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坟》全文阅读

作者:蛋蛋1113  心坟最新章节  心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心坟最新章节番外(二)习以为常(13-01-10)      番外(一)五年之期(13-01-10)      结局章(13-01-10)     

第十六章


    “买家具,我看特意跑到上海的人,也只有你了。”走在大街上,她依然没什么好气的笑着数落他。

    谈了两年的恋爱,她和贺毅要步入婚姻的圣殿。

    而事实上,其实两个人相处的方式,早就和已婚没有区别。

    他嫌跑来跑去麻烦,那么,她二话不说很干脆就直接搬到他家。

    他嫌外面的餐不好吃,那么,她就一次又一次尝试着,逐渐去学会那些家常小烧。

    甚至,他不喜欢吃水果,她就每天给他准备鲜榨果汁,他嫌茶包不好喝,他嫌速溶咖啡不对味,那么,只要一有空闲,她就会替他泡功夫茶、煮现磨咖啡。

    她所有的时间,除了公事就是他,交往以后,她对自己依然很苛刻,对他却极好。

    爱一个人,不需要嚷在嘴巴上,但是,她确实用行动在表达着。

    虽然,不清楚,到最后他会不会懂。

    “谁说的?我们那个客户王先生,不是连窗帘布都是在上海采买的吗?”他挑挑眉头。

    “想找独特一点的家居,不如直接去香港或欧洲?!”即使结婚了,他挑眉时的帅气,依然让她心跳不已。

    交往以后,那些一直压抑的情感,逐渐释放,她用所有的感情,认真对待这段关系。

    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相信,也会是最后一个。

    “在香港或欧洲买家具,买了运输也不方便!”他笑嘻嘻的。

    别人都说,夫妻合力,其力断金,这两年,公司的发展非常迅速。

    “我看,你就是想在结婚前,混到上海和旧同学再玩几夜吧!”她揭穿他。

    “你很懂我嘛!”他也不掩饰,笑得很不客气。

    确实来买东西不是最重要的目的,结婚前,他想和几位旧友狂欢一下。

    “别玩太过火了。”她也不阻止,一边专注着临街店面的橱窗,一边漫不经心的交代。

    婚礼后,第二天要回门,第七天母亲要提鲫鱼,都得摆酒席,而且,接着的一个月,亲戚朋友要来新房坐客,利用他出去玩乐的那段时间里,她可以安排自己去采买新衣裳。

    “怎么,怕我乱来?”他一脸的不羁。

    她没理他,淡笑而不语。

    “喂,我哪有时间乱来,想把公司发展更好,很拼工作的人,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他不服。

    象个要不到糖吃的孩子。

    她笑着摇头打断他,“行了,别罗嗦,我信任你。”其他的,都不用多说了。

    如果两个人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了,也不会一起走过两年,而且,她也不会决定嫁给他。

    更多时候,她愿意相信,不羁的外表下,他只是比较贪玩而已。

    但是,她那想也不想的答案,让他反而怔了怔。

    “别让我这么感动,好不好?!”他用臂夹住她的脖子,掩饰自己心窝涌起的暖潮。

    第一次,有人愿意这样相信他。

    对予问的感情谈不上爱不爱,也许比起爱情,他和她友情、最佳搭档的成分更加居多,但是,这两年两个人的相处方式,确实很自在。

    她很不给面子,推开他,淡淡一笑而过。

    虽然不习惯在大街上亲密,那时的她,心里其实有很浓很重的幸福感。

    只是,没想到,下一秒,她平静的世界,被无情的摧毁。

    “为了奖励我们未来的贺太太,如此信任贺先生,那么就由贺先生送一件婚纱给贺太太!”他很大方地讲。

    “行!”她点头。

    只要送的不是洁白幽雅的马蹄莲,她都可以。

    很多时候,那洁白的马蹄莲都让她非常不舒服,一直以来,其实,她心里都有底。

    虽然,他从来不提一个人的名字,但是,在他灵魂深处,应该还藏著一段过去,一个人吧。

    那是她到不了的地方,也取代不了的回忆,而她是聪明的女人,不会无聊到与他的过去争宠,更不会拿爱与不爱的问题来计较,毕竟她要的,只是活在当下。

    正好,经过一家店面装潢很不错的婚纱店,他一把就把她扯进来。

    她任他牵着她的手。

    店内,好几对新人,都在试穿婚纱。

    “贺太太,你说那件行吗?”他指着一个正背对着他们,穿着的一件很典雅很秀气的婚纱的新娘背影,故意道。

    她不满的颦眉。

    拜托,这件婚纱,这和她的性格、形象完全不搭,好不好!

    见逗得她不爽了,他哈哈大笑。

    豪气爽朗的笑声,引起了店内其他客人的侧目。

    包括,那穿着保守婚纱的新娘。

    纤柔的背影,终于回了身。

    骤间。

    僵然,四目相视。

    他顿时石化,不知不觉,原本与握着予问的那五指,一点一点松开。

    ……

    ※※※※※※※※※※※※※※

    “你好,好久不见。”是予问,先回过神来,落落大方的招呼。

    仿佛,曾经的一切恩怨情仇,从来不曾发生过。

    杜晓雯这才惊醒,僵硬着回应,“你好……好久不见……”

    “什么时候回来的?”她笑笑着问,一脸淡定。

    相反的,杜晓雯相当局促。

    “我、我妈身体不好……我必须回来照顾她……”声音越说越轻。

    “作为子女,这是应该的。”予问还在笑,只是,强装下,笑意却怎么也无法及眸。

    对于她回来的消息,她实在无法真心的表示高兴。

    气氛,冷掉了。

    “现在在哪上班?”赵医生在旁,予问只好继续问。

    “一间中日合作的私立艺校,任美术老师……”杜晓雯轻声回答。

    “哦,老师是份不错的职业呢!” 予问很顺便的接下去。

    “……”

    气氛,尴尬地又冷掉。

    “你们认识吗?”赵士诚礼貌地询问。

    “高中同桌。”

    “高中同桌。”

    两个人异口同声,给出的答案,一模一样。

    高中同学?

    “晓雯的爸爸在上海做生意,你们当时即是同桌,难得又是老乡,感情一定不错吧!”虽然现场的气氛有点怪,赵士诚还是这样推测。

    杜晓雯依然僵僵的。

    而予问的神情,则是淡淡的。

    曾经吧。

    是她,先疏远了好友,她承认,爱情面前友情很脆弱,而她不喜欢折磨自己。

    当一个人不愿再耐心倾听朋友的苦恼时,友情其实已经开始变调走样,而她,喜欢万事顺其自然。

    “一起吃晚饭吧,我请客。” 赵士诚很礼貌的邀请。

    如果不是此时此景,予问一定很懂得把握机会。

    但是——

    “晓雯,这名字好熟啊?!”刚挑了一件婚纱,靠过来正想让予问给意见的室友,一脸疑惑,但是,才几秒而已,她改而愤愤惊呼,“杜晓雯!不就是那个无——”

    予问抓住室友的手腕,及时制止室友她说下去。

    “今天我很忙,下次再约,可以吗?”她的笑容,依然镇定而客气。

    ‘无’什么?

    即使觉得很不对劲,但是,未婚妻的脸色太过苍白,好象身体很不舒服的样子,赵士诚打消了约对方吃饭的念头,客套,“好,那下次再约。”

    在室友没有闯祸前,予问把她及时拉远。

    “予问,为什么不让我当场揭穿她?她就是那个无耻的破坏别人幸福的第三者!”室友愤愤压抑地低喊。

    “即使你认得出她,我不是应该躲远点,以免被贺毅知道,她回来了,不是吗?”予问尽量让自己笑得轻松。

    “我最讨厌第三者了!不行,她破坏你婚礼,我也要去破坏她的婚礼,这样大家才能扯平!” 室友很不甘。

    她要让那男人知道,自己将要娶的女人,有多无耻!

    “你啊——”予问戳戳室友的额,“你现在去破坏她的婚礼,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

    予问这冷静的反问,害得性格很火爆的室友,呆了下。

    是哦,有什么好处?万一,人家结不成婚,又来和贺毅搞上了怎么办?

    予问知道已经成功劝服室友了,随即,安心的松开她。

    “予问,你难道就不会不服吗?就这么放过那个第三者——”虽然已经不再冲.动,但是,室友想想还是很不甘。

    闻言,予问静默了好几秒,才淡淡道:“也许,在他们眼里,我才是那个真正破坏别人幸福的第三者吧。”

    某人的房间,家里的抽屉里,至今都还有一整箱的素描课本。

    还有,和杜晓雯刚分手的那几年,即使和她在一起后,有时候喝得太醉,他会瞒着她发酒疯,一遍又一遍拨打另一个人在西安时的电话空号。

    如果要说服她,这不是爱,真的很难。

    她只是故意不去懂,不是,真的一点也不懂。

    ※※※※※※※※※※※※※※

    原来你们是好朋友啊。

    C君,请他们喝茶。

    那一晚,贺毅,异常的沉默。

    杜晓雯也是。

    只有她和C君,不断的在聊,聊她和他的公司,聊C君枯燥的部队生活。

    而贺毅和杜晓雯只是很“偶尔”的四目相撞,然后,大家都故作冷淡地别开眼。

    但是,冷眼旁观的予问,隐隐清楚。

    有一股狂乱的心跳,在那四目每一次相撞之间,都在张嚣的鼓噪。

    那是无法抗拒的——

    爱情魔力。

    ※※※※※※※※※※※※※※

    “宋予问!”她刚和新晋的广告模特浅小爱在合约上签下最后一笔,贺毅如同一阵龙卷风,呼啸而入。

    “老公,有事吗?”她镇定自若地问。

    她不喜欢在外人面前,被知道他们夫妻不和,但是,贺毅从来就懒得掩饰,更不会配合她的演技。

    那带着淡淡警告的“老公”两字,让贺毅吐血了。

    “晴旋是怎么回事?”他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质问。

    她放下笔,“我以为,因为违反合约,关于撤消晴旋的形象代言,改换成浅小爱,我们两个人已经有共识。”

    前几天,不是在会议上已经通过了吗?

    新签的模特浅小爱,气质相当端庄,一笑一颦之中,都有一股说不尽的温柔,很适合孕爱应给人的形象,而且浅小爱在圈子里的风评一向不错,让她早就相中。

    “是!但是,贺太太,作为公司最高领导人,我没想你会耍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来取消晴旋的代言!”贺毅回得很鄙夷。

    浅小爱见情况不对,尴尬地急忙先告退,把战场留给这对夫妻。

    “贺先生,我又哪惹你不了?”见外人已经出去,她耸耸肩膀,靠向代表董事长高位的宽厚豪华椅背,不再装了,冷淡从容问道。

    对于她这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贺毅心头的怒火,在不断窜烧。

    到底是谁公私不分?!

    他把手机重重扔了到她桌面上,冷哼:“贺太太,我很想知道,晴旋从黄总那拿的这条短信,到底是谁发的?!到底是谁在陷害她?!又到底是谁在恶意破坏我想制作的广告片?!”

    相较他的激动,她不试图辩解,也一眼也不多瞧那确凿的证据。

    “贺太太,你给我个答案!”他失去耐心地大吼,不许她敷衍。

    要答案?

    于是,她的唇角淡淡一扬,慢条斯理回答,“贺先生,俗话说得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AUT

Snap Time:2017-06-23 23:34:54  ExecTime: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