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法师行》全文阅读

作者:打瞌睡蟲  星际法师行最新章节  星际法师行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星际法师行最新章节第两千三百章凄惨的蛋球(18-05-17)      第两千两百九十九章找呀嘛找蛋饼(18-05-17)      第两千两百九十八章见面就死(18-05-15)     

第两千两百零九章混乱伊始


    静止的淡银色光线瀑布即使在黑色的雨幕之中依然兀自散发着冰冷幽光,不受丝毫影响。

    它就像是神的银色发丝从云端垂挂,让世人有了触碰神灵的机会。

    雨水在接近银色光线的一瞬便被包裹,属于清洗程序的能量在银光中被分解随即消散不见,最终成为这银光里的一部分。

    这样特殊的能量反应使得天空中出现一片奇景,垂挂的银色光线瀑布周边环绕紧贴着黑色雨幕,两者之间的距离也许只有不到零点一公分,但凡再靠近一些黑雨便会被分解,这是清洗程序锁能覆盖的最大范围。

    清洗程序在面对淡银色光线时束手无措,空间乱流亦是如此,面对这种能量,无论是黑雨还是龙卷风哪种形式,已然超出了清洗程序此刻的能量极限。

    淡银色光线瀑布在这个循环日开启之初便处于静止状态,空间乱流亦然,可这样的静止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此刻已经有了松动的痕迹,伴随着一阵雷鸣声,从帝都星流泻而出的淡银色光线骤然间倾盆落下,左右摆动。

    雨势因此也被动摆动。

    而空间乱流周边的降雨更是受到极大影响,黑雨被吞噬又在随机坐标被吐出。

    这意味着不一定是城市户外,包括室内各个房区都可能随机出现黑雨,哪怕只是一滴对于毫无防备的居民来说也将是灭顶灾难。

    黑色的雨滴被空间乱流吞噬,在雨水被隔绝的建筑群内,空间能量波动区域性加剧,在督查委员会全无所觉的时候黑色的雨滴悄无声息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建筑室内不同区域。

    彼得斯城督察委员会总部大楼,正在巡查的一组仿生警卫刚刚绕过二层的空中回廊准备前往第三层,走在最前方的队员却毫无预兆的向后弹飞,似乎被什么东西击中,整个身体弓起向后方飞射,炮弹一样被射了出去。

    “警戒。”

    “发现病毒入侵。”

    另一名仿生警卫旋身,伸出手,手腕射出的蛛网一下拉住了差点撞上后方墙面的警卫,并将其拉了回来。

    然而就是这向回拉动的过程中,他看见对方腹部有一只浑身被打湿的虫族正龇牙咧嘴吱吱叫唤着。

    回拉的动作此时立刻调整为攻击,手掌张开,赤红色的光柱发射,与此同时一道透明的束缚网将被攻击的警卫包裹。

    “感染体出现,请求支援,立即隔离本区域。”

    此类事件不仅仅发生在督查委员会的总部大楼,这样无法侦查,难以预见的情况相比起帝都星的刻意计划更令执事长担忧。

    被空间乱流送到室内的不只有黑色的雨水还有凶兽和虫族。

    原本静止不动的浓雾区域空间裂缝忽然剧烈运动起来,一只接着一只凶兽出现,还有飞窜而出的虫族。

    这些骤然出现的凶兽与虫族淋了一身黑雨又被空间乱流随机传送到城市各个角落,其中一部分被传到了建筑群室内。

    彼得斯城的天空热闹起来,遭殃的却是封闭室内对正发生的变故一无所觉的普通市民。

    他们对于此刻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除了茫然与恐惧并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

    虫族和凶兽的忽然出现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掉脑袋上。

    室内所有通道出入口都有仿生警卫把守,即使没有仿生警卫站岗的位置也有监控存在,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在监视之中,想要外出探查不被发现根本不可能。

    所有人的神经压抑紧绷着,广播的催眠效果大幅度降低,能成功被催眠的人数锐减。

    而陡然间凭空出现的虫族与凶兽成了拉断紧绷神经的最后导火索。

    “放我们出去。”

    “你没有权利将我们禁锢,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凭什么不准我们出去。”

    “如果我们被入侵了,难道不应该安排反抗防御以及避难吗?”

    “那些奇怪凶残的生物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我们必须要一个答案。”

    “对”

    一开始只有一个人发言,紧接着两个,三个,五六七八个参与进来,这也使得最终达成了群情激奋的效果。

    “我们只是要求一个合理的解释也不可以吗?”

    “你们是瞎的吗,难道看不见那些怪物冲进来了”

    凶兽和虫族都是凶残的狩猎者,生命危在旦夕,可是本该保护他们的警卫,士兵对此却无动于衷,只是冷眼看着。

    虫族的利爪撕破了一人的背部,一番激战,几个市民联手解决了这只虫族,可是参与战斗的人也伤势惨重,没多久便死去了。

    从早上起床开始生活便陷入了无边黑暗,这之间甚至没有转化过程,所有的事情发展极端突兀。

    在所有人的记忆里,前一天还是艳阳明媚,和平盛世,怎么一夜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一个瘦小身影穿过走廊速回到人群中找到自己大哥,“哥,我在封锁区边缘查探过,墙面正被腐蚀,不过有警卫站岗,我没敢靠近,而工作人员只说是管道故障需要整修。”

    绿色皮肤下有鳞纹若隐若显,年轻的斯奈科族人牵住自己妹妹的手,蹲下身“我认为留在这儿会很危险,必须想办法逃出去,可是逃出去也许更危险。”

    小女孩的描述也佐证了青年的猜想,“所有的出入口都有警卫把守,除此之外还有封锁墙,我看见有人硬闯被杀死了。”

    小女孩打探情报的能力很强,观察到的任何细节都没有放过,只是这时候实在探听不出任何好消息。

    “哥哥,我们是不是会死?”

    原本这两兄妹此刻一个应该去学院上学,另一个去修理厂工作,在过去的不知道多少个循环日都是如此,可是此刻却被困在所谓的封锁安全区,不被允许外出。

    躲在屋里不是办法,可是走出自己家之后同样找不到出路。

    彼得斯城的建筑由一个个小方块组成,方块可以左右上下移动,即使是在整座城市拼接在一起的状态下同样如此。

    被黑雨污染的区域方块被移动组连在一起。

    哪怕此刻市民只是躺在自家屋子的床上也会在不知不觉之间被移动到一起。

    美其名曰方便安置保护,可实际上当然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搜查,并杜绝任何一丝有人脱逃的机会。

    仿生警卫将这些隔离区域牢牢看顾起来。

    也许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命令传达,在必要的时候,这些重新组合的方块会被分离,从彼得斯城的建筑群主体中脱离,宣告彻底放弃,这并非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而绝大部分城民对此一无所知,他们的恐慌更多还是来自于忽然出现的大怪兽。

    “可是哥哥,那些黑色液体难道比怪兽更可怕吗?”

    “我不知道,但是总觉得怪怪,我的记忆......”鳞纹青年不安的摇摇头,“记忆混乱,不管这么多,我们先想办法离开这片区。”

    “可是处处都是警卫我们怎么离开?”

    这算是个大问题,大摇大摆走出去是不可能的。

    封锁线那边一直在闹事,根本没人理会,到此刻也没有任何一个说的上话的市政工作人员出面,只有警卫,这一切太反常了。

    “去这里。”

    他唤出地图,指了指。

    “我没记错的话这里住着两个政府工作人员,他们是修理厂的客人,我记得地址上是这么写的。”

    这似乎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于是两兄妹没有犹豫,立刻开始行动。

    两人的种族特性给他们的行动带来很大的便利优势。

    “三层楼,六百八十二个大小方块,这一区域被完全封锁,我们现在处于这个位置。”

    鳞纹青年指着地图中做下角的位置画了哥圈,“从这里走到目标位置最短路径需要经过十九块方块,距离不算很远,十公里而已。”

    这样的距离如若是正常情况下,使用交通工具不过是眨几下眼睛而已,传送的话更是眼睛没眨完就到了。

    可现在是特殊情况,重重监控警卫把守,要穿过十几个方块,避开警卫,这距离忽然远如天边。

    “哥哥,你想到办法了吗?”

    “每一层有通风管道,只能从那儿进入另一层楼。”

    “肯定也有人守着的。”

    “我知道可那也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如果从那个地方走不过去,那就真的没办法了。

    大约是因为笃定没有人能够从封锁线离开,所以在封锁楼层区域内部往来管制并没有特别严厉,可上下楼层活动需要留下身份信息,提交申请。

    多半是不可能得到批准的。

    只要想办法进入另一层楼,就能很抵达目的地。

    鳞纹青年和小女孩两兄妹牵着手速前进。

    两人的身体在速移动中肤色渐变,呼吸与心跳几乎消失不见,几乎呈现透明状态,只有在移动过程中能感觉到轻微的半透明质感。

    而年纪更小的女孩更是在移动过程中也难以发现,无论是热感还是其他能量追踪,因为种族属性的特异,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无效的。

    从这方面来说,斯奈科族人是天生的刺客。

    “哥,你怎么忽然停下来了,万一被警卫发现,我们可能被烤来吃。”

    小女孩瘪着嘴对于大哥停步不前疑惑不解。

    “我收到一个隐秘通讯频段发送的信息。”

    马里布的通讯频段被小七接手之后一直在不间断的发送信息通告,试图联系上有需要的人,可是一场黑雨降下,许多联系上的市民已经被清洗。

    “隐秘频段,说了什么,是外援吗?”小女孩一下兴奋起来。

    “也许吧,这通讯频段内发送的内容会即时自主刷新清理扫除痕迹,发送信息的人做的非常小心。”

    “我们逃出去的机会加大了?”

    “不,这隐秘频段发送的可不是好消息,逃出去也是死。”

    小女孩不明白了,“那我们现在回家吗?”

    “回去是等死,出去是送死。”

    听起来好惨啊,小女孩摸不着头脑,看着鳞纹青年“那我们现在要去送死吗?”

    “是的。”

    “那点把,不要耽误时间了。”

    鳞纹青年笑着摇摇头,两人加了行动速度。

    他尝试给隐秘频段发送信息,“如果有回音的话,我们可以找到援手。”

    成功进入封锁区域的二层。

    “别动。”

    鳞纹青年感觉到了地面的移动,虽然平稳细微可是方块正在移动,在眼下这种情况下这可不是好预兆。

    一队警卫从走廊另一端走过来,两人站在拐角屏息等待,“星辰庇佑,千万别走过来。”

    两人都不确定当近距离接触的时候是否还能成功隐匿身形。

    当这队警卫走过之后两人松了一口气,总算就要到目的地了。

    身为彼得斯城的市政工作要员,韩林此刻却与其他人无异,相当于被软禁在封锁区域。

    甚至有两名警卫以贴身保护之名行监控之实。

    韩林不愿意被人时刻盯着,只能返回自己的屋内,来回踱步,越是思量越是难以平定内心的不安。

    “韩先生现在是不是很焦急想要离开封锁区域?”

    耳边忽然传来的声音让韩林一瞬震愣,随即立刻镇定。

    “你有什么要求?”

    事情进展到这里还算顺利。

    彼得斯城内意识到不对劲想要离开封锁区域的人并不少,可是能够付诸行动的人并不多。

    大部分居民集中在中空的大厅内,嘻嘻索索的交谈声,义愤申讨,这些声音对于仿生警卫来说不过是毫无意义的噪音而已,完全可以自行降噪或是屏蔽。

    任由城市居民如何抗议,并没有镇压也没有搭理,只是在封锁线外冷眼看着而已。

    警觉心强一些的早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对,心里越发不安。

    也许强烈不安导致的副作用,许多人脑海中出现了模糊的记忆碎片,就仿佛那些事他们曾经历过千万次一般。

    站岗的仿生警卫忽然起身,一脚踹开韩林的房门,惊诧的发现室内已经空无一人。

    “封锁搜查,韩林不见了。”

    

Snap Time:2018-05-24 12:31:54  ExecTime:0.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