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坟》全文阅读

作者:蛋蛋1113  心坟最新章节  心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心坟最新章节番外(二)习以为常(13-01-10)      番外(一)五年之期(13-01-10)      结局章(13-01-10)     

番外(一)五年之期


    贺毅和予问离婚的第五年,

    问毅广告公司越做越好,在业内的名声很不错,相同,念瑞广告公司象旭日,越來越耀眼,同在一个行业,难免得,很多时候“问毅”和“念瑞”成了竞争对手,

    “问毅的这个企业宣传片真是拍得极好,短暂的几分钟内就完全的体现了企业的形象、规模、人文,而且,拍摄效果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很唯美,”企业负责人赞叹有佳,

    “刘总,这段宣传片,无论是配音还是摄影,都是我自己亲自监督完成,”这五年來,因为身体不好,贺毅清减了很多很多,原本一百二三十的标准体型,现在,居然只有一百零几斤,

    虽然瘦得脸颊都削成尖形,但是,他不羁的笑容依然很迷人,

    “问毅的企业宣传片拍的就是好,”刘总大赞,但是,同时犹豫不决,“但是,我们之前和另一间广告公司在合作,她们的剧本和策划,做得妙极了,所以你们两家真是让人难以抉择啊,”

    闻言,他愣了一秒,“请问,你是指……念瑞广告公司,”

    “是,宋予问策划做得太好,太完美了,真的让人割舍不下,”刘总还在挣扎:“我很为难啊,所以还需要再考虑一下,,”

    反倒是贺毅笑了笑,他很干脆地合上了文件夹:“刘总,您无须考虑了,我们问毅退出竞争贵公司的企业宣传片,”一句话,一个决定,要带來多少经济损失,他并不太在意,

    “贺总,你也别急,我这不是还在考虑吗,总体上,其实我还是比较倾向问毅,毕竟你们问毅拍摄的效果让我太满意,就是报价贵了一点,如果可以……”说得很明白了,

    贺毅依然只是笑笑,“刘总,你一定不知道吧,这五年來,我们问毅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刘总示意他说下去,

    “那就是,我们问毅不和念瑞抢生意,”他斩钉截铁地说完,然后,笑着起身告辞,“刘总,生意的事就算了,我们有空出來喝一杯,”

    这一瞬间的变化,让刘总傻了眼,“等等,贺总,我之前有耳闻,宋予问是你的前妻,”

    这个问題,问僵了转身就告辞的贺毅,

    “能多嘴问一句,你们为什么离婚,”很多夫妻离婚后关系都会仇深似海,见他维护念瑞广告这竞争对手的模样,真的觉得很费解,

    良久良久,贺毅才不得不艰维地回答:“我们……感情不合……”

    这如同国际标准的答案,让刘总识相的不再追问下去,

    “其实我一直觉得,贺毅的摄影和宋予问的策划结合起來才是天下无敌,那样的问毅才完美,真是遗憾,”刘总叹气,

    他也很……遗憾……

    “不过这几年问毅让贺总你经营得很不错,你用自己的实力让人完全改观,收回那些子无虚有‘沒有宋予问,问毅就会完蛋’的闲话,”

    刘总错了,他把问毅经营好,并不是为了向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证明什么,

    但是,他沒有解释,因为刘总也是无关紧要的人之一,

    ……

    晚上下班后,他照常在酒吧混,

    这五年,他的日子过得挺精彩,一点也不乏味,

    要调动气氛当然需要一些酒來助兴,现在的他,衬衣三颗纽扣解开,领带松垮地解开,性感的胸若隐若现,

    “你们说男人和女人谁更喜欢欺骗和撒谎,”

    他靠在沙发上,露出慵懒的笑容,看着小华在逗弄着年轻的女孩子们,

    “我说男人,你们男人啊,最喜欢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有个女孩发出夸张的笑声,想吸引他的注意力,

    他举了举杯子,逗弄,“那敢问这位小姐,您觉得自己适合当彩旗,还是向往做红旗,”

    女孩很有自信的霸道推开一直围着他转的其他女人们,“我觉得,有魅力的女人,应该与男人旗鼓相当,即适合当彩旗,也适合当红旗,”

    他挑了挑眉,不置予评,

    “晚上你家还是我家,”女孩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不仅自信,还相当大胆,

    他笑了,是真的失笑了,拍了拍裤子,他起身:“不好意思,你不是我好的那杯茶,”

    “喂,你玩不起啊,,”女孩被气得跺脚,

    不是玩不起,是他近几年來对女人越來越倒胃口,

    说完,他正想挥挥手,潇洒地告别,

    “贺毅,你跑,杜晓雯那疯子又上酒吧找你了,”正在舞池和新交的妞跳亲密慢舞的阿雷,挤了过來通风报信,

    闻言,贺毅头皮一麻,“不会吧,,”他已经换了一间酒吧,居然还被她找到,

    “真是阴魂不散,肯定是小华受不了她的骚扰,透露了你的踪迹,”

    “我说是阿豪去追宋予问,被阿毅打个半死,所以报复阿毅,”

    “也有可能,我们所有人的电话号码,就是阿豪放出去的,”

    狐群狗党们七嘴八舌,都在讨论这种神经质的女人千万不能惹,

    贺毅沒空听下去,马上遁走后门,

    但是,这回,他的运气很不好,

    “你淫乱、滥交,”他被杜晓雯堵个正着,

    望着不怕危险,突然闯出來拦住他的车的杜晓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來不及了,这回,他插翅也难飞,

    骂他淫乱和滥交,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他的车门被拉开,杜晓雯坐了进來,她什么也不说,只是开始掉眼泪,哭得凄厉的样子,害得路过的行人都看过來,让他头痛不已,

    “你为什么躲我,”

    看,开始了开始了,

    面对她的眼泪控诉,贺毅早就麻掉沒任何感觉,“晓雯,我不是说过,我们分手了,”这句话,五年里,他不知道说过多少次,只是她不接受现实而已,

    “你不断不断的玩女人,你让我很痛苦,象活在坟里一样,你是不是逼死我你才开心,”她声声质问,

    他真想问,她是不是想逼死他才开心,

    “我们分手了,”贺毅平静重复道,

    她紧迫盯人的态度,让他被烦疯了,

    她心寒地看着他,“是不是我死了,你才开心,”说完的时候,她痛苦地扬起自己的腕,

    五年了,那里深深浅浅,全部都是她对爱情的控诉,

    这些腕伤,激不起他的心疼与愧疚,反而让他心烦不已,

    “你别那么可怕,行不行,”他忍无可忍,

    油门被贺毅踩得轰轰响,把她用最的速度送到家门口,贺毅打开车门,把她拉了下來,

    “不许再跟踪我,”

    现在的晓雯真的很可怕,她可以一连跟踪他几天几夜也不疲惫,她进不了他的房子,就在他的家门口等,可以一站就是一夜,

    “好,不跟踪你也行,你娶我,我们结婚,”晓雯极固执,“你不娶我,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我到警局告发你,说你买凶伤人,”

    几个月前,那几个匪徒都被枪决了,她还拿什么报警抓他,,拿她自己的想象力吗,

    贺毅受不了,他觉得自己和她完全鸡同鸭讲,

    “我现在身上有癌,自己都沒几年好活了,我娶你干嘛,,”拜托,让他再过几年开心的日子,

    为了赶她走,他甚至不惜告诉她自己的病情,

    但是,

    “我爱你,我不介意当寡妇,就算你死了,我也会守着你的墓碑一辈子,”她甚至喃喃,“我们最好能抓紧时间再生一个孩子,”她想把他往屋子里拖,

    完全不管什么他在接受治疗,不适宜再要孩子,也许这世界上有奇迹,

    又來了又來了,贺毅直接逃了,

    ……

    他不想见的人老來缠他,而他想见的人,总是避着他,

    “怎么是你,”在每季即定的分红日,见到來者,贺毅一阵不爽,

    “予问怀了身孕,不适合东奔西跑,”赵士诚一脸淡定在他面前坐下,

    予问说公司的分红不要了,贺毅怎么都不肯,让他把钱直接汇入帐户,他又不愿意,一定要她亲自上门对帐,

    “你们上个月才刚结婚,这么就有身孕了,”贺毅干笑,笑得自己喉咙干干的,

    赵士诚淡淡一笑,“年龄大了,她怕成为高龄产妇,想点做妈妈,”

    “恭喜你,终于让你等到了,”他大大方方伸出手,送出迟來的祝福,

    羡慕嫉妒,他都埋在心里,

    ……

    深夜,

    今天的贺毅,特别疼痛,整个身体好似在承受分筋错骨的折磨,让他辗转、冷汗淋漓,

    “贺太太,痛……贺太太,我也需要人疼……”痛彻心肺间,梦语中,他痛得醒了过來,

    一室的幽静、孤独,

    心,空落落的,无论多少的繁华,都无法填补,

    喘着气,他靠在床上,

    这样痛下去,他还能活多久,他和予问离婚的第二年,沒有接受任何治疗的贺兰撒手人间,

    这几年,他一直在积极接受治疗,无论多苦多累多痛,

    他想多活几年,至少,等到她的宝宝出世,能借机重新见到她的笑容,或许再送一份大贺礼吧,

    客厅里的铃声,划破寂静,

    他皱了皱眉头,强忍着痛意,接起电话:

    “阿毅,为什么问毅还不改名,你是不是还惦记着宋予问,她都嫁人了,为什么你还爱着她,”三更半夜,又是哽咽泣喃的声音,

    “你为什么要杀死我们的宝宝,你是不是故意不抢救他,”一声又一声凄厉的哭喊,

    他叹口气,搁挂了电话,起身去书房,

    既然醒了睡不着,那么,不如把有限的时间全部都投入问毅,问毅是他和贺太太留下的“孩子”,他要认真“养育”,

    一边喝着咖啡,他一边开着窗,让头脑保持清醒的认真工作,

    微凉的风,吹入书房,吹飞了一张诊断书,他也无心理会,

    那张落地的诊断书上,白纸黑色清晰印着:间质细胞变多,判断二度转化为三度,

    五年是一个期,再积极的治疗,也很难躲过复发与恶变,当时的他,早就明了,

    ……

    相较于书房的寂静,客厅里铃声,又不死心地再度漫天作响,

    很久很久也沒有归回岑寂,/AUT

Snap Time:2017-06-23 23:31:02  ExecTime: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