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坟》全文阅读

作者:蛋蛋1113  心坟最新章节  心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心坟最新章节番外(二)习以为常(13-01-10)      番外(一)五年之期(13-01-10)      结局章(13-01-10)     

第二十六章


    “予问,我听你的,我去检查,我去接受开刀,所以,你先替我去医生那开检查单,办入院手续,我现在有点事情,一会儿就來,”他起身,神情很不自然,

    予问只是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好,”

    幸好她沒有追问,贺毅长嘘了一口气,

    贺太太一直是这样聪明的女人,不该问,不该计较的事情,她从來不会多说一句,她有很多优点,只是他自己一直不懂珍惜,

    现在,好象太迟了,

    急匆匆,他赶回医院,

    肖医生正在替她检查,他的指每一次按压向晓雯的腹,助于她的腹排血,都让她痛吟到几乎打滚,

    “我要下床,我要看宝宝,他很健康,很坚强,怎么可能死掉,”杜晓雯痛到冷汗淋漓,虚弱到声音干涩难辨,但是,她的情绪还是好激动,刚失去儿子的她,终于知道什么叫锥心之痛,

    “她让护士通知警察了,再过一会儿,警察就会來录笔录,”赵士诚压低声音告诉他,

    这个绑架案闹得太大,如果杜晓雯乱说话的话,会很麻烦,

    “她沒有证据,不是吗,”贺毅觉得很烦躁,

    赵士诚深深看他一眼,

    如果警方目标把锁定予问,谁能保证未來会找不出证据,

    “劝劝她,”赵士诚拍拍他的肩膀,

    可是,该怎么劝,晓雯现在的样子,象得了失心疯一样,

    “阿毅,一定是予问串通了医生,她给了医生很多钱,所以医生才不抢救宝宝,害死了我们的孩子,”她刚动了手术,肖医生却在她的腹间重压个不停,和宋予问肯定是一伙的,他在故意教训她,被绑票再加上丧子之痛的心理创伤,让杜晓雯杯弓蛇影,胡思乱想,

    肖图白了白眼,那个神情,很象在骂,神经病,

    “宝宝确实是先天性畸形儿,要不,我让护士把宝宝的尸体抱过來,让你看一眼,”肖图皮笑肉不笑地问,

    贺毅还在找墓地,因此宝宝还沒安葬,至今在医院的停尸房里,所以,如果病人有这样的要求,他不反对,

    一句话,把晓雯问僵了,

    看一眼宝宝的尸体,她承受不起,她怎么有这样的勇气,她会疯掉的,

    闭了眼睛,她泪如雨下,果然,肖医生是宋予问派來的,

    她愤然道,“我要告宋予问,从我出车祸到沒有了宝宝,一定都是她动的手脚,那些绑匪是有目的的,不然为什么他们收了钱,还要弄死宝宝,这世界上,谁会那么恨宝宝,除了她,沒有别人了,”这些话,她会如实告诉警察,让警察去调查她,

    “这只是你的臆断,你的凭空想象,”贺毅再也受不了,低吼,

    而肖图干脆转身就离开病房,他可不会为了神经病之人浪费时间,

    “不,不是我的臆断,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肯帮我,就因为你愧疚,所以她买凶害死我们的孩子,你也可以容忍,”晓雯难以忍受地哭喊,

    不是愧疚,他爱宋予问,从來沒有比这一刻更加确定过,他爱她,他怕她出事,很怕,

    但是,这句呐喊,他只敢放在心里,

    “你别无理取闹,行吗,”警察到了,他真的沒时间了,

    晓雯呆住了,愣愣地看他,难以置信,“我无理取闹,我亲耳听到宋予问说,‘我的瑞瑞死了,你的宝宝却能活,真有意思’,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难道不是在开始设计害我的宝宝吗,我沒有了宝宝,宋予问杀了人啊,”她也曾经怀疑过是他母亲,但是听说他母亲至今在住院,怎么可能动手脚,所以,绑匪指的“贺”,一定是贺太太,

    “你的儿子在腹内五个月,严格來说,还不算是‘人’,你已经这么伤心,但是,予问的女儿五岁,她死了女儿,绝对比你更崩溃,出事到现在,她一直在看心理医生,她的日子有比你好过吗,”赵士诚也终于忍不住了,

    被指责的,晓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我从來沒心害死瑞瑞,但是她不同,她根本是有预谋,,”

    “请你别含血喷人,她现在和我在同居,我们是最亲密的情侣关系,我不觉得她这段时间有任何不对劲,她早就把仇恨放下,过去的事情已经彻底成为过去,她沒必要再揪着你们不放,而你们为什么不能给她一个冷静的空间,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赵士诚打断她的话,这些话,是他这辈子说过最大的谎言,如果警察來了,他还是这样辨说,

    赵士诚的话让晓雯大吃一惊,“你、你说你们同居,”怎么可能,士诚怎么会和予问在一起,

    “是,我爱她,很爱,”赵士诚坦然承认,

    这让晓雯的打击很大,她以为,士诚肯帮她找肖医生做手术,又在她遇险的时候不断替她打气,多少对她还有点……

    但是,他现在表白对宋予问的情谊时,是那么的认真,

    为什么,他们都说爱宋予问,,这一刻,晓雯觉得自己如同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般,沒有人爱她,沒有人同情她,只有她一个人,

    “无论你信不信,予问已经放下,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惹这么多事,”

    她惹事,明明是宋予问不放过她,在伤害她,赵士诚不分青红皂白的袒护,让她委屈的几乎要发疯,

    所以,他现在守在她身边,甚至出事的时候,不断替她加油,其实是为了宋予问,晓雯觉得自己很受伤,

    她看向贺毅,他呢,他也爱宋予问,他现在这样守在她身旁,也是为了宋予问,

    她想笑,扯了扯唇角,却笑得比哭还难看,

    小腹伤口的位置牵扯着很疼,心,更疼,她只能固执的喃语,“我要告宋予问,我要让她吃牢饭,”仿佛这样,她心里就能舒坦,就不会发疯,

    但是,

    “买凶的人不是予问,是我,”一旁,一直沉默的贺毅,突然出言,

    如被雷亟,晓雯震惊地看向他,

    “你说什么,”她无法相信地问,喉咙顿时像吞了一斤的沙般,又痛又哑,

    赵士诚也若有所思的凝着贺毅,

    “我爱宋予问,我一直希望和她复合,但是,你不肯打掉孩子,导致她无法原谅我,我和她的复合之路遥遥无期,所以,我很想弄掉你腹里的宝宝,第一次,我找人用摩托车撞你,但是,还是失败,无法把宝宝撞得流产,反而让你保住了,第二次,我就干脆找了绑匪,想干净利落一点,”

    “干净、利落……”他到底在承认什么,他自己清楚吗,

    “你说慌,”心被拧碎绞烂的剧痛,晓雯无法接受的凄喊,“如果是你的话,你最后怎么会拿五十万來救我,你说谎,你就是为了替宋予问脱罪,才撒这些谎,”他是在拿刀子捅她啊,

    “我沒说谎,”贺毅的表情坚硬如石,“至于你说的,我后來为什么拿五十万來救你,很好,你说中了重点,我本來只想点弄掉你肚子里的宝宝,所以才买凶,但是,前两天我无意中被检查出來,我的脚裸处长了一颗瘤,医生说很可能是恶性,如果是恶性,那我的一辈子就完了,我如果接受放疗,我更不可能再有其他的孩子了,也许,我能活几年也是未知数,所以,我思前虑后,最终犹豫、返悔了,”

    这些话,在回來的路上,他都一一在脑海里演练过,因此,道出來的时候那么流畅,沒有一丝破绽,

    “我打电话给匪徒,说取消计划,但是,他们勒索我,要求再加五十万才能把你放回來,所以,你才会见到我提着五十万现金去救你,至于他们最后打你,是因为在整个交易的过程中,我的反反复复引起对方老大的极度不满,才会害你遭罪,最终连宝宝也沒有了,”

    “他们口中说得雇主姓贺,就是我,”这就是真相,

    “你、你骗人,,”晓雯定定地看着他,喃语着,那张淡漠及坚定的脸,如此陌生,陌生到让她的胸口疼得要命,

    “我沒骗你,你可以去查查看,我明天就会动手术,”

    所以,都是真的,她不敢相信,

    楼下警车的声音,越來越近了,

    贺毅继续斩钉截铁道,“警察马上要來了,你可以继续对他们胡说八道说宋予问是凶手,而我,会选择当场自首,给你一个说法,”

    他这是威胁她,拿她对他的爱,來威胁她,

    瞬间,晓雯痛到无法呼吸,她痛哭失声,那从骨髓深处迸裂出來的寒意,让她的哭声很凄厉,很凄厉,/AUT

Snap Time:2017-06-23 23:45:09  ExecTime: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