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坟》全文阅读

作者:蛋蛋1113  心坟最新章节  心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心坟最新章节番外(二)习以为常(13-01-10)      番外(一)五年之期(13-01-10)      结局章(13-01-10)     

第二十章


    医院的医护车才驰到一半,突然“吱”得一声,急刹车,“砰”得一声碰撞,

    车子受到了撞击,晓雯抱着腹,吓得不轻,幸好,一路上她都紧握着一旁的钢扛,才沒有摔出去,

    “吴司机,你开慢一点,后面是保胎的孕妇呢,”护士站起來,在后厢敲了敲门窗,提醒驾驶座内的司机,

    但是司机很忙,根本沒空,他在忙着吵架,

    他们整个村,可都靠这辆医护车救死扶伤,所以,很爱护这辆车,

    “喂,妈的你会不会开车,赶着投胎吗,”车头已经被撞得有点陷了进去,司机怒到开车门,正想下车继续破口大骂,

    原本司机不想吵架的,毕竟车内有病人,但是,这辆沒有牌照的黑色轿车,不仅撞他们,还直接横在他们医护车面前,

    现在开的这条山路很蜿蜒,路不宽,对方这么蛮横,等于直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车里下來了四个男人,首领的那位,身材很是彪悍,

    司机膛大目,觉得不妙,因为他们都戴着帽子和口罩,那个样子根本不象是善类,

    果然,下一秒,司机被逼入了草丛旁,因为,他的腰被一把利刀威胁着,

    “兄、兄弟,别、别激动,”司机结巴着,

    早知道就不下车了,这下惹了大麻烦,

    这段路很偏僻,过往的车辆很少,就算是有,人家见这群人那架势,也根本不敢惹麻烦,

    司机以为因为自己的出言不逊,挨一顿揍是在所难免了,但是很奇怪的是,他们对对付他一点兴趣也沒有,反而只留下一人继续制住司机,为首的男人步向车厢,

    “吴司机,你去哪了,怎么还不开车,”车厢内的护士疑惑了,推开车门正想催促的时候,被车厢外带着口罩的男人们吓得捂了唇,

    为首的老大挥了挥手,两个男人马上收到命令,直接跃上车,

    也开始感觉到不对劲的晓雯,微撑着身子,想探探究竟,被突然跃上车的两个粗大男人吓蒙了,动弹不得,

    “你、你们想干什么,”晓雯脚颤、手颤,唇更颤,她整个人都在发颤,吓得颤得象风中落叶,

    话音刚落,她已经被粗鲁地扯了起來,整个人被架起,

    “救、救命,”她尖声呼救,

    她好害怕,他们想干什么,明明是文明社会,为什么她遭遇到的事情一点也不文明,先是被车撞,现在又來了一群象劫匪的男人们,

    “啪”毫不怜香惜玉,她重重被帼了一巴掌,

    “不许吵,再吵,老子现在就把你肚子捅个窟窿,”打她巴掌的男人,不耐的一声低喝,

    窟、窟窿……

    晓雯牙关都颤了,吓得整个人瘫软在地,

    她几乎整个人象麻袋一样,被对方拖着走,被恐吓的她的喉咙象被锁住了一般,想喊救命又不敢呼救,当她无助的流泪用眼神求救时,护士早就怕到本能环住自己蹲下瑟瑟发抖,

    而司机,扬了扬唇,最终沒有勇气,

    这不象普通的抢劫案,反而更象寻仇,所以,沒人敢插手,

    晓雯被丢入了车内,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夹着她,黑色无牌轿车很就离开了现场,整个速度到象是幻觉而已,

    半个小时的车程,

    她被丢了一个光线很黑的屋子里,

    “你、你们,,”她吓得结巴,

    四个男人围在她面前,被唤老大那个男人,摸了摸下巴,一副沉思的样子,

    “老大,怎么弄掉她的肚子,我看直接拿凳子拍过去,把她肚子里的小孩打流产算了,”老二最暴力,也最喜欢速战速决,说完,他已经操起凳子,

    拿凳子虐打她,晓雯怕得不断后缩,缩成了一团,颤个不停,泪流满面,

    “求、求你们,放、放过我,”

    阿毅你在哪里,來救我、來救我,她的心房拼命呼喊着他的名字,但是,她知道沒有任何作用,

    现在,谁也帮不了她,

    “不行,”有人出声反对,只是,反对的理由是,,

    “万一你力道控制不住,不仅把她小孩打出來,连她肠子也一并打出來了,可怎么办,”反对声音的是小四,

    “要不,就用啤酒瓶捅她下身,把她下面捅穿了,小孩自然就能流掉,”小四想了想道,自从他胯下遭了某个女事主的道以后,现在对这种血腥方式有特别喜好,跃跃欲试,

    说完,小四就在废屋里找啤酒瓶,

    晓雯吓得尖叫不止,

    可是,这间废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即使吼破喉咙,也沒有人听见,

    尖叫的唯一作用,不过引人心烦罢了,

    老大蹙了眉,

    “小四,你是不是变太监了,要捅的话,直接真人上场就好,反正我还沒弄过孕妇呢,尝尝滋味也不错,”老三大声嘲笑,

    这句话,惹得大家哈哈大笑,惹得晓雯一阵心慌,

    他们、他们,简直就是畜生,

    说着,老三扔掉烟头,大步迈了过來,

    “啊……”晓雯又尖叫连连,

    “你放过、放过我,”她一边哭一边挣扎,

    但是,她忘记了,很多男人最好这一口,女人越挣扎,男人的兴致越高,

    老三利落地把手探进了她的衣领内,用力的揉捏,

    “呜、呜……救、救命,,”晓雯崩溃的大哭,

    她哭得越厉害,一旁的男人们都笑乐了,

    在这猥亵中,她恨不得自己这一刻就那么死去,

    “妈的,身材这么烂,奶这么小,”一边无情的揉搓,老三一边嫌弃,

    “……”晓雯哭得泪流满面,

    这只是一个开始,老三把她当充气娃娃一样提起來,掀起她的衣服,露出圆滚滚的肚子,一并抬高腿,

    晓雯被戏弄被摆布的毫无尊严,如同活在地狱,

    “哈哈,有意思,她是不是很象圆滚滚的青蛙,”老三残暴地哈哈大笑,

    其他几个男人,也都笑了,

    这种事情,并不是第一回,他们习以为常,

    晓雯不同,她拼命摇头,拼命尖叫,拼命求饶,所有的一切,让她的精神到了极限,差点崩溃,

    但是,她此时的样子,非但沒有惹起男人们一点点的同情心,反而让他们更亢奋,

    老三直接拉下了自己裤子,她看到的那东西,几乎让她呕吐,

    黑黑的,旁边都是毛,属于男性的器官,恶心透了,

    但是,她还來不及作呕,她的内裤已经被扯掉,一双脏手无情就想探入她的腿间,

    “求你们、求你们放过我,”她哭得几乎断了气,双腿死命夹紧,挣扎个不停间一股热潮控制不住,喷射了出來,

    “妈的,靠,臭死了,”老三的咒骂同时响起,一个湿潞巴掌已经狠狠挥向了晓雯,晓雯被扇的脸颊都是恶腥味,

    老三他一边咒骂一边去找水源洗手,

    她的双腿全湿了,刚才,她吓得小便失禁,也正是如此,才会让老三一点兴致都沒了,

    被重新扔在地上的她,缩成一团,环着自己的腹,不断发抖,长长的头发湿潞潞地粘在脸上,一张小脸毫无血色,

    洗完了手回來的老三依然气不过,揪起她就想一顿暴打,

    “老三,”到这份上了,老大冷然制止,“雇主只是要弄掉她腹内的娃娃,沒打算闹出人命,”所以,少惹一身骚,

    雇主两字,让趴在地上的晓雯重重一颤,

    “是、是谁派、派你们來的,”晓雯结巴着,终于问,

    是谁,是谁那么恨她,要那么残暴对待她,将她置身在地狱里,

    始终带着口罩的老大,指间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好半晌,他道:“雇主姓贺,”

    姓、姓贺……

    晓雯的下唇变得鲜艳,因为,她将自己咬出了血來,

    但是,她一点痛的感觉也沒有,

    “是男、男的、还、还是女的……”这个问題,对她很重要很重要,

    到底是贺先生还是贺太太,

    “沒必要告诉你,”老大鼻子里重重冷哼一声,

    晓雯吓得又一颤,“你、你们要什么,钱、钱吗,只、只要你们放、放我走……我、我可以给你们,”,

    “你有很多钱,”老大漫不经心地问,

    “我、我沒有,”她结巴,

    老大冷眼一扫,他生平最恨别人戏弄他,

    “但是,孩、孩子的爸爸有,”她赌,赌唯一的一丝希望,幕后的主使不是贺毅,

    老大的眼一眯,

    他不介意多赚一笔钱,

    ……

    VVVVVVVVVVV

    别急,虐剧还在持续中,这么悲惨的气氛,插播小广告,哈哈,月票到三百票,明日两更,四百票又有加更,,,搂住大家狂亲,,,,/AUT

Snap Time:2017-04-28 22:13:12  ExecTime: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