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坟》全文阅读

作者:蛋蛋1113  心坟最新章节  心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心坟最新章节番外(二)习以为常(13-01-10)      番外(一)五年之期(13-01-10)      结局章(13-01-10)     

第十九章


    杜晓雯接到一份新工作,替“童梦”艺术中心寒假班的孩子们上美术课。

    原本,她想推掉的,毕竟她结婚了,要忙的事情真的很多,但是,学校里,另一位美术老师有了身孕,而艺术中心的院长和他们学校的院长又有点交情,实在不好推托。

    “你自己看着办吧,别太辛苦了,婚礼的事情,我会筹备。”未婚夫赵士诚很体谅她。

    手持着一大叠的教材,她推开“童梦”艺术中心的玻璃门。

    就在她背过身的同时,一辆造型很眩酷的悍马车,正好停在艺术中心的门口。

    她举步(进)入。

    他正弯过身,替女儿解安全带。

    分秒之差间,两个人错失而过。

    ……

    贺毅的手里拿着一张表格,是今天早上贺太太的助理转交给他的。

    “今天是星期一先上美术课,明天周二上书法课,周三是英语,周四是国际象棋,周五要带你去游泳,周六早上是主持人,下午学溜冰和棒球,周日早上珠心算,下午学舞蹈。”看着排得满满的课程表,贺毅头都晕了。

    “瑞瑞好可怜。”他摸摸女儿的头,觉得很同情,“学这么多干嘛,不累吗?”

    在女王的压迫下,他的瑞瑞几乎要没有寒假了。

    他和贺太太想法完全不同,他觉得应该给孩子童年,根本不必为了满足大人的虚荣心,逼着孩子学这学那。

    他和予问在瑞瑞的问题上,老是起冲突,只是,他在这个家说话哪有分量?所以,瑞瑞的事,最后还都是她说了算。

    有时候想想真气人。

    “不会啊,读书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还想加个小提琴和戏剧课呢。”瑞瑞坐在副驾驶座上,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很无所谓的回答。

    在贺太太的教育下,妈妈爸爸上班,瑞瑞上幼稚园去兴趣班,大家分工合作,很公平,瑞瑞不觉得有什么。

    “那你干嘛现在还不下车?”他没好气回答。

    现在是赖着他玩吗?

    “我讨厌美术课!”瑞瑞皱皱眉头。

    看吧看吧,他就说了吧,贺太太喜欢压迫人!

    “但是妈妈说,学美术对观察力、想象力都有帮助。”好烦恼。

    “那我到底要不要带你进去啊?”贺毅挑眉。

    现在的孩子,都好有思想,学与不学之间,还要犹豫这么久。

    “要不,不要告诉妈妈,这个星期的美术课,我不去了?”人都有惰性,妈妈不在,瑞瑞就想造反。

    “OK!”耸耸肩膀,贺毅重新帮女儿扣好安全带,踩下油门,驰离艺术中心。

    ……

    “爸,你不要每次象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老来气妈妈了,她很伤心的!”父女俩一边在吃晚饭,瑞瑞一边老气横秋的在教训他。

    他继续吃饭,当自己没听见。

    “你昨天晚上去哪了?妈妈被你气到头晕呢!”

    闻言,他顿了一下筷子,“气成这样?”真的?真的?所以他成功了?

    “恩,老妈有低血压,你别老害她犯病!”瑞瑞敲敲他的筷子。

    他僵住了笑容。

    只听过会被气出高血压,没听过还有人被气得犯低血压。

    果然,他是想太多。

    “老妈很辛苦的,她只是嘴巴很硬,其实心很软的,你花点心思疼疼她,你们的关系就会好转拉!”瑞瑞让他严肃点。

    对女儿的话,他不能当面反驳,只能不置可否。

    这么不受教的老爸,让瑞瑞气得拍下筷子,“我饱了!”

    ……

    一路上,他花了好久的时间,才把女儿逗笑。

    家门口,他掏出钥匙,开家门,“对了,瑞瑞,贺太太有说她什么时候回来吗?”突然把孩子丢给他,就这样跑了,通过助理他才知道,原来贺太太去广州谈生意了。

    “一周。所以,这个星期,你要来接我上下课!”瑞瑞给出答案。

    咦,奇怪了,今天的家门怎么打不开。

    他开了好几次,都打不开。

    钥匙总是扭不开。

    咦,怎么这样?打不开怎么办,他和瑞瑞不是要路宿街头了?!

    “要不要我来?”瑞瑞在旁凉笑着道。

    他退开,想让女儿试下手运。

    哪知道,他退开以后,瑞瑞从书包里悠闲地拿出一把新钥匙,咔嚓一声,就把屋门打开了。

    呃,家里什么时候换钥匙了?

    瑞瑞一脚迈进去,他正想跟进去,哪知道,瑞瑞动作更,“砰”得一声,就把大门关上了。

    把他关在了门外。

    他顿时傻了眼。

    “你不是说自己不回家了吗?老妈把家里的门锁都换了,你不爱回家,就不要回家好了!”瑞瑞在门内哼哼哼。

    今天早上,老妈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气到了,当场叫人把门锁都换了,然后收拾行李就去出差了。

    “喂,我要回家!我不回家,瑞瑞一个人怎么办?”他急敲大门。

    算她狠!他就一个晚上不回家,居然连家门都不让他进了!

    以后他要是真的在外面养女人,是不是连女儿都不让他见了?

    “哼,我才不稀罕和坏人待在一起!”说完,瑞瑞头一甩,赌气就回了房。

    昨天晚上,她也等老爸等到好伤心。

    ……

    他很幸运,幸好回家的时间还不太晚,还能找到一个开锁匠,开了门锁进了屋。

    如若不行,真让他的宝贝女儿一个人待在屋子里,他今晚恐怕再冷再累也得守在大门口,一步不敢离开了。

    在房间里,他找到乖巧坐着写作业的瑞瑞。

    “瑞瑞,你真的这么讨厌爸爸?”他很受伤。

    瑞瑞一声不吭,良久才回答:“你不惹妈妈生气,我就不讨厌爸爸。”

    虽然她年龄小,虽然妈妈老是隐瞒着不说,其实,她能隐约察觉到一些。

    比如昨天晚上的“我不和野鸡说话,叫贺毅来接电话!”老妈以为她离开了,其实她还躲在门口。

    爸爸说了不回家以后,妈妈就一个人僵坐了很久。

    虽然,后来,妈妈还是象平时一样笑着哄她睡觉,但是,却一夜辗转。

    清晨的时候,收到一条短信,老妈捏着手机的指间都气到泛白了。

    女儿的这个答案,让他更受伤。

    ……

    贺太太扔下他和女儿“不管”的这周里,他很辛苦。

    才刚忙完公司的事,就得急冲冲的去接女儿,从这个兴趣班到那个兴趣班,累得他简直象条狗。

    “贺毅,予问去哪了?她的手机一直关机着!”偏偏这时候,还接到许久不联系的贺兰女士电话。

    “她去出差了,我也联系不(上)她。”他也很懊恼。

    女王真有本事,广州的治安这么差,她还能把自己关机了,完全不给他们消息。

    要不是知道她每天都有打电话给瑞瑞报平安,他还真以为她在广州出事了!

    “你找她什么事?”他问贺兰女士。

    “我们公司在做一个很大的case,对方要我们交出一份企划方案,筛选过后参加最后的竞标,予问一向很擅长做企划案,她的企划书每次做得都精辟独到、无懈可击,这次她答应再帮我忙!” 贺兰女士对于人才能利用的地方就不会放过,更何况对方还是她的儿媳妇,所以更不会客气。

    “你们公司企划部没人了吗,干嘛找她做这种事情!”他很不爽,因为,听贺兰女士口气,这根本不是第一回。

    被他一呛,贺兰女士愣了一下,反讥儿子,“怎么,长进了,知道心疼老婆了?”

    他心疼贺太太?

    他象听了个天大的笑话一样。

    一会儿,爸爸来电话,也是找她,“阿毅,予问呢?”

    “找她什么事?”

    “前段日子她买了几本养生的书给我,很不错,我想让她多买一些,送给我那些老友。”爸爸这样告诉他。

    拿着电话,他头痛地望着不是满屋跳,就是坐在电视机前寸步不离的女儿,觉得贺太太也许真的有三头六臂,居然平时能把瑞瑞管教得服服帖帖。

    瑞瑞不爱上补习班了,在家越来越皮,不仅乱吃冰淇淋,还抱着电视机不放。冰淇淋吃到拉肚子,电视遥控怎么夺也夺不下,到点了他催到嗓子冒烟了也不去睡觉,第二天早上又懒洋洋的摇都摇不醒。

    怎么才七天,他的乖女儿就象变了个样?!

    “嘟嘟嘟”手忙脚乱,手机又在响个不停。

    他一肩夹电话,一边在记录下爸爸说的书名,一边一心二用在接手机。

    “阿毅,点来BB酒吧!”猪朋狗友们在电话里吼。

    “没空!”他一口回绝。

    一个瑞瑞已经让他劳心到都白头了,他哪有时间出去玩。

    “你点来,不然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狗友们吼。

    “干嘛?”他没好气。

    他这辈子后悔的事情太多,不差多一桩。

    “我们在BB酒吧见到你老婆在玩小白脸!” 狗友们终于忍不住把所见的一幕,吼了出来。

    VVVVVVVVVVVVVVV

    下一章就正式入V了,谢绝转载,请喜爱此文的亲们,支持正版阅读。

    为了庆祝心坟明天早上入V,蛋准备做下活动,一号到三号,月票每满50张,在日更的前提下,加更一章,时间有限,票数无限哦。

    亲们,明天早上九点开始砸票吧,我们和《心坟》一起冲冲冲冲!~

    

    /AUT

Snap Time:2017-04-29 07:53:57  ExecTime: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