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坟》全文阅读

作者:蛋蛋1113  心坟最新章节  心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心坟最新章节番外(二)习以为常(13-01-10)      番外(一)五年之期(13-01-10)      结局章(13-01-10)     

番外(二)习以为常


    五年后的予问,已有一头披肩的长发,让她平添了很多柔和感,

    对着那头乌黑的长发,贺毅心痒难耐,贼手一点一点触过去,他的十指穿过她的发,把那抹黑握在手心,久久的,

    在往常,她早就发现了,只是今天,她一直盯着一则新闻发呆:犯案累累的恶匪终于被警方抓获,因为凶徒涉及温城多赃抢劫、杀人案,情节恶劣,判处枪决,

    也许杜晓雯不清楚,但是,她认得电视上那四张脸,

    五年了,她很认真的生活,五年了,她什么都放下了,但是,那四张脸孔,依然是她的顾忌和恶梦,

    “喂,贺太太,看什么这么入迷,”位置上旁边的人,贼手摸够了,怕被她发现,及时收回,唤了一声,把她吓了一跳,居然还惊出一额的薄汗,

    她定定的看着眼前那张俊脸,有那么一刹那间,神情有点恍惚,

    十秒后,

    “我早就不是贺太太了,”她平静地指出他的错误,

    “嘿嘿,我也是一时习以为常喊习惯了,”贺毅很随性的笑笑,一副你也太计较了的样子,

    他的这个习以为常改不了了,

    她不语,思绪还在游移,见她反常的行为,贺毅也疑惑地看向办公室墙上的液晶电视,几秒后,一道领悟劈入脑袋,聪明的他马上问,“是他们,”屏着呼吸小心翼翼地求证,

    “恩,”她点了头,

    这是他们多年的默契,不用说太多,就能明白对方想说什么,

    “太好了,我们不用再担惊受怕了,”贺毅情绪控制不住,兴奋地拍桌子,

    我们,

    予问疑惑地看向他,

    关他什么事,

    贺毅眨眨眼睛,“贺太太,我这不是紧张你吗,”关于他为她做过的事情,他已经让赵士诚遵守承诺,一字不透,

    他的“肉麻”,她也习以为常,低头,予问继续看报表,随口问问,“对了,你最近怎么瘦了那么多,工作很辛苦,”问毅要拿出这样的成绩,想不辛苦也难,

    这五年來,每见他一次就消瘦上一分,到现在,她都怀疑他皮包骨头到能被风吹跑了,

    相较于贺毅,这几年她在赵士诚的照顾下,身体越來越健康,

    “你不知道现在流行男人越瘦越可爱吗,”他嘻皮笑脸,

    37岁的男人了,他和她说可爱两字,予问被雷的全身起毛,完全无语了,

    “老实说,你有沒有发现,瘦了以后,我的电眼更大更迷人了,”他贴近她,似笑非笑的倾低身子,吐出的气息轻洒在她唇畔,仿佛隔着空气想与她接吻,

    她屏住气息,很镇定的拉开距离,

    但是,她退一分,他就进一寸,

    “你再这样,我下次不会再來了,”她冷冷道,

    每季一次的调戏,也成了他的习以为常,

    “贺太太,你太严肃了吧,”他挑眉,

    “别再喊我贺太太,叫我名字,”予问磨牙,

    虽然见面很少,但是他们现在的关系,返老还童到有点象大学时代的朋友关系,

    她经常会被他气到,气到下一次都不想出现了,又被他缠得受不了,

    “你怎么能不來,人生苦短,我们可是见一次少一次呀,”短暂满足了逗弄她的乐趣,他耸耸肩膀,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我觉得,人生苦短,我们现在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她合上文件夹,不愿意再和他侃下去,

    报表沒什么问題,她沒有必要待下去了,

    “一起吃晚饭吧,”他提出邀请,

    “不了,我很忙,”她头也不回的就想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宋予问,”他喊住了她,

    “说,”她沒有回头,

    “听说,很多人排队追你,XX企业的老总也在其中,”他的消息很灵通,

    予问皱皱眉头,她不喜欢私生活曝光,

    “我劝你,挑男人还是选个忠厚老实的,XX企业的老总看起來一本正经,其实比我还爱玩,”他凉凉道,

    这五年來,他一直暗暗有评估围绕在她身边的男人,得出一个结论,优秀的男人很多,但是,能真心对她的人不多,

    “宋予问,你说我如果去排队的话,你会不会优先照顾,”他似真似假调戏她,

    予问回过头來,一本正经回答:“不会,”她的答案,和五年前一样,不变,

    他徉装露出一脸失望,

    她又转身,

    “宋予问,如果、我是指如果……瑞瑞还在,我也学赵呆子一样等你个五年,我有排队的资格吗,”他的口吻听不出是不是开玩笑,

    予问的脚步顿了顿,一句话都沒说,她推门而出,

    “真是冷漠啊,开不起玩笑,一分钟都不肯多待,”他摸摸鼻子,耸耸肩膀,“本來还想替赵呆子多说几句好话……”

    摸摸肚子,饿得有点咕咕叫:

    “忙呀,再忙也得吃饭啊……”喃语,他叹了口气,

    想约她吃顿饭,真的好难,

    但是,不能勉强她,勉强的话,下次也许她真的不來了,

    他又叹口气,提醒自己,下一次再见面,他要克制点自己的嘴巴不要乱说话,

    还有,少调戏一下,

    ……

    予问决定和赵士诚结婚,其实,过**的很简单,

    那天,

    糟糕、糟糕、糟糕,

    “麻烦您,能再开一点吗,”已经十一点了,她打断驾驶座上还在唾沫横飞、侃侃而谈的某公司经理,

    “宋小姐,你赶时间,”对方是情场老手,故意把车开得很慢,争取与她多相处的时间,以博得她的好感,

    “麻烦您,真的很赶,”如果不赶时间的话,她会继续站在机场,等愿意载去市区的出租车,而不是坐上这位对她一直有居心的男人的车,

    这几年,他不是第一个追她的男人,也不是第一个对她充满目的的男人,她清楚,这些男人脑袋里都想着什么,不过都是想着娶了她,等于拥有了个能生财的工具,可以少奋斗二三十年,

    从商的男人们,都现实的可怕,

    “宋小姐,我觉得这次飞机误点,就是月老给我们牵的一条红线,”男人的脸皮比城墙还厚,“其实我真的很想约你吃个饭,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一起一边去吃宵夜,一边继续谈谈这次的合作案,”

    狐狸露出尾巴了,

    从这次合作案到现在,对方追求的攻势很猛烈,

    “对不起,赵经理,我有男朋友了,”她平静拿出挡箭牌,

    “你有男朋友了,”对方一愣,

    “是啊,他也姓赵,是名医生,今天他约好替我过生日,”她淡淡一笑,从容道,

    车厢内的空气,一阵窒闷,车速倒了很多,

    临下车前,赵经理还是摆出了姿态,“沒关系,宋小姐这么有魅力,有男朋友自然也是正常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不会放弃的,”

    她沒给面子,转身就走,

    在电梯里,她急忙翻皮包,开机查看关机状态的手机,

    只有一条信息,八点的时候,他发过信息问她下飞机了沒有,如果沒有忘记的话,让她12点前回家,

    飞机误点了五个小时,正常一点的男人都会以为她另外约人了吧,

    但是,她清楚,赵士诚不是“正常”的人,

    电梯门一开,她果然马上就见到站在她家门口的那道高大身影,

    每次看见那道身影,总是觉得很温暖,

    这几年,她遇见很多难关,不顺心的时候,每一次回头,他都在这里,

    让她安心的存在,

    她匆匆奔近,手上拉着行李箱,“你下午手机怎么沒开,我都联系不上你,”

    终于等到了她,他温和道,“下午看诊的时候,手机沒电了,后來打给你,你应该已经上飞机关机了,”

    “怎么不进屋,不是有钥匙吗,”她急忙拿钥匙开锁,她有注意到,他的手里还提着一个蛋糕和一些菜,

    赵士诚有她家的钥匙,那是因为她出差的时间实在太多,沒办法和钟点工乔时间,于是,她直接就把钥匙给了赵士诚,

    他淡淡一笑,沒有回答,

    但是,予问心知肚明,因为,他们只是朋友,不是那种亲密的关系,所以,沒有她这主人的允许,他几乎从來不会主动迈入她家一步,

    其实,她从來不过生日的,但是,她却一连过了五个生日,

    现在,每年生日无论多忙都赶回來和他一起过,她有点习惯了,

    “吃过沒有,”他问她,

    “吃了,飞机餐,”国际航空的飞机餐很不错,

    “你呢,”她反问他,

    “不饿,”

    和往年一样,他步到厨房,用最的速度,给她做了几个菜,

    近夏天,厨房的热气已经滚滚,他却让她站在厨房的玻璃门外,因为,那里能吹到冷气,

    即使很累,但是予问沒有坐着休息,她站在玻璃窗门外,定定地凝着被热气熏得满头大汗的男人,

    五年,真的如一日,他一直沒有变,变得人,反而是她,比如,她开始愿意留长发,比如,他的存在,对她來说,已经是一种习以为常,如果太久见不到他,反而会觉得全身不自在,

    近12点,他看了一下表,“沒时间了,少炒几样菜,我们先切蛋糕吧,”

    两个人坐在餐桌前,沒有玩小女孩点蜡烛那套,因为,她沒有可许的心愿,

    但是,一个蛋糕,四样平常不过的家常菜,已经暖了她的心,

    吃了饭,切了蛋糕,和往年一样,两个人喝了点酒,

    他发现,她扔在一旁的手提袋里是首饰,

    “朋友的生日礼物,”他沉声问,

    “赵经理的,”她和他曾提过这号人物,

    她取出礼物,是个发饰,很流行的款式,

    她随手丢在一边,她老了,小女孩的东西,她不爱,

    但是,他凝着那个礼物,凝了很久,

    “对不起……我沒带礼物……”他道歉,

    平时她想要什么,他就会去买,到了关键时刻,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买什么,

    他想给的礼物,是能不会被她随手丢在一旁的东西,

    “我啊,年龄很大了,礼物已经激不起我的惊喜,正如我不想谈恋爱,谈恋爱太累人了,”她笑了笑,

    不想谈恋爱,他的眸闪了闪,最终沒有多说一句话,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这几年,心痛的次数越來越少了,我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但是,心底深处还是想生个孩子,总觉得这辈子沒有个孩子,是个遗憾,”她喝了点酒,就胡说八道,这几年,她对着他什么都说,能说的,不能说的,

    “你疯了,生什么孩子,身体不适合又是高龄产妇,”他很“直”的泼她冷水,

    予问的唇,一抽,

    高龄,

    “你嫌弃我高龄产妇,”予问危险的眯眸,

    “不是嫌弃,只是觉得不必冒险,”他们只是好朋友,不适合讨论这些话題,

    “赵士诚,老实说,就算等到了我,你是不是不打算生孩子,”她突然开始怀疑,

    “高龄产妇本就很危险,你的身体又这样,一直还有贫血,就算那个人不是我,我劝你别冒险,”他纯粹以医生的角度出发,

    一口一声一个高龄产妇,予问眸底冒火,

    都说了,找男人要找个能说会道的,才不会气死自己,

    “我今年才34岁,如果现在怀孕,年前刚好能生出孩子,就是赶在35岁之前了,就不是高龄产妇,”喝了酒的她,声音扬高,

    “你觉得这可能吗,”他一本正经反问她,

    被堵的,予问突然深思起來,

    她不想谈恋爱,但是,也许,她真的该结婚了,找一个男人,可以将这种平静的生活,习以为常的进行到底,/AUT

Snap Time:2017-02-23 03:40:12  ExecTime: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