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骄》全文阅读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骄最新章节  仕途天骄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仕途天骄最新章节第五百四十一章第二部结局(18-04-25)      说明(18-04-25)      第五百四十一章另一个隐患(18-04-23)     

第五百一十九章丁天盛的美梦


    这个被李小琴称为“苏老师”的女子,正是原北山县招商局副局长苏雪玲。

    自从与丁天盛达成妥协后,苏雪玲就从北山县乃至天江省彻底消失,先到了成都的好友家里,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不过,为了防止她重返天江联系叶鸣告状,丁天盛一直安排人在对她进行跟踪监视。

    当天江省驻京办主任马景松和民安市委书记魏杰禾先后落马后,丁天盛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压力。他心里很清楚:马景松和魏杰禾现在还指望自己这个常务副省长保他们,所以暂时不会揭发他的问题。但是,如果苏雪玲违反承诺,向省委和中央检举揭发自己的问题,那就是致命的,自己马上会被查处,最终的结局就是死刑……

    于是,在魏杰禾落马的第三天,他马上安排人找到苏雪玲,胁迫她从边境口岸偷渡出国,并把她看押在龚鹏举的兵营里。

    因为这座兵营戒备森严,在所有的进出路口都有岗亭和士兵站岗守卫,所以龚鹏举并不担心苏雪玲逃跑,也没有安排专门的人盯守她。平时她可以看看书、听听音乐,也可以在独龙坡附近走动散心,但严禁她使用手机和电脑。

    丁天盛曾经很有感慨地告诉龚鹏举:他这辈子最喜欢、最难忘的女人就是苏雪玲,除她以外所有跟他发生过关系的女人,包括李小琴在内,他都是抱着玩一玩、消遣消遣的心态跟她们在一起的,唯有苏雪玲他是动了真情的,而且这份感情历久弥烈,即使过去了十几年仍不能释怀。而他下半辈子最想娶的女人,也是苏雪玲。

    因此,他反复叮嘱龚鹏举:一定要看护好苏雪玲,并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为她提供舒适的生活条件。将来他功成身退后,会赶到独龙坡来与苏雪玲、李小琴和儿子会合,争取说服苏雪玲和李小琴共事一夫,然后一家四口移民到欧洲或者澳洲去过寓公生活。而这,是他最理想的终身归属……

    正因为知道苏雪玲在丁天盛心里分量很重,所以龚鹏举除了限制她的人身和通讯自由以外,在其他方面都尽量满足她的要求:在独龙坡下面的洋楼里为她单独提供一个两室一厅的套间,她要看什么书、要听什么音乐,都尽量安排手下给她买来;一日三餐给她安排的菜肴也是最好最新鲜的。有时候她在独龙坡附近散步,也不安排人跟踪监视,以免破坏她的心情。

    在苏雪玲到来之前,李小琴已经带着儿子在另一栋小洋楼住了两三个月了。她是一个性格张扬、爱慕虚荣的女子,年纪又小,并没有多少心机和城府。她在天江师范学院艺术系读书时,也修过花鼓戏课程,并看过很多苏雪玲主演的著名花鼓戏剧,对她一直非常崇拜。

    因此,当得知苏雪玲也来到了独龙坡后,她很高兴地第一时间去拜访了她,并且毫无心机地把自己与丁天盛的关系告诉了苏雪玲。

    苏雪玲得知她是丁天盛现在的情妇、而且还为丁天盛生了一个儿子后,对她的态度立即冷淡下来。但李小琴并不知道丁天盛与苏雪玲的关系,所以对苏雪玲的冷淡并不在意,以为她是在摆老师和前辈的架子,反倒对她更敬重了。

    苏雪玲跟李小琴相处了几天后,感觉她除了有点轻浮和虚荣外,本性还算善良,而且知道她也是十八岁的时候就被丁天盛糟蹋,并很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对她不由生出了几分同情之心,于是对她的态度稍稍好了一点。偶尔无聊的时候,也逗逗她儿子玩一玩解解闷。

    就在前不久,李小琴忽然又带了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到她的房间,并告诉苏雪玲:这个小男孩是北山县委书记叶鸣的私生子,现在被龚鹏举他们绑架过来了,至于为什么绑他,她也不清楚!

    苏雪玲马上去她房间看了一下小奔奔,当看清楚小奔奔的面容后,她的眼眶立即红了:从这小孩子俊秀的五官中,依稀可以看到自己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魂牵梦萦的那个人的影子。只是,她万万没想到,他的儿子竟然被龚鹏举绑架过来了,估计这桩绑架案的幕后主使就是丁天盛那个老贼!

    从这天开始,她就有意对李小琴热情了很多,几乎每天都到她家里去玩,并自告奋勇给她承担照顾小奔奔的任务……

    今天上午十一点,李小琴忽然把自己的儿子带过来,请苏雪玲帮忙照看一下,说她有事情要出去一下,还要带着小奔奔去。苏雪玲心里惊疑不定,但又不好追问,只好带着李小琴的儿子在家里心神不定地等消息……

    现在,当听李小琴说叶鸣已经把小奔奔替换出去、他已经被关押到了独龙坡上的兵营里时,她的心不由狂跳起来,脸颊一下子变得通红,呼吸也一下子粗重急促起来。

    不过,她并没有失态,而是镇静地调整了一下呼吸,故意用不大在意的语气问:“你真的看到叶书记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连县委书记都不当了?”

    李小琴忙说:“苏老师,现在可以告诉你了:刚刚我就是带着小奔奔跟龚总他们去了人质交换现场,亲眼看到叶书记带来的三个人把小奔奔接走,然后龚总的人给叶书记上了脚镣手铐,带到兵营里看管起来了。说实话,我长到二十多岁,又在天江师范学院艺术系就读,见过的帅哥不少,但像叶书记这样帅得特别有型、特别有气质、特别有魅力的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说到这里,她无意中瞟了苏雪玲一眼,忽然发现她此刻脸颊潮红、双目炯炯,与以往那种平静如水的神色迥然有异,心里不由大为诧异,仔细一想恍然明白过来,脸上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忽然用开玩笑的语气低声问:“苏老师,听说你来这里之前,曾经在你北山县的招商局担任副局长,正好是叶书记的部下。冒昧地问一句:你对叶书记的印象怎么样?是不是也觉得他特别帅、特别有魅力?”

    苏雪玲以为被她看穿了心事,不由悚然一惊,下意识地否认道:“小李,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们这样年纪的女人,哪里还会去在意男人长得帅不帅?不过,叶书记确实是一位好领导,到北山上任几个月,就做出了巨大的成绩,为北山县的经济腾飞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只是,这时候他被抓到这里来,县委书记肯定是当不成了,真是太可惜了!”

    

Snap Time:2018-08-14 19:22:20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