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坟》全文阅读

作者:蛋蛋1113  心坟最新章节  心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心坟最新章节番外(二)习以为常(13-01-10)      番外(一)五年之期(13-01-10)      结局章(13-01-10)     

第二十三章


    贺毅和赵士诚赶到现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杜晓雯痛苦的倦缩成一团,倒在血泊里,

    谁也想不到匪徒收了钱,居然还会下狠手,

    我只要她的肚子,

    这句冰冷的话,跃上赵士诚的脑海,一阵心觫,

    赵士诚急忙上前帮忙抱着杜晓雯,拉掉封着她嘴巴的黄色胶带,弄掉她嘴里的臭袜子,

    “你开车,我抱人,”赵士诚将杜晓雯抱上车,看到那么多血,贺毅都有点吓呆了,

    “点,点送去医院,千万别弄出人命,想办法保住孩子,”赵士诚催促,

    现在,什么也别想,抢救杜晓雯最重要,

    贺毅急忙回过神來,匆匆上车,他对车的性能很熟,驾驶技术又很硬,贺毅把车几乎飚到了近两百码,紧握方向盘的双手都是冷汗,

    他爱过杜晓雯,这一刻,不可能毫无感觉,

    特别是,“好痛、好痛,”车后座很就染满了血,一波又一波的猛烈剧痛袭击着晓雯,让她痛得螓首痛苦辗转,把赵士诚的手腕抓了一条又一条抓痕,

    “坚持住,”赵士诚的额头也都是细细的冷汗,

    事情闹成这样,可怎么收场,因为做了手术,宫口已被缝合,宫缩再强烈,出再多的血,孩子也下不來,现在杜晓雯生命真的有危险,

    如果……

    真的有了意外,就算不是有心谋杀,那也会被判成蓄意谋杀,,他终于弄清楚,什么后果予问都设想过,才会说,瑞瑞在天上寂寞,会想妈妈吗,

    为了替女儿报仇,她已经豁出去到将生命交到命运手里,

    “贺毅,你再开一点,我怕她撑不住了,”他的手上、衣上、裤子上都染满了触目心惊的鲜血,而杜晓雯的痛吟声越來越微弱,这让赵士诚心颤,

    “好、好,我尽量,”贺毅的双手都在发抖,

    一面是情人,一面是太太,哪一个出事他都不想都不愿意,

    赵士诚一边鼓励杜晓雯坚强,一边从裤兜里掏出手机联系医院那边做好提前准备工作,

    争分夺秒下,贺毅一路乱闯红灯,终于用最的速度将晓雯送到了温城最好的医院,

    贺毅和赵士诚慌得冷汗都滴了下來,特别是贺毅下车的时候,明显双腿抖了下,几乎站不稳,

    医院门口,已有医护人员在紧急等候,赵士诚抱起已经虚弱到陷入昏迷的杜晓雯,把她平躺放入医院的推床,

    “我们已经通知肖医生,现在马上会将病人转去手术室,进行紧急手术,”一边推着病人速奔跑前进,护士告诉紧跟其后在帮忙的他们,

    用最的速度把杜晓雯推入了电梯,护士按手术室的楼层键,

    电梯的数字在一格一格往上跳,

    “赵先生,怎么又是你呀,”在电梯里等待的时间,护士认出了赵士诚,

    当初也是这种情况,手术后他们所有医护人员起初还怀疑这男人虐妻,联合起來把他骂得狗血淋头,当时对方骂不还口,沉默不辩,病人醒过來她们才尴尬发现是乌龙一场,赵先生根本不是病人的丈夫,

    所以,这件事情,所有急诊室的护士们印象都很深刻,

    此时此景,赵士诚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而且他也不想解释,

    “不会又是宋予问吧,她又遇见匪徒导致流产,”护士惊呼,

    同样是匪徒,同样是流产,沒这么倒霉,二次遇险吧,,

    对这么“白”的小护士,赵士诚完全无语,就算对方不记得予问的容貌了,也可以用脑子想想,予问流产至今不到四个月,怎么可能这么就怀孕,而且已经显怀,

    在这里听见不该听见的那个名字,贺毅愣了一下,“予问,”遇见匪徒导致流产,他为什么听不懂,是不是同名同姓,

    “赵士诚,”他的目光盯转向赵士诚,显然,这个男人知情,

    “现在不要说这些,”他不想谈,也沒时间扯这些过往,当务之及是先抢救杜晓雯,

    “叮咚”电梯门开,

    一行人匆匆将杜晓雯推入手术室,

    “羊水破了,出血不止,胎儿胎心搏动只有六十,”肖图检查后告诉他们,“不可能保胎了,病人难免流产,而且,这个形势不能再耽误了,为确保病人安危,必须剖腹取子,”

    “好,”一旁的护士已经拿过好几页的紧急手术书,贺毅颤着手,在上面签字同意,

    沒经历过女人产子的他,看着一袋又一袋血浆往手术室内送,觉得整个过程,实在太可怕了,

    “其他你们都不要考虑,保住生命的前提下,现在只能尽力保(子)宫,”肖图肃严道,

    但是,

    “肖医生,如果孩子生下來还有气的话,请放保温箱里抢救,”贺毅出声要求,

    那到底是他的孩子,而且,如果晓雯丧子,情况可能会很麻烦,

    赵士诚也点头赞同,

    杜晓雯刚好已满24周,去年该医院就成功救治了两名胎龄仅24周零5天的超早早产儿,轰动一时,

    如果胎儿能顺利抢救下來就再好不过了,起码,替宋予问多博一份不会被追究的可能性,

    “奇迹不是天天有的,但是,如果你们要烧钱,我也不反对,”肖图却皮笑肉不笑的很不赞同,超早早产儿以为想保就能保,其中要付出多少心血,是他们这些普通人能想象的吗,

    病人家属要怎么选择都不关他的事,肖图还是马上通知了新生儿科准备一切抢救事项,

    遭受暴虐,晓雯的(子)宫有四分五裂的迹象,手术在紧张的进行中,为免病人会突然苏醒,情绪过于激动,整个手术过程采取全麻,

    肖图用最的速度开刀取出胎儿,时间紧迫,他忙到甚至连瞧一眼胎儿的时间也沒有,就将胎儿交到护士手中,开始替杜晓雯进行(子)宫缝合,

    “愣在那干嘛,宝宝还有气吗,有气的话就点救啊,”见后面的医护人员都僵在那,肖图一边做手术,一边头也不回的出言催促,

    “肖医生……你动完手术,來看看这个孩子……”新生儿医生欲言又止,

    怎么奇奇怪怪的,有气就抢救,沒气就宣布死亡,那些人到底在犹豫什么,

    缝合(子)宫的最后一针收尾,肖图将缝合肚皮的工作交给了一旁的助理医生,他迈向另个诊治台,

    但是,当他看清楚只有巴掌大小,皮肤呈半透明,血管依稀可见,犹如水晶一样的胎儿时,他也呆住了,

    ……

    “四个月前,予问怀过一个孩子,”在等待手术的过程中,实在经不住贺毅老抓着他不放一再追问,赵士诚只能将已瞒不住的过往娓娓道出,

    “我、我完全不知情,”第一句话,就让贺毅鄂然了,

    除了瑞瑞,予问又怀过他的孩子,他想起來年前有段日子,那时候,他是真的打算把杜晓雯当成过去,认真经营婚姻,所以,他虽然口头嘴硬强嚷着不再要孩子了,但是,实际行为却是很自私、很贪图享受,避孕措施更老是三天打鱼,七天晒网,予问就是那时候怀上的,他到底错过了多重大的消息,

    “你去抢亲的同一天,予问遭遇了匪徒抢劫,因为捍卫清白,被暴打的流产,就是在同一间医院,同一间手术室接受抢救,”赵士诚继续说下去,

    同一天,

    贺毅怔怔的松开了赵士诚的手腕,

    他记得,杜晓雯在这里保胎的时候,他还被一名医生要求补签一份什么手术单,所以,他到底在无意中多少次错过了真相,,

    “她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孕期第八周,全身有很多的伤,因为失血过多已经陷入昏迷,又是输血又是抢救,看得我一个大男人都觉得发寒,也许,你觉得晓雯今天的情况很惨,但是,那时候,予问与死神拔河的情景,比今天还危险,,”正因为经过一次同样的事件,所以,他今天的表现比贺毅沉稳太多,

    “所以,虽然这么说很过分,但是,我不同情你们,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你们现在经历过的痛苦,她都独自承受过,”其他的,赵士诚不想多说,只是请求他们,,

    “如果晓雯沒事的话,请你念在夫妻一场,能尽自己所能化解这次危机,”赵士诚慎重请求,

    他不想见到宋予问去坐牢,

    贺毅怔怔的,扬扬唇什么话也说不出來,

    被另一个男人认真请求,帮助自己的妻子,这种滋味,不好受,

    手术室的门开了,肖图步了出來,他们二人急忙站了起來,

    “杜晓雯的命保住了,宫保住了,也只是一个破过粘合后的摆设品了,里面还想承载新的生命,难如登天,

    贺毅和赵士诚都僵了一下,

    “那孩子呢……”能保住吗,

    肖图看了他们一眼,“保不住,胎儿无(肛)门、先天性脑积水合并脑膜膨出……”简单來说,就是胎儿的神经系统早在怀孕初期就发生了发育异常,

    “这种情况严重的畸胎,别说难免流产,就算现在存活得好好的,我的建议还是马上引产,”所以,无论今天的事情发不发生,胎儿的结局相同,

    VVVVVVVVV

    亲爱的们,如果月票能涨起來的话,今天晚上十点左右还有一更哦,/AUT

Snap Time:2017-04-29 07:54:07  ExecTime: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