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心之恋:总裁的妻子》全文阅读

作者:韩降雪  倾心之恋:总裁的妻子最新章节  倾心之恋:总裁的妻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倾心之恋:总裁的妻子最新章节总算可以活下去了(14-09-30)      一位贵客(14-09-30)      受伤(14-09-30)     

总算可以活下去了


    凌少白猛的站了起来,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凝固了,他没想到倪红云竟然这么狠,会让刚刚生产完的甜甜来参加这个晚宴。

    “甜甜姐姐?”白小玉也很意外,黑眸中闪过一丝忧虑。

    “少白,我想你最想得到的应该就是你前妻的祝福,所以我特地把唐小姐请来,我想她是愿意祝福你们的。”倪红云勾唇说完,直接看向唐甜说道,“唐小姐,请坐吧。”

    “谢谢!”唐甜非常礼貌的向她道谢,微笑入座。

    “玉夫人……”凌少白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转头看向一脸笑容的倪红云。

    “还叫玉夫人,该改口叫妈了!”倪红云好笑的看着他说,然后转头看向坐在另一边的唐甜说道,“唐小姐,你说是不是?”

    唐甜知道倪红云叫她来的目的,她知道这个女人非常的聪明,根本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所以关于这场婚礼她根本就是什么都清楚。

    所以她才会把自己叫来,让自己见证这残忍的一刻……想让她知难而退!

    就算不能如愿,也要让她心里留下阴影,以后只要看到白小玉就会觉得欠她的……

    甚至没有办法心安理得的和凌少白在一起。

    叶璇和唐锦都劝她不要来,说这是个圈套,可是她还是来了,不是为了别人,只是为了她心爱的男子。

    “是啊,少白,既然你和白小玉已经结婚了,当然要改口了。”唐甜微笑的看着他劝道。

    凌少白叫不出口,在他心里,只有他和唐甜的母亲才是他的妈妈,其他人一概没有这个资格。

    “甜甜才刚生完宝宝,正在坐月子,现在外面天寒地冻,如果落下病根可是要折磨她一辈子的!”他的声音中带着恼意。

    “也不是我qiáng'pò她来的,我只是去征求了一下唐小姐的意见,是她自己愿意来的,你说是不是唐小姐?”

    “是我自愿来的,少白,今天是你的小玉的好日子,我当然要来表示一下祝贺。”唐甜的表情很平静,她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哪怕这真是个阴谋诡计,为了凌少白,她也必须要忍耐,不能让她们受过的苦,他的努力功亏一篑。

    她如水般清澈的的黑眸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就那样专注的凝视着他,竟然奇迹般的抚平了他心中的怒火。

    就算倪红云是故意的又怎么样?等他今晚拿到了龙颜草,他就带着甜甜和宝宝离开这里,和这对母女再也不见!

    “妈咪,这次真是您考虑的不周了,甜甜姐姐刚生完宝宝,如果她真的落下什么毛病,我和少白会一辈子都不安的。”白小玉适时的插话,语气中带着疼惜。

    “我也没让她自己来,我是车接车送,车里又有暖风,没事的,坐下开饭吧。”倪红云心里冷哼一声,表现却依然一脸的和气。

    她现在心里也不好受,除了无奈就是无奈,无奈于女儿千挑万选却选了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无奈于女儿因为她在思园根本没有任何地位可言,就连结婚这件终身大事,都只能简单的吃顿饭而已……

    可是她又了解女儿,因为从小就有心脏病的关系,所以她简直是宠极了她,养成了她说一不二的xìng格,而且她的脾气又非常的固执,如果自己不依她,恐怕她会把命都搭上的。

    好在这个凌少白虽然不能全心爱意的爱女儿,却不是个无情的人,只希望以后如果思园真的出事,他可以收留女儿并好好照顾她。

    倪红云对这顿晚餐是下了大功夫的,菜品都非常的精致,餐桌上摆着鲜花蜡烛,旁边有香槟塔,八层的蛋糕,婚礼该有的东西一样都没落。

    她还细心的为二人准备了戒指……

    唐甜微笑着的看着白小玉挽着凌少白,乐的像个小女孩一般,二人一起倒香槟,切蛋糕,喝交杯酒……

    她突然有些恍惚,仿佛白小玉变成了自己的模样……

    眼角有泪滚出,她扭过头悄悄的擦去,再转过头来又是一张充满笑意的脸旁……

    “唐小姐,难道不去敬新娘和新郎一杯以示敬意吗?”倪红云小声的提醒。

    唐甜无奈的看了她一眼,知道她是故意的,也只能端起酒杯走到二人面前,微笑着说道,“我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只能敬你们一杯,祝二位百年好合!”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唐甜的心里难过极了,就算知道现在是一场戏,可是她的心还是很痛,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过逼真,就像……真的。

    “甜甜,你刚生完宝宝,绝对不能喝酒!”凌少白直接甩开白小玉,伸手夺过她手中的酒杯。

    倪红云见状立刻站了起来,冷笑着说道,“凌少白,我看你这婚是不想结了!”

    唐甜听完,眉头微皱立刻将酒杯夺回,毫不犹豫的仰头将酒喝下,就算知道倪红云是故意的,她也只能顺着她的意思去做……为了凌少白,别说是伤害自己的身体,哪怕是去死,她也愿意。

    凌少白的眼睛变红,他的手紧紧的握成拳,恨不能直接将所有东西砸烂抱着他的甜甜离开……

    “妈咪,你到底想做什么呀?求你不要再为难甜甜姐姐了好不好?今天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一天,你就不能让我多开心一会儿吗?”白小玉的眼泪突然掉了下来,一脸委屈的看着母亲。

    “小玉……”倪红云心里也不好受,她心里清楚,女儿的身体根本熬不过这几年。

    “小玉,别怪你妈妈,无论她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你不该这么说她!”唐甜的眼中也闪出泪光,倪红云让她想起了唐夫人,她相信这个世界上每个妈妈都是爱自己的孩子的,无论做什么,哪怕是错的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好。

    凌少白的身体依然紧绷的厉害,大有随时都会爆发的尽头,表情让人看着揪心,唐甜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他握成拳头的手说道,“少白,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不对?”

    唐甜的眼睛本就极美,又黑又亮,就像一汪幽深的泉水,可以瞬间便把人吸进去,凌少白看着她的眼睛,这才慢慢的放sōng'xià来,反握住她的手,“甜甜,让你受苦了。”

    “是不是该交换戒指了,等你们交换完戒指,我就要回去了,可爱还在等着我去喂奶。”唐甜见他松懈下来,这才放下心来,她还真怕他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放弃。

    戒指摆在鲜花当中,是一对璀璨的钻戒,是倪红云特地派人从巴黎订做过来的,出自大师之手。

    凌少白的左手上戴着一枚戒指,是唐甜送给他的,这枚戒指沾着他和她的鲜血,是她给他的定情信物,也是他们结婚时的婚戒。

    倪红云早就注意到了他手上的戒指,可是那个手指是用来戴结婚戒指的……

    “少白,你是不是该把你的戒指摘下来,等你和小玉交换完戒指就是正式的fū'qī了。”倪红云的语气有些强硬。

    凌少白的手轻轻的抚摸上那枚戒指,这枚戒指自戴上后他就一直都没有摘下来过,他对自己发过誓,就算是到死那天,他也会带着它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抱歉,这枚戒指我不能摘,要戴就戴右手吧。”凌少白的态度也非常的坚决。

    “妈咪,戴哪个手都是一样的,少白,你先帮我戴上。”白小玉怕二人再次杠上,连忙拿过戒指递到凌少白的手上。

    凌少白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唐甜,咬了咬牙才将白小玉的手拿了起来,在二人的注视下将戒指套到白小玉的无名指上。

    白小玉看着这枚戒指开心的笑了起来,眼睛几乎弯成了一个月牙,她立刻拿过男款戒指戴到了凌少白的左手上……

    唐甜离开的时候,外面正下着小雪,她穿着单薄,轻轻的抬起头看着天空中漫天飞舞的雪花,嘴角终于扬起一个真心的笑容……

    无论过程有多么的艰难,凌少白总算可以活下去了……

    白展鹏走后,慕暖心平复了许久才将心底那份恐惧到恶心的感觉驱走,她的衣服凌乱不堪,原本梳得整齐的头发全都散落下来,看起来格外的狼狈,被反绑的手腕还在流着血,她顾不得疼,用力的挣扎着,想要将绳子弄断……

    可是白展鹏绑得太紧了,无论她怎么努力,几乎将手腕都勒断了,依然无法挣脱开!

    她看着远处的妈妈,狼狈的站起身,速的来到妈妈的身边,终于可以近距离的看她了,她的眼泪疯狂的掉了下来……

    妈妈一点都没变,一如她记忆当中的那样,美丽而双慈爱,想着和妈妈相处时幸福时光,现在她却只能安静的躺在这里,动都不能动一下,她心如刀绞……

    “妈妈……妈妈……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暖心啊……我是你最爱的女儿暖心啊……妈妈……”慕暖心跪在妈妈身旁,脸轻轻的碰着她的手,泣不成声。

    龙倾月本来早就应该醒来,冷碧绾怕他醒过来后会再次不顾xìng命去找慕暖心,只能让替他治疗枪伤的yī'shēng替他打了镇定剂,这样一来,只要药力不过,他就没办法清醒过来了。

    

Snap Time:2017-12-17 18:05:44  ExecTime: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