地调查真相,可凤君蔚心知肚明,罪魁祸首是蝶贵妃。

    “天祈,父王会拉着筱氏一族给你陪葬!”对着刚刚新立的牌位,凤君蔚悲愤地立誓。

    *

    凤君蔚对这个孩子显然是宠爱至极,只要寻得空隙,他就会围着孩子转,他一个帝王,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不仅学会了抱孩子,也学会哄孩子,有时候一大一小在床榻上玩,除非到了凤天昊疲惫睡觉他才会停下,弄得悠若哭笑不得,他对这个孩子真的是宠爱的不像样,悠若归结于是他自小就失去了和亲人相处的机会,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孤单一个人,而这个孩子是第一个和他骨肉相连的儿子。

    有了这个孩子,这个怡宁宫时常听到笑声,当然,也时常听见婴孩的哭声……

    幽花不语又一秋,天凉若水夏不回。时间匆匆,又是两年的时间过去了,小天昊已经学会了走路、讲话。教凤天昊说话到那会儿,凤君蔚教的不是爹,不是父王,而是娘。凤天昊学会的第一句话也是娘……这让悠若感动了很久。

    刚刚听到一声皇上驾到,小天昊就蹦蹦跳跳地从内屋跑出来,准确地被凤君蔚接在怀里,乐呵呵地举着他玩,小天昊笑得瞳眸微眯,凤君蔚更是一脸的骄傲自豪。

    悠若笑着把让他把小天昊放在软榻上,笑问道:“朝廷上又有什么事让你笑得这么开心?”

    “你猜猜!”凤君蔚一边逗着儿子,一边问道。

    “你今天把丞相给撤了。对吧!”悠若淡淡地说,他暗中对筱氏一族明升暗降,从布局到收网,花费了整整两年的时间,铲除了筱氏一党的势力,渐渐地架空筱氏的力量。他培植了很多中坚的保皇份子,利用他们新起的势力相互牵制。除了六部尚书组成了议事阁还没有废除,凤君蔚基本上掌控了朝政。

    凤君蔚点点头,意气风发,像个孩子终于达成了长期以来的心愿而笑得那样踌躇满志,悠若笑着看着他,说道:“皇上,撤了丞相,还有六部议事阁,你啊,还是要慢慢来,不要太过于急切,这样反而会逼得他们反补,他们和你联手把扳倒丞相,也可以联合起来牵制你。”

    “知道今天他们联合上书,说了什么吗?”凤君蔚停下逗弄小天昊的动作,问道。

    悠若摇摇头,凤君蔚说道:“刘枫的田庄里,发现了出逃的奴隶二十八个人,而且隐秘的时间不是一两天而是三年了。这件事被方舟知府告发,奏折一呈上来,议事阁就要求惩治刘枫。”

    悠若脸色大变,瞪圆了眼睛,接而拧眉说道:“这不公平,哥哥常年在战场,多数不在府中,这几年为了训练兵力和筹集粮草更加是疲于奔波,更不可能任何事情都亲力亲为,这家里出这样的事,他不知情也情有可原,怎么能怪罪于他?”

    凤君蔚叹气,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悠儿,刘枫训练新兵和筹集粮草是秘密进行的工作,旁人不可而知。再说了,在有心人的眼里,他们可不管你是有人还是无心的,只要是刘枫的田庄里发现了逃跑的奴隶就可以。三年不算短的时间,刘枫至少会被他们安上一个知情不报的罪名,在凤天南方治理律例中,发现逃人知情不报者,窝主要家产女眷要充公,澈其官位,悠儿……”

    “皇上的意思是要处置我哥哥?”悠若还不待他说完就怒问。

    凤君蔚叹道:“悠儿,你看不清吗?他们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怡宁宫呢!”

    悠若沉默,接而一笑,“你不会处置我哥哥,朝中武将你废黜了多半,剩下的几乎是楚王的旧部下。这几年的科举考试虽然有不少的新兴人才,可多是纸上谈兵之辈,没有人有过沙场征战的经验,边关若有战事,除哥哥之外恐怕没有可用之人了吧?”

    凤君蔚笑了两声,“你倒是笃定得很嘛,不错,这件事我会处理,就单看着他是我宝贝儿子的大舅子这个份上,我也会保他长命百岁,对不对啊,乖儿子?”

    凤君蔚在小天昊的脸上亲了两下,小家伙也奶声奶气地应了声,然后咯咯地笑,手舞脚踏地在他怀里乱蹦,看着悠若,又看看凤君蔚,笑呵呵地说:“父王,我要飞飞……我要飞飞……。”

    凤君蔚宠溺地看着他,他把来不及对另外一个儿子的疼爱双倍都给了小天昊,巴不得把天下对美好的事务都捧到天昊的面前。

    “皇上,你别太宠着他,哪有你这样当爹?”她嗔怪着,角落里的雪月和冰月心情复杂地看着他们一家团圆的局面。

    小天昊渐渐长大了,人也开始调皮了,后宫杂事繁多,身为皇后,她要处理后宫的纠纷,又要分配月银,又要对后宫所有妃嫔的饮食住行等有妥善的安排,她不能时时刻刻呆在孩子的身边。所以,悠若对怡宁宫的宫女有过规定,小天昊不能离开她的视线超过一个时辰。在宫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眼睛在盯着怡宁宫,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宫殿。所以,她的防备也特别强,天昊就凤君蔚唯一的子嗣。

    午膳的时间,悠若就进了乾清殿。即使是有雪月和冰月跟着,悠若还是不放心,对孩子有禁令,不许他乱跑。并不是因为不相信雪月和冰月,而是,害人之心是防不胜防,麝香一事让她知道,只要她还活着,这宫里还有别的妃嫔,这种争权夺势,争宠的事情就会不断,防得了一件,防不了十件。天昊还太小,不懂得防备,她怕他遭人暗算。所以,天昊不是在怡宁宫就是乾清殿。

    她进殿的时候只有冰月在陪着他玩,小天昊一看见悠若,兴冲冲地奔了过去,“母后,你来啦?”

    悠若笑着点点头,牵着他的小手坐到一旁的软席上,随口问冰月,“雪月呢?”

    冰月神秘一笑,暧昧地挤挤眼,说道:“哪一次上乾清殿她不是有要事得办,终生大事嘛……”

    悠若笑笑,为雪月和魅影这对冤家叹气,也有几年功夫了,天昊也大了,这雪月和魅影的亲事却被雪月自个一拖再拖,也不许别人插手。这她不急,悠若都替她着急了,幸好也是江湖儿女,阔达爽朗,这宫里头拿他们说事的人还真不少,只是碍于她是悠若的人,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说而已。

    “母后,看看,好漂亮的皇冠啊,父王给玩的,这颗珍珠好大,比怡宁宫照明的那颗还大,母后,你看看……”天昊拉过悠若的袖子,献宝似的把那皇冠推到她面前。说推,是因为这皇冠是足足有四斤重,他一下子拿不起来,酷似绿芙的小脸聪颖灵秀,可爱至极。

    悠若扫了一眼,慌忙拿开他的手,抬头问道:“昊儿,这皇冠怎么会……又是你父王……哎……昊儿,什么东西都可以玩,唯独这个皇冠,可玩不得。”

    真要命,象征着皇权的皇冠给他就这样把玩具样给儿子玩了,说不定还得踩一脚,要是让朝中那群顽固派知道了,说不定要大哭,把凤氏的列祖列宗给抬出来,让他们惩治凤君蔚这个‘昏庸’的皇帝了。

    “冰月,怎么你也不劝着皇上一点,把皇冠给昊儿玩,要是摔坏了……”悠若拧眉看着冰月,而她却一笑置之,道:“皇后,别担心,不是有我在一旁看着吗?不会有事的,再说了,太子刚刚说这皇冠好看,吵着要玩,皇上就跟献宝似的把它捧在太子跟前了,我也拦不住啊!”

    悠若摇摇头,“皇上呢?”

    冰月迟疑了一下,如实地说道:“刚刚玉嫔娘娘来乾清殿要见皇上,皇上让她去上书房等着了,过去一会儿了,差不多也该回来了,他交代过,一会儿会回来带太子会怡宁宫用午膳。”

    悠若点点头,就听见小天昊欢天喜地地说道:“母后,你帮帮我戴戴看好不好?”

    “昊儿很喜欢这皇冠?”悠若宠溺地看着他的小脸,感慨地问,这个皇冠,以后注定是天昊要戴的了。就她的后冠,她带着一个晚上,这脖子都酸痛得要命,可别说是皇冠了……

    多沉啊!

    小天昊重重地点点头,“嗯!”

    把皇冠戴在别人的头上是大不敬的罪名,即使这个人是太子,是未来的天子。悠若只是考虑了一下,就像冰月打了一个眼色,让她出去看着,不许别人进来。她才拉起小天昊,笑道:“既然昊儿喜欢,母后就给昊儿戴上……”

    “好啊,好啊!儿臣看着父王戴着好喜欢啊,好威风呢,昊儿以后长大了也要和父王一样。”天昊眉开眼笑地笑道。

    悠若也笑着附和,然后把拿顶皇冠小心翼翼地戴上天昊的头上,刚戴上去,天昊就喊道:“好沉啊,母后,不戴了,重……”

    “孩子,不许动,好好戴着!”悠若严肃地说道,小天昊看着向来慈爱的悠若绷着脸,也不敢叫喊了,缩着脖子,僵硬的,不动也不动地顶着那顶皇冠。悠若系好带子,松开手,看着那顶比天昊头还要大的皇冠压在他的头上,心里酸痛,为凤君蔚,也为凤天昊。她扶着苦着脸的天昊,温言问道:“天昊,这皇冠好看,对吧?”

    天昊启唇,依旧哭着脸,不甘不愿地应着“好看!”

    “那戴着舒服吗?”悠若问。

    “不舒服!”天昊答道,看见悠若脸色不似刚刚那样严肃,便说道:“可以拿下来了吗?母后,真的好重啊,儿臣的脖子要断了。”

    悠若摇摇头,看着儿子苦着的脸,说道:“孩子,这皇冠是纯金打造的,象征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它很漂亮,但是很沉很沉,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戴着它。没有过硬的意志,撑不起这个皇冠。这是掌天下之舵的皇冠,孩子,你的父王要戴着它一生,你也要戴着它一生,母后想让你知道,这个皇冠很沉很沉,你要有心理准备。”

    “要有什么心里准备啊?”他不解地问。

    悠若说道:“要有吃苦的准备,就像是你现在戴着它一样,你戴着才一会儿就觉得辛苦又怎么能戴着它一生呢?一个帝王要面对的是整个天下,要面对无数的风雨,戴着它,高高地坐在上面,你就不能哭,不能喊累,所有的情绪,痛苦的,开心的……你都不会于别人完全的分享。所以,你要承受比别人多出千百倍的寂寞。孩子,这样的话,你还要戴着它吗?”

    天昊犹豫了片刻,说道:“母后,你说的好可怕呀!戴着它,难道我有话都不能和母后和父王说了吗?”

    悠若一笑,摇摇头,说道:“这并不可怕,等到你长大的时候就会发现,其实母后讲的一点也不可怕,因为那时候你已经懂得你要面对的比母后讲的要可怕得多!”

    “父王戴着它,会累吗?”天昊问道。

    “会!”

    “那儿臣也不怕,儿臣要像父王那样!不……是比父王更好,所以儿臣会像父王那样戴着它,不管多累!”天昊坚决地说着。

    “很好!”悠若拍着他的脸,心情复杂地看着他,伸手解下皇冠,牵过天昊,慈爱地问道:“肚子饿不饿,母后带你回去用午膳了。”

    “等父王回来再回去好不好?”天昊正儿八经地说道,转而兴奋地叫了一声,“父王!”

    悠若转身就看见一身黄袍的凤君蔚似笑非笑地站在后面,眼睛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转动,深沉得悠若看不明白,似乎是感动,似乎是理解,也似乎是感谢……

    他深深地看了悠若一眼,说道:“等我换下衣服,一块回去用午膳。”

    悠若甜甜一笑,点点头……

    对他去见了玉嫔,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她已经不想去追究了,只知道这个男人是全心全意地对她的就够了。

    只要他的心是她的,她可以放弃……比她想象中还要多的东西。

    凤君蔚的生辰将至,悠若有心为他好好庆祝,前几年因为各种特殊的原因,凤君蔚的生辰都没有大办过。就一堂堂的皇帝而言,不免太过于寒酸了点。何况今年天昊的生辰他就下令大办,总不能每一次太子的生辰比皇帝的生辰过得还要气派、热闹。

    自前一个月起,悠若就领着宫中的各妃嫔为他的生辰而忙碌,宫中染满喜庆之气……

    “皇后,平常看不出来,现在方才知道,你敛财手段不错嘛!”雪月笑嘻嘻地看着怡宁宫满室的礼物,打趣地说道。

    “都是送给他们爷皇上和昊儿的,又不是送给我的。”

    “他们的,不也是你的嘛!”雪月笑着道。

    天昊生辰刚过几月,以凤君蔚对天昊的宠爱,朝中的王公大臣谁不知道天昊就是未来的皇帝,为了讨好他,送的礼物自然也就价值不菲。刚送完太子,今年皇帝的生辰也要大办,送给皇帝的自然不能比太子的差。

    怡宁宫的侧殿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礼物,冰月扫了一眼也说道:“要是多来几次,皇后的生辰也大办,这些王公大臣的腰包估计要瘦上好几圈呢。”

    悠若也是笑着,看了她们一眼,说道:“我知道你们两个不稀罕这些东西,不过还是挑一挑,看看有没有中意的,中意了自己拿去,告诉我一声就可以了。”

    “多谢皇后了,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的选一样宝贝。”雪月嘿嘿地笑着,一脸贪财鬼的模样。

    “看中多少都行,对了,晚上的宴会准备的怎么样了?”悠若笑问。

    冰月和奔月相视一笑,说道:“皇后请放心,都准备好了。”

    乾清殿中,玉嫔刚走,天昊看了一眼脸色不善的凤君蔚,好奇地问:“父王,您不高兴。是不是玉母妃惹得您不高兴了呢?”

    凤君蔚一笑,摸摸他的头说道:“昊儿乖,没有的事,父王没有不高兴,今天是父王的生辰呢,怎么会不高兴呢?”

    天昊哦了一声,又说道:“玉母妃的爹爹是不是要被父王给处死了?”

    凤君蔚脸色一变,拧眉问道:“这件事你听谁说的?”

    他的语气不善极了,林刺史和筱丞相一向是凤君蔚的政敌,筱丞相获罪,林刺史原本就不可能有逃脱的可能。再说,除了一个筱丞相,也不可能留着林刺史,让他有机会反扑。再加上如今的凤君蔚羽翼丰满,慢慢地掌控了六部议事阁,任用自己信任的官员。留着林刺史就等同于留下一个毒瘤,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作,还不如趁早除去。

    林刺史秋后处斩一事,玉嫔多次找凤君蔚求情,希望能网开一面,放他一条生路。但是,凤君蔚却丝毫不为所动。

    “是玉母妃和儿臣说的,希望儿臣能向父王求求情……”

    “混账!”凤君蔚一拍案桌,见到天昊被惊吓了,慌忙一扫满脸怒容,说道:“昊儿,父王不是生你的气,别怕!”

    凤天昊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俊秀的小脸上写满了不解,他又问道:“父王,您不喜欢玉母妃吗?”

    “昊儿怎么会这么问?”

    “您看起来像是不喜欢玉母妃的呀,可是,为什么您刚刚还收了她的礼物呢?”凤天昊不解地问他,刚刚玉嫔来的时候,天昊就在内室,看见了他们的一举一动。小小的脑海里有着单纯的想法,不明白他的父王明明不喜欢玉嫔,为了还收了她的礼物。

    “你说这条绣帕吗?”凤君蔚从怀里拿出来,小小的绣帕上绣的是一朵艳丽的牡丹花,反面也是一朵牡丹花,只是颜色稍有不同。绣得栩栩如生,宛如两朵真花跃上了白色的绸缎。牡丹是花中之王,代表着富贵和尊贵,这是天下闻名的双面绣,也是玉嫔送给凤君蔚的生辰礼物。

    玉嫔未出嫁之前有天下第一绣娘的美称,她的绣品都是千金难买。但是,虽然她的女红千金难买,但是她却不会随便刺绣,物以稀为贵,她也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她的绣品更是珍贵,有钱也未必能买得到。而她最著名的,就是林家家传的双面绣,目前,这个世上只有两幅双面绣,一幅是柳家祖传下来的,一幅就是凤君蔚现在手上拿着的这一幅牡丹双绣。

    玉嫔说这是她特意连夜赶工绣出来的,送给凤君蔚的生辰之礼,凤君蔚心情是极为复杂的。蝶贵妃和玉嫔两个人,从进宫到现在,都被他利用,一个皇宫,两个好姐妹,他是对不起她们的。如果不是蝶贵妃用计害得悠若腹痛早产,害得他失去一个孩子,他也不会对筱丞相和林刺史赶尽杀绝,也不会让蝶贵妃后半辈子在冷宫中渡过。而玉嫔,三番两次求他网开一面绕过林刺史,他都无动于衷,她明明恨得咬牙却又无可奈何,如今这宫里,她的处境比起其他的妃嫔更加困难些。她之前的娇纵,都是凤君蔚假意下的假象,如今没了这个宠爱,她又失去了娘家的依靠,蝶贵妃也被打入冷宫,所有的不满和流言蜚语就会疯狂地涌向她。

    她欲求不得之后,还得为了准备生辰之礼,又是这千金难买的双面绣,凤君蔚心中其实是很矛盾的。也让他动了清理后宫的心思,这些女人留在后宫,反正也是虚度年华,浪费生命,倒不如送出宫去。一来为了防止上一次的事情重演,二来,也可以让悠若全心全意地信任他,留在他身边,三来,也算是,为了那些花季少女,她们的一生不应该葬送在这里。

    他心思复杂地看着那条绣帕,一个不留神被天昊抢了去,幼气地说:“父王,好漂亮的牡丹花呢,送给儿臣了好不?”

    “你喜欢?”凤君蔚问。刚刚收下这绣帕并没有想那么多,若是他喜欢,给他也无妨,免得悠若问起来,他不好回答。

    天昊点点头,凤君蔚就应了他……

    “这多花绣得好漂亮啊!父王,和真的一样。”天昊拿着绣帕,走近窗口,今年是暖冬,花开得特别的早,天昊仰头看着那盆盛开的牡丹花,兴奋地说道。

    凤君蔚看着他兴奋的小脸,也开心地笑了……

    此刻,凤天昊正拿着绣帕在眼前扬着,浅风微吹,突然,天昊一声惨叫,突然倒地,绣帕飘落在地,诡异地躺在光洁的地板上。凤天昊捂着脸,小小的身子在地上不停地翻滚,哀叫。

    “好痛啊……父王,好痛啊!……眼睛好痛!……”

    凤君蔚脸色大变,扔下手中的御笔,门口听见动静的魅影和小林子他们也急忙奔进了殿中,凤君蔚扶起天昊,“昊儿……怎么啦?……你……”

    只见他紧紧地闭上眼睛,眼圈周围一片红肿,俊秀的小脸痛苦地扭曲着,凤君蔚大惊……

    “太子好像中毒了!”魅影迟疑地说着,面无表情的脸写满了沉重。

    “!传太医!”凤君蔚大喝,魅影点点头,急忙忙地退出殿外。凤君蔚眼睛布满了血丝,盈满了痛苦和心疼。天祈去世时的揪心痛苦在一次袭上了心头。让他乱了分寸,赶紧抱起他,安抚着,“昊儿,别怕,太医马上就来了!别怕,太医马上就来了!”

    “该死的林紫玉!”他恨恨地说道,他安抚着床上痛苦得翻来覆去的天昊,愤怒和自责让他更加心急如焚。懊悔非常,他为什么要收下林紫玉的绣帕,如果不是他收下这绣帕,也不会害了他的孩子。

    这绣帕本来是为他准备的,却没想到让他的孩子代他受过,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可不能再失去天昊。

    “昊儿,忍一下,太医马上就来了,再忍一下……小林子,去,通知皇后!点!”

    “遵……遵命!”

    

Snap Time:2017-10-18 13:47:59  ExecTime: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