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坟》全文阅读

作者:蛋蛋1113  心坟最新章节  心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心坟最新章节番外(二)习以为常(13-01-10)      番外(一)五年之期(13-01-10)      结局章(13-01-10)     

第十八章


    “接着去酒吧吧,我请客。”

    在予问和C君正准备握手道别时,他突兀地来一句邀约。

    予问愣了一下,朝他靠近,压低声音:“你不是晚上约了朋友,哪有时间……”

    即使此刻,她很想速速把他与杜晓雯分开,但是在外,她一向很顾及他的面子,在外人面前更对他做的决定,从不会当面就轻易反驳。

    贺毅是个很叛逆的男人,个性相当不信邪、不服输,别人愈是要他不可以做,他就愈要试试看,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

    她和贺毅之所以能走到今天这种境步,和她掌握了他性格和行为模式有很大关系。

    但是,他充耳未闻,只是,盯凝着C君,“怎么,不赏脸?不让我回请?还是那种地方,是你们军人的忌讳,丝毫碰不得?”

    予问皱了眉头,因为,在与她交往的两年中,他改变了很多,已经很久对人说话没有这么任着性子。

    而且,她老觉得,他虽然目光是对着C君,但是,其实这些话,是冲着杜晓雯。

    C君笑了,随和道,“虽然我们军人平时生活比较严谨,但是只要不穿军装就可以去酒吧娱乐,而且,这个月,我在放假准备婚礼期间,时间很空。”

    全程杜晓雯始终低头不语。

    “晓雯,走吧,我们和你朋友去酒吧!”C君搂过她的肩,替她作决定。

    看得出来,他们之间,谁是占主导地位。

    予问不能说太多,女人在外如果当面拂了男人的面子,只会惹男人恼怒,她是聪明的女人,她不反驳,只是重新牵过贺毅的手。

    但是,他的目光,一直在追随着那道纤细的身影,没有专注着去回抓她的手,他径自向前走。

    把她一个人落在了原地。

    ……

    在酒吧,气氛太HI,C君多喝了几杯,搂着晓雯肩膀:“晚上去我呢,恩?!”因为是在嘈杂的酒吧,C君只能稍微将声音扬高那么一点,让她听见,于是,坐在旁侧饮着酒的贺毅,刚好也听得一清二楚。

    贺毅整个眸阴阴冷冷的。

    “我、我先去洗手间。”杜晓雯急急起身。

    “我也去洗手间!”贺毅也随即起身。

    予问维持着镇定,她微微点头,作为陪衬,礼貌的继续陪着C君。

    洗手间门口。

    杜晓雯刚出来,就被他堵住了。

    “你以前不是嫌弃这里空气不好,而且最讨厌男人去这种地方?” 他的眼眸闪过讥诮。

    以前,她跟着他去了酒吧一次以后,就再也不愿意出现在这种地方,而且,每次只要一听说他要去酒吧和朋友聚会,她总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但是,刚才,她窝在那个男人身边,静得象只羊羔。

    杜晓雯沉默不语。

    “你未来老公,对这种地方也挺熟的!”他故意这样讲。

    那男人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菜鸟。

    “他偶尔有和朋友在这里聚会。”她终于低声反驳。

    C君是个军官,他很珍爱自己肩膀上的金黄色五角星徽,对自己的行为很有控制能力,算是个洁身自好的男人。

    他挑了挑眉,不说太多,因为,C君确实也不太象很会玩的男人。

    “什么时候结婚?”他皮笑肉不笑,问出他真正在意与关心的问题。

    “三个月后……”

    原来,只比他晚一个月啊……

    “所以,现在都住在一起了呀。”他装作很无所谓的耸耸肩膀,“现在想想自己那时候真傻,好几次都差点把持不住了,但是一想到你说不喜欢对性太随便的男人,到最后始终没有走出那一步。”现在倒好,其他男人光明正大,叫她留宿。

    杜晓雯更沉默了。

    她心中明白,C君刚才只是喝醉了,才会凭着酒意又提了那要求。

    她和C君说过,即使已经谈婚论嫁,但是,她还是坚持先不要,无奈之下,他只能尊重她的决定。

    但是,她真的保守到这种程度吗?其实,心中,不过只是留了一个憾而已,没有把女人最宝贵的第一次,留给最爱的那个人,所以,对与C君发生亲密关系,始终有点在躲避着。

    “杜晓雯,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到底哪里不如那个军人?”说外型说家世,对方和他比都没法比。

    他不甘,真的很不甘。

    听到这句话,她象受惊的兔子,马上就想逃。

    过去的事,她不想再提!

    而且,他现在已经和予问在一起了!

    但是,他不许,执意要一个答案,他扯住她,收拢臂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给她一记浓烈、窒息的吻,用几欲吞噬的深沈与她纠缠。

    她起初,挣扎不休,但是,慢慢地瘫软在他坏里。

    曾经,她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会慢慢的忘记贺毅,然后和另一个男人生儿育女,慢慢变老。

    但是,再一次相遇以后,两个人太过熟悉的人,一个眼神就能知道,藏在彼此心中,那被岁月差点掩埋的那一份炽热,依然还在。

    一吻后,他慢慢松开她,得意地笑:“杜晓雯,你心里还有我!”她的反应骗不了人。

    “我这样算不算破坏军婚?……”

    破坏军婚,听说要被判刑的,不知道她和C君领了结婚证书了没有。

    知道他在试探而已,她不吭声,不敢吭声。

    但是——

    他贴着她的耳,低声一字一顿,“杜晓雯,我告诉你,我、不、怕!”如果他要一个人,他爱一个人,付出再大的代价,他也不怕!

    太过震撼,捂着唇,杜晓雯忍不住,终于哭了。

    ※※※※※※※※※※※※※※

    头超痛。

    清晨,贺毅在浑身酸痛中醒过来。

    他在酒店的房间里,怀里,窝着一个裸体美女,而被单下的他,同样一丝不挂。

    “贺太太,你不用等我了,今晚,我就是不会回家!”回忆一点一丝钻入脑。

    昨天晚上,他到底喝了多少?果然,酒精能腐蚀一个人的头脑,害得他只顾着和贺太太赌气,居然忘记了,他的宝贝瑞瑞,可能等不到他回家,最后挂着眼泪入睡。

    掀开被子,他慵懒地伸了个腰,裸着身,拿起地上的衣服,开始一一套上。

    “讨厌,醒了也不叫人家。”身后的晴旋,也大大方方地自信地裸着身,从后面环住正在穿衣的他。

    他懒洋洋地推开对方,继续穿衣。

    “贺总,您这是什么态度,不打算对我负责吗?” 晴旋不依,环住他的脖子,妩媚地问。

    “负什么责?”他低笑一声。

    “贺总,你昨天晚上很醉,也很热情哦……”晴旋暧昧地看看他已经穿上了衣的身,然后暧昧地在自己裸胸上打着一个圈。

    一切不言而喻。

    他还是差点笑出声来的样子。

    “一个男人太醉的时候,你别期望他能借酒行凶。”他在江湖里跑了这么多年,随随便便脱了他的衣,躺在他旁边,就轻易想让他负责?

    仙人跳,也要跳得有水平一点嘛。

    “小妞,如果你乖点的话,约个时间,哥有精神了,陪你耍耍。”他露出浪荡的笑容。

    但是不是现在,现在他很忙,要赶去幼稚园,先看看女儿昨天晚上有没有哭鼻子。

    见他说完,拉开房门,就打算出去。

    晴旋急了,“贺总,你说话要算数,改天我们一定要再约哦!”真是个迷人的男人,象风象雾,让人永远琢磨不定,她很满意这个男人,相当满意,满意到才不顾他家里有个凶婆娘,一定要牢牢抓住他!

    但是,接着要怎么对付那只母老虎?——

    晴旋重新坐在床上,举起自己的手机。

    嘿嘿,怎么办,她昨天晚上好象拍了一些东西。

    点开照片,里面好几张照片,全部都是她和贺总的(裸)照,有她压在他身的,有她依偎在他臂间的,全部都十分养眼。

    这些东西,发给有一个人,一定会把对方气疯了吧。

    晴旋得意地笑,在彩信的收信人一栏,从通讯录里调出了“贺太太”三字。

    

    /AUT

Snap Time:2017-01-23 00:19:15  ExecTime: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