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行》全文阅读

作者:抚琴的人  少年行最新章节  少年行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少年行最新章节第280章热血之战激战篇下(14-06-13)      第279章热血之战激战篇中(14-06-12)      第278章热血之战激战篇中(14-06-11)     

第280章热血之战激战篇下


    老肥虽然懵了,但张辽可没有懵。du00.com张辽不仅没懵,还露出了笑容,据当事者描述,那笑容渗人的很,像是“死神的微笑”。当天,张辽手里拿着一根一头磨尖了的钢筋,学生打架有用钢筋的,但很少会刻意将一头磨尖,因为这样太危险了,扎出去很可能要人性命。张辽一出手,就扎在老肥的胸口上,当场就把老肥扎了个血气胸,胸前的衣服上绽放出一朵花来。

    老肥无助的向后仰倒,据他事后所说,他很后悔自己懵的那一下子,否则也不至于刚出场就被张辽放倒了。不过也有人说:“如果老肥还穿着那件马甲,说不定还能和张辽斗一斗。”这话没人敢当着我的面说,但我还是通过一些途径知道了。这话说的其实没错,老肥要是穿着那件马甲,胜负真就不一定了。张辽出手如电,捅倒老肥之后又迅速捅向二炮,二炮本能的用胳膊挡了一下,于是这一钢筋瞬间又在二炮的胳膊上刺了个血洞。

    二炮大叫了起来。

    张辽不仅是老肥的噩梦,也是二炮的噩梦。在初中的时候,他们都没少被张辽欺负过。

    张辽收回钢筋,再一次捅了出去,二炮彻底放弃抵抗,炮弹似的往后面弹去,张辽却紧追不舍,一钢筋刺在二炮的肩膀上,鲜血突突突的往外冒。老肥和二炮两人从楼梯上滚下去,跟着他们的兄弟也慌张地原路返回,张辽带着人准备继续往楼下追,但没走两步突然感觉腿上一凉,经验丰富的他知道是被刀割了。张辽低头,看见老肥手里拿着一柄卡簧,刀片上还有红艳艳的鲜血,那无疑是张辽的血,张辽的腿上被割了一刀。张辽大怒,狠狠一脚踹向老肥的脑袋,老肥胖乎乎的身子滚下数节楼梯,胸口流出的鲜血几乎淌了一路。

    “别管我,你们继续追!”张辽让开路,让他的兄弟们先下楼去,而他举起钢筋朝着老肥的肚子扎了过去。现在的张辽已经失去理智,根本不会考虑到这样会让老肥死掉。

    “操!”张辽大叫,钢筋扎过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一记钢管砸在张辽的脖子上,疼的张辽踉跄几步,“嘶嘶”的倒吸凉气。张辽回头一望,发现又是一个老熟人——羊孩。羊孩是被我派过来看看老肥他们这边情况的,刚过来就看见老肥和二炮都倒在地上,有个人正用钢筋扎向老肥的肚子。羊孩没仔细看是谁,救人如救火,一钢管就甩了出去,他也不敢打头,于是就打了脖子。

    等张辽回过头来,羊孩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老家天格镇的他和老肥、二炮一样,对张辽有一种来自骨子里的恐惧。仔细想想,这一过程是我们当天进攻中专时最背的环节。张辽固然厉害,但还不至于厉害到单挑老肥、二炮、羊孩三人,他们本身的底气不足和心怀恐惧是失败的最大原因,如果换成大鼻子他们从南侧楼梯上来的话估计就没这么多事。但世上的事往往就是这样,你越不想让某事发生,某事偏偏就会发生,这就是有名的墨菲定律。

    或许也合该老肥他们一伙倒霉。

    羊孩在看清张辽的一瞬间,和老肥一样懵了。

    张辽的腿其实已经被老肥割伤了,但他踉跄的上了两节台阶,一钢筋捅在羊孩的肚子上,在整个过程中羊孩没有反抗,也没有做出任何行动,好像就是站在那里让他去捅,一如以前上初中的时候,任由张辽将他拖到厕所暴打一顿。

    张辽的兄弟还没有完全跑下楼去,看到有新的敌人出现之后又返了回来,这些人手里拿着片刀、钢管等物和羊孩带来的人打在一起,楼梯间迅速展开一场混战,老肥、二炮、羊孩三人在地上被他们踩来踩去。这些人都站不起来了,其他兄弟当然也没心思再打,基本不到一会儿就缴械投降,但也有人迅速沿着走廊跑回去,找到了我和叶云、东子三人。

    他只说了一句话,东子就跑了出去。

    “东哥,是张辽!”

    来自天格镇的东子当然也知道张辽,他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知道坏了,老肥他们在这个人手上讨不了便宜,没有人比东子更明白是怎么回事。

    东子边跑边说:“涛哥,我去处理一下,你带着人继续上楼!”

    约莫有四五十人跟着东子跑了,我和叶云带着其他人继续上楼,二楼已经被我们收拾的差不多了。通向三楼的步梯依旧分为两侧,于是我和叶云各带一路人马往楼上冲去。

    与此同时,东子带着人马赶到南侧楼梯。这里经过一场血战之后,楼梯间已经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有一中的也有中专的。东子一眼就看见,老肥、二炮、羊孩三人倒在地上,张辽一边扶着栏杆一边踹着老肥的脑袋,嘴里还骂着:“妈的胆子见长啊,敢割老子的腿?!”

    “张辽,我******!”东子大喝一声,红着眼睛扑下楼梯。

    据东子后来所说,他当时之所以那么愤怒,是因为他以为老肥已经死了。二炮和羊孩虽然也倒在地上,身上也四处都是鲜血,但好歹看见还能动弹,但老肥则是一动不动,双目紧紧闭着,腹部的鲜血淙淙流出,都这样了还被张辽狠踹,东子在这瞬间也失去理智。

    同样都在初中挨过张辽的欺负,老肥他们见了张辽根本不敢动弹,而东子则完全不将张辽放在眼里,这就是东子和老肥他们最大的区别。东子不服输,他很少服谁,以前只服韩俊,后来才多了一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把他打的半死,也休想让他说出“服”这个字。在初中的时候,东子是打不过张辽,但他每次都会反抗到无力为止,所以所谓的“恐惧”“害怕”根本就不存在。

    而在张辽看来,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不管东子服不服他,在张辽眼里,东子和老肥他们都没什么区别,都是被他随便捏一下就死的臭虫而已。当然,东子现在毕竟是韩俊的人,虽然韩俊已经坐牢了,但韩俊的兄弟还在外面。对张辽来说,如果是平时遇见东子,他也绝不会和东子发生任何冲突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双方就是明显的对立局面,所有的外在因素都不存在,拼的就是此刻双方的自身实力。所以张辽又笑了,他觉得东子不是对手。

    “死神的微笑”再次出现,东子身后的兄弟们都是浑身一冷。

    不过东子才不惯他这个毛病,直接一砍刀就甩了过去。这次东子居高临下,动起手来相当利索和方便。张辽也用钢筋捅了过去,不过因为地理位置的缘故,他这一下只捅在东子的大腿上,而东子一刀劈在张辽的脸上。张辽后来住了院,醒来以后和朋友聊天:“当时就觉得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心里很慌很慌,以为自己死了。”

    张辽没死,因为他还站着,只是脸上被掀开一大块肉。这个场景描述起来有些血腥,但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东子并没有砍了一刀就此了事,他像砍蝎子那样砍着张辽,“唰唰唰”地砍了十多刀。整个过程中,张辽一动不动,既没有反抗也没有动弹,就这样硬挺了东子的十多刀,后来连东子都心虚了,蝎子被他砍的时候好歹还知道叫上几声,这家伙一动不动是个什么情况啊?!直到东子停手,张辽才倒了下去。当时东子的心怦怦直跳,还以为张辽已经死了。后来才知道张辽没死,而是休克了,第一刀砍在脸上的时候就休克了,至于休克后为什么还能站着不动,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医学界才能回答了。

    当时东子也顾不上这些,他赶紧让身后的兄弟去护送老肥他们上医院去,至于张辽的那些兄弟一见情况不对早就跑了。干完张辽,东子也没原路返回和我汇合,而是直接沿着南侧楼梯继续前行。他的这个决定是对的,老肥他们虽然已经败退,但这条路线不能放弃。

    从这一点又能证明,东子真的成熟、变化太多。

    与此同时,我和叶云这边也差不多到三楼了。虽然之前还算顺利,但我一点都不轻松,心里还是沉甸甸的,毕竟主要的大BOSS还没出现。如果我们这趟中专之行是个副本,但最终的大BOSS肯定就是曹野。曹野能在中专这样的学校称王称霸,其刁钻其厉害其恐怖其难缠可想而知,再加上我之前也和他有所接触,知道这个人可怕起来有多可怕,疯狂起来有多疯狂!所以我时刻保持着警惕,目不转睛地盯着楼上的动静。

    上到二楼半的平台时,我就听见了一大片的脚步声和喊叫声,轰隆隆跺在地板上的脚步声像是在过火车,从数十个人喉咙里发出的喊叫声几乎要刺破我们的耳膜。

    

Snap Time:2017-12-15 10:51:18  ExecTime:0.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