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秘密爱人》全文阅读

作者:韩降雪  总裁的秘密爱人最新章节  总裁的秘密爱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总裁的秘密爱人最新章节大结局(下)(13-09-23)      大结局(中)(13-09-23)      大结局(上)(13-09-23)     

大结局(下)


    “必须马上去医院!”凤惜爵看着刚刚被泼到硫酸的地上,就连地砖都被腐蚀了,刺刺的冒着白烟,更何况是人!

    如果不是有艾锦心,刚刚那些硫酸就会泼到楚楚的身上,想到这里,他几乎都要疯了,那种后怕的感觉,让他都没办法呼吸了!

    艾锦心痛得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龙荆南见状,愤怒的上前,狠狠的踢了两脚已经晕过去的顾雨馨,恨不能直接将这个女人杀死!

    “锦心!”闻讯赶来的夏尧熙见到艾锦心,又惊又喜,当他看清她受伤的手臂时,立刻将她抱起,对着众人说道,“我马上送她去医院!你们不要担心,有事我会通知你们的!”

    他说完,不等众人回话,便飞的抱着人离开了!

    凌楚楚提着裙子紧张的看着离开的二人,一颗心紧紧的揪紧了,凤惜爵则是来到她面前,一把将她抱在怀中,紧紧的搂住,力道大的恨不能将她揉进身体!

    “楚楚,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差点让你受到伤害!”他紧紧的抱着她,因为害怕,身体都在不停的发着抖,想着她差点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受到那么严重的伤害,他真恨不能杀了自己!

    “爵,我没事,不怪你的,谁也不会料到会出这样的事,别怕,我不是好好的吗!”凌楚楚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不停的安慰着他的恐惧和不安!

    “雨馨!”随后赶来的顾莫庭看着眼前的情况立刻傻眼,可是当他看到口吐鲜血躺在地上的女儿时,还是心疼了!

    “这个女人,我要让她永远都消失!”凤惜爵咬牙齿的看着顾雨馨吼道,眼睛通红,恨不能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楚楚,凤总,手下留情!我知道雨馨又做错事了,但是请你们放过她吧,我会把她再送回监狱好好改造的!”顾莫庭哭着向二人求情!

    都怪他不好,如果不是他听了妻子的话把她放出来,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

    “时间马上就到了,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凤惜辰从外面跑了过来,当他看清这里的情况时,立刻傻眼。

    “马上去封住媒体,也别再让人过来!我们很就好!”龙荆南沉声说道。

    凤惜辰没有犹豫,马上点头,“好,我知道了,还有十分钟,别耽误了吉时!”

    他说完,立刻转身,阻止有人再过来!

    “楚楚,你怎么样?继续婚礼应该没问题吧!”龙荆南问。

    “我没事!”凌楚楚深吸了一口气回答,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他正深深的望着她,眼底有着脆弱和不安!

    凌楚楚的心忽然一痛,伸手握住他的手,微笑着说道,“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我盼了好久了,绝对不允许任何事情把它破坏掉!”

    “楚楚!”凤惜爵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反握住她的手,说道,“好,我们走!”

    他小心的将她抱起,又冷冷的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狼狈的父女二人,然后大步的离开了。

    龙荆南和墨犀见状立刻跟在二人的身后,防止再出现什么其他的状况!

    “带她走吧!”临走时,凌楚楚叹息着说。

    顾莫庭紧张的看向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因为顾莫庭中途离开,最后负责带着凌楚楚走到神父前交给凤惜爵的人换了龙世卿!

    有了龙家的加入,更加加重了这次婚礼的重量!

    教会的乐团开始奏出优美的音乐!

    童稚纯洁的合唱声在教堂内回响,描绘着彩色绘图的巨大拱形玻璃窗使透进来的阳光变得瑰丽圣洁。

    在孩子们咏唱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时,窗外,有一群白鸽轻轻飞起。

    婚礼正式开始!

    在神父的示意下,乐队奏响结婚交响曲!

    两旁的宾客们全都看向教堂的大门处,脸上挂着祝福的浅笑!

    凤惜爵站在神父身边,缓缓转身看着已经站在门口处的新娘,眼神浓烈,嘴角含笑。

    教堂的入口,凌楚楚轻挽着龙世卿的手臂,纯白色的婚纱,美丽纯洁的花冠,深蓝色的蓝宝石,轻纱下面,她的容颜若隐若现。

    随着乐曲变得热烈,凌楚楚深吸了一口气,随着干爹的脚步迈出了通向圣坛的道路,慢慢的走向她最心爱的男人!

    身后跟着四个花童,他们每人提着一个小巧的花篮,里面装满了花瓣,他们一边走一边洒,脸上一直带着乐的笑容,像四个可爱的小天使!

    前两排坐的都是和凌楚楚关系最近的家人,凤惜颜和杨雅筑抱着小离儿和小夜儿,两个小家伙也穿得非常的帅气,咬着手指看着妈妈,咯咯直笑。

    摇曳的烛光,点亮成两排长长的星芒。

    一步一步,她慢慢的走向他。

    雪白的婚纱拖在暗红的地毯上,她走过一排排的宾客,最终停在了凤惜爵的面前!

    龙世卿笑着将凌楚楚的手放到凤惜爵的掌中。

    凤惜爵呼吸一窒,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如同那是他生命中的至宝,幸福在二人的身边缓缓的流淌。

    然后,二人同时转头看向神父。

    “凤惜爵,你愿意娶凌楚楚小姐为妻,并照顾她,爱护她,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相爱相敬,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吗?”

    凤惜爵转眸深情的凝视着身旁的女子,坚定的回答,“我愿意!”

    “凌楚楚小姐,你愿意嫁给凤惜爵先生为妻,并照顾他,爱护他,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相爱相敬,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吗?”

    凌楚楚同样深情的凝视着身边的男子,二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不停的纠缠着,甜蜜而幸福!

    “我愿意!”她的声音坚定而清脆!

    “我宣布,凤惜爵先生和凌楚楚小姐正式成为夫妻,现在交换戒指!”

    陌如玉立刻捧着盛有结婚戒指的盒子来到二人的身边。

    法国名师专门订婚的结婚对戒,简单,大气,细细的铂金圈上镶嵌着一颗精致的钻石,钻石不大,却是这世界上最纯度最高的!

    “新郎为新娘戴上戒指!”

    凤惜爵小心的拿起盒子中的女戒,同时执起凌楚楚手,慢慢的替她套在无名指上!

    “新娘为新郎戴上戒指!”

    凌楚楚同样拿出男款戒指,浅笑着替他戴上!

    “新郎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凤惜爵心中一恸,他慢慢的将凌楚楚头上的白纱掀开,在宾客们祝福的目光中,低头吻住她的唇瓣……

    “楚楚,每一次和你亲吻,我都感觉像是第一次!”凤惜爵吻完新娘,突然覆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凌楚楚脸色微红,胸口微微的起伏着,一脸的羞涩!

    …………

    广场上,宾客们热烈的欢呼着,凌楚楚站在高处,看准了凤惜颜所在的位置,将手中的捧花高高的抛了出去!

    “啊!”身后一片尖叫声,单身女孩们推来推去的想要去抢那个象征幸运的捧花,可是那花却稳稳的落在了不争不抢的凤惜颜的手中。

    凤惜爵颜一阵错愕,不可思议的低头看着手中的捧花!

    “颜姐,加油!”凌楚楚回身调皮的对着她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便也接受了凌楚楚的好意,对着她点了点头,同样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新娘来合影了!”摄影师调好镜头对着凌楚楚喊。

    “咦,新娘,新郎呢?”

    正当摄影师到处寻找的时候,一辆纯白的跑车稳稳的停在了广场中央,巨大的喷水池内,水珠闪耀着七彩的光芒。

    在众人激动的目光中,凤惜爵平静的下车,大步走向自己心爱的女子!

    “新郎,合影的时间到了!”摄影师对着他大喊,他却听而不闻,直接走到那个高台上,将穿着婚纱的新娘抱起!

    凌楚楚立刻搂住他的脖子!

    “天啊,这是什么情况!”摄影师惊诧,但身为专业的摄影人员,所有的摄影师都立刻将镜头对准了二人!

    无数门按下,瞬间变成了永恒!

    凤惜爵抱着爱妻大步走到跑车,将她放进副驾驶的位置,然后仔细的替她系好安全带,这才走到驾驶位,开着车子飞的离开了……

    即使不用问,凌楚楚也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现在他们二之间的默契已经非常的好了,即使不用说,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医院内!

    凤惜爵一路抱着凌楚楚,在所有人惊奇的目光中,飞的走向急救室。

    急救室外,夏尧熙和妞妞站在外面,紧张的看着急救室的门。

    “大哥,妞妞,情况怎么样了?”凌楚楚提着婚纱步的走到二人身边,担心的询问。

    “你们怎么来了?今天是你们的婚礼,这里有我就行,来的时候我已经观察了,伤的不是很严重!你们不要担心!”夏尧熙立刻解释。

    “怎么能不担心,锦心姐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如果不是她,我都不敢想我会变成什么样!”凌楚楚捏紧了手中的裙摆,想起当时的情况,那一瓶高浓度的硫酸可是直接泼向她的脸的,而且当时她已经被吓傻了,根本不可能自己躲过!

    艾锦心是为了保护自己,才会被硫酸溅到手臂上,她不敢想象,该有多痛!

    “那婚礼那边?”夏尧熙还是有些担心。

    “婚礼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会有人处理,等下我们直接去晚宴就可以,可这边如果不来,楚楚会一直没办法安心的,只要亲眼看到她没事,她才会好受一点!”凤惜爵淡淡的解释,同时心疼的搂住了妻子的消瘦的肩膀。

    “楚楚阿姨,爸爸说妈妈不会有事的,你不要太担心了!”妞妞抬起头,同样安慰着一脸难过的凌楚楚。

    “妞妞,谢谢你,你真有一个好妈妈!今天是她救了阿姨的命。”凌楚楚立刻蹲下身,拉住妞妞的手。

    “阿姨,我以后也要向妈妈学习,做个勇敢的人。”妞妞非常骄傲的说道。

    “好孩子。”凌楚楚伸手抚住她的小脸,有这样的位好母亲,妞妞将来也是一定会是个善良勇敢的好姑娘。

    凤惜爵和夏尧熙又聊了几句,急救室的门终于被推开了,几个人见状,立刻走了过去,紧张的看向医生。

    “医生,她怎么样了?”夏尧熙紧张的问。

    “你们不用担心,她的胳膊上虽然沾到了硫酸,但好在量非常小,只是灼伤了表面的皮肤,并没有大碍,养伤这段时间只要注意一下就不会有问题,遗憾的是可能会留下疤痕,影响美观!”医生认真的解释着。

    一听说要留下痕,凌楚楚心里一阵难过,女孩子都爱美,要是真留下疤痕可怎么是好。

    “别担心,会有办法治好她的!”凤惜爵已经看出她心中所想,伸手握住她的手安慰。

    艾锦心从里面走出来,手臂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见到外面的人明显一愣,诧异的问道,“你们不是还在进行婚礼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锦心,你感觉怎么样?”夏尧熙第一个来到她面前,紧张的询问,表情十分的紧张。

    “锦心姐,对不起,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你也不会受伤!”凌楚楚也走到她面前,一脸愧疚的说。

    艾锦心感觉到夏尧熙眸中的灼热,一阵的不自在,她故意忽略到他的视线,对着凌楚楚轻轻的笑了笑,说道,“凌小姐,你别这么说,我救你只是意外,而且只是受了一点小伤,你不用记挂在心上,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倒是你们,今天是你们的好日子,别因为我耽误了正事。”

    “锦心姐,你别叫我凌小姐了,叫我楚楚就好,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表达谢意,我也不会说什么感激的话,总之,今天的事我会记在心里,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亲姐姐。”凌楚楚真诚的拉住她那只没受伤的手。

    艾锦心微微一笑,“好,楚楚,我也是说真的,我真的只是小伤,你们两个要真的为我而耽误了婚礼的事,我会不安的。”

    “艾小姐,婚礼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不会有耽误,你今天救了楚楚,就是救了我凤惜爵,救了我们一家人,这份情我也会记在心里,如果将来你有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无论什么事,哪怕是赴汤蹈火,我也会办到。”凤惜爵的语气认真且虔诚。

    “谢谢你们的好意了,我知道了!好了,现在我没事了,你们回去吧。”艾锦心笑着回答。

    一旁,被冷落的夏尧熙很郁闷的站在一旁,听着三人之间的对话,突然妞妞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同时对着她眨了眨眼睛。

    “额……楚楚,凤总,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先回去吧,锦心有我照顾着你们放心。”夏尧熙略有些不自在的开口。

    “那好吧,锦心姐,明天我再去看你,那我们就先走了!”凌楚楚松开了艾锦心的手,她又怎么看不出,夏尧熙的那点小心思。

    “大哥,你可一定照顾好锦心姐。”

    “我会的。”

    凤惜爵跟着二人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凌楚楚离开了,临走时妞妞说要跟他们一起离开。

    “妈妈,我想让你和爸爸在一起,我也想像别的小朋友一样有亲生的爸爸妈妈在身边……爸爸,除了妈妈,我不会让任何女人做我的妈妈,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会很伤心的。”妞妞说完,转身向着等着她的凤惜爵和凌楚楚走去,跟着他们一起离开了。

    看着女儿明显瘦了许多的小脸,艾锦心心如刀绞,眼泪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转,女儿是她的心头肉,她宁愿少活十年,也希望女儿能够过得幸福乐。

    可是现在,她要怎么告诉女儿,她没办法满足她的心愿!

    看着三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夏尧熙突然将正在出神的女人打横抱起,大步向外面走去。

    “夏尧熙,你干什么?放我下来!”艾锦心被吓了一跳,失声尖叫,碰到受伤手臂,疼得她直掉泪。

    “小心点,不知道自己受伤了吗!”夏尧熙心口一刺,但也没有放下她。

    “你到底要干什么?”艾锦心生气的瞪着他,明明已经拒绝了自己,干嘛又用这种眼神看着她,他这样会让她很困扰。

    “……”夏尧熙抱着她来到自己的车子处,然后将她直接放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二人都上车后,车子飞的驶出了医院。

    “麻烦你送我去心语花店。”艾锦心并没有表现的激烈,只是淡淡的说。

    可是旁边的男人如同没听到一般,继续开着自己的车,手指紧握着方向盘,表情有些怪异。

    “喂,这不是去心语花店的路,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

    “夏尧熙,你放我下车,我自己打车走!”

    ……

    “你倒是停车啊,你不是讨厌我吗?我已经离开了,你还想怎么样?”

    ……

    “夏尧熙,你到底想干什么!如果你只是怕对凌小姐夫妻没有交待,大可不必,点放我离开。”

    ……

    无论艾锦心说什么,夏尧熙都不理会她,自顾的想着自己的心事,其实没有人知道,他想的不是别人,正是身边的这个女人!

    自从她走后,夏尧熙才知道,原来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他的心里,她消失的这段日子,他每天都会失神,甚至有时候会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工作屡次出错,生活上也是一团糟!

    车子在一家高级小区停下,夏尧熙这才下车,再次将艾锦心抱起,大步向着楼上走去。

    “夏尧熙,你放我下来,你带我来哪里?”艾锦心挣扎,男人却不给她逃走的机会,直接走进电梯。

    进了公寓,夏尧熙没有开灯,因为楼层太高的缘故,只有窗户处有着淡淡的白光,里面一片漆黑。

    艾锦心想要去开灯,却被他拦住,她刚想要说话,唇上便是一热,铺天盖地的吻几乎将她淹没。

    “唔!”艾锦心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这个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明明讨厌自己,又为什么要吻自己。

    她想推开他,可是受伤的手臂被他掐着,举在空中,另一只手也被他钳制住,她被他压在墙壁上,退无可退,只能被动的承受着他的吻。

    炙/热的吻让她有些承受不住,舌头被他/吮得发麻,就在她要受不了/窒/息的时候,他的吻才一路向下,来到她的脖/颈处。

    温/热的触感让她浑身发麻,所过之处更是燃起一串串火/花,她倒吸了一口冷气,下一秒,便感觉到身子一/凉,她的上衣被他扯/开了。

    他的吻还在继续着,来到她的胸/口,艾锦心脑袋有些发/晕,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明明不喜欢自己,却对自己做这种事!

    最最可恶的是,她竟然不讨厌,可是,她突然想到一件事,让她慌乱的想要推开他 !

    夏尧熙却不肯放过她,很便脱下了她的上衣,继续吻上去。

    艾锦心脸色涨得通红,她突然尖叫道,“夏尧熙,停!”

    “锦心,别拒绝我,让我们一起给妞妞一个家好不好?”夏尧熙粗喘着看着她,然后继续吻上她的柔软。

    “啊!夏尧熙,不要……”艾锦心再次拒绝,在夏尧熙委屈的目光中,她结巴的解释,“我……我做了一天的活了……出了很多汗,我要洗澡!”

    艾锦心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脸色烧得通红,她的衣服都被他扯破了,最后只能穿上他的白衬衫,肥大的白衬衫已经及她的膝盖,只露出两截修笔直的小腿。

    “锦心,手臂没事吧。”夏尧熙立刻迎上来,紧张的看她的手臂。

    “额……没事,夏尧熙,其实,如果,你要是只想给妞妞一个家,我们没必要……我可以配合你演戏的,你可以去找你喜欢的人。”艾锦心的心狠狠的刺痛着,可是她却不得不说。

    她不想让他因为妞妞而接纳自己,这样对他们都不公平,将来也只会给妞妞带来更大的伤害。

    夏尧熙看着她窘迫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才掐住她的肩膀,看着她非常认真的说道,“艾锦心,你给我听好了,我想给妞妞一个家,可我好像也喜欢上你了,不是演戏,是真的。”

    艾锦心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心忽然跳乱了节奏,呼吸都要停止了,天啊,谁来告诉她,她这是在做梦,他竟然说喜欢上她了!

    夏尧熙好笑的看着她可爱的模样,虽然长得不是很漂亮,可是却让人觉得十分的干净舒服,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再次吻上她的唇……

    晚宴是本市最大的饭店举行,凤惜爵和凌楚楚赶到的时候刚刚好,陌如玉和凤惜颜立刻拉着她去换衣服,一身剪裁十分合体的旗袍将她玲珑有致的身躯包裹的恰到好处……

    换好衣服后,二人立刻去给宾客敬酒……

    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凌楚楚几乎累得虚脱,时钟也已经过了十二点!

    凤惜爵开着车载着凌楚楚直接来到海边,一艘豪华的游艇停在海面上,二人会心的一笑,这是凤惜爵早就计划好的,婚礼过后,他要和楚楚二人去渡蜜月。

    他早就已经把四个孩子交给了凤老,他们不在的这段时间由凤老照顾。

    凤惜爵抱着楚楚上了游艇,然后命令开船,二人站在甲板上深/情拥/吻,无数的繁星在夜空中闪烁着,见证这幸福的一刻!

    而另一边,已经预谋好去闹洞房的众人却是扑了个空!

    闯进新房的众人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立刻傻眼,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人呢……

    几天后,凤园。

    冬冬和紫儿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摇篮里面的两个小家伙,第N次叹气。

    爸爸妈妈这两个没义气的家伙,度蜜月也不带着他们,真是太可恶了……

    等他们回来,他们一定不会轻易原谅他们……

    此时,希腊的爱琴海边,凌楚楚穿着一条雪白的雪纱长裙,头上戴着一个大大的太阳帽,脸上一幅超大的墨镜,她正自在的躺在躺椅上,一边喝着果汁一边看正在海里冲浪的男子,脸上挂着甜蜜又幸福的笑容……

    凤惜爵冲了两圈后,回到岸边,将冲浪板一扔,大步走到妻子身边,低头吻了吻她的唇瓣,说道,“怎么不去游泳!”

    凌楚楚摘下墨镜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还敢说,我现在哪有力气游泳!”

    自从出来,这男人便每天如同一只恶狼一样,不停的向她索/要,弄得她腰都断了,昨晚又是到后半夜才肯让她睡,她现在能动才怪!

    “老婆,是你的魅力太大了!没力气没关系,你去哪我都抱你!”凤惜爵说完再次扑上去将她压倒在椅子上。

    “凤惜爵,这里是公共场所!”凌楚楚感受着他的热情,紧张的提醒。

    “这里方圆百里都被我包下来了,不会有人来的,你放心吧……放松点,你夹太紧了,我进不去!”

    “……凤惜爵,你简直禽/兽不如!”凌楚楚生气的想要推开他,最后却还是被他制服,而她的骂声也变成了暧/昧的呻//吟……

    其实凌楚楚不知道,凤惜爵在出来之前就已经做了个决定,他要把她们‘爱’的足迹洒遍全世界,当然这个爱也包括……他们现在所做的事!

    【主角的故事到这里就彻底的完结了,呼呼,雪在想想还有谁需要再写写捏,哦,对,我家的小墨犀该出场了,其实关于墨犀,雪有话说,雪真的是非常非常喜欢这个角色,甚至爱他超过凤男猪!按照雪当初的设计,墨犀原本会因为救楚楚而死,这样肯定会虐到一票人啊!!!哇咔咔!!!可是到最后,雪真的舍不得!太爱他了,不舍得让他死,所以这了他改变了原本的故事大纲!】

    豆豆走了,在他走之前的这段日子,他很乐,所以谢蓝衣没有任何的遗憾!

    墨犀得知消息后,和她一起替豆豆办了后事。

    站在豆豆的墓碑前,谢蓝衣没有哭,可以说自从豆豆走后,她都没有掉一滴泪。

    墨犀有些担心的看着她消瘦的肩膀,说道,“想哭就哭吧,为自己的亲人哭,并不丢人!”

    谢蓝衣却是摇了摇头,“豆豆不会想看到我哭的,看到我哭,他会更难过的,所以我不会哭!”

    她说完,转头看向他,笑着说道,“大叔,真的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豆豆最后不会过得这么乐。”

    墨犀沉默不语,她却是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卡递到他的手上,说道,“这是豆豆治病剩下的钱,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偷东西了。”

    墨犀看着手中的卡,又塞回到她的手上,“交给院长吧,我想孤儿院需要!”

    谢蓝衣犹豫了一下,最后没有推辞,他说的对,孤儿院需要,每年孤儿院都会有新孩子进来,那些孩子都很小,需要更好的照顾,所以她们真的很需要钱。

    “我替你报了一所英国的高中,是全世界最好的学校,你去那里上学,明天就走!”墨犀淡淡的说。

    谢蓝衣惊讶的抬起头,不敢致信的看着他。

    “你不说你的数学是全世界第一吗?那里也是数学最好的高中!”墨犀继续淡淡的说。

    “我不走,我哪也不去,我要留在孤儿院照顾这些被遗弃的孩子!”谢蓝衣立刻拒绝。

    “照顾孩子?继续去偷,去拼命的打工?”墨犀冷声质问。

    “我说了我不会再偷就不会再偷,我谢蓝衣从来说话算话,我可以打工赚钱。”谢蓝衣激动的对着他吼。

    “你每天累死,能赚到几个钱,你看看孤儿院的孩子们每天吃的都是什么!外面捡来的烂菜,长了虫的大米,这就是你说的照顾?豆豆生病连治病的钱都没有,这就是你说的照顾!”

    “别说了,别说了!你以为我想吗?我也想照顾好他们,可是……”

    “既然想照顾好他们,就按照我说的去上学!你只有上学,才能更好的改变自己,你可以选择各种专业,你可以选最赚钱的专业去深造!到时候你才能够更好的照顾那些可怜的孩子!”墨犀表情严肃的说。

    谢蓝衣蹲在地上,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可是他却听见她说,“好,我听你的,我出国,去上学……”说到这里她突然站了起来,说道,“可是,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我也会证明给你看,我有能力照顾好他们!”

    墨犀没有说话,心里却是十分的欣慰,这丫头果然聪明,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的选择。

    机场,谢蓝衣拿着行礼,准备登机。

    “孤儿院这边你放心,你不在的这几年,我会替你照顾!”墨犀淡淡的说道,但他的承诺却有千金重!

    “我知道!”谢蓝衣垂着头,闷闷的回答。

    “进去吧,时间到了!”墨犀将手中的包交给她。

    谢蓝衣捏着手中的包,突然抬起头,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然后吻上他的唇,墨犀身体一僵,却感觉到唇上一阵刺痛,她咬破了他的唇。

    “大叔,现在我已经替你印上印章,你的人已经是我的了,你要等我回来!我要嫁给你!”她说完,立刻提起行李跑进了安检口。

    墨犀失神的看着那抹消瘦的身影,无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还在流血的唇!

    “大叔,我爱你,要等我哦!”谢蓝衣突然回头,对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墨犀无奈的一笑,转身大步的离开了机场……

    【全文完!】

    

Snap Time:2017-01-24 13:00:42  ExecTime: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