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气凌霄》全文阅读

作者:新闻工作者  战气凌霄最新章节  战气凌霄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战气凌霄最新章节第4342章大仇得报(18-06-22)      第4341章穷凶极恶(18-06-22)      第4340章星宿老贼(18-06-21)     

第4206章用意


    天聪闻言,脸上的疑惑之色更甚了,道:“什么意思?什么我叫衡山派的仇人,我衡山派有什么仇人?况且,这里可是我衡山派的精英试练大阵,外人进不来的吧?”

    且不说,作为本地唯一的大门大派的衡山派有没有仇人,就算有,他们也进不到这精英试练大阵中来,这里可不是外人能随便进出的。

    “外人的确进不来,可进来的要不是外人呢?”天鸿反问了一句,天聪顿时更加不解了道:“师兄,你这话什么意思?精英大阵怎么会有本地人呢?就算本地人也是我衡山派的吧!”

    “唉,师弟,你真的想不起来吗?”天鸿提醒了一句道:“你忘了,精英试练大阵建成之初,此地可是有一些土著在的。”

    “你是说……抢走你们手上符咒的是亿万年前的那些土著?这怎么可能?他们不是被我衡山派的先祖驱逐了吗?怎么可能进到这里来?”天聪惊讶不已。

    作为衡山派的弟子,他自然也听说过精英试练大阵土著的传说,但他也知道,这些土著早在亿万年前,就被衡山派的先祖给驱逐到了阵外。

    这么长时间过去,这些土著怕是早已不复存在了吧?

    怎么可能出现在精英试练大阵?

    “我知道你不信,我等开始的时候也不信,但这就是事实,我们亲眼看到了那些土著,我们身上的符咒也是被他们抢走的!”天鸿说道。

    他知道这件事说来匪夷所思,正如天聪所言,这些土著在亿万年前被衡山派的先祖所驱逐,现在应该早已覆灭,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

    但事实就是事实,天鸿他们亲眼看到了此地土著的出没,并且,身上的符咒还被他们抢走了。

    “他们只抢走了你们的符咒,没有对你们出手吗?”天聪皱眉,看天鸿几人的样子,并没有受伤,显然,那些土著应该是没有对他们出手。

    “这也是我们奇怪的地方。”天鸿与旁边的几名修士对视了一眼而后说道:“我们碰上他们的时候,本以为要有一番大战,却没想到,那几名土著并没有要对我们出手的意思,仅仅只是把我们手上的符咒抢走了,然后他们就消失了。”

    “他们似乎是专门冲着我们的符咒来的。”一名修士说道。

    “居然还有这等怪事。”天聪身边的一名修士忍不住说道。

    倒是天聪沉默了片刻后,缓缓开口道:“我大概明白了那些土著的用意了。”

    “哦?他们想干什么?”天鸿几人闻言齐齐看向天聪。

    天聪看着他们道:“师兄,你也知道,这些土著与我衡山派有逐家之仇,他们看到我等,绝对不会轻易的放我等离开的,对吧?”

    “这是自然。”天鸿闻言点头道:“我衡山派先祖曾驱逐了这些土著,这些土著对我衡山派恨之入骨,看到我衡山派弟子,他们绝对没有放过我等的理由。”

    “但偏偏他们放过你们了,只是把你们的符咒抢走了……要是一般的符咒也就罢了,但宗门给的这种符咒只是为了接我们出阵用的,并没有多大的威力……”

    “师兄,你觉得那些土著会笨到不认识这些符咒、了解这些符咒的作用吗?”天聪说道。

    天鸿仔细想了想,而后摇头道:“不可能!那些土著虽然被我衡山派的先祖驱逐了,但他们的实力和修为并不弱,否则也不会存活到现在。他们应该认识这些符咒才对。”

    “没错,他们应该是认识这些符咒,了解这些符咒作用的,但他们还是抢走了你们的符咒,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们是有目的行事的,至于这个目的是什么……想想符咒的作用应该就不难猜测了。”天聪说着,脸色越发阴沉了。

    但天鸿以及其他的几名修士还是有些不解,问道:“恕师兄愚钝,师弟,他们到底什么目的,还请你说清楚些。”

    “我们的符咒是用来接引用的,要是没符咒就没办法被宗门长老接引离开,想要离开此阵的话,只有坚持到最后。但阵中十数万人,只有寥寥百人能最终走出此阵,大部分人都会被接引出去,或者战死在此……但若没有了符咒,那些人就只能战死在此地了……”

    “师兄,你还不明白吗?”天聪问道。

    天鸿沉默片刻,随即恍然道:“你是说……那些土著想把我们彻底困死在这里?不可能吧?他们有如此的心机?”

    “师兄,你未免有些小看这些土著了!他们能被我衡山派的先祖驱逐只能说明他们实力不济,并不能说明他们毫无城府心机。事实上,我可是听说,这些土著性格极其残暴,城府极其之深,他们能想出这样的注意,并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天聪说道。

    “若真如师弟你所言,那这些土著的目的可不小啊!”一名修士说道。

    “何止是不小,简直是包天的大!他们想把我们这些人全都困死在这里……只不过,土著终究是土著,固然有城府,但却没有远见。”天聪哼道。

    “哦?师弟,此话怎讲?”天鸿问道。

    “那些土著以为撕掉我们身上的符咒就能把我们都困在这里,却忘了,这精英试练大阵毕竟是我衡山派所建,他能抢走了你们的符咒,却不能完全封闭试练大阵,把我们彻底困死在这里。”天聪冷笑着道。

    天鸿几人一想也是,精英试练大阵毕竟是衡山派所建,衡山派有的是办法打开他,不一定非要用符咒,仅仅是抢走符咒,对衡山派而言,意义并不大。

    不过,话又说话来了,对衡山派的影响或许不大,但对这些参加试练的弟子影响却不小。

    毕竟,没有了符咒,就无法通知宗门长老前来接引,不能通知宗门来接引,他们就等于出于无尽的危险当中。

    “无妨,我等几人的符咒还在,我们可以捏碎,唤宗门长老前来接引,并且把这件事反映上去。”天聪说道。

    天鸿几人顿时欣喜道:“师弟真的愿意捏碎符咒吗?那真是太谢谢师弟了。”

    “师兄客气了,其实不满师兄,我等几人也已经萌生退意,若没碰上几位师兄,我等这个时候怕也已经捏碎符咒,请宗门长老前来接引了。”天聪叹了口气说道。

    他们几人的实力和修为其实并不算弱,起码比白宸强,但在这精英试练大阵,就显得不怎么样了。是以,仅仅才一开始,天聪几人就有些坚持不住,准备退出了。

    他们几人说着,就要捏碎符咒,等待着宗门长老前来接引。

    他们却不知道,就在他们周围的虚空中,正有几人在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悄声议论着。

    “原来这精英试练大阵还有这样的过去,看来这衡山派的先祖也不是什么好人啊!”北冥地闻听到天聪和天鸿两人的对话,忍不住鄙夷了一句。

    陆天羽闻言笑道:“其实,但凡是能成就一番事业的人,大都不是什么善类,因为太善良了,就会处处受制约……北冥前辈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吧!”

    陆天羽的语气中多少有些调侃的意味,要说恶名,谁能有北冥三老响亮,他们在青鸟大陆可是几乎到了臭名昭著的地步。

    不过,北冥地并不在意陆天羽的调侃,闻言点头道:“说的也是,做好人就是要吃亏和受委屈一些,所以我就不愿意做好人。”

    “二弟!”北冥天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呵斥了一句,而后他转移话题道:“天羽,你觉得那些土著真的像此人说的那样,抢走符咒是为了把他们困死在这里,继而打击报复?”

    “八九不离十吧!”陆天羽说道:“换做我,我也会这么做的。毕竟,衡山派的先祖不仅强占了这些土著的生存之地,还把他们驱逐在外,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报复都不过分!”

    “只不过手段还是仁慈了些……要是换做我,符我会抢,人也不会留的。”北冥仁说道。

    “要是那样的话就没意思了。”

    陆天羽淡淡说道:“一个人只有一枚符咒,杀了人,符咒抢不抢也没什么意义了。那些土著的目的,显然不仅仅是杀人那么简单,他们想让阵法内的这些修士自相残杀做困兽斗!”

    “把这些修士手上的符咒都抢走,让衡山派的人无法来接引,逼得这些被抢走符咒的人留在这里,同门相残……这倒是个绝佳的报复方法,只是,这么做能有多大的作用?”

    “此地的大阵毕竟是衡山派所建,他们应该能自由进城大阵吧?”北冥仁说道。

    正如天聪修士所言,阵法毕竟是衡山派所建,阵内的修士或许没办法出去,但阵外的修士绝对有办法打开大阵,进来营救的。

    然而,陆天羽却是说道:“若我没猜错的话,此时的精英试练大阵,已经彻底被封禁了。阵内的修士出不去,阵外的修士,怕也进不来。”

    

Snap Time:2018-06-22 23:32:21  ExecTime: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