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骄》全文阅读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骄最新章节  仕途天骄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仕途天骄最新章节第五百四十一章第二部结局(18-04-25)      说明(18-04-25)      第五百四十一章另一个隐患(18-04-23)     

第五百三十四章策反


    在布置好狙击阵地后,叶鸣带领罗威、巫小锋等二十一名突袭队员继续往幽龙谷方向急行军。一个半小时后,于凌晨2.20分赶到了幽龙谷军营东北的西塔河铁索桥附近。

    在距离铁索桥大概两百米左右的山道上,叶鸣示意巫小锋和其他队员寻找合适的地点潜伏下来。随后,他带着罗威悄无声息地爬上一个小山包,伏在草丛里用红外望远镜居高临下地观察幽龙谷军营里的动静。

    凝神观察了二十分钟后,罗威低声问叶鸣:“叶书记,按你的判断,关押主席特使的营房是哪一座?”

    “应该就是军营西南方向那座营房。您看,这座营房的东面、南面分别有五六个武装人员站岗,而其他营房周围却没有固定的岗哨。另外,营区中央有一座望塔,塔上的探照灯始终照着这座营房,塔上站岗的两个武装人员中,有一个始终面向那座营房站立,另外一个则观察其余三个方向,由此也可以证明那座营房是他们重点盯防的要地,所以主席特使应该就是关押在那座营房里。”

    罗威点点头说:“刚刚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营区内负责巡逻的敌人有六人,他们绕着营区转一圈大概需要一刻钟左右。我的的计划是这样的:当巡逻队从铁索桥这边离开后,我们安排四个狙击手,同时开枪狙杀守卫铁索桥和望塔的四个卫兵,然后三个小组同时行动,分别从东面、南面、北面往关押特使的那座营房突袭,沿途消灭掉阻拦的敌人和那支巡逻队伍,并冲进营房里把特使救出来”

    叶鸣皱皱眉头,打断他的话说:“罗队,您这个计划忽视了两个因素:第一,我们现在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证明那座营房就是关押主席特使的囚室,万一这是敌人故布疑阵,主席特使并没有在那座营房内,而是被关在另外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您这样贸然强攻,可能会害了特使;

    “第二,据我估计,敌人对主席特使的看押会非常严密,除了在囚室外安排重兵把守,还可能在囚室内也安排了守卫人员。这些守卫人员全副武装守在特使身边,一旦外面有人强攻,在特别紧急的情况下,他们可以先斩后奏,在没有得到命令的情况下决定枪杀被关押的人。当初我被关在这里时,享受的就是这种贴身看守的‘待遇’,我估计主席特使也是被这样看管的。”

    罗威有点焦急地问:“那我们该怎么办?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如果在天亮之前不把特使救出来,我们就再没有任何机会了!”

    叶鸣沉吟片刻,指了指铁索桥东北面的一座营房说:“罗队,按照苏雪玲的描述,我手指的这座营房应该就是幽龙谷军营的医院所在地。昨天上午我向苏雪玲打探医院的位置时,您曾经向我提出过疑问,我现在给您解答一下吧:在我们进入军营救人之前,我想和巫师兄先潜入到医院去找一个人。找到他以后,我和巫师兄会想方设法策反他,并请他带我们去关押主席特使的营房,利用他的身份进入到囚室里面,伺机将贴身看守主席特使的守卫干掉,把特使救出来。这样的话,我们可以避免很多风险。”

    罗威惊诧地瞪大眼问道:“你们想去策反谁?可靠吗?”

    叶鸣点点头说:“您还记得我昨天跟您提起过的那个余柏恩吗?他是飞龙团的一个小头目,主要职责就是负责看押被绑架关押的人。我师兄曾经有恩于他,所以前天下午他带人追击我和苏雪玲时,在关键时刻反戈一击,杀掉了他的两个手下,并放我和苏雪玲逃生。我在临走前,按他的要求在他的腿上开了一枪。他回到军营后,肯定需要治疗腿上的枪伤,所以我估计他现在应该就在军营的医院里养病。”

    罗威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但很又用怀疑的语气问:“这个人是孙志城集团里的小头目,估计平时犯下过不少罪恶,他当时救你和苏雪玲,只是出于一种报恩的江湖心理,并不是幡然悔悟想脱离这个犯罪集团。如果你和巫小锋同志贸然去策反他,万一他不干怎么办?如果他声张起来,暴露了我们的行动,那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叶鸣断然说:“罗队,这个险我们必须得冒!以我的判断,余柏恩这个人并不是个十恶不赦、冥顽不化的死硬分子,他能够记住我巫师兄的恩情并冒险放我和苏雪玲一条生路,证明他内心良知未泯。而且他也跟我说过,他已经厌倦了为贩毒集团卖命的生活,想早日脱离这里去过平静的生活,只是难以如愿。我们现在给他一个立功改过的机会,只要他帮助我们救出了特使,就可以带他脱离贩毒集团,让他回到国内隐姓埋名过他想要的生活,他应该不会拒绝的。”

    罗威仔细思考了片刻,点点头说:“那好,你先把巫小锋同志叫过来,我再向他打探一下余柏恩的情况,然后我们三个人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大约半个小时后,罗威在向巫小锋详细了解了余柏恩的基本情况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于是,他把所有的队员都叫到身边,开始一一给他们分配任务。

    凌晨3.35分,在敌人的巡逻队再次经过铁索桥附近几分钟后,罗威安排的两个狙击手同时开枪,击毙了铁索桥西边的两个守卫。早就潜伏到桥边的叶鸣和巫小锋立即猫腰速过桥,把那两个被击毙的守卫拖到一个土坎后面,迅速把他们的衣服脱下来穿到自己身上。

    随后,已经穿上敌人军装的叶鸣和巫小锋避开探照灯的光线,速潜行到军营医院附近,稍稍观察后,发现医院门口只有一个正在抱着枪打瞌睡的守卫。

    巫小锋向叶鸣做了一个手势,然后悄无声息地靠近那个打瞌睡的卫兵,一把勒住他的脖子,令他无法发出声音,然后低声喝问道:“余柏恩是不是在医院治疗?他在哪间病房?”

    在问话的同时,他又掏出一把匕首抵住那个卫兵的心脏部位,再次低喝道:“我现在把手松开,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想声张或者反抗,这匕首马上就会捅进你的心脏!”

    

Snap Time:2018-06-18 17:56:09  ExecTime:1.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