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骄》全文阅读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骄最新章节  仕途天骄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仕途天骄最新章节第五百二十二章如法炮制(18-02-10)      第五百二十一章铤而走险(18-02-10)      第五百二十章严防死守(18-02-04)     

第五百一十六章兄弟情深


    巫小锋用担忧的目光看着叶鸣,问道:“师弟,除了交换人质外,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把小奔奔救出来吗?昨天下午你在考察石总的伐木场时,我听到了你跟他的对话。按照石总的介绍,从伐木场可以翻越银象峰直达龚鹏举的铅锌矿矿部,他的老巢应该就在铅锌矿附近。

    “如果我分析得没错,你昨天反复向石总打探从银象峰到达龚鹏举矿部的路径,应该是有深意的。我猜测,当时你有一个想法,准备带人从伐木场翻越银象峰,出其不意地偷袭龚鹏举的老巢,把小奔奔救出来。这样的话,你就没必要被扣押在龚鹏举这边了,对不对?”

    叶鸣点点头说:“没错,当时我确实生出了这个念头,想和你以及欧大哥、苏大哥翻越银象峰,潜行到龚鹏举的驻地附近,然后在夜晚突袭他的老巢,把小奔奔救出来。但昨晚我经过反复权衡,觉得这样做风险太大,而且成功地几率很低。

    “首先,按照石总的说法,银象峰陡峭险峻,很难攀登,以前只有采药的山民利用工具翻越过这座山峰。我们对那里的地形完全不熟悉,仓促之间也找不到带路的山民,又没有任何攀登工具,估计想翻越银象峰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次,即使我们翻越了银象峰,我们对龚鹏举老巢的情况也一无所知,更不知道小奔奔关押在哪里。而且,现在龚鹏举已经知道我们到达这边了,肯定会加强防范,以我们四个人之力,即使有机会偷袭他们,估计胜算也不大,而且会把小奔奔置于极危险的境地之中。”

    刘子豪也说:“叶书记的分析是正确的。龚鹏举的老巢我去过,那里戒备森严,而且他手下的人个个功夫高强、枪法出众,如果就是你们四个人去救孩子,即使你们每人有三头六臂都不行,所以这个偷袭救人的办法根本行不通。”

    巫小锋默然良久,抬起头看着叶鸣,用很坚决的语气说:“师弟,我这条命是你救的,我儿子的命也是你救的。现在你面临生死关头,我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等你把小奔奔交换出来后,我会与两位战友以及阿福等人,协助刘大哥的兄弟一起把小奔奔安全送到边境线上。但是,我不会返回国内,会以最的速度赶回美兰镇,请刘大哥给我找一位曾经翻越过银象峰的采药山民做向导,我一个人杀进龚鹏举的老巢去救你。实在救不出的话,我们两兄弟也要同生同死!”

    欧高初和苏立雄忙说:“锋哥,我们也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你怎么把我们忘记了?你如果要救叶书记,没有帮手怎么行?我们三兄弟联手,哪怕是龙潭虎穴也可以闯一闯,即使不能救出叶书记,至少也可以重创龚鹏举的杀手集团。我们跟你一样,把孩子安全送到边境线后,马上就返回来,与你一起翻越银象峰去救叶书记!”

    叶鸣没想到素昧平生的欧高初和苏立雄竟然也要跟随巫小锋去搭救自己,心里一热,眼眶渐渐潮润了,用哽咽的声音说:“三位大哥,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但千万不要去闯龚鹏举的老巢,那样做太危险了,很可能人救不出,又白白搭上三位的生命。那样的话,我就百死莫赎了!”

    巫小锋把手一摆,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师弟,这个事情你不要再阻拦了。我除了老婆儿子,唯一的亲人就是你。现在你遇到了这么大的凶险,时刻都有性命之忧,你让我不管你的事情回到国内去,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会内疚一辈子的。至于我这两位战友兼兄弟,他们都是义薄云天的好汉子,跟我也是过命的交情,绝对不会坐视我一个人去冒险的。我们三人一定会去救你,至于怎么救,到时候视情况再定。”

    福猛子忙说:“锋哥,你们如果要去救叶书记,一定带上我和毛栗子、矮冬瓜。我们虽然功夫不高,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而且我们三个人都曾经跟随超哥习练过枪法,玩枪的基本技能是有的。只要有枪在手,我们给你们打打掩护应该是可以的,绝不会给你们拖后腿!”

    巫小锋断然摇头说:“不行,你们三个人的主要任务是把小奔奔安全地送回天江省去。另外,不是我小瞧你们,以你们的武功和枪法,对付街上的小流氓小混混绰绰有余,但如果跟那些特种兵、雇佣兵打起来,论身手你们可能跟他们过不了三招,论枪法你们跟他们也不在一个档次。如果带上你们,不仅会白白送掉你们的性命,还会给我们拖后腿。我这话说得比较直率,希望你们不要见怪!”

    福猛子知道他说的是实情,只好不甘心地点点头,含泪对叶鸣说:“鸣哥,您跟超哥一样,对我们兄弟恩重如山,但我们一直没有机会报答您。本来这次我们三个人想跟随锋哥去救您,但我们能力有限,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向您说声抱歉。您放心,我们在西南边境还有一些老弟兄,原来都是跟随超哥干事的。等小奔奔救出来后,我会联系那些老弟兄,请他们在边境口岸接应我们,一定会安全地把小奔奔送到京城,并亲手交到陈怡姐手里。”

    说到这里,他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再次用哽咽的声音说:“鸣哥,等下您就要去交换人质了,我和毛栗子、矮冬瓜不能跟随您去,只能在这里跟您道别。您这一去吉凶难料,我有一个请求:你能跟我们三兄弟抱一下吗?在我们眼里,您不是县委书记,永远都是我们的鸣哥!”

    说到这里,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伤痛情绪,忽然捂住着脸痛哭起来。毛栗子和矮冬瓜也受他感染,跟着他一起失声痛哭!

    叶鸣心里也很酸楚,但他不想再加重现场的伤感情绪,便故作轻松地开玩笑道:“三位兄弟,你们这一哭,让我想起了荆轲那两句著名的诗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不过,我不是去做刺客的,而是去做人质的。荆轲刺秦的结局是一去不复返,但我这一去,只要龚鹏举他们集团的要求得到了满足,将来是可以毫发无损地回来的,所以你们大可不必这么伤感!”

    说着,他就走过去,分别与福猛子、毛栗子、矮冬瓜拥抱了一下,并用手轻拍他们的肩膀以示安慰和感激。

    

Snap Time:2018-02-19 04:05:29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