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法师行》全文阅读

作者:打瞌睡蟲  星际法师行最新章节  星际法师行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星际法师行最新章节第两千三百一十三章移动的空间节点(18-05-29)      第两千三百一十二章魔方碎片(18-05-29)      第两千三百一十一章准确定位(18-05-28)     

第两千两百三十七章离开


    “能给我一支烟卷吗?”中年人焦躁的来回踱步,因为追溯自己的回忆是他的精神力波动变得异常剧烈。

    墨夜摇摇头。

    “那有食物吗,能吃的就可以。”

    墨夜递过去一只烤火鸡。

    中年人坐在地上,捧着烤火鸡大口大口的撕咬,即使他现在看上去还算年轻,其实实际年龄早已经无法考证。

    眼角有些许褶皱,在表情不算丰富的时候这些褶皱紧绷着并不线路痕迹,鼻翼两侧的纹路更深一些,说话的时候尤其明显,嘴角也有一些淡淡的折痕,胡渣稀疏的分散在下巴与圆润的下颚线上。

    圆润的脸型没有太多棱角,这名执事的头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被压扁了一些的足球,就连耳朵也是没有多余弧度的半圆形,一个字,圆。

    他的年纪被定格在进入彼得斯时间循环的起始点。

    墨夜忽然开口问道“你会老死吗,如果一直不回到休眠舱?”

    时间循环刷新对没有在休眠舱内的人是不是也有效呢?

    墨夜的疑惑并没有得到解答,圆脸中年人用纸巾擦了擦胡渣上黏着的肉汁,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也许有,也许没有,可谁有那个时间和机会去实践证实呢?”

    “异星人,你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寻宝吗?”一只冒着热气香味四溢的火鸡很被啃咬的只剩下一个骨架。

    他圆溜溜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火球内正不断旋转的火鸡一嘴油腻却依然不满足,嘴巴一张一合“想得到好处的人很多,可最后他们都没有好下场。”

    当火球散去,热腾腾的火鸡被风卷送到他手边时,圆脸中年人迫不及待的伸出手,炙热的高温似乎对他来说毫无影像。

    也许是因为种族原因,墨夜盯着对方只有三根手指的手默默想到。

    他一边撕扯着鸡肉塞进嘴里,一边用沾满了烤汁和油光的嘴说着话“他们都不见了,你看,最近的例子不就是执事长吗,他是彼得斯城权力最大的人,可不也死无葬身之所。”

    墨夜不以为意,“每个人都会死,时间早晚而已。”

    圆脸中年人在吃饱喝足之后情绪平静了一些,精神力波动也不再持续升高,反而向下跌落趋于平稳。

    “哈哈哈”圆脸中年人手里的火鸡肉随着他的大笑一起颤抖摇晃,热腾腾的油脂顺着他的手向下滑落“在彼得斯城这可不成立,早晚的时间差可以拉长到无限。”

    永生不死听起来多么有诱惑力的词语,为了延长寿命在星盟发展史的不同文明阶段大部分人类种族都曾做过数不清的努力,可是此刻在圆脸中年人的口中这成了一件好笑又悲伤的事情。

    “你还有鸡肉吗,再给我一些吧。”圆脸中年人舔了舔自己的手指,说道“那些浓雾,它们随时可能出现,至少让我在变成凶兽前吃饱一些,也许这可以让我的狩猎攻击性出现的晚一点。”

    墨夜从空间戒指里取出另一只烤火鸡用火球包住开始烘烤,这是第四只了。

    圆脸中年人的身体状况并不好,虚弱疲惫的程度可能比墨夜更严重。

    体能恢复药剂并没有起到该有的效用,也许是种族不同使得药效被减弱,这种小概率事件发生墨夜也很无奈。

    “你的身体对食物产生了排斥反应。”墨夜皱眉看着正胡吃海塞的人。

    一个长期待在休眠舱里的人,鬼知道到底多长时间没有吃过真正的食物,消化系统并不能立刻适应。

    这个虚弱的长久没有真实活动的身体与刚刚复活的标本没什么区别。

    “你打算用食物自杀?”

    “如果可以的话,任何方式我都愿意尝试,至少这个过程除了痛苦之外还能有些享受。”

    圆脸中年人并不是大众人类,他是什么种族,来自哪里,今年几岁,有哪些家人,曾有怎样的人生经历,这些东西他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的太多了。

    “我脑海中同时储备着三套不同的童年记忆,其中有两个极度悲惨,一个无聊至极,对了,在我现存的记忆碎片里我单是名字就有......”他掰着手指头一根一根竖起,最后放弃了,“太多了。”

    “休眠舱唤醒时的意外故障让这个人被一次性灌入了多套记忆,或者是每一次记忆输入清洗后再潜意识中留下的印记碎片被重新组合。”小七给墨夜分析会出现如此状况的原因。“主人,彼得斯城选择的那些执事预备役,那些忽然觉醒记忆的人会不会也是这种情况呢。”

    将这些在休眠舱里发生了某种不确定或是无法立即更改故障的样本集中在一起观察研究,作为另一种类型的素材样本,尽可能的收集更多数据信息,或是为了避免系统运转出现更多无法掌控的变化将故障集中处理,都是可能发生的。

    小七的这个推测听起来很有可信度。

    一具身体却有着好几个人的记忆,这些记忆之间甚至毫无联系,导致人格分裂恐怕只算是其中最轻微的后果了。

    “你只要回到休眠舱里,多余的记忆会被清除,你就能重新开始新生活了。”

    虽然这所谓的新生活充满了自欺欺人的意味,可对于记忆不断被清除又重新灌入读档的人来说他们并不会知道,至少不会比此刻更痛苦。

    “我这么想过,真的,我只要躺回去,躺回去后一切痛苦都烟消云散了,我会开启一段全新的或是曾经有过的人生,就像那些人一样,你看他们那忙碌或是悠闲的样子”他随意的挥手指了指周边街道上的行人嗤笑“我不会再怀疑自己是谁,不会如此痛苦”说着圆脸中年人大口咬下一块肉“可是现在这个有许多记忆的我却无法接受自己用那样的方式生活,那才是自杀,此刻的我是真实的。”

    墨夜没有说话,等圆脸中年人吃完再递上一只火鸡,直到对方实在吃不下为止。

    在吃火鸡的过程中浓雾出现过两次,墨夜带着吃鸡的圆脸中年人瞬移闪避到了另一处。

    这并不能彻底的解决问题,此刻墨夜才明白执事说的监控无处不在根本逃不掉是什么意思。

    那些浓雾似乎能够锁定追踪,无论逃去哪儿都能找到目标物。

    “一旦被浓雾碰触到就没有救援可能了。”墨夜回忆她当时目睹的那一幕,心里隐隐有了如此判断。

    那只凶兽原本被墨夜禁锢在空间结界之中,可是当墨夜再次打开结界的时候那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浓雾区域原本就是彼得斯魔方的一部分与彼得斯城之间有着特殊的空间通道。

    也许在追踪圆脸中年人的时候,顺便就把墨夜带在身边那只凶兽给带走了。

    当浓雾又一次出现的时候,圆脸中年人推开了墨夜“逃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的,如果我变成凶兽请立刻杀死我吧。”

    当浓雾包裹圆脸中年人的时候,他毫不意外的完成从人类到凶兽的转变。

    与他圆溜溜的脸型类似,在墨夜面前出现了一只体型硕大的球状物。

    凶兽无疑了。

    墨夜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这只凶兽是那个圆脸中年人,那就算是完成了对方的遗愿。

    然而出乎墨夜预料的是,这只凶兽居然在看见墨夜的一瞬露出惊恐的表情,灰雾着短肥的胳膊试图说什么,吱吱唔唔的奇怪语言让人听不懂。

    在墨夜施放攻击的前一秒它居然义无反顾转身就跑,说好的变成凶兽就请帮忙结束生命呢,怎么说变卦就变卦。

    这只圆滚滚的凶兽就这么一路朝着天空滚远了。

    墨夜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变卦了?不是那个人?”疑惑的目光追随者天边闪烁的那一个圆点,直至看不见沉入浓雾之中。

    这滚远的速度让人望尘莫及,然而对风之子来说却不算个事儿。

    墨夜早已勾画完善的魔法触发,伴随着魔力微光闪烁风之子呼啸而去。

    墨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静静的等待,眨眼间天边滚远的那颗圆球被风之子包裹着又滚了回来。

    圆球惊恐的看着墨夜,咿咿呀呀的试图说话,这些奇怪的发音落在墨夜耳里只有一句话概括“没有一句人话”

    “这只凶兽在对我说话?”

    小七点点头,对此也很是意外“是的主人,从它的发音频率肢体动作,它极大概率的确是在试图与你沟通。”

    墨夜多次遇见过凶兽,一见面就发动攻击从未遇到过主动要求沟通的。

    “你能翻译吗?”

    “主人,这些声音不属于任何一种我所知的语言体系,我认为它们是无序的乱码。”

    “你听得懂我说话?”

    圆球点头了,不这么说或许不太准确,它不是点头而是向前滚了滚,因为身体太过浑圆,这只凶兽压根就没有肉眼可见的独立头部存在,整个就是一球。

    “你是吃火鸡的人?”

    圆球再一次滚了滚。

    这真是让人意外惊喜的发现。

    “你真的变成凶兽了吗?”墨夜很好奇的想要知道这个叫她困扰的问题。

    这一次居然没有前后滚动而是左右滚动了,短小的四肢不断的扇动。

    这算是摇头了。

    墨夜的视线上下打量眼前的圆球,“先生,你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人类。”

    “你不想死了?”

    这次前后滚着点头了,滚动的频率还挺。

    “那你现在是什么物种?”墨夜的问题显然无法得到任何有效回应。

    “啊啊啊诶饿啊”

    圆球似乎气愤又焦急的说了些什么,墨夜一句也听不懂,小七也无法解析。

    对方的精神力波动也没有丝毫人类的影子。

    再然后,墨夜有许多疑问,可是却无法用‘点头摇头’这样简单的是非题模式进行,张了张嘴,最终没想到该怎么问。

    已经没有继续询问的意义。

    眼前发生的事实在令人惊讶不已,然而在神秘的彼得斯魔方里,这一切的发生似乎又并不是那么不可思议。

    圆球凶兽或者那个中年人并没有逗留太长时间,在墨夜放弃完成遗愿后迅速的消失不见。

    是什么导致这只圆球或者说这个人在极短时间内迅速放弃了求死?

    墨夜站在原地,看着周边来来往往的行人,再看看天上的帝都星,银芒持续向下洒落形成一条一条银色光带,看上去美轮美奂。

    仿生警卫的搜查还在持续,他们路过墨夜身边对没有做任何隐匿的她视若无睹。

    这座城市在这个循环日开启了新的循环,一切都是无用功。

    墨夜没有再继续多做停留,迈步离开。

    “主人,我们就这么走了吗?”

    “嗯。”

    彼得斯城值得探索的地方有许多,墨夜的疑问有许多,可这座城市的运转自有它的系统,不是她轻易就能改变,更何况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去找卡迪斯和迪卡娜吗?”

    “嗯”

    “我们是现在就离开彼得斯城吗?”

    “嗯。”

    墨夜一直在重复着单音节的应答让小七摸不着头脑。

    墨夜在彼得斯城的环城列车站见到了迪卡娜。

    她的记忆并没有消失,也没有被碎片话,似乎与彼得斯城清洗程序结束之前并没有任何特殊变化。

    “你准备离开了?”迪卡娜看见墨夜并不觉得意外。

    墨夜不再开口询问任何有关彼得斯城的问题,她知道自己不会得到答案,只是静静的看着迪卡娜,等着她先说话。

    “你想找卡迪斯?”

    小七在听见迪卡娜问话时才想明白墨夜的打算,“主人,你要带走卡迪斯调查员?”

    墨夜点点头,“他提过希望和我一起离开,如果可以的话。”

    “他没有回休眠舱。”迪卡娜笑了笑,“真是不可思议,他用了幻象傀儡假装自己和我们返回总部大楼再离开。”

    迪卡娜笑大概是因为即使如此,最终还是会被精神力核心上的符文锁定,浓雾随时会出现将他拽入其中。

    一切都没有改变,彼得斯城的时间节点依然在死循环中反复。

    迪卡娜的所作所为似乎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她所期待的星钥能够打破时间禁锢似乎只是一个谎言,对此她似乎已经无奈接受。

    

Snap Time:2018-06-22 23:32:11  ExecTime:0.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