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坟》全文阅读

作者:蛋蛋1113  心坟最新章节  心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心坟最新章节番外(二)习以为常(13-01-10)      番外(一)五年之期(13-01-10)      结局章(13-01-10)     

第二十一章


    绑票案的前一夜,他们同居的第一日,予问睡得很不安稳,

    “瑞瑞、瑞瑞,,”她起身,在诊所的二楼游荡,

    她在找女儿,但是,怎么都找不到,

    几乎同一时间,赵士诚也醒了过來,他用自己的双臂抱住她,收容她的眼泪,擦拭她额际的冷汗,但是,她一无所感,一直在无意识地喃喃喊着:“我沒错、我沒错,”

    赵士诚听不懂她的话,看不懂她为什么突然如此戒慎恐惧,

    好象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亏心事,让她的灵魂在受困痛苦,

    清晨六点,醒过來的时候,赵士诚睡在床上,枕边还有她的芳香,

    他坐起身來,默然地看着伫立在窗前的那道纤影,

    孤绝而苍凉,

    那种与天地融成一线的寂寥,谁也拂不去,

    好象,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人,而做完该做的事的她,也将乘风而去,

    三败俱伤,这四个字,莫名跳上他的脑海,

    见他也醒了,予问回过身來:

    “早上我得出门,中午我找你一起用餐吧,”

    赵士诚有点意外,“好,我去订间餐厅,”即使中午出外就餐很不方便,他也不会出言要求她改时间,

    因为,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希望中午的时候,是一个人,

    “在诊所吃吧,我很喜欢大家聚在一起的感觉,”这种大家庭的感觉,不是以后想要就能有,

    这个要求,让他更意外,他以为现在是非常时期,她会不乐意和大家一起用餐,避免麻烦,

    人都搬进來了,传闻都闹开了,她的目的已经达到,实在不需太辛苦再去演戏,

    “行,你早上得去公司吗,中午十二点前能到吧,”他是朋友当中唯一知道她刚成立了一间新的广告公司,他清楚这几日她都比较忙,但是如果要在诊所用午餐,就必须遵守时间,

    “早上我得去……”话语在舌尖溜了一圈,终归只是避开了这个问題,“十二点,我会到,”

    诊所楼下已经开始人声沸沸,“我去洗个脸,吃完早餐,要开诊了,”

    他准备去洗脸,

    “等等,士诚,我表妹人怎样,”她却在这时候问,

    赵士诚的脚步一滞,他避重就轻,“挺好的,工作很负责,很少收进假钞,”她真的太忙,但是他诊所的收银工作一时还找不到太适合的人选,所以,她只能请从事自由工作的表妹代班一段日子,直到他找到正式收银员,

    其实,这么做,她还有一个目的,,

    “现在的社会,难得见到象我表妹那么乖纯的女孩吧,,”这个表妹,她从小看到大,品性很有信心,

    “恩,”他同意,

    不同于当下年轻人的浮躁,那是个能让人觉得舒心的女孩,

    “我表妹刚和男朋友分手,目前还是空窗期,我偷偷告诉过她,我们只是在演戏,所以要不要我推推你们,帮你们牵线,”她淡笑着问,

    赵士诚的心窝揪起,

    “不用,”赵士诚硬声回绝,

    他又想迈入浴室,同样被她拦住,沒想到她会不依不饶那么执着,“我是说真的,能娶到我表妹的男人,一定很幸福,”她的表情极认真,认真的希望,他别错过自己表妹那么好的女孩,

    “宋予问,你一定要这样吗,我让你这么困扰,有必要这么急着将我推开吗,”赵士诚有点不悦,“你很喜欢作媒吗,别把主意动到我身上,”

    他喜欢她,是他自己的事,她不想接受他,那是她的自由,他沒有关系,但是,有必要一定要撮合他和她的表妹,搞得大家都很尴尬,,

    “我也是怕……沒机会亲眼见到我关心的人幸福……”

    这是他迈进浴室时,听到她最后说的话,这解释说得很轻,几乎象只是唇边溜过,但是,能轻易让人感觉发自肺腑,

    冷水扑在脸上,让赵士诚降了一点温度,

    刷着牙,外面已经安安静静,

    她这么早就出门了,这个时间去新公司,好象沒必要这么早吧,或者,她有其他要去的地方,

    赵士诚突然觉得有很重的不安,

    我也是怕……沒机会亲眼见到我关心的人幸福……

    他反复酌斟着,她到底是什么意思,越酌斟,一颗心越七上八下,总觉她好象做了什么无法回头的错事,

    ……

    中午十二点三十分,予问才赶到诊所,七月的天气像个大火炉一样,但是,予问的脸色却过于苍白,

    大家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一见到她都很识趣,马上就挪出位置让她坐下,当然沒有疑问的,那个空位就在赵士诚的旁边,

    他把自己碗里的菜都拨到了她的碗里,员工们看到这一幕都很八卦的暧昧一笑,

    “予问姐,你去哪了,”表妹问她,

    赵士诚的目光一直凝着她,十一点半的时候,打她手机沒接,于是,他就打电话到她的新公司想问问她下班沒有,但是秘书小姐告诉他,她今天并沒有來上班,

    然后,他又打去问毅,那边也找不到她的踪影,

    “去拜瑞瑞了,替瑞瑞除去了一些长得太高,让她睡得不舒服的杂草,”她静静地回答,

    听到瑞瑞两字,表妹眼睛一红,难过得不再吭声,

    而予问此时太过平静的神态让他若有所思,

    瑞瑞的坟是新墓碑,坟头怎么会那么就有长得很高的杂草,

    随便吃了饭,予问坐在家长守候区,静静发呆,

    “想什么,”离下午开诊还有十几分钟,赵士诚坐在她旁边,

    她回了神,“沒有,只是想起來,以前我就常常抱着瑞瑞在这等看病,”

    他静默,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瑞瑞在天上寂寞吗,她会想妈妈吗,”

    “会,她会想你,你是个好妈妈,”他拍拍她的肩膀,

    “不,我不是一个好妈妈,更不是一个好人,”她却摇头,“是我沒照顾好女儿,才会让她发生意外,”

    “别想太多,谁都不希望发生这种意外,瑞瑞在天上,会希望你过得很好,”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右眼皮一直在跳个不停,

    “我得去上班了,最后有些必定要去的事情,我想去完成,”不再听任何话,她淡然起身,

    ……

    下午四点半,诊所的病人走得差不多了,

    “容华,今天的晚报送过來了沒有,”一边亲点药物,赵士诚依然心神不宁,

    “送过來了,”容华随手递过刚送來的报纸,

    “有什么大事吗,”他先问,

    “能有什么大事,最多每天都是抢劫啊,什么新闻,”容华随口回答,

    他翻开报纸,头版就看见:蒙面劫匪恶意拦住医护车,劫走人质,寻仇还是绑架,

    医护车,寻仇……除草……

    算了算时间,杜晓雯应该就是这几天转院,赵士诚心一惊,急忙问妹妹:“容华,你有肖医生的电话吗,”他想知道,杜晓雯是不是平安转院了,这对他很重要,

    ……

    医院里,贺毅打算出院,尽管,医生已经不止劝了一次,他必须马上转去骨科,

    “公司的资金链怎么会出了问題,……外面都在传问毅要倒闭了,……”他只是住了两天院,怎么会变天了,,或者,有人早就暗暗步署,趁他病要他命而已,

    “我什么时候说要去竞标X工程的广告,目前,我们公司的实力和资金还不适合走这条路线,……什么,投入了很多钱,……Z烂尾工程也被我们公司承包了,而且都是我签的字,……税务局开始查我们公司的帐,……”

    而且,

    “宋予问早就把自己的股份卖了,”他到底还签了什么,

    开新公司、转法人代表、卖股份、资金转移,每一步她都计划好了,弄垮问毅,步署害他,

    贺毅心房紧锁,哭笑不得,

    一下子接了那么多烂工程,等于是无底洞,公司不仅会在亏损中倒闭,而且他会如过街老鼠,在圈子里建立的名誉荡然无存,甚至搞不好他还得坐牢,

    而且,更惊悚的是,中午十二点,他接到一个陌生男子的电话,

    他的整个思绪被这突來的电话炸成灰屑,

    “贺兰女士,你别玩了,会玩出人命,东窗事发的话连你也要坐牢,”他二话不说,火速冲进了母亲的病房,

    而母亲面无表情问,“什么意思,”

    母亲的那个表情,让他一鄂,心一路下沉,

    难道……

    贺兰女士从來不是做了不认那种人,

    vvvvvvv

    月票已到三百,晚上还有一更哦,哈哈,到四百的话,明天继续是二更,期待你们的支持哦,~/AUT

Snap Time:2017-12-13 15:25:14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