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首席,太过份》全文阅读

作者:悠小蓝  野心首席,太过份最新章节  野心首席,太过份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野心首席,太过份最新章节第260章大结局(下)(14-09-29)      第259章大结局(中)(14-09-28)      第258章大结局(上)(14-09-27)     

第260章大结局(下)


    第260章 大结局(下)

    众人被他们的绕口令给绕晕了,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郁剑痕却是说道:“这事儿不能说,别的事情我都依你!”

    “谁要你依我来的!”黄小美恼怒万分的说道:“郁剑痕,你到现在现还记得你的小龙女,是吧!你就永远记住好了,我不管你了!”

    这时,当地的警方已经是闻讯赶来,黄小美将这一纸证据给了警方,“我知道,这些不能作为证据,但是我手上只有这些。我走了。”

    “你不等男朋友了?”一警察问她。

    黄小美不再看他:“他不再是我的男朋友!”

    说完之后,她转身离开了。

    郁剑痕被警察放开来,村民们围上来,“他伤害了小艺,不能就这样走了!”

    “没有证据你们就乱抓人,这样是不对的!”警察义正辞严的说道,“还有,你们几个,全部进去受训。”

    郁剑痕离开,然后向小艺的父母鞠躬:“对不起!”

    他离开后,回到了酒店,酒店里的黄小美已经是离开了。

    他赶忙打电话给黄小美,黄小美的手机已经关机。

    他赶忙动用郁霆琛那边的人:“哥,帮我查一下小美是不是上飞机了?”

    郁霆琛这边查了之后,很回了消息,“她在回春城的飞机上了。”

    “那就好。”郁剑痕也马上买了机票回春城。

    郁剑痕一回来,先去找了邵年锦:“三哥,我想找一个人,帮帮我!否则小美这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我!”

    邵年锦看着他,“你怎么一身的伤?这是情伤还是战争?”

    “三哥,你就别调侃我了!”郁剑痕无语了,“我都难过死了!”

    邵年锦笑了:“好了,说吧!什么事?”

    郁剑痕大致说了找小艺的事情,邵年锦点了点头,“这样吧!我们叫大哥和二哥一起出来,还有翼致一起商量一下。”

    流年会所。

    四兄弟外加郁家的女婿顾翼致聚在了一起,今天是男人们的事情,于是,各位女同胞都没有来。

    邵年鸿有自己的调查机构,他是最有话语权的,“说吧,剑痕,究竟怎么回事?”

    “十多年前,我还上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女生叫小艺,我不否认,我对她有好感,因为他比我大,大家于是调侃我们是小龙女和杨过。”郁剑痕说道,“发生了一件事情,也是那么的吻合,尹志平出现了,于是小艺失踪了。”

    “你现是想找小艺,然后和她在一起?”邵年鸿说道。

    郁剑痕摇头,“我没有大哥这么好,依然是爱着二嫂!我爱上了小美,我想和小美在一起,我的同学许子义说,我当年强-暴了小艺,小美她并不相信这一件事情,她一直在调查……”

    “我不希望她身陷险境,更不希望有人挑拨我和她之间的关系,所以,我希望找出小艺。”郁剑痕说道,“我希望大家能帮我找小艺。”

    ……………………

    佳期会所。

    黄小美乐颠颠的给贝小米倒茶:“小米姐,我手上有一宗案子,扑朔迷离,你有没兴趣接了?”

    “哟……还给我来这一招!要知道,我可是宝刀未老!”贝小米笑道,“拿来!”

    黄小美打开了手机,她早就将小艺写的那一段拍了下来。

    “就是这个女人,十多年前和郁剑痕有过感情,但后来失踪,我听郁剑痕同学许子义说,郁剑痕强-暴了人家!”黄小美说道,“我决定挖掘出真相来,小米姐姐,你有没兴趣?”

    贝小米乐坏了:“我当然有兴趣!”

    然后,郁家的三个媳妇,还有郁家的女儿殷念念一起参加。

    殷念念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男人们已经在行动了!我们要不和他们比赛,看谁先找到小艺!”

    “好啊!”贝小米摩拳擦掌,“我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感觉已经是生锈了,终于有案子给我查,太好了!”

    这时,江晓溪调侃她道:“姐姐,你每天晚上不是和姐夫都有运动的吗?”

    众人齐笑:“哈哈哈……”

    “打死你!”贝小米来追她,“什么时候变得跟你们家郁霆琛一样坏了!”

    黄小美也掩嘴笑了!

    贝小米看着她:“好了,你也是我们郁家的人了!郁家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看看郁剑痕,前任女友还藏着揶着,我们就是要给他们一个教训才是!”

    黄小美叹道:“他不是个坏人,估计是有苦衷吧!”

    “是啊!郁家的哪个男人没有苦衷?”贝小米哼了一声,“到时候,他要娶你,我们一起欺负他!”

    “咳咳……”江晓溪笑道,“你这是在帮忙还是帮倒忙?”

    温哲道:“既然是要比赛,我们得赶行动才是!”

    江晓溪早就有自己的s十字星,她说道,“对于这个小艺,我拿图片比对过了,你们别说,怎么好像在哪儿见过?”

    殷念念看了一眼:“笨蛋晓溪,也有你犯傻的时候,这个女人我知道是谁?”

    “谁?”众人齐问。

    殷念念马上道:“海琴!”

    她是知道海琴这个人的,沈家的养女,一直喜欢着沈傲寒。

    贝小米一怔,“你认识,那顾翼致肯定也认识了,我们得赶行动,关键是她现在在哪儿?”

    殷念念道:“自从沈傲寒被处罚之后,海琴也不见了。”

    黄小美问道:“会不会她想不开,自杀了?”

    “不清楚,反正她是很喜欢沈傲寒的。”殷念念说。

    ……………………

    流年会所。

    顾翼致一看这女的照片,他沉默着没有说话。

    郁霆琛最了解他,“你知道?”

    “我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是不止表面这么简单,牵涉到了沈傲寒,据我所知,海琴是沈家的养女,她一直很喜欢沈傲寒,自从沈傲寒处死以后,她也不见了踪影。”顾翼致说道。

    邵年鸿点头:“假设沈傲寒没有死的话……”

    “小天天!”顾翼致的脸色一变,他马上打电话给家里,没有人接电话,然后再打殷深澜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

    顾翼致马上向外走去,他继续拨打殷念念的电话:“念念,你在哪里……”

    “我在佳期会所。”殷念念听他的语气很急,赶忙说道。

    “你和晓溪她们在一起,是吗?”顾翼致道,“都下来,我们在楼下流年这里,家里的电话没有 人接,我担心……”

    殷念念马上明白,“我马上来!”

    于是,这一行人全部在佳期会所的门口集合。

    然后,每一个女人上自己老公的车子。

    黑狼没有来,阿歌肚子大了,他要在家照顾她。

    于是,只人黄小美不愿意上郁剑痕的车。

    “我自己开车过去!”黄小美哼了一声,一行人全部向顾家出发。

    ……………………

    顾家。

    此时,殷深澜的身上绑着一个定时的炸弹,而且嘴里塞上了毛巾。

    她眼睁睁的看着海琴将小天天抱走,听着厅里的电话响起,也接不到。

    沈傲寒看着怀中的小女儿,他伸出手指,捏了捏她的小脸蛋:“乖,叫爹地来听一下……”

    可是,小天天却是“哇哇”的哭过不停。

    海琴道:“她可能是饿了!傲寒,我们先走吧!”

    沈傲寒点了点头:“走了!”

    当顾翼致一行人到达的时候,沈傲寒和海琴已经是离开了。

    “妈……”殷念念打开了家门,就看到了殷深澜被绑在了椅子上,而且身上还有一个定时炸弹。

    “念念,我过去……”顾翼致马上拉住了她,他上前将殷深澜的嘴里的毛巾拿开。

    殷深澜马上说道:“沈傲寒他没有死!他抱走了小天天,你们去追,否则晚了就追不上了!对不起,我没有看好小天天……”

    “妈……”殷念念上前道,“不关您的事,是那个恶魔的问题……”

    黄小美马上道:“爹地,您赶紧派拆弹专家过来,在翼致哥的家里……”

    殷深澜却是说道:“念念,你不用管我,去找小天天!”

    顾翼致说道:“这样,我们兵分两路,念念,你们女人全部留在这里等拆弹专家过来,我们出去追沈傲寒,负责将小天天找回来。”

    “好,翼致,你可一定要将小天天带回来!”殷念念含泪道。

    尽管她也曾经觉得小天天是沈傲寒的女儿而不高兴过,可是十月怀胎,她又养了这么久,感情早就很深了。

    顾翼致伸手拥抱了她:“我一定会的,我以生命的名义,向你保证,不会让天天有事!”

    “你要也平安回来!”殷念念抱紧了他,“我也不许你有事!我爱你!”

    “我一定会和小天天一起平安回来的。”顾翼致轻声道,“你在家里要保持冷静,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的……”殷念念忍不住哭了。

    其他的男人相继离开,女人们都留了下来。

    黄小美这时跟上了顾翼致,“翼致哥,我不想留在这里,我想和你们一起去!”

    “去吧!”顾翼致点了点头。

    郁剑痕则是反对:“不准去!你留在这里。”

    黄小美才不理会他:“关你什么事!”

    “黄小美——”郁剑痕气坏了:“你有没有常识的?我们这一去很危险,你去做什么?”

    “总之,不关你的事!”黄小美就是跟他对着干上了。

    郁剑痕没有办法,而且他们已经是行动在即,大家一起出发。

    顾家。

    拆弹专家火速过来,他们在不断的研究……

    江晓溪陪在了殷念念的身边:“念念,你先别担心……”

    殷念念哭着道:“我怎么能不担心?小天天不在这里了,我妈又被绑上了定时炸弹,这个沈傲 寒太可恨啊,他为什么会没有死?”

    贝小米说道:“我觉得,关于沈傲寒没有死,可以有两种说法:第一种,狱中的他是易了容的,他早就逃了出来。第二种,他复制了一个自己,代替他死去,而现在出来带走小天天的,才是真的他!”

    “早知道,我就该在他死后提取dna进行检验,不应该这么马虎大意的!”殷念念不由叹道。

    但是,现在感叹这个也没有办法了。

    一会儿后,拆弹专家过来说道:“念念,恐怕有一点麻烦,你们全部要撤出去!”

    “什么?”殷念念瞪大了眼睛:“我妈身上的炸弹……”

    “结构太过于复杂,我们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该剪哪一条线,而现在的时间是越来紧了。”专家说道,“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全部都退出去!”

    “我不走!”殷念念马上摇头,“我和妈相依为命几十年,不可能这个时候丢下她,自己走掉的……妈……妈……”

    殷深澜这时道:“念念,出去,妈没事的……妈看着你和翼致好好的,就好了……”

    “只是,妈很抱歉,没有看好小天天……”殷深澜一直很内疚,她转向了江晓溪,“晓溪,你带念念出去吧!”

    江晓溪亦是双眸含着眼泪,她的母亲早已经过世,而自己在她病重之后才知道的,这样一份母女之情,也只有在回忆之中寻找了。

    贝小米是特别的内疚的,她因为当年的绑架案,怎么也不肯原谅母亲的所作所为,所以,连母亲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她也是一个母亲,这个时候,母亲自然是希望女儿好好的,不要在炸弹的爆炸之中,再成为牺牲品。

    温哲也能理解殷深澜的意思,毕竟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贝小米一手拉起了殷念念:“走!先出去再说!”

    “我不走!”殷念念哭着道:“妈妈……”

    江晓溪也和贝小米一左一右的拉着她:“我们先出来,你忘记了,翼致在走的时候说什么,你要冷静下来,念念……”

    “我冷静?我也想冷静,晓溪……”殷念念哭着道,“可是我做不到……”

    “我知道,这很难……”江晓溪抱着她,“可是,这个时候,我们是不能自乱阵脚的,知道吗?”

    就在这时,顾正钢闻讯赶来。

    大家看着他来,在打着招呼:“顾市长……”

    “情况怎么样了?”顾正钢问道。

    “不是很乐观。”拆弹专家答道,“现在还找不到拆哪一条线……”

    顾正钢点了点头,“继续找,我进来看一看……”

    当殷深澜在这一刻见到了他时,终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尽管他就这样的站在了人群里,可是,在这最后的时刻,她能见他一面,她也觉得,特别的满足了。

    女人永远都是感性的动物,一如这一刻的殷深澜。

    尽管她知道,顾正钢可能从来没有对她动过真情,她也就是他能利用时的一颗棋子。

    但是,她不在乎那些。

    有时候,棋子也有棋子的爱情。

    ……………………

    车上,沈傲寒在抱着小天天时,小天天总是哭泣着,好像是很讨厌他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沈傲寒怒道。

    “可能是她饿了!”海琴看着她,“我们没有准备她的食物,怎么办?”

    沈傲寒看了她一眼,“她不是还在吃母奶吗?你来喂她试试!”

    “我又没有生孩子,哪儿来的奶?”海琴羞红了脸。

    沈傲寒却是哼了一声:“我们现在不能下车,一下车,定然是会拍到,距离回到还很远,难道让她一直哭不成?让她含着也是一样!!”

    海琴实在是没有这样的勇气,她着急的说道,“我……”

    “你什么你……”沈傲寒哼了一声:“十多年前,你不是被我上过吗?还装什么三贞九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海琴瞬间就煞白了脸。

    沈傲寒冷笑了一声,然后扯过领带将她的手反绑了起来,然后再用车上的绳子,将她的脚也绑住。

    并且,他粗野的撕开她的衣服,逼她不能动弹,才让小天天去喝奶……

    海琴怎么也挣扎不开,她看着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沈傲寒……”

    “你在我家潜伏了好些年了,怎么?怎么不对我下手?”沈傲寒在小天天不哭泣了之后,才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当初的于小艺!”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海琴瞪大了眼睛。

    沈傲寒逗着小天天,“在你说喜欢我,想嫁给我的时候。你知道吗?你的演技再好,也逃不过我的火眼金睛……你在我的眼里,就是个小丑罢了!”

    海琴在沈家隐藏了接近十年,对于这个当初在一群男生面前强-占了她的这个男人,她发誓,一定要他血债血偿……

    只是,她怎么没有到,道高一尺魔却是高一丈,沈傲寒早就知道了这一切。

    “你现在想怎么样?”海琴看着他,“你这个恶魔,你毁了我的一生……”

    沈傲寒哼了一声:“你跟一个死尸一样,有什么好上的?我还不如上一个男人!”

    海琴一听,气得七窍生烟,“你一定不得好死!”

    沈傲寒看着她:“别忘记了,我已经死了!”

    “你……”海琴将头转向了另一边。

    这时,他们已经是回到了住所里。

    沈傲寒将小天天抱在了怀里,然后吩咐着手下,“将这个女人吊起来,挂在第二道门口。”

    当属下要给海琴整理好衣服时,沈傲寒却是道:“剥掉上衣!”

    “沈傲寒,你不得好死!”海琴骂着他,“你这个毁人的混蛋……”

    她十多年前受过他的侮辱,谁料十多年再来一次,只是因为她没有抓住先机,将这个恶魔杀死啊!

    沈傲寒则是抱着小天天回到了房间里,“乖女儿,从此以后跟着爹地过日子……”

    此时,顾翼致一行人已经是到达了沈傲寒的家门口,他们闯入之后,就看到了海琴被剥掉上衣吊在了第二道门上。

    “小艺……”郁剑痕叫了起来。

    黄小美不料沈傲寒这个恶魔如此的坏,她是最见不到男人虐女人了。

    海琴一看到这个熟悉的脸庞,她恨不得咬舌自尽,为什么每次最狼狈的时候,都会遇上他!

    “别过来!”海琴叫道,“沈傲寒在地上埋上了炸弹……”

    郁剑痕脱下了自己的外套,他要上前去给海琴披上。

    “别过来,我求你,别过来……”海琴叫道,“否则会一起炸死……”

    可是,郁剑痕还是走了过去!

    

Snap Time:2017-09-26 13:39:51  ExecTime: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