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之财色诱人》全文阅读

作者:官场痞子  官场之财色诱人最新章节  官场之财色诱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场之财色诱人最新章节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静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时出现(14-04-09)     

第八百四十八章不得不离开


    九品文学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即可速进入本站,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

    黄文璇和林蕊馨合伙都没能把姚泽从屋里赶出去,姚泽也充分发挥了死皮耐脸的天赋,无论两女如此撕、拉、拽、扯,都奈何不得姚泽,姚泽如同入定的老僧一般,坐在沙发上直接将无比气愤的两女个无数掉了,悠哉哉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喝茶。

    黄文璇见姚泽油盐不进,就冷哼一声道:“蕊馨妹子,咱们进屋去,别管他,让他睡在这里,没被子冻死他!”

    林蕊馨挑了挑眉,鄙夷的看了姚泽一眼,而后似笑非笑的对姚泽打趣道:“哥,晚上千万得坚持住呀,可别冻坏啦。”

    姚泽深深的看了林蕊馨一眼,心道:“等哥找到机会了看哥怎么收拾你这妮子。”

    两人手牵手进了卧室,然后把门给反锁上了,黄文璇笑眯眯的道:“今天晚上咱们睡一块吧,顺便可以聊聊你的事情。”

    林蕊馨笑道:“我有什么事情可聊?”

    黄文璇撇嘴道:“你不是对未来有些迷茫吗?我可以帮你出出意见,供你参考。”

    林蕊馨就笑嘻嘻的道:“那感情好。”

    黄文璇从衣柜里拿出一条乳白色的睡衣带给林蕊馨,笑道:“你不介意穿我的衣服吧?”

    林蕊馨接过黄文璇的睡衣,摆摆手道:“不介意,我才没那么多讲究呢。”说着话,带着笑意进了卧室里的洗浴室。

    ……

    刘羽菲每次回到陈军翔的别墅,总感觉有种不寒而栗的阴森感,也许是心理作用作祟吧,纳兰离和李芳然把她送到屋门口走后,刘羽菲刚把门打开便瞧见了静静坐在沙发上,不看报纸也不看电视的陈军翔。

    刘羽菲每次回家,他总是那么静静的坐着,什么事都不干,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刘羽菲和他面对面交谈总感觉心里害怕,刘羽菲听她母亲王兰芝说过,陈军翔杀过人,这让刘羽菲心里更加留下了阴影。

    “干爹,您……您还没睡呢?”刘羽菲把门关上,带着怯怯的语气问道。

    陈军翔抬起眼皮,看了刘羽菲一眼,语气平淡的说:“你不回来我怎么睡的着?今天都干吗去了?”

    刘羽菲刚要说和李芳然还有纳兰离出去了,但是猛的想起陈家和纳兰家之间似乎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矛盾,于是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吞吞吐吐的道:“那个……我……我陪朋友逛街了。”

    “朋友?什么朋友?”陈军翔微微蹙眉,问道。

    刘羽菲双手紧紧的捏在一起,手心出了些冷喊,她咬咬唇,感觉让自己静神,而后轻声道:“和演艺圈的几个朋友……”

    陈军翔皱眉道:“羽菲啊,干爹不是和你说过吗,最近一段时间不太平,不要随便乱跑出去,你怎么不听呢,下次可别这样了。”

    刘羽菲悻悻点头,表情有些黯然。

    这时,刘羽菲的母亲王兰芝从卧室走了出来,帮刘羽菲解围道:“羽菲啊,回来了啊,过来让妈看看你买了些什么东西,有没有给我买呀?”

    刘羽菲对陈军翔道:“那……爸,我去找我妈了?”

    陈军翔微微闭眼,点头道:“你去吧……”

    刘羽菲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只希望点摆脱这里。

    母女两人进了房间,王兰芝把门关上,赶紧拽着刘羽菲道:“羽菲啊,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我们现在是关键时期,可千万不敢马虎,若是让你干爹发现咱们的异常,不要说离开燕京,恐怕……”说到这里,王兰芝怕吓到刘羽菲,把下面的话给吞了回去,轻轻叹了口气,把女儿拉到床边坐下,爱怜的摸着刘羽菲的头发,轻声说:“女儿啊,都是妈不好,当初就不该和陈军翔在一起,不管如何,妈一定会帮你摆脱陈军翔。”

    “妈……”刘羽菲望着王兰芝,欲言又止的道:“要不……要不咱们……”

    “嗯?说啊。”

    刘羽菲咬咬唇道:“要不咱们报警吧!”

    王兰芝听了赶紧摆手道:“千万别,如果报警咱们反而打草惊蛇了,不仅帮不了咱们反而会害了咱们,陈军翔是什么人?他们陈家又是什么势力?你以为普通的警察能够奈何的了他?”

    刘羽菲有些微怒的道:“可是女儿不想离开燕京。”

    王兰芝微微一愣,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不想离开啊,舍不得你的事业?”

    刘羽菲摇摇头道:“不是。”

    王兰芝诧异道:“那你为什么不想离开?”

    刘羽菲脸上露出异样的红晕,有些欲言又止。

    王兰芝瞪大眼睛道:“羽菲,你该不会是……不会是恋爱了吧?”

    刘羽菲赶紧解释道:“没有,妈,你想多了。”

    “那你为什么不想走,难道有喜欢的人?”王兰芝追问道。

    见刘羽菲不吭声了,王兰芝知道自己猜测对,就叹息道:“是谁啊?”

    刘羽菲悻悻道:“我……我是喜欢他,可是他应该不知道我喜欢他吧。”说到这里,刘羽菲脸色呈现出黯然之色。

    王兰芝就问道:“男孩是干什么的?”

    刘羽菲红着脸道:“他在农业部工作。”

    “哦?公务员?”

    刘羽菲点点头说:“农业部办公室主任。”

    “噢?还是当官的?有三十好几岁了吧?年龄差距太大你们不合适的。”在王兰芝印象里,当官的怎么得也得有三十多岁吧。

    刘羽菲提起姚泽脸色就露出了年轻女子特有的崇拜表情,娇声道:“才没有呢,和我年龄差不多大,比我大了半岁而已。”

    王兰芝又是一阵诧异,道:“他二十多少就当官了?是什么级别呀?处级吗?”

    刘羽菲娇声道:“妈,您有点常识好吗,农业部办公室主任属于厅级干部呢。”

    “啥?!”王兰芝这次是真有些惊诧了,“羽菲,你开玩笑吧?二十多岁的正厅级干部,胡说八道!”

    刘羽菲嗔怪道:“我骗你做什么,就是正厅级嘛!”

    王兰芝盯着刘羽菲看了两眼,见刘羽菲似乎没有撒谎,就暗自咂舌道:“这样太匪夷所思了,他家是做什么的?”

    刘羽菲还不知道姚泽真正的身份,就想了想,道:“他家好像条件不错,他父亲在华北的江平自己开了一家规模很大的公司。”

    “就这些?”王兰芝继续问道。

    刘羽菲道:“你还想怎么样?”

    王兰芝不解道:“难道他没什么后台?”

    刘羽菲摇摇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应该没什么背景吧,不过……他以前好像和纳兰家关系不错呢。”刘羽菲只所以说以前,是因为他今天发现纳兰离和姚泽似乎有些矛盾了。

    王兰芝问刘羽菲道:“纳兰家?燕京四合院胡同的那个纳兰家吗?”

    刘羽菲苦笑着点头。

    “那他可不可以……”王兰芝眼睛一亮,刚要问姚泽能不能拖纳兰家帮帮忙,但是转念想想,纳兰家不可能因为这些事情得罪陈家,就把话给吞了回去,有些泄气的说:“女儿,现在咱们是不得不离开,在这里咱们会很危险的,毕竟咱们知道陈军翔的秘密,如果哪天事情败类了,以陈军翔冷血的性子,他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咱们母女。”

    王兰芝想想就感觉不寒而栗,身子不由得哆嗦一下。

    刘羽菲抱着王兰芝的身子,轻声道:“妈,我听您的,咱们一起离开。”

    王兰芝轻叹一声有些歉意的道:“孩子,你还年轻,以后会找到更适合你的。”

    “嗯。”刘羽菲轻轻嗯了一声,心里却叹息的想,会吗?会找到合适自己的吗?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笑脸浮现在了脑海。

    他如果能帮到自己该多好,这样自己就不用去异国他乡躲避,这样即便是不能和他在一起,至少能够在一个城市,偶尔还能见上一面,但是如果去了国外,恐怕就真是永不能相见了。

    陈军翔在客厅又坐了一会儿,然后才起身,朝着王兰芝的卧室方向看了一眼,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而后朝着别墅外面走去,走到了别墅一个角落,旁边有一个安格是一个秘密的地下室,当初关押林蓓蕾就是用的这个地下室,他从外面把暗格打开,然后走了进去,地下室此时正坐着一个女人,她身子直挺挺的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听到动静,她睁开眼睛,目光犹如实质的刀子一般望着陈军翔,那眼神即便是陈军翔对视上了也要动容。

    “好凌厉的眼神,哈哈,不亏是越南第一杀手啊。”陈军翔赞叹的走到女子旁边,出声道:“冷雪,你这也躲了好几天了,该活动活动了。”此女正是前几日从姚泽家离开的冷雪。

    “我不是躲!如果单独行动,没人能够让我躲避。”冷蚜声道。

    陈军翔知道杀手的自尊心都很强,就笑着改口道:“成,不是躲,你这养精蓄锐也好几天了,我想让你帮我干件事情。”

    此时的冷雪,身上的伤势似乎已经完全好了,精神倒是不错。

    冷雪听了陈军翔的话,就冷声问道:“让想我做什么?”

    陈军翔眯着眼睛,沉声道:“你去帮我查一个人……”

    

Snap Time:2017-02-25 19:15:47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