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赔身小情人》全文阅读

作者:韩祯祯  总裁的赔身小情人最新章节  总裁的赔身小情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总裁的赔身小情人最新章节第1124章大结局(一百零四)(14-08-06)      第1123章大结局(一百零三)(14-08-06)      第1201章大结局(一百零一)(14-07-24)     

第1124章大结局(一百零四)


    所有人那幸福,那开心,那高兴!!

    庄昊然抱着女儿那般爱不释手,直接就从婴儿房抱进老婆病房里,边抱边亲边疼,走至门口看到蒋天磊,即刻扬笑地凑过去,倾前自己女儿,那样开心地说;看看我女儿?像不像我?还是像可馨一些?可爱吧?你瞧她那小嘴?那眼线?以后一定水汪汪大眼睛,不管笑还是哭,都一定可爱死了!”

    蒋天磊听着这话,也不禁扬笑地凑近看向那宝贝,确实长得纷嫩可爱,但还是像妈妈一些,便说:“真很漂亮……很可爱……”

    “来!抱抱!借给你一分钟!”庄昊然话说完,即刻抱着女儿倾向蒋天磊。

    蒋天磊本来还是犹豫几分,却看向那宝贝粉纷嫩嫩,确实可爱,便情不禁地扬笑伸手,十分温柔地抱过这实漂亮小宝贝,拥入怀里时,即刻腑头看向她那般乖巧地侧脸靠向自己怀里,他心倾刻化开,情不禁扬笑起来说:“从侧脸看像妈妈,不知道会不会比妈妈聪明可爱?”

    话说完,这漂亮小宝贝顿时微动手指,瞬间碰触到蒋天磊襟领前钢笔,仿佛碰触什么太喜爱东西,倾刻扬起粉红手指握了过来。

    这一举动,逗得病房中各人大笑起来。

    蒋天磊即刻怀抱着这个小宝贝,微腑下头温柔地说:“怎么?你喜欢叔叔钢笔?叔叔钢笔不上一亿文件,是不会签哦……”

    小宝贝微紧闭眼睛,轻抿着小嘴,却继续握着那钢笔稍扬。

    “这如果抓周,这宝贝举动,可不得了罗……”庄靖宇转过身看向蒋天磊和自己宝贝孙女,扬笑地说。

    庄昊然算着时间到了,即刻抱过女儿,那么又疼又爱又亲地微摩娑着她小脸,边来到妻子身边坐下来,边扬笑地说;“老婆你看,看看我们宝贝多可爱……她是不是长得像你?但是爸妈都说,她性格像我!那多活泼逗趣?”

    唐可馨抬起头看向庄昊然,不禁流露那无奈笑容,却还是十分疼爱,洋溢着无限母爱地伸出手,轻碰她纷嫩小脸蛋。

    殷月容此时也环抱着小宝贝和叶蔓仪一起有说有笑地走进来,想着唐可馨刚才生产完,要一起回去准备宝贝诞生礼事,便十分不舍地将宝贝先让颖红抱着,她们一起走到唐可馨面前,握着她手又疼又爱地说:“可馨,真是辛苦了,整个孕期,怀这俩个孩子,真是受了很多苦……妈先回去给俩个宝贝忙碌一阵子,恰好是今天是龙凤呈祥好日子,要准备给两个孩子起个漂漂亮亮名字,您先这里休息一会儿,稍后李妈妈就会过来,为您准备好吃。”

    唐可馨流露那温柔笑容,看向殷月容与叶蔓仪微微点头,说;“好。谢谢妈。”

    庄昊然这个时候才将女儿交给佳淇,让她小心地抱着,自己则扬笑站起来,护送俩位母亲一起出外,蒋伟国与庄靖宇都不舍得走,依然站一旁,逗弄着男孙,可是没有过多久,佳淇抱着那宝贝,居然哗哗地哭起来,众人便一阵紧张,唐可馨也稍显奇怪微仰身,紧张地问:“是不是饿了?”

    佳淇怀抱着这纷嫩漂亮小宝贝,发现她微展手指,握着那钢笔摇来摇去时,流露那好紧张与伤心模样,她就觉得奇怪,就此时,特护扬笑地推着车了走进来,才说可能是妹妹想哥哥了,因为肚子里一直怀抱着哥哥休息,颖红与佳淇听着这话,即刻扬笑地环抱着这俩个宝贝相靠一起,奇怪妹妹即刻不哭了,握着那黑色渡金钢笔渐地安静下来,哥哥由此至终都十分淡定,紧闭着眼敛,微握着拳头,仿佛就是这点稳定,就能抚慰妹妹般……

    唐可馨微仰脸,看向俩个小宝贝如此相依偎,她顿时也一阵溢泪地笑了,有了孩子才发现,做母亲伟大,这确实需要倾一切去爱。

    庄家欧式客厅。

    周奶奶陪着十三名命理师站庄家待客厅欧式圆桌前,拿着俩个用深红锦锻所写俩个孩子生辰八字,摆放红木刺绣檀盒里,八个佣人则缓慢地捧上如掌心大古董香炉盒,轻摆放欧式圆桌前,将香炉盖轻轻地揭开,再伸着纤纤玉手,将炉灰摆放某红盒中,用白色羽毛轻轻地扫平,再用张培员与苏兆宸俩至尊生辰八字,轻摆放左右俩侧,因九五至尊天命俩个孩子,恐太福厚导致折寿,所以苏兆宸亲自提议,先为哥哥立字,而妹妹先使用乳名,所以今天五行命理师,必须针对俩个孩子命格,为他们取合适名字。

    殷月容与叶蔓仪十分紧张地等待着,毕竟起名字是大事,而且父亲生辰八字也摆展于圆桌前,中国传统以来,都由父亲为儿子起名,《礼记·曲礼上》中有说话,名子,父之责也。命之名,所以示之教也。”父亲为孩子取名意义,就是教育开始。这就是儒家“谨始”教育。使他深明谨始意义,即处身行事,一自开始,就得兢兢业业,不容稍有疏懈。而今天各命理取出俩孩子五行,看金木水火土那行有所欠缺,再避讳何字何物,才让父亲开始摘取吉日,准备取名。

    周奶奶不停地听着众命理师嘴里念念有词,手握着白色羽毛,轻轻地香炉灰中掂字,终得出俩个孩子命格中,金木水火土全无所缺,而且命轮盘转动时,那龙飞凤舞祥瑞,实属少见,真真是连上天都庇佑!殷月容与叶蔓仪听着这般话,都不禁激动宛然微笑。

    医院内!

    庄昊然才刚刚出去休息一会儿,就已经抱着女儿拥怀里,爱不释手,一会儿觉得她眼睛好看,一会觉得她鼻子好看,一会儿觉得这小公主真是世界上漂亮女孩子,刚刚逗弄完她,就已经听到俩位母亲传来消息,按着命理师说法,俩个属龙凤命格,非但金木水火土一切不缺,还兼并至尊“七曜”之势,请父亲俩孩子起意义深重孩子,有助于孩子未来展翅高飞……他听毕这话,双眸微闪烁,展露那无限爱意与温柔地腑头看向女儿,这个时候依然那般纷嫩可爱地沉沉睡去,偶尔不知道被什么惊醒时,即刻握着那支钢笔,稍升腾一下,他看着即刻扬笑,轻逗握着女儿小手,轻轻摇晃着……

    唐可馨缓缓地将儿子小心翼翼地递给佳淇,才微流露那娇嗔笑意,瞧向丈夫那眼神,知道他思索着女儿姓名,便温柔地说;“您不能天天瞅着女儿,这父亲取名字是大事,不管儿子和女儿都要认真点……”

    庄昊然怀抱着女儿,正逗弄她自己扬声大笑时,听到妻子这般,他情不禁稍收敛神色,微侧瞅了那佳淇抱着儿子正要缓缓地放小*上,那淡定恬睡小模样,他再次不作声,继续转脸扬笑地逗着女儿,甚至想要作势轻抢女儿钢笔,她就是不给自己,他心不禁升腾一股澎湃感,说:“好女儿,将来爸爸所有一切都是你,未来文件都让你签!”

    噗!唐可馨听着这话,情不禁腑脸失笑起来,这个家里就他穷了!

    庄昊然继续怀抱着女儿,看向女儿恬恬地睡着,那长长眼睫毛覆盖而下,那么乖巧,他继续微扬笑意地说:“我小公主,爸爸给你取个什么名字好呢?听爷爷说,要先起个乳名,叫什么呢?爸爸觉得,妈妈名字好听……”

    唐可馨缓缓地抬起头,深深地看向庄昊然怀抱着女儿,依然那般帅气模样,她心再微甜荡漾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庄昊然怀抱这个女儿,简直爱不释手,甚至周奶奶领着命理师进来为俩个宝贝行诞生礼,他都不舍得放下,唐可馨也十分紧张地看着命理师手握着十分锐利小刀,轻剪掉儿子一撷发丝,生怕会伤着儿子,只是时间临近夜晚,她今天生产过后,身体略显疲累,待诞生礼后,便难禁困乏,缓缓地躺*上睡过去了,而这诞生礼必须要庄家灯火通明礼拜三天,殷月容与李妈妈等众人也回家忙去了,顿时整个病房悄然安静下来,俩个宝贝也被hu士送到进俩个婴儿房,继续恬静地睡过去了……

    此时,那明月如同银盘缓缓地升腾而起,那飘飘云层,如同天宫霓裳般,随着甜甜风,轻扫而来……

    庄昊然就这般透着窗外月色,静坐病*边,腑脸细细地看向妻子那侧脸恬睡模样,或许真太疲累了,她仿佛深陷雪白*褥中呼吸,令人听了莫名心疼,这个男子温柔地笑了,边凝望着妻子,边伸出手轻轻地拉起雪白*褥,盖覆盖她身上,再伸出手轻拨她脸边发丝,感受着这个女孩初为母亲带给自己震憾……

    顿时,一阵风有点强势地吹来,明月仿佛瞬间隐没,随之而来是阵阵从天际那边闪电,仿佛闷雷就要敲响了,他速地站起来,走至落地窗前,将窗门关紧,杵立露台边静站一会儿,感觉那雷声渐近,他即刻转身悄然地走出病房外,迅速地来到回廓左右俩侧婴儿房中,因特护说妹妹渐适应妈妈与爸爸怀抱,可以暂时离开哥哥,让他们分开睡,有利于休息……

    他先沉默地迈步来到妹妹房间,隔着那透明玻璃窗,看着那宝贝果然好乖巧地睡过去了,手里却依然轻执着那根钢笔,他微露笑意,双眸微闪烁,静静地想了一会儿,这才缓缓地转过身,看向儿子婴儿房,那透明玻璃墙体却被缓缓地关紧,房内只是闪烁某盏微蓝灯光,他静站门外,沉默犹豫地想了一会儿,这才迈步上前,轻轻地扭转锁芯,展开门,走进婴儿房内……

    那粉蓝色小*上,躺着那纷嫩帅气宝贝,正紧闭双眸,紧抿着小嘴巴,恬恬地睡着,太早就流露淡定而高贵气质,只是双手微握,显出他依然有点孤单无助,毕竟离开妈妈温柔子宫,没到二十四小时……庄昊然缓缓地来到那婴儿*边,双眸闪烁着强烈光芒,深深地腑脸凝望儿子那静静睡着模样,想到他未来将会是环球集团继承人,他再稍重喘气息,胸膛堵着热烈而炽热火,却还是量按捺,初为人父,也会有迷惑,到底该给儿子怎样教育,才能让他轻松而乐地成长……

    庄昊然隐忍下内心一点沉重与焦虑,重回初为人父喜悦,借着透过来微蓝灯光,深深地看向儿子那十分迷人眼线,那高高鼻子,那紧抿嘴巴,一看就是有个性孩子,真好帅,大家都说他像自己……这个人情不禁哽咽地笑起来,再腑下身伸出手,那样温柔地轻掂着儿子小手……

    谁知道,骨肉天性,血浓如水,这宝贝仿佛雷声渐近渐近时,缓缓地展开小手,轻握着父亲手指,仿佛无须那根钢笔,都能感觉到父亲继承意思,小手握得那么那么紧……

    庄昊然双眸瞬间溢泪,感受那小手好像已经能透着浓浓责任感,他用那种关于父爱,近乎感性而心疼话,很温柔地说:宝宝啊,为了你能幸福,爸爸愿意执掌事业到天荒地老那一天,因为这确实是既沉重又需要承担艰苦过程……

    小男孩仿佛听懂了父亲话,小手依然执紧他手,那么坚定不放开。

    某个身影,渐渐地出现病房中,唐可馨双眸溢泪感动地靠门边,看向丈夫腑身伸出手,轻掂着儿子小手,唱着从小柔家乡学过来那首歌,感性而温柔陪伴地唱着:黑黑天空低垂,亮亮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思念谁……天上星星流泪,地上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她泪水阵阵滑落,却还是那样感动地转身,微笑地往前走。

    继续

    

Snap Time:2017-07-28 16:58:59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