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坟》全文阅读

作者:蛋蛋1113  心坟最新章节  心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心坟最新章节番外(二)习以为常(13-01-10)      番外(一)五年之期(13-01-10)      结局章(13-01-10)     

第十七章


    死了都要爱

    不淋漓尽致不痛

    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

    死了都要爱

    不哭到微笑不痛

    宇宙毁灭心还在

    把每天当成是末日来相爱

    一分一秒都美到泪水掉下来

    不理会别人是看好或看坏

    只要你勇敢跟我来

    爱,不用刻意安排

    凭感觉去亲吻相拥就会很愉

    享受现在,别一开怀就怕受伤害

    许多奇迹我们相信才会存在

    死了都要爱

    不淋漓尽致不痛

    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

    死了都要爱

    不哭到微笑不痛

    宇宙毁灭,心还在

    穷途末路都要爱

    不极度浪漫不痛

    发会雪白,土会掩埋

    思念不腐坏

    到绝路都要爱

    不天荒地老不痛

    不怕热爱变火海

    爱到沸腾才精采

    ……

    夜醉寻欢的PUB里,台下的人,跟着他用力吼完最后一句,周遭的气氛沸到极点的口哨声、尖叫声,一同响起……

    “阿毅,再来一首!”

    “GO,GO,GO!”

    即使隐没“江湖”很久了,但是关于“哥”的传说,还在江湖中。

    因为,很少有客人,能将各种音乐玩转地如此型酷,而且,歌唱得出神到简直比原声还厉害。

    吼完了,发泄出来了,台上的他,不理台下的沸腾,将话筒很随性和洒脱的砸到了旁侧,跳下了迪台。

    回到朋友们的身旁,说都不说一声,他就将几名好友杯中之物都一饮而尽,而且,他还很火大的大力搁下了四五个空杯子,对酒保嚷,“再来两瓶。”

    “喂,吃了炸药了?喝这么多!”其中一名好友搭上他的肩膀,调侃他。

    但是,他却很不给面子的拂下了对方的手,将威士忌打开,在杯子里丢了好几块冰块后,加满,然后,又一饮而尽。

    接着,再饮。

    几名好友面面相觑,有点明白了,“很久没听你唱歌了,所以,你老婆又给你气受了?”

    不想提。

    他给好友们各倒了一杯,剩下的半瓶,他直接就着瓶子先干为尽。

    “所以说,你以前就不该为了孩子回来,她要流还是要生,随那女人好了!也好过现在比蹲监狱还痛苦!”好友对他奉上无比的同情。

    结婚前觉得宋予问还行,虽然个性强了点,但也是个只进退的女人,只是,婚后的宋予问却变得太可怕了,完全女王作风,让他们几个好友见着都觉得恐怖。

    所以,他们也一直劝他,趁早离了算了。

    “我女儿很可爱的,知道你们又坏嘴巴,她会咬你们这些坏叔叔。”他“砰”得一声,重重把空酒瓶搁下,制止嘴巴不干净的好友们乱说话。

    为了女儿,他一次也没想过离婚这两字。

    好友们耸耸肩膀,无所谓道,“那养个情人好了,家庭、享乐两不误。”他们个个身边都起码有一两个情人,反而是本钱最足的贺毅,只有孤家寡人一玫。

    “有时候觉得玩女人,也挺没劲的!”

    年轻的时候不是没玩过,有了瑞瑞以后,对外面的花花世界觉得有点索然无味,兴趣不是很大。

    他又扬了扬酒瓶,很豪爽,“不提我老婆了,很扫兴,我们干!”

    “好,干!”好友们和他碰杯子。

    一个小时不到,桌上,已经有好几个空瓶。

    他喝得最多。

    “那边一直盯着你的那群小妞,有没有一个让你会有点劲呢?”喝多了的好友,暧昧地推推他。

    PUB里,好多小妞,都盯着他们这一桌,但是,好友们可是很有自知之名,只要有贺毅在场,基本妞们留意到的,永远只有这小子。

    喝了更多酒的他,懒洋洋地回头。

    醉醺醺地,用手指一点,好象有五六个妞,身材都不是普通的棒。

    而,其中一位,好眼熟啊!

    见他喝得差不多了,晴旋在吧椅上挪下(圆)翘的臀,婀娜多姿地向他走去。

    身后,一群身材都很优的姐妹,也相伴而来。

    “让我们两个失意人,一起喝一杯!”不等他说话,她已经拿起手上的酒瓶与他的碰了一下。

    他大大方方地也回碰。

    一饮而尽。

    两桌并成了一桌,几个小妞都想围着他,想坐在他身侧,但是,被晴旋宣示主权般地瞪了一眼后,个个摸摸鼻子,很识相的坐到了他的朋友旁。

    “你怎样了?”本不想问的,但是,算她倒霉,遇见他家醋意很大的贺太太。

    “能怎样,被你老婆教训得很惨!报纸一登后,后面的几个广告代理都被取消了,看来起码有一两年的时间,我要喝西北风了。”而且,能不能复出,都成问题了。

    “你老婆真的很变态,默不作声使阴招,我都难以相信,你平时怎么忍得下她!” 晴旋不安好心的挑唆。

    他也很想深明大义地替她背台词,但是——

    “你也有点问题,不是吗?!”他放声大笑,故作轻松,不客气地嘲弄对方,“我可记得,那晚你明明约得是我哦!”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句话,他当场被梗得反驳不了贺太太。

    “讨厌,这么记仇。” 晴旋拍了一下他的胸膛,只是,这一拍手就不“走”了,暧昧地在他微徜的性感胸膛游移个不停。

    很明显的索欢,让他的唇角微勾。

    晴旋将盈盈媚眸瞅住他,要强的下巴,微扬,“帮我个忙,好吗?”

    他不迎不拒,只是,魅惑浪荡的神采轻易就能让女人心跳加。

    “我想报复你老婆!”

    话音刚落,晴旋索性十指(插)进他浓密的发间,热热烈烈地迎上他的唇。

    ……

    “爸爸是英俊帅气的王子,他骑着白马,来到城堡前,他大喊:‘公主,我来了,我是来娶你的!”瑞瑞挡住电视机,绘声绘事的在讲故事。

    予问被逗笑,“你确定,他喊的不是‘坏女巫,我来了,我是来屠龙的?”

    “妈妈,你闭嘴!”故事才讲到一半就被打断,瑞瑞很不悦的皱起眉头。

    见女儿好象在不开心,她急忙乖乖闭嘴。

    瑞瑞脸上的表情很丰富,才几秒而已,眉头已经瞬间就舒展,沉浸在故事的海洋,“于是,王子和公主有了爱情的结晶,生下了一个小公主,他们幸福的在一起。”

    撒谎精。

    予问在心里暗骂女儿,但是,绝对不敢指出来伤害女儿幼小的心灵,只能假装唇角愉的微扬,不去破坏孩子的童真,任着女儿幻想。

    她总不能告诉女儿,事实的真相是,王子和公主两两相厌。

    只是。

    “若干年后,他们又生下了一个乐的小王子!”

    “喂,这太扯了吧!”扯到这份上了,她不得不抗议。

    哪知道,瑞瑞上前抱住她,“老妈,我今天讲这个故事的目的就是,你们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弟弟呀?”幼稚园里,连老被她欺负的成成都有小妹妹了,她也好想妈妈生个弟弟让她炫耀。

    生个弟弟?

    予问头皮直发麻,前两年瑞瑞还小,现在开始老是问她这么尴尬的问题。

    她总不能直接告诉孩子,她的爸爸(避)孕避得很彻底,而且,她也绝对不打算再替贺毅生宝宝了。

    予问捏捏女儿的鼻子,故意这样讲:“瑞瑞要弟弟做什么呢?要是有弟弟了,他一生下来就会和你抢东西,到时候妈妈也可能没时间再照顾瑞瑞了。” 她早就做好准备,她宋予问这一生都只有瑞瑞这个宝贝女儿,她绝对不允许别人欺负自己的女儿,所有最好的东西,她都要捧到女儿面前。

    哪知道,她的话语没有带给女儿威胁性,瑞瑞反而大大方方地讲:“行啊,只要妈妈给瑞瑞生个弟弟,瑞瑞保证不吃醋!”

    接着,她还很老练地说,“妈妈,我长大了,可以一个人睡觉了。”所以,赏她和老爸团圆吧。

    现在的孩子——

    予问接不下话了,摇摇头,只能希望女儿只是三分钟热度而已。

    还有点公事没处理,予问赶紧把自己逃到书房,以免女儿又说东说西。

    哪知道,她一回房,瑞瑞已经奔到电话机旁,径自拿起移动话筒自言自语,“对了,还得让老爸早点回来,和妈妈早点睡觉,这样瑞瑞才有弟弟呢!”

    瑞瑞动作很地在拨号。

    她比妈妈记性要好,爸爸的号码,她熟记在心呢!

    ……

    手机在兜里震动个不停,看到来电号码,贺毅一把推开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了的晴旋,走到洗手间那边。

    他喝了很多酒,脑袋浑浑的,脚步已经有点不稳。

    “瑞瑞?”

    “老爸,你什么时候回家?”电话里,果然传来女儿响亮的声音。

    “找老爸什么事?”勉强稳住自己,他的唇角,藏不住的笑容。

    什么时候回家?一个屋檐下,等贺太太睡着了,他自然会回家!

    “回来生弟弟呀!”瑞瑞理所当然道。

    他落拓的笑容,冻住了。

    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哪知道,瑞瑞得意催促,“爸爸,瑞瑞长大了,可以一个人睡觉了,瑞瑞把妈妈还给爸爸,你们也争气点,点生个弟弟给瑞瑞!”

    她又在搞什么!!!

    他强忍着怒气,柔着嗓子,“瑞瑞乖,能把电话给你妈妈接一下吗?”

    “好!”瑞瑞一边往书房跑,一边在电话里趁机赶紧叮嘱,“爸爸要早点回来和妈妈睡觉觉,争取下个月就有弟弟哦!”

    他要吐血,吐得血溅当场了!

    “贺太太,你又搞什么,我是种马吗?!”他语气有冲。

    从女儿手里接过电话前,她只来得及听到最后一句话,予问冷淡问:“你在哪?”瑞瑞在一旁盯视着她,她不好讲太多。

    她敏锐地听到,电话那头,声音不太对,很吵杂的环境。

    她不希望让瑞瑞知道,其实爸爸妈妈感情不和,这样会给瑞瑞带来伤害。

    “你早点回家,12点前必须回来,一切等回来再说。”她面无表情交代。

    瑞瑞有时候固执起来,也挺固执的,她估计女儿今晚会等他的门,然后亲自送他们入“洞房”。

    “早点回来,和你造人吗?你做梦!”贺毅觉得太可笑了,他一个字也懒得和她多说了!

    正在他准备干脆挂断时,肩膀被点了点,一副软玉入了怀,优雅地抽走了他的手机。

    “贺太太,今晚,你老公不回家,我包了!”哪知道,话筒里传来一声慵慵懒懒地挑恤声。

    刚被呛的予问,放下手中的笔。

    “贺太太,你断我财路,我就搞你老公!”对方刻意加重‘搞’字,暧昧地吃吃直笑,“我会让他(欲)仙(欲)死,所以,今晚,你肯定得独守空房了!”语气,相当自信与得意。

    “我不和野鸡说话,叫贺毅来接电话!”予问一双美眸,微眯,语气变硬了。

    电话,被重新接了过来,但是——

    “贺太太,你不用等我了,今晚,我就是不会回家!”他的回答,很干脆,很令人气结。

    而且,显示,对于其他女人对她的叫嚣,他很满意。

    “不用等门,今晚,我和其他女人造人去!”

    

    /AUT

Snap Time:2017-08-21 16:18:31  ExecTime: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