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秘密爱人》全文阅读

作者:韩降雪  总裁的秘密爱人最新章节  总裁的秘密爱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总裁的秘密爱人最新章节大结局(下)(13-09-23)      大结局(中)(13-09-23)      大结局(上)(13-09-23)     

大结局(上)


    凤惜爵和凌楚楚带着冬冬和紫儿来到墓园看望凌奶奶,车子在南山公墓外停下,凤惜爵将后备箱需要用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拎在手上。

    凌楚楚和两个孩子则一人抱着一束鲜花!

    站在墓园外,凌楚楚看着这山上的某一处,刹那间便红了眼眶,紫儿也是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凤惜爵到到爱妻的身边,安慰的搂住她的肩膀,轻声说道,“走吧!”

    凌楚楚轻轻擦掉脸上的泪,和他一起走进墓园。

    “我们也走吧!”冬冬走到紫儿身边,牵住她的小手。

    紫儿吸了吸鼻子,眼泪还是没办法止住,低着头跟着哥哥一起走进墓园!

    她从小便是由凌奶奶一手带大,对她的感情自己是非比寻常!

    冬冬见她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别难过了,婆婆是去了天堂,那时没有病痛,只有欢乐!而且婆婆要是看到你哭,她会更难过的!”

    紫儿闻言抬起头,瞪着一双大眼睛问道,“是真的吗?”

    “是啊,婆婆是去那里享福了!所以你不要哭了!”冬冬非常认真的点头。

    “婆婆以前真的受了好多好多的苦,希望她在那边能够不再受苦了!我不想让婆婆再难过了!”紫儿终于擦掉了脸上的眼泪。

    一家四口来到凌奶奶的墓碑前,却意外的见到了一个人!

    许乃芯正站在那里,听到动静立刻转过头来,当她看到来人时,心头顿时一紧!

    “我来看看妈妈,你们来了,我就先走了!”许乃芯狼狈的将花放下,转身就要离开。

    凌楚楚看着红肿的眼睛和苍白的脸色,轻声说道,“既然来了就多待一会儿吧!”

    许乃芯一怔,脚步立刻顿住,紧张的看向女儿。

    “楚楚!”她的声音透着哽咽!

    她以为女儿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了,因为自己当年做的那些错事,连她自己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其实外婆很想你!”凌楚楚说完,拿着花走到墓碑前放下,凤惜爵见状马上替她递过一块棉布,凌楚楚接过,开始仔细的擦拭着外婆的墓碑。

    照片上老人脸上挂着慈爱的笑容,看着外婆的模样,心又是一酸,忍不住落下泪来。

    “可我对不起她,我根本不配做她的女儿,我也不配做你的母亲!”许乃芯掩住唇,她这一生真的很失败,错过了许许多多重要的东西!

    “都过去了,您也不要再想了,人要往前看不是吗!”凌楚楚转头看向她,脸上没有一丝的怨恨和责备。

    “楚楚,你真的肯原谅我了?”许乃芯不敢致信,她还以为女儿会恨她一辈子!

    “我不方便去夏家看您,有时间您就来家里坐坐吧!”凌楚楚对着她笑了笑。

    祭拜了凌奶奶,一行人便一起离开了,许乃芯也和凌楚楚她们乘坐了一辆车。

    紫儿冬冬累了,直接躺在后座上睡着了,许乃芯看怜的看着两个孩子,突然开口说道,“楚楚,我一直没跟你说过我和你爸爸的事,你想听吗?”

    凌楚楚抬头看向她,点了点头。

    “其实我和你爸爸算是包办婚姻,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和你外婆的关系会如此差的原因之一!”许乃芯娓娓的讲来 ,凌楚楚听得认真,她还真是第一次了解父母的婚姻问题,仿佛走进了她们的世界。

    “那时候我本有个恋人,可你外婆执意要我嫁给顾莫庭,顾莫庭也是父母包办,他是个孝子,就这样我们结婚了!婚后我们关系相处的还算融洽,虽然不能说相亲相爱,但至少也是相敬如宾,我们结婚的第一年你就出生了,当时我觉得也许自己会这样过一辈子,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一件事,你爸爸有了外遇!那时候我才生下你不到半年……当时我真的很生气,当面质问他,可是他却死也不肯承认,我又苦于没有证据,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可是因此我心里有了疙瘩,我们本来就不算好的关系更是急转直下!可生活还得继续,就这样又过了两年,那时候你才两岁,我再一次见到了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争吵再次升级,我想离婚,可是你外婆却说什么也不肯同意,你的爷爷奶奶都是老师,也是老实本份的人,也不同意,所以我们就这样拖了下来,这一拖就是八年!直到我们离婚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在外面早就有了另一个家,女儿只比你三岁,离婚后,他们一家人便出国了,听说女方家很有钱,我也是去年才知道,原来那个女人就是韩凤!其实我和你爸爸离婚五年后,他回来找过你,是我告诉他,你已经得病死了!后来便再也没了音讯……其实他也是爱你的!”

    凌楚楚安静的听完了妈妈的讲述,心里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因为都已经过去了!

    无论他们曾经将她伤的多深,她都已经原谅他们了,伤口结痂,脱落,现在只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却并不再痛!

    “你们现在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凌楚楚轻轻的握住了妈妈的手。

    “楚楚,谢谢你!”在女儿面前,许乃芯真是太惭愧了,如果她有女儿一半的善良和豁达,也许她的人生就会完全的不一样!

    将许乃芯送回夏家,一家人才回到家!

    路上凤惜爵轻轻的牵住了她的手,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怜惜的说道,“楚楚,我们结婚吧!”

    “我们不是已经结过婚了?”凌楚楚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一脸的不解!

    “我想给你一个婚礼!楚楚,我不会让你的人生再有任何的遗憾!”凤惜爵执起她的手放到唇边轻吻,深情的说道。

    “谢谢你,爵!我有你和孩子们就足够了,我很幸福,真的很幸福,我没有遗憾!”凌楚楚真的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每天和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照顾着他们的饮食起居,她真的很满足了!

    车子驶进了凤家,凌楚楚和凤惜爵小心的将两个孩子抱了下来,二人对视一笑,然后向着别墅内走去。

    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顾雨馨冷笑着看着面前的一幕,指甲掐着树干,几乎折断!

    她真的没想到,凌楚楚竟然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姐姐!如果不是她偶然从爸爸的书房看到她们一家人的照片,她还被蒙在谷里!

    凤惜爵,凌楚楚,你们两个人联手毁了我的一生,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要让你们也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

    手机铃声响起,她冷漠的接起,眼神闪过一丝厌恶,“喂,什么事!”

    “雨馨,你不老实在家待着,又跑去哪了?”顾莫庭有些头痛的问,原本顾雨馨是判了三年,可是因为他重新当上市长,韩凤对他软磨硬泡,他这才托了关系把她提前弄了出来!

    可是,她可是答应自己马上出国的!

    顾莫庭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女儿会对楚楚她们一家展开报复,他已经很对不起楚楚,绝对不能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没去哪,我在商场!出来买几件衣服而已,马上就回去了!”顾雨馨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又观察了一会凤家的情况,这才转身离开了。

    与凤家只是一路之隔的司家,龙芊荨正在专心的给小晶晶梳着小辫子,现在二人的感情越来越好了,晶晶真的是个非常乖巧的孩子,而且她现在非常的依赖龙芊荨,只要半天看不到她,就会哭!

    反而对司哲瀚不是很亲,即便是见不到,也不找!

    “晶晶,今天穿哪个颜色的衣服呢,是粉色的呢,还是蓝色的呢!”替她梳好头发后,龙芊荨拿着两件小裙子让她自己挑选。

    为了照顾好晶晶,荨儿还特别去买了育儿书,照着上面说的方法教育她。

    晶晶歪着看着面前两件漂亮裙裙,很开心的指向了蓝色的那件!

    “哦,晶晶喜欢这件呀,那妈妈替晶晶穿上了!”荨儿拿着这件海军风的小裙子走到她的身边,可是她刚想替她换,胃内便一阵翻滚,她立刻将裙子放到床上,匆匆跟晶晶说了一声,转身跑进了卫生间。

    晶晶被吓了一跳,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扭动着小身子拼命的向卫生间的方向爬去。

    听到声音的司哲瀚匆忙的跑了进来,看到晶晶立刻将她从地上抱起,然后冲进了洗手间,进门便看到趴在马桶处吐个不停的荨儿。

    “荨儿,怎么了?怎么又吐了?”司哲瀚焦急的来到她的身边问。

    “不……不知道……呕,好难过!”荨儿脸色苍白,吐得眼泪都出来了!

    司哲瀚心疼极了,马上对着外面吼道,“来抱着小姐,我送太太去医院!”

    恰巧凌楚楚带着孩子来司家串门,听到声音也跟着佣人跑了进来,司哲瀚也顾不得跟她打招呼了,将孩子交给佣人,抱起荨儿就要往外跑!

    “等一下,荨儿这是怎么了?”凌楚楚拦住已经心神大乱的男人。

    “吐了,最近已经吐过好多次了,我怕她是肠胃出了问题!”司哲瀚说完又要往外冲,再次被凌楚楚拦住。

    “你先把她放到床上去!”凌楚楚指挥着他。

    司哲瀚不解,为何要放到床上去,荨儿却是拉了拉他,小声说道,“听楚楚姐的,我好像又没事了!”

    真的好奇怪,每次吐的时候难受的要死,可是吐完又没事了!

    司哲瀚只能照凌楚楚说的做,将荨儿放到床上,手却一直紧紧的抓着她的手。

    “荨儿,你最近一直吐吗?”凌楚楚开始仔细盘问,其实她心里基本上有底了,荨儿八成是怀孕了,只是这两个没经验的家伙还不知道而已!

    “嗯,闻到一些不好的气味就想吐!”荨儿回答,司哲瀚听完眼圈都红了。

    凌楚楚又问,“那你月经多久没来了?”

    “啊?月经?”凌楚楚一问,荨儿才想起来,貌似自两个月前来了,到现在一直没来,可是因为最近一直在忙晶晶的事,她根本没注意这件事!

    “有两个月了!楚楚姐姐,难道我是……”荨儿不敢相信,猛的从床上坐起!

    “应该差不了了!”凌楚楚微笑着看着她回答!

    “你们说什么呢,荨儿到底怎么了?”司哲瀚一头雾水,急得不得了。

    “你呀,粗心!”凌楚楚说完,转头对着身后佣人吩咐,让她去买一样东西,佣人听完后,连连点头说好,脸上也有了笑意!

    “到底怎么了?”司哲瀚更急了,他都急死了,这些人还神神秘秘的!

    “瀚哥哥,你别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荨儿轻轻的拉住他的手,替他擦掉额头上急出来的汗!

    佣人很便将验孕棒买了回来,荨儿一个人进了厕所,司哲瀚紧张的等在外面,焦急的走来走去!

    洗手间内响起冲水的声音,司哲瀚立刻趴到门前,门一打开,便紧张的拉住她的手,问道,“怎么样?结果怎么样?”

    “瀚哥哥,我们有宝宝了!”荨儿激动的搂住了司哲瀚的脖子,喜极而泣!

    “太好了,太好了,我要做爸爸了!我要做爸爸,荨儿,我爱你!”司哲瀚激动的将荨儿抱起,不停的转圈!

    “停,停,司哲瀚,小心宝宝!”凌楚楚焦急的打断了二人。

    “哦,对,对,宝宝!楚楚,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司哲瀚又紧张的将荨儿放下,焦急的向凌楚楚这个过来人求教!

    “……”

    荨儿怀孕的消息着实让大家都非常的开心,司哲瀚现在什么都不做,每天陪着荨儿,就知道握着她的手傻笑!

    夜雨桐知道女儿怀孕,本想将她接回家去照顾,可司哲瀚却不同意,现在他一分钟也不想离开荨儿,所以他们哪也不去,就在家里安心的养胎!

    夜雨桐也知道这对小夫妻黏的紧,根本分不开,最后只能做罢,偶尔来照顾一下女儿。

    她对司哲瀚也是一万个放心,知道这家伙对女儿的痴情,绝对不逊于丈夫对自己!

    夜晚,哄了孩子睡觉后,凌楚楚便坐在电脑前研究着什么,凤惜爵进来,她立刻将页面关上,顺便将电脑也合了起来,一脸的紧张!

    “做什么呢?”凤惜爵一脸狐疑的看着她,这反映,摆明了告诉他,她心里有鬼啊!

    “没,没什么啊!”凌楚楚尴尬的挠了挠头,站起身准备躲进浴室,却被凤惜爵一把抓住抱在怀中。

    “说,是我自己去看,还是你自己招呢?”

    “爵,真的没什么,我就是上网买点东西!”凌楚楚紧张的回答。

    “买的什么?”凤惜爵接着问。

    “哎呀你就别问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凌楚楚讨好的央求着他。

    “你呀,真是越来越调皮了!”凤惜爵轻轻的捏了捏她的鼻头一脸的宠溺,“不过呢,竟然有事瞒着我,我要罚你!”

    他说完,不顾凌楚楚的求饶,直接将她抱上床压在身下……

    第二天,凌楚楚接到了墨犀的电话,她惊喜的从床上坐起来,开心的叫道,“墨犀,真的是你吗?你从丹麦回来了!”

    凤惜爵被吵醒,不悦的睁开眼睛瞪着身旁一脸欢的小女人,脸黑的像个锅底,他可不会忘记,默犀可是他的情敌!

    而且貌似这丫头对他的感情很深啊!

    “好好,我有时间,好,不见不散!”凌楚楚开心的挂断电话,小脸都笑成了一朵花,但很她便感觉到身后一片凉飕飕,几乎要把她冻僵了!

    回头,果然对上某人堪比包公的脸,凌楚楚立刻扔下手机搂住他,说道,“老公,别这样嘛,墨犀是我的好朋友!”

    好朋友,人家未必这么想吧!

    凤惜爵暗暗磨牙想,但他只是心里绯腹一下,他可不会笨到说出来,据他观察,这丫头明显不知道墨犀爱着她!

    虽然凤惜爵一百个不愿意,可他还是没有阻止凌楚楚去见墨犀,因为他知道那个男人是个磊落的男人,所以他并不担心他会对楚楚做什么!

    但是让她们单独见面,他还是很不爽,所以一清早都摆着一张能冻死人的臭脸!

    紫儿和冬冬感觉着身边不停的涌动的西伯利亚寒流,非常自觉的低头扒着碗中的饭,吃完后立刻逃之夭夭上学去了!

    凌楚楚看着这两个没义气的家伙,自己对他们使了那么久的眼色,他们都当没看见,真是白疼他们了!

    顶着凤惜爵这不断往外吹冷气的大空调,凌楚楚战战兢兢的逃出了别墅,回头看了一眼正一脸阴郁的站在门口目送她的男人,冷汗狂流!

    现在她才知道男人的占有欲有多么的可怕,现在的她除了司哲瀚,几乎断了和任何男人的联系,只要她跟谁一通电话,某人准会在家里吹一天一夜的冷气,自己晚上还得被他折腾半宿!

    酒店!

    墨犀缓缓的朝着已经订好的包间走去,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就在他给楚楚打电话约了她后,他便马上接到了凤惜爵的电话,是邀请他去参加他和楚楚的结婚典礼!

    正当他失神的时候,身体突然被人撞了一下,他皱眉看向撞他的人,那人却是匆匆的向着前方走去,看都没看他一眼!

    墨犀唇边微冷,抬步便追上那人,大手直接拍上他的肩膀,但他的手立刻被那人抓住,那人想要来个过肩摔把墨犀摔倒,但他显然低估了墨犀的实力,墨犀直接掰住他的手,将他反身按在了墙上!

    “啊!好痛,混蛋你放手!”那人大叫,墨犀微微一愣,明明是男人打扮怎么会是女人的声音?

    他立刻伸手去摘对方的帽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倾泻而下,果然是女扮男装!

    “把我的钱包还给我!”墨犀冷声命令,手上继续用力,差点将对方的手硬生生的折断!

    “啊,痛!痛!我还,我还,你先放开我!”女子大叫!

    “放开你?”墨犀冷笑了一声,伸手便摸向她裤子的口袋!

    “啊,变态啊,臭流氓,你摸哪呢!”女子哇哇大叫,声音略显稚嫩!

    墨犀将自己的钱夹从她的屁股口袋中拿出来,这才松开了钳制着她的手。

    女子得到自由,转身便向墨犀袭击,但她只来得及出了一招,便再次被墨犀制住!

    墨犀一手拿着钱夹,一手将女子按在墙上,冷冽的利眸扫向这个女贼,冷冷的说道,“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他说完,不悦的收回手,便大步向着自己订的包间走去。

    女子的脸立刻僵住,真是耻辱啊,想她谢蓝衣何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大叔,请等一下!”硬的不行来软的,她谢蓝衣可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不讲什么英雄气节,只要能拿到钱,她能软能硬,能文能武!

    墨犀闻言嘴角一抽,大叔?他有那么老吗!

    脚步未停,他继续向前走,不想理这个女贼!

    “大叔,请你等一下!”谢蓝衣哪里肯放弃,立刻冲到他身边拉住他的手臂,却被墨犀狠狠一甩,直接甩到了一旁的墙上。

    “砰”的一声,谢蓝衣的头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上,疼得她眼冒金星,眼泪都掉下来了!

    “唔,好痛,大叔,你好暴力啊!”谢蓝衣痛苦的捂着头大叫,但是为了钱,她忍!

    墨犀眸光不变,甚至没看她一眼,直接进了自己的包间!

    等谢蓝衣抬起头的时候,走廊里已经没人了,她不敢致信的瞪大了眼睛,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冷漠的人?

    要知道她谢蓝衣年纪虽小,但长得也算得上是个美女,这男人是瞎的吗?竟然没看她一眼!

    太伤自尊了!

    “小姑娘,你没事吧?”凌楚楚赶到酒店,本想找墨犀所说的包间,一眼便看到摔倒在地的谢蓝衣,光洁的额头上被撞出了一外大包,坐在地上发呆!

    “啊,姐姐,我头疼!”谢蓝衣见到新的目标,犹豫了一下,立刻抚住了额头。

    “头疼,是不是撞坏头了,我送你去医院吧!”凌楚楚见状连忙蹲下身,仔细的检查着她的额头,貌似撞出血了。

    “流血了,我先给你贴个创可贴,然后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头上受伤不是小事,一定要检查一下才行!”凌楚楚见对方年纪小,便同情心泛滥,立刻从包里拿出创可贴,撕开小心的替她贴上!

    谢蓝衣本想向她的钱包下手,可是当她感觉到凌楚楚小心翼翼的替她贴上创可贴,因为怕弄疼她,动作十分的轻柔,甚至替她轻轻的呼气,她的手便慢慢的收了回去!

    她知道这个女人真的是个好人,她谢蓝衣虽然是贼但是也有原则,就是不偷对自己好的人。

    “怎么样,自己能站起来?我送你去医院!”凌楚楚轻轻的扶住她,对她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

    “谢谢姐姐的好意,一点小伤而已,我没事的!”谢蓝衣立刻站起身,礼貌的对着凌楚楚道谢!

    “真的没事吗?那你自己要小心一些,要是感觉头晕,一定要去医院,知道吗?”凌楚楚不放心的叮嘱。

    “嗯,我知道了!”谢蓝衣点头。

    “楚楚!”墨犀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想去接凌楚楚,没想到竟然会碰到这一幕,这个女贼要对楚楚做什么!

    他大步走到楚楚身边,将她拉开,与谢蓝衣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冷声说道,“把钱包拿出来!”

    “什么钱包?我没偷!”谢蓝衣眉头微皱,这个可恶的男人,不但害她受伤还冤枉她,她一定会让他好看!

    “拿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墨犀的声音更冷。

    “墨犀,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她没有偷我东西,她摔倒了,我扶了她而已!”凌楚楚紧张的解释。

    “你自己看看你的钱包还在不在?”墨犀不信,一个贼怎么可能改的了本性,肯定又是用计谋想要偷东西而已!

    凌楚楚见状连忙将自己的钱夹拿出来,说道,“你看还在,你误会她了!”

    谢蓝衣见状,立刻扬起了下巴,气愤的瞪向墨犀。

    “误会?是不是误会她自己心里清楚,我们进去吧!”墨犀说完拉着凌楚楚向包间内走去!

    凌楚楚歉意的回头对着小女孩笑了笑,然后跟着墨犀一起进了包间!

    谢蓝衣生气的对着空气挥了挥拳,恨不能将墨犀直接打趴下。

    但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以她的身手,连人家的衣服都碰不到,就会被他撂趴下!

    哎,都怪她学艺不精,而且很久没偷过东西了,手法都生疏了!

    可是今天她必须弄到钱,否则医院就会豆豆停药了!

    “墨犀,你是怎么了?怎么会冤枉一个小孩子!”凌楚楚进了包间,不解的问。

    “我没有冤枉她,她刚刚偷了我的钱包,被我抓住了!”墨犀淡淡的回答,同时替她倒了一杯水。

    “是吗?可我看她不像坏人啊!”凌楚楚当然相信墨犀,可是那个小女孩,真的不像坏孩子。

    “坏人是不会写在脸上的!你呀,就是太善良了!”墨犀不以为然。

    “可是,如果她真的是小偷,她为什么没偷我呢,我觉得她可能是有什么苦衷吧!”凌楚楚分析着。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苦衷,如果因为苦衷就可以去害人,这社会岂不是会更乱!”

    “……”好吧她承认他说的有些道理!

    “可是,如果能帮的话,我们还是尽量帮助一下吧!我知道其实你也就是说说,其实你也很善良的!”凌楚楚笑嘻嘻的看着他。

    “……”墨犀不答,因为他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他的善良也只对她一人而已!

    “墨犀!”

    “嗯?”

    “上次我说给你介绍女朋友,你可是答应了的!怎么样,什么时候见见?”凌楚楚眨巴着一双漆黑的大眼睛,期盼的看着她!

    墨犀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世上还有比他悲惨的男人吗?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能表白也就算了,可那个女人还想着为你介绍女朋友!

    “我最近没时间,过阵再说吧!”墨犀轻咳了一声回答。

    “怎么可以这样,你都答应人家了!”凌楚楚噘嘴,对他的回答十分的不满,他的态度明明就是不想见嘛!

    “嗯……过几天玄宙会来国内!”墨犀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于是转移了话题!

    “……他来你也不用通知我!”

    “……”墨犀心中替玄宙默哀,亏得玄宙还在考虑为她带什么礼物,可这边貌似根本不欢迎他!

    正当二人聊得火热的时候,凌楚楚的电话突然响起,特别订制的铃声让她知道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家的亲亲老公凤惜爵!

    “喂!爵……有事吗?”凌楚楚歉意的看了墨犀一眼,接起电话。

    “当然!我从法国订的婚纱已经到了,我去接你试婚纱!”凤惜爵看着面前的酒店,嘴角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现在试婚纱!可是我……”凌楚楚有些郁闷,她和墨犀好不容易才见了一面,还没睡服墨犀去相亲呢。

    “婚期马上就要到了,我们要马上去试一下,不合适的还要改,不然会来不及!紫儿和冬冬也在,他们的礼服一起到了!”凤惜爵回头看了一眼泄气的坐在后面的儿女,笑着说道。

    紫儿和冬冬无奈的对视一眼,这个无聊的老爸,明明婚期还有半月,一点也不着急好吧!

    明明是找接口破坏妈妈和墨犀叔叔的约会,最可恶的是还拿他们两个当枪使!

    “哎!”二人各自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窗外,泪流满面!

    “那好吧,我马上下去!”凌楚楚同样叹了一口气,跟墨犀说了声,便准备离开。

    墨犀不放心她,亲自把她送出酒店,凤惜爵看着并肩走出来的二人,立刻下车迎了过去,直接将凌楚楚搂在怀中,这才对着墨犀一笑,“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没关系,试婚纱要紧!”墨犀淡淡一笑,怎会不知道他是故意的!

    “哦,对了,我们婚礼的时候还缺一个伴郎,不知道墨先生有没有空?给我和楚楚当伴郎呢?”凤惜爵笑得十分的无害!

    墨犀心里却是一苦,看了一旁惊鄂的凌楚楚一眼,点头答应,“当然可以!”

    “那就谢谢墨先生了,等伴郎服到的时候,我会让婚纱店打电话给你去试礼服的!”凤惜爵说完搂着凌楚楚向车子走去。

    紫儿冬冬趴在车窗处看着三个大人,心中为墨犀叔叔默哀,爸爸这招也太损了,明知道墨犀叔叔喜欢妈妈,还让人家去当伴郎!

    最毒妒男心啊!

    这招,够狠!

    凤惜爵带着凌楚楚和孩子离开了,直到这一刻墨犀才真正意识到,楚楚真的成了人家的妻子,母亲!

    从今往后,他真的要和她保持距离了,心如同被刀绞着一般痛着,他烦躁的走到车子旁,车子向着酒吧的方向开去,他现在需要去喝些酒,来麻痹自己痛苦的神经!

    同样来到酒吧的谢蓝衣看到正要走进酒吧的墨犀,想着他竟然对自己下如此狠的手,突然眼睛一转,准备报仇!

    将绑成马尾的头发散落下来,她大步走到墨犀面前,在他平静无波的眼神中,突然伸手扯开了自己的衬衫,眼神皎洁的看着他大叫,“非礼啊,变态啊,救命啊!”

    墨犀的眸中闪过错愕,看着面前女子那白嫩的胸口,皱眉转过头,脸上闪过一丝羞赧。

    谢蓝衣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纯情,竟然看到她的胸口就脸红,玩心大起,上前紧紧的抓住他,“非礼啊,抓变态啊!”

    周围马上聚集了许多人,对着墨犀一阵指点!

    “看着人模狗样的,竟然非礼小孩子!”

    “是啊,这丫头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吧,他怎么下的去手?”

    “这个社会真是太乱了!”

    “……”

    周围一阵指责声,但却没人真正出头去帮谢蓝衣!

    墨犀冷冷的回眸看了一眼正一脸得意的谢蓝衣,突然挥开她的手,冷冷的说道,“闹够了就把衣服穿好,你露点了!”

    “……”谢蓝衣一惊,低头一看,说道,“你胡说,哪有露点!”

    “在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墨犀说完,绕过她大步离开了,如果不是凌楚楚替她求过情,就她这样胡闹,他肯定不会饶过她!

    “……”好吧,貌似他说的是真的,因为内衣太旧的缘故,所以边都翘了起来!

    墨犀来到酒吧,要了酒之后,便开始喝酒,只是今天入喉的酒却是格外的苦涩。

    大概喝了半小时,身后突然传来了阵骚动,还伴随着女孩大声的咒骂声!

    墨犀文斯不动,继续喝着他的酒,这个世界上,除了凌楚楚,其他任何人或事都与他无关!

    “大叔,救我,救命,大叔!”谢蓝衣被几个男人押着,看到墨犀,拼命的向他求救!

    “先生,那位小姑娘似乎在叫你!”酒吧好心提醒!

    “我不认识她!”墨犀冷冷的回答,继续喝酒!

    

Snap Time:2018-07-23 00:38:36  ExecTime: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