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全文阅读

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盛开最新章节  盛开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盛开最新章节番外之宝宝(下)(14-08-02)      番外之宝宝(上)(14-08-02)      番外之公子如玉(下)(14-08-02)     

武侠


    武侠

    梁飞凡双手插在裤袋里,英俊明朗的脸上带着一丝不屑和邪气混合着的表情,他往后沉声的吩咐了一声,“C。”

    哗啦一片拔枪的声音。

    数十支黑洞洞的枪口齐刷刷对着方亦城,梁飞凡现在只要冷哼一声就能把他射成马蜂窝。

    “我有说,我要退么?”梁飞凡一字一句的盯着方亦城慢慢的说出口。两个男人眼里都是刀光剑影。

    一片死寂里,顾博云扶着顾烟慢慢的站了起来,“怎么?这是要抢亲吗?”他对梁飞凡冷笑。

    “如果我不同意你们的婚事,就要索性毙了我吗?”

    “就你这样的态度、为人、修养,还想娶我的女儿?”顾博云冷冷的笑。

    梁飞凡气急反笑,“顾叔,你现在不是想要告诉我,先前都是对我的考验吧?看看我有没有资格做你们顾家的女婿?呵!”没有转圜余地了,就来这套?他似笑非笑的看向顾明珠,不过这倒像是顾明珠会耍的手段,一个擦着合理的边缘线过来的台阶,可惜,现在他梁飞凡没有耐心陪他们玩儿下去了。“从现在开始,一切都是我说了算。”

    “梁飞凡,你不要太过分了。”顾明珠在他身后低低的提醒,顾烟的脸色实在是很难看了,再这样闹下去,最后吃亏的总归是他梁飞凡吧?

    “我过分么?”梁飞凡抬了抬下巴,“你们呢?你,”他冲顾博云说话,“你问过顾烟的真切想法么?你和顾明珠赌气,为什么还要拉上她?七年不闻不问,现在装起慈父来了?”

    “你,”他转向顾明珠,“你向我保证过什么?现在不要说开开心心出嫁,还要帮着来劝我推迟婚礼。顾明珠,你知道你的桎梏是什么吗——怯懦。你总是在最该理智的时候昏头,最后只能落的现在有苦自知的下场。”

    “至于方局,我就不用多言了。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轮不到你来说半句话。毕竟,追本溯源,我们站在这里讨论的事情都是因为你而起。你装什么好人正义之士!”

    小小的院子里,天渐渐的黑了,月光如洗,照在每个人心头,都是一阵悲悯。梁飞凡像远古最孤傲的神,满身月华,睥睨天下——你们这些人,我翻云覆雨间就是你们小小世界的末日,我不动,只是我不愿,并不代表我不能。

    “还有我呢。”一个小小弱弱的声音,坚定的像一颗图钉,小小一戳却轻易的破了梁飞凡的无敌气场。

    “怎么不说我?”顾烟迷惑的看着她以为相爱的男人,“要不是我,方亦城和顾家也就是简简单单的一起兵匪案件,该怎么办怎么办。不是我阮姨不会死。不是我七年做鸵鸟躲在你身后,爸爸不会觉得委屈了我这么久。不是我……不是我爱上了你,哪来现在的这场纠结……”她眼里噙着一层薄薄的泪,月光流转,把梁飞凡的心神都吸引了进去。

    她的神情看的梁飞凡心疼,伸手去想搂她过来,被她轻轻躲开。顾博云被她扯的往后一个踉跄,方亦城一皱眉站了出来挡在他们前面。一支枪立刻顶上了他的额头,“方亦城你***给我滚远一点!”梁飞凡暴怒。

    方亦城冷笑一声往后一仰让开枪眼,回过来揉身上去夺梁飞凡的枪,两个人电光火石间交手,顿时满院子一片枪拉开保险的声音。

    容岩把怀里不断挣扎的小四搂紧,低声的在她耳边喝,“不是你逞能的时候!别动!”纪南急的脸都涨红了,“那你去拦着点呀!”

    容岩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冷光,爱屋及乌到这番田地了?“大哥有分寸,你别闹!小心枪不长眼睛!”

    “小烟!”

    “顾烟!”

    C吓的魂飞魄散,他全神贯注盯着老大和方亦城的交手,烟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手在他腰间一搭一抽,他备用的枪就到了她手里,顾烟咔哒一声开了保险,枪口对自己的头,食指按在扳机上,梁飞凡和方亦城立刻停下,两个人都吓的魂飞魄散一动不动。

    “梁飞凡,你猜,我的命,是不是也由你说了算?”

    梁飞凡脸色铁青转白,嘴唇紧紧抿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顾烟这些天来的压抑委屈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看着满院子人惊吓的表情,她格外的心情畅。

    纪南这时在容岩脚上狠狠的踩了一脚,趁他双手一松,手肘敲向他肋骨,从他怀里一个箭步窜出去,死扣住顾烟的手把枪口往外别,一勾一捏把枪夺了下来。顾烟回身去抢,纪南情急之下左手一个手刀砍在她后颈上。

    顾烟软软的倒下,梁飞凡几大步跨过去扶住她,又是惊又是怒,一时之间太阳穴涨涨的痛,什么也不想管了,打横抱起顾烟就往外走。方亦城看了一眼顾明珠,没有追上去。

    容岩把枪还给懊恼的C,带着小四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梁飞凡带来的人一时之间也撤的干干净净。

    小小的院子里,剩下方亦城和顾家父女。顾明珠对方亦城低声说了句抱歉,先把一言不发的父亲扶回了屋。

    “明珠……”

    “我知道。”顾明珠给他盖好被子,“不知道怎么办了是么?”顾烟刚刚那番话,震惊最大,应该是一心要帮她摆脱梁飞凡的父亲了。

    “爸,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你就该想到,梁飞凡能倾尽所有救你,哪怕只是交换,也说明了他很看重顾烟。他怎么可能容忍任何人去反对?你知不知道,他等顾烟点头等了七年。顾烟那样的小性子,这期间他要受多少苦?他对顾烟发作不得,对别人呢?不要说是你我,恐怕,佛亦可杀。”

    “爸爸,我早就对你说过,你用自己的病威胁顾烟,追根究底,不就是仗着梁飞凡宠她爱她?怎么换了个方位你就是想不明白呢?”

    顾博云落寞的听着,眼里一片寂寥,长叹了一声,“我真是老了……明珠,我说,我以后遇见顾烟的妈妈,我怎么向她交代……小烟没在我身边待上几年,到我临死想为她最后做点事情,还弄成这样不可收拾。明珠,我真的是老了。”所谓英雄末路,最可怕的不是回首当年勇,而是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已经衰老。

    顾明珠笑笑在他手臂上拍拍,按着他瘦弱的肩膀让他躺下,“安心。还有我呢。”

    安顿好父亲,顾明珠回身出来送方亦城。两个人沿着疗养区的小路走去取车。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不该回来?”方亦城沉默良久,上车离开前还是开口问了昔日的好友。

    “明珠,我一直奢求顾叔和顾烟的谅解。好像从来没有问过你,你恨我吗?”方亦城再清楚不过阮无双对于顾明珠的意义了,他从来没见过早熟的顾明珠对任何一个其他人笑的那样依赖过。

    “原来我以为我装作不恨,刚才听了梁飞凡对我的批语之后,我想我真的不恨你。”她半是认真半是玩笑,“我一直对自己说,阮姨的病就算没有你也总是有一天要捱不过去的。韦博少不了沾你方小将军的光,我不能恨。所以我装作不恨。今天听梁飞凡那样说,我才明白,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公私分明。”

    “我不恨你,虽然我也觉得很奇怪,”她耸耸肩,“真奇怪。”

    方亦城笑了。

    “再见。”

    “恩。”

    “亦城!”

    “恩?”

    “你凭什么以为我爸爸谅解你了?要不是他要找个人借力打力——你以为他真的要撮合你和顾烟?你以为,他连梁飞凡都要计较,却能原谅你?怎么那么久不见,你越发的天真无邪起来了?”顾明珠娇笑。难道,真的只有她看得出来顾博云是在利用方亦城制衡梁飞凡?

    方亦城的笑僵在脸上。

    “照我看,他先是看不透,后来纯粹是和我赌气。现在么,他也乱了阵脚了,不知道怎么办了。”

    “呵呵,再见啊亦城。路上小心点。”

    顾明珠脚步轻,哼着歌往回走。

    那晚C市交通部门的事故记录上,有一辆军用吉普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平白撞上路灯柱子的事故记载,虽然驾驶员名字被隐去,但交警支队里口耳相传,说是刚刚高升了的前任公安局长,方家三少爷开的车。

    容岩拗不过小四,和她一起跟着梁飞凡车后面一起回了梁宅。

    梁飞凡把顾烟抱回楼上房间,安排了人照顾她就出来了,把容岩和纪南叫进了书房。

    “纪东纪北现在都在市里吗?”梁飞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沉声问纪南。

    纪南看看容岩,恩了一声。

    “叫他们后天下午来见我。”梁飞凡看了眼心事重重的小四,挥了挥了手,“你到顾烟那边去吧。她要是醒了先给她喝一杯牛奶,记得不要热的太烫。”

    纪南点点头默默退了出去。

    容岩等她走远了才开口,“不要动用到纪家吧?周燕回还欠着我们一大笔人情,况且他的手脚比较干净。纪东纪北……”

    “你明天一早联系杰森,就说故人来访。后面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梁飞凡打断了他,站到了窗边,对着浓重的夜色浑身散发着无边的戾气。

    “这次的事不用你插手,”梁飞凡知道容家的老爷子和方正是老战友,“你只要看好小四就行了。我和你一样,不想伤了她。”

    容岩的脸色顿时变的不好看起来。

    

Snap Time:2018-08-17 02:30:29  ExecTime: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