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之随身空间》全文阅读

作者:瑶瑶  嫡女之随身空间最新章节  嫡女之随身空间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嫡女之随身空间最新章节620娃娃归来(14-06-02)      619梦魇(14-06-02)      618选秀(14-06-02)     

618选秀


    洛芸蕊没好气的瞪了秦少天一眼:“那是你亲侄女!”

    “又不是我女儿,她可没有嫁妆,你悠着点。”

    嫁妆吗?洛芸蕊皱了皱眉头,这个的确是大麻烦。在厩还是很看重姐儿的嫁妆的,若是嫁妆太过于简陋,是没法说一门好亲的。事实上,以秦霓裳如今的处境,想要说个好亲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丧父,寄人篱下,无任何家产……

    苦笑的摇了摇头,洛芸蕊不会好心到贴一大笔钱给秦霓裳当嫁妆,顶多就是等她出嫁时,给她添妆罢了。那也不过就是一副头面首饰而已,离凑出一份过得去的嫁妆还远着呢。

    说话间,秦薛氏也赶到了,看得出来她是一路小跑过来的。只是见秦少天也在房内,面上微微一怔,随后眼底里却闪过几分欣喜。

    洛芸蕊初时还不太明白,但旋即却想通了。这是以为秦少天在就可以帮着说话了吧?只可惜秦少天的性子,巴不得将钱财都留给自家的哥儿姐儿,哪里舍得给秦霓裳。

    正了正神色,秦薛氏开口道:“大哥大嫂,你们抽空见我一面,我感激不尽。也不绕弯子了,今个儿我是为了霓姐儿的亲事来的。”

    果然是亲事。

    洛芸蕊点点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原先,还在泸州城时,霓姐儿倒是有说过人家,但只是口头上说说,并没有定下来。如今时过境迁,我们怕是回不去泸州城了,想着干脆就将霓姐儿说给厩里的人家,将来也好偶尔见上一面。”

    “说的在理,只是弟妹可有中意的人家?”

    “这……却是没有。我平日里也不出门,对厩不太了解,若是大嫂有合适的人选,可否帮我家霓姐儿说说?”

    秦薛氏的反应在洛芸蕊的预料之中,要她帮着说亲倒是不难,就像秦少天说的,又不是自家的女儿,用不着太尽心了。当然,该说的还是要先说好:“也行,可不知弟妹对于霓姐儿的亲事有何考量?”

    “我却是不知道厩里的情况,大嫂可否教教我?”

    仔细的看了一眼秦薛氏面上的神情,洛芸蕊心中隐隐有些异样。这说亲跟是否了解厩里的情况有什么关系?不管是在何处,对于男方的一些要求总归是一样的,提了要求,自己方可以想办法打听打听。

    “那三弟妹是希望霓姐儿嫁给什么样的人家?是长子还是次子,或者要求对方是什么行当的,这些总应该考虑过了吧?”

    听到洛芸蕊说行当,秦薛氏的面上微微有些变化,但她很就调整了面上的表情,笑道:“我倒是不介意那些个虚的,只要对方人品好,将来对霓姐儿好便是了。只是我能给霓姐儿准备的嫁妆不多,怕是人家会嫌弃。”

    嫁妆肯定是问题,就算是商户人家,那也是很看重嫁妆的。若是娘家是官宦人家,或许人家还会看在日后帮衬的份上不计较那么多。可显然秦霓裳没有任何能被旁人看重的,若是连嫁妆也没有,商户人家也不会愿意的。

    洛芸蕊开始思索像秦霓裳这种情况应当如何是好,而她身边的秦少天却已经开始皱眉了:“三弟妹,回头我让管家唤个媒人过来,让她直接去客院找你吧。我们对于小门小户的也都不了解,总不能拜托下人帮着打听吧?就这样吧,回头就去唤媒人。”

    秦薛氏脸色立刻就发白了,有些惊恐的看了秦少天一眼,却立刻低下了头,喃喃的说了声告辞便速的离开了。

    洛芸蕊看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你干什么?这是把人轰走?”

    “蕊儿,秦霓裳这样的情况,只能嫁给小老百姓呢,或者是家里有个什么小铺子的人家。你说,你认识那些人吗?就算是你妹妹,认识的也是在厩里说得上口号的大商人。”

    官商联营是最常见的,但这里面的商,指的是身家不菲的大商人,简单地说,就是官家有权商家有钱,所以两者才能结合在一起。

    而秦霓裳有什么?除了一副好相貌之外,她什么都没有。而好相貌……除非是打算当妾,要不然还真不是那么重要的。

    秦少天说到做到,当天就让管家找了一个媒人过来,却不是官媒,而是专门给小门小户拉纤说媒的。也不知道那媒人跟秦薛氏说了什么,总之媒人离开的时候面上很不高兴,而秦薛氏也是一样。

    管家很尽责的向秦少天回禀了这事儿,秦少天听了以后也没说什么。其实,他也明白,无非就是秦薛氏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儿嫁到小门小户里,每天为了柴米油盐奔波劳累。可秦薛氏怎么不想想,不这样还能怎样?真的指望他掏钱贴一份体面的嫁妆?

    这事儿,秦少天并没有告诉洛芸蕊,只说由他来处理。因为他想看看,素来知进退的秦薛氏最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是被迫同意将秦霓裳嫁到小门小户去,还是想法子从秦家掏钱,甚至于动什么龌蹉的主意。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完全出乎了秦少天的意料。

    秦薛氏两个法子都没有选择,但在年关过后,却为秦霓裳报了选秀。

    得知这个消息时,秦少天几乎惊得无法言语。这选秀……

    圣上的年岁只比泰哥儿大了两岁,哪里可能为他选嫔妃?也许今年会定下一两个,但这些并不是选出来的,而是直接定下的。

    诚然,秦霓裳的容貌的确很是出众,但这选妃根本就是挑选家世,而不是挑选美人。更别说,圣上即位的首次选秀,选的根本都是宫女!

    有心去跟秦薛氏说个分明,但最后秦少天还是没有开这个口。不是他不近人情,而是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名单已经报上去了,哪怕如今秦薛氏后悔了,却也没办法将名字撤下来了。当然,若是秦家想法子的话,或许还有些办法,但这么一来,指不定事后会不会遭埋怨。万一没去成宫中,秦霓裳嫁给了普通的人家,以后每天为了几文钱的破事吵闹,谁知道会不会想起秦家当初阻止她进宫的事情。

    之后,秦薛氏母子三人先是出了孝,再然后将秦霓裳送进了宫中待选。

    直到秦霓裳入了宫,秦家的其他人才知晓了这个消息。

    不出意料,所有人都是不赞同,尤其是秦家老太太将秦薛氏叫到面前狠狠的责骂了一番。这荣华富贵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吗?曾经是有宫女最后成为嫔妃的例子,但问题在于,那只是个例。一般没有意外发生的话,每隔三年都会有一次选秀,每次都有上百个姐儿离开家成为宫女。从十来岁的年纪,一直待到二十五岁,如果被主子赏识了,则能待到五十岁。可不管是哪种情况,年华易逝,付出的比起得到的要多的太多了。

    秦薛氏最后是掩面痛哭的离开,这些事儿她又何尝不知晓呢。可她能如何?

    进宫待选的事情,其实是秦霓裳的主意。

    秦霓裳不愿意自己嫁到小门小户,从此围着柴米油盐打转。她小时候还是过过一段好日子的,最初秦家还未分家,衣食住行都是很精细的。后来,虽然吃了一些苦,但到了秦家之后,该有的份例并不会少她丝毫。尤其是她眼见着秦家为了操办泰哥儿和容珏郡主的亲事,置办了好些精美的器物,她……也想要。

    女儿的心思,秦薛氏都明白,曾经她还年幼的时候,也有梦想过自己的未来。可惜,她如今已经没有了未来,只求将两个儿女拉拔长大。而女儿的愿望,她纵然没有能力帮着完成,却也不可能去阻止的。

    不管未来怎样,博一下至少还有希望。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秦薛氏亲自将秦霓裳送进了宫门。而之后的事情,只能看秦霓裳自己的造化了。

    而在秦霓裳进宫待选不久,一个意外的客人拜访了秦家,竟是久违了的恭亲王妃。

    得了消息的洛芸蕊亲自将人迎到了大堂,恭亲王妃是贵客,但跟她的关系毕竟只是一般,因而在大堂上招待正合适。不过,洛芸蕊也很奇怪,恭亲王妃怎的会突然来秦家?难道也是因为容珏郡主的关系?

    “秦太太,我是特地过来感谢你的。”

    没曾想恭亲王妃开口就是感谢,倒是将洛芸蕊弄得有些发懵了。

    恭亲王妃也不多话,直接将戴在脸上的纱巾取了下来。纱巾下的脸,有着淡淡的伤痕,看得出来都是烧伤,但并不是很明显,也不会让人感到恐惧。

    “您这是……”女子重容颜,洛芸蕊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稳住了心绪。“多谢秦太太赠药,我原先这张脸烧伤极为严重,别说是见人了,我都生怕将身边伺候我的丫鬟给吓死了。不过如今好了很多了,我是特地为此来感谢秦太太的。”

    [限时!加微信cmread >

    

    

Snap Time:2017-10-22 07:25:51  ExecTime: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