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坟》全文阅读

作者:蛋蛋1113  心坟最新章节  心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心坟最新章节番外(二)习以为常(13-01-10)      番外(一)五年之期(13-01-10)      结局章(13-01-10)     

第二十五章


    他沒有报警,而且,还在想法帮她,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的神情很不对劲,就算只是一个朋友,他也不想总是被她推得远远的,

    予问抬眸看着他,

    他说,道不同,但是,不至于不相为谋,所以,她可以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他,就象失忆的那段日子,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可以无所顾忌的信任着他,不用苦苦压抑、孤军作战,

    “我昨天去了趟医院,听说了一些事情,”深呼吸了一口气,她选择娓娓把心事说出來,不然,她怕自己会压抑到发疯,

    “什么事,”他问,

    原來,他前脚离开后,她也出门了,

    “是好事,让我高兴的好事,”唇角上扬,她努力挤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赵士诚心疼地握着她的手,把力量传达给她,因为,她一点也不象高兴的样子,

    而且,她的手好凉,凉得沒有一点温度,

    “老天开眼了,他的报应终于來了,”她兴奋、开心地告诉他,

    她正在苦恼该怎么对付贺毅,现在他又继承了母亲的所有财产,除了心灵的折磨外,她以为自己会很难对付他了,

    “婆婆说,他可能患上骨癌了,”她差点拍手称好,

    骨癌,赵士诚呆住了,

    “这种瘤生长活跃,对骨质侵蚀破坏性很大,如果得不到及时的医治,会发展成恶性,会造成严重的残废,所以,他可能不是截肢,就是丧命,我婆婆就是最好的例子,一查出來,已经无药可医,是晚期癌症,”太好了,他终于有报应了,

    “你知道他这病怎么得的吗,年前的时候,安排全公司体检,他的身体报告单上还是健康两字,”这病來得实在太意外,

    赵士诚沉默了,

    “我想了一夜,想得无法入眠,因为实在想不通,怎么会这么突然,然后,我想到唯一个解释,那就是报应,”她有点语无伦次,“我看到新闻说,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露危机后,方圆20公里的疏散区内有多达一千多具尸体无人敢收殓……因为那些尸体测出來有高辐射量,收殓工作可能会带來危险,我记得那时候,他是徒手亲自将女儿装进运尸袋中,可能就是那时候,那些辐射进入他的身体,”所以,他害死了瑞瑞,瑞瑞也反过來要他下去一起陪伴,是吗,对吗,

    “核事故发生后,福岛土壤和植物中都检出微量的放射性核素锶,锶的属性类似于钙,进入体内后易被骨质吸收,会持续释放出比伽马射线更危险的贝塔射线,造成内部过量辐射,是诱发骨癌或白血病的重要病因,”赵士诚学医,而且,事故后,他也有看大量的报道,所以他教会她的母亲多给她吃点螺旋藻食品,接她住在一起后,他更注重通过饮食的方法,帮助她去抵御和减少当时核辐射对她身体造成的伤害,

    “婆婆让我放过杜晓雯,她说她把贺毅脚部的X光检查片给医生看过后,证实了他的骨皮质已经膨胀变薄,甚至已经穿破,进入软组织,病变的松质骨边缘部分有明显的界限,这种情况很可能是恶性,如果情况这么糟糕的话,杜晓雯肚子里的孩子,就会是贺毅留在世界上唯一的血脉了,”正因为如此,婆婆才放弃了原定的计划,

    赵士诚扬了扬唇,说不出话來,

    “我很恶毒,听了婆婆的话,我还是犹豫了很久很久,才决定取消计划,”但是,已经太迟,

    “你想过取消计划,”赵士诚有点意外,露出这两天來第一个微笑,“那就够了,”她果然沒让他失望,

    “他们害死瑞瑞一条命,我让他们还一条命來赔我,因为,他们都得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且,那个孩子还对贺毅那么有意义,他们肯定很痛吧,我让贺毅失去传宗接代的可能,让杜晓雯也尝到失去孩子是什么滋味……我报仇了,我真的觉得很乐,我觉得大人心……”

    是吗,如果这么乐,她的眼眸为什么还闪动着水光,脸颊一片湿,那绝对不是雨水,

    心房,一紧,赵士诚张手,将她紧揽入怀,

    “予问,放下仇恨吧,好好生活,”

    ……

    如果不是他的错,予问现在应该还怀着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孕期应该有六个月了吧,

    原來,瑞瑞很想要的弟弟,曾经真实的存在过,

    他风流的时候,她在经历磨难,但是,事后她却只字不提,为什么,因为,他是一个失败的丈夫,他让她寒心,

    她曾说过,她靠谁,他吗,是啊,她能指望靠他吗,连他自己都开始可以肯定,自己不是一个能让女人依靠的男人,所以,她发生流产、被劫,这些真相通通都不需要让他知道,是对的,真的是对的,他不配,

    她曾说过,她后悔不该为了一口气而硬要嫁给他,到底,他给了她多少失望与心痛,

    贺毅守在病房,呆呆的凝着因为注射了镇定剂而陷入熟睡的杜晓雯,心情,很复杂很沉重,

    再一次体会到,后悔,真的很后悔,

    万箭穿心般的后悔,

    “嘟嘟”短信的声音传來的时候,他才回过神來,

    “能见一面吗,”

    看清楚发信人的名字,他错鄂后,是一阵激颤,再凝了凝杜晓雯,对方尚沒有任何清醒的迹象,沒有任何犹豫,他步奔出了病房,

    予问在医院附近的一间咖啡室等他,

    “无论有任何恩怨,你现在别去医院,别刺激到她,”一见面,贺毅马上就叮嘱,

    “你很紧张她,”予问淡淡一笑,平静道,

    “我紧张的人是,,”

    贺毅急急想争辩,但是,被她的声明打断,“我不想替自己做的事情辩解,你们可以报警抓我,但是我绝不道歉,”

    “贺太太,,”他无奈地看向她,

    “女儿对你來说,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是,却是我的全部,我一辈子的希望都在瑞瑞身上,她却死的那么惨,你们用‘真爱’两字毁掉了我的世界,所以,无论如何,我不会轻易原谅你们,同样也要毁掉你们的世界,”

    他觉得痛苦,该怎么办,她才能不恨他,

    “贺毅,我今天找你來,不是來谈恩怨,而是受了你妈的嘱托,希望你接受手术,”

    贺毅愣住了,

    很长的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是沉默的,

    “我以为你恨我,恨不得我点死,”别怪他这样想,她表现出來的真的是这样,

    予问不回答他的问題,反而说,“你妈替你安排了一个很好的医生,她希望你今天能入院接受检查,明天就能安排开刀,”

    有这样劝人的吗,说得那么直接,硬邦邦的,一点也不温柔,但是,他的心窝却起暖,

    “要刮骨,很痛的,我怕疼,”眉头努力上扬,他露出嘻嘻的笑容,

    “你的病现在可能只是良性,如果你拖下去,随时会发展成恶性,”事实上,情况并沒有这么乐观,

    “沒这么夸张拉,”他的态度很敷衍,很无所谓,

    “我是恨你,但是,我从來沒希望你那么就死掉,”她面无表情道,

    贺毅愣了下,好一会儿,他才露出笑容,“贺太太,你果然还爱我,,”只要她肯点个头,下一刻死掉他也觉得值得,

    但是,这只是他的奢望,

    “不,我不爱你,只是你这样的人,沒资格那么下去陪瑞瑞,”女儿还是成长期,他那么下去,瑞瑞只会被他带坏,被他污染掉,

    “你要活久一点,为什么要让你死,你怎么能那么就死,你根本还沒有得到应有的惩罚,你怎么能死,,如果你现在死了,老天爷不是善待你,那么轻易就放过你,如果这样,天理何在,我要你活着,多活几年,时刻记得自己是罪人,是怎么害死女儿,”

    她的容颜,还是那么冷,说出來的话,更是刻薄与恶毒,但是,贺毅沒有被刺伤,

    因为,他能感觉到,贺太太还是在乎他的,

    他突地握住她的手,“只要你陪着我,我就去医院检查,我就接受手术,”妈妈请对人了,这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能说服他,

    予问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是,他握得好紧好紧,仿佛想握住一辈子,都不放,

    幸好,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來,

    他低头一看來电,是赵士诚,贺毅不爽得皱了眉头,还是选择接通电话:

    “贺毅,你來,晓雯醒过來了,她的情绪很失控,坚持要报警抓予问,”赵士诚焦然道,

    /AUT

Snap Time:2017-10-18 13:51:02  ExecTime: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