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坟》全文阅读

作者:蛋蛋1113  心坟最新章节  心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心坟最新章节番外(二)习以为常(13-01-10)      番外(一)五年之期(13-01-10)      结局章(13-01-10)     

第二十二章


    今晚,暴雨下个不停,

    “为什么事情还沒解决,”听到对方的回复后,予问的冷眸直发沉,“你不讲道义,以她的命还想多赚一笔,”

    “贺太太,你买的是她的肚子,可不是她的命,”对方老大又冷又凉道,

    闻言,予问深吸了一口气,微微一笑:“您说错了,我的资金清清白白,沒有任何一笔支出是需要‘买凶’这个项目,”她不拿钱买命,只是“希望”对方将这个任务继续而已,

    “是啊,你只是刚好认出了我和我的兄弟而已,”老大凉凉道,

    “放心,我不爱多管闲事,”她冷然道,

    “你不爱多管闲事,但是挺喜欢命令人的,”老大哈哈大笑,

    “到嘴的肥肉您可能放,十万块已经进了您的口袋,但是,我同样相信,无功而受禄,虽然乐得轻松,但是,在你们这行也是影响声望的耻辱,”她的口才极好,

    这世界上不怕他的女人很少,对着他还敢不卑不亢的女人,更少,

    “所以说,你要的是肚子里的野种,我一定给,至于对方的命,这样吧,我开价五十万赎她的命,如果你要的话,给你个友情价,一百万,我们帮你把她的命弄掉好了,”反正都是一条命,怎么买怎么卖,他无所谓,只要对方价格出得比较高,

    予问却沉默了,

    “我只要她的肚子,,”考虑了良久,最后,她咬着唇,迸出坚持的还是只有这个答案,

    “既然这样,你就不要管我们怎么操作,”老大不多话,挂断了电话,

    就是料准了,这女人强势,但不凶狠,

    “和谁打电话,”身后,有道僵凝的声音,

    予问一惊,发现赵士诚不知道何时已经洗完澡,站在她的身后,

    “沒有,打错了电话,”她徉装淡然回答,

    赵士诚凝着她,

    予问莫名一阵心虚,目光游移,不敢正视他,

    最终,他只是淡然道,“我洗好了,你可以洗澡了,”

    “好、好啊,,”予问赶紧躲进了浴室,

    半个小时后,她洗完澡出來,屋内,已经空无一人,

    予问叹了口气,

    果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啊,

    不过,如果东窗事发,她早已经做好了坐牢的打算,任何事情对她都沒有影响,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來,

    ……

    “予问,我昨天晚上找你,怎么不來,”贺兰微笑着问,“后來,我不断打电话给你,你也不接,”

    “我有点事,比较忙,”她坐在病床前,态度矜淡,

    “是吗,我还以为昨天晚上你遇见不该碰见的人,吓跑了呢,”贺兰试探,

    “我的胆子沒这么小,不容易吓坏,”她的神情依然淡淡的,

    “那我也明人不说暗话了,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也沒什么好瞒你的,事实上,昨天晚上有个男人來找我,那是我雇请的人,准备对付杜晓雯,,”贺兰把护士打发出病房后,开门见山,

    予问紧绷着脸,

    “予问,你很能干,很讨我喜欢,其实,我最喜欢你的地方是遇见任何事,你都会站在阿毅的身旁荣辱与共,我的儿子就象个孩子,只有你才能包容他的缺点,知道他要的是什么,他的成长需要你,,”这个作为一个母亲真心的感慨,

    “不,现在的我,包容不了他,如果您说这是成长的话,那代价太重了,我已经负荷不起,”予问摇摇头,打断婆婆的话,

    现在说这些,就是对她的过去最结结实实的嘲讽,

    贺兰凝着她,“你现在已经不会再站在他旁边了,无论任何情况,对吗,”

    “是,”沒有任何犹豫,予问斩钉截铁地回答,

    贺兰定定的看了她很久,最后,才长叹出一口气,“予问,你这孩子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如果别人对不起你,一定狠狠打击到对方抬不起头來,这点和我很象,”她沒法指责儿媳妇的绝情,这件事情,确实错得太厉害的人是自己的儿子,

    予问凛着一张脸,

    “予问,你甩卖的公司股份,今天下午已经初步签定合约,新的卖家将成为贺毅,贺毅会拥有公司百分之百的股份,公司很多现有的难題,在未來的日子,贺毅会一一解决,问毅不会解体,”贺兰缓缓道,

    予问很吃惊,

    要解决这么多的难題,必须需要大量的资金,贺毅怎么会有这么多资金,

    “我的公司转给了合伙人,”贺兰解惑,

    予问更意外,

    从知道婆婆身体状态的时候,她早就料到即使她弄垮了问毅,贺毅还是有去处,但是,她沒想到竟然是婆婆变卖公司來解救问毅的危机,

    “下午的时候,是贺毅來求我,他说问毅是你和他的心血、你们的子女,瑞瑞已经沒有了,问毅不能倒,”把下午和儿子的对话说出來的同时,贺兰细细观察予问的表情,“我最多只能活两三年了,即使我再喜欢工作,也力不从心了,本想让阿毅继承经营,但是,既然他做着这个选择,我尊重他,”这是三十几年來,她第一次尊重儿子的选择,人之将死,什么坚持都带不走,反而对儿子的挂念会无限量的放大,

    予问的神情还是沒有任何动容,这让贺兰很失望,

    “予问,看來,我们真的是沒有缘分做婆媳了,”贺兰最终肯定认识到,儿子和予问之间沒有任何希望了,

    “我想,我欠你一个解释,关于我为什么这么讨厌那个狐狸精,最终,还是决定撤消行动的原因,,”

    ……

    贺毅和绑匪约定,晚上十一点,在某个偏僻的路段交易,

    但是,在他的车驰出地下车库的时候,车子被一个打着雨伞的高大身影拦住,

    车门径自被打开,那道高大的身影,身上被大雨打湿的湿潞潞,他很沒礼貌的不请自入,

    “你沒报警吧,”來不及拭去自己脸色的雨水,赵士诚沉眸问,

    “恩,”即使很不情愿与对方交谈,贺毅还是应声,

    从头到尾,他就沒想过去报警,

    “我也要去,”赵士诚要求,

    他必须亲眼确认杜晓雯的平安,及她的不知情或者不追究,

    贺毅的心里压了块大石头一样,对于赵士诚,他无颜把对方作为情敌來刁难,同样,他也不可能对对方如此紧张和关爱贺太太,维持那么大方的态度,

    “好吧,一起去,”老实说,他也很担心杜晓雯会追究真相,也许多一个人,会多一份力量,

    ……

    大雨象瀑布,哗啦哗啦地,

    被绑到现在,已经12个小时,极度的恐惧与不安,害怕失去宝宝和担心自己安危的恐惧感,把杜晓雯折磨的早就超过了承受底线,

    她呼吸不过來,腰部酸痛难忍,就连胸腔也开始发痛,而她的嘴里塞着臭哄哄到让人呕吐不止的臭袜子,双唇被黄色胶带无情的封住,因为,每一次,她见到老三,都是尖叫连连,害得几个男人早就失去耐心,恨不得直接毒哑了她,

    她现在整个精神都是高度紧张,即使一点点的小动静,都让她颤个不停,她不断的祈祷着,贺毅能早点來,解救她和宝宝,

    越是紧张,她的腹就越來越不舒服,

    “出发,”特别是老大一声令下,被扛着双手的她,整个人被无情地揪起时,她的腹甚至传來钝痛,

    屋里的几个男人都很野蛮,其中老三更是在报复一样,象拖麻袋般,拖着她的后衣领就向外走去,

    地上尖锐的小石头,刺破她的小腿、大腿、手肋处,发着阵阵的疼痛,晓雯痛得连连咧齿,

    但是,一份渴望得救的希望,一直支撑着她,

    被粗鲁丢进车时,腹部已经开始传來阵阵隐痛,被捆得无法动弹,她只能发出“呜呜呜”的痛哭声,可惜,车内沒有一个匪徒会有恻隐之心,

    到了指定的地点,

    他们缓缓地驰近桥下,见到一辆悍马车早就停在桥上,

    “把五十万丢下來,”老大拨了组号码,

    沒有任何犹豫,一个沉甸甸的黑色塑料袋,从桥上丢了下來,稳稳落入桥下一空矿处,

    老四急忙下车,捡起袋子,打开一看,一边往回跑,一边通知:“老大,是钱,”整整十叠一捆,共五捆,

    听到内容的晓雯泪流满面,激动不已,

    “放人,”老大一声命令,同在后座的老三,粗鲁的把杜晓雯一把推出了车,

    雨水湿潞潞地打在晓雯脸上,在地上滚了几圈的她,已经顿时成了泥人,她急喘着,紧张的心情,总算有点松弛,

    贺毅沒有不管她,她和孩子有救了,

    桥上的悍马车已经往桥下的方向开來,就在她以为,匪徒会马上开车逃跑之际,

    沒想到,副驾驶座打开了,男人手机一闪一闪,急闪个不停,显示着一组晚上刚通过的号码,

    老大沒有接,而是尖锐的皮鞋,直接踏着泥土,走來,

    “差点忘了一件事情,”老大恍然醒悟般,话音刚落,他猛得抬脚,皮鞋的尖处准确的对着杜晓雯的腹,重重踢去,

    尖锐的疼痛袭來,杜晓雯被胶带捂着的嘴甚至发不出一声痛吟声,

    受不了这么猛烈的冲击,下身一股潮热,黏湿的物体像泉水一样全涌了出來,

    晓雯痛得在泥地里扭成了一团,

    但是,男人沒有放过她,一脚比一脚更狠烈,全部都是准确袭击她的腹,

    悍马车越驰越近,

    沒有时间了,在她无法发出任何实质声音的惨叫中,老大直接使出夺命霹雳腿,一腿劈向她的腹,利落致命,

    顿时,杜晓雯下体鲜血如注,大雨的冲刷下,她身下的水滩一片血色,

    终于见到血了,老大满意的收脚,头也不回的离开,/AUT

Snap Time:2017-02-28 20:21:34  ExecTime: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