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全文阅读

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盛开最新章节  盛开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盛开最新章节番外之宝宝(下)(14-08-02)      番外之宝宝(上)(14-08-02)      番外之公子如玉(下)(14-08-02)     

逃脱


    做完顾烟是彻底瘫软了,趴在他身上一动不肯动。梁飞凡轻声哄着她,手一下下的在她背上轻抚,听着她渐渐的呼吸匀长,他轻手轻脚的把她从身上拨下来往床上放,打算下去做晚餐给她吃。谁知道他一动她就醒了,半眯着眼对他又抓又挠,猫咪一样的撒泼。梁飞凡由是再也不敢动,开大了暖气安安静静的抱着她。

    顾烟睡了一个小时多一点,懒懒的苏醒,说是饿了。梁飞凡一直在想事情,见她醒了就逗她说了一会儿话,等到她渐渐的眼神清明,两个人一起穿衣下楼。

    佣人已经把配菜洗干净放好,就等大厨去一展身手了。顾烟自己不敢碰生鱼生肉,梁飞凡要接手掌厨她又不肯,两个人在厨房里磨磨蹭蹭,最后决定,他负责把鱼和肉分别推下油锅去,她负责放作料。好不容易等到两荤一素三个菜勉勉强强上桌,两个人都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

    “有点腥。”梁飞凡尝了一口鱼,笑着喝了一口酒。顾烟不信,自己尝了一筷子,唔,还真是,不怎么美味。

    她喝了一口果汁,硬是咽下那口鱼肉,“蛮好吃的呀!不过我今天的运势不适合吃鱼。喏,给你吃光它。”她笑眯眯的把鱼推到他面前。梁飞凡摇了摇头,再摇了摇头。可看她眉毛一边挑起,笑容渐悄,想想还是算了,皱着眉伸出筷子,腥就腥吧,哪怕是吃生鱼呢。

    吃完了晚饭,两个人拥在沙发上看电视,梁飞凡看着她高高兴兴的小脸,心里那种不知名的恐惧又泛了上来,用手指一下下的梳着她的长发,低沉的在她耳边叫她,“烟儿,不管你在计划什么。不要做什么傻事。知道么?”

    顾烟唔了一声,她正在专心看电视。

    他却还不放心,捏着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来,“顾烟,如果你有什么事,我会让所有你关心的人陪葬。”他的神色认真,一直看到她眼底深处去。

    “包括你自己么?”

    “包括。”

    顾烟拿开他的手,“切”了一声,趴下去侧躺在他大腿上继续入迷电视里的情节,“那还有什么好死的。不是一样没的清净。”

    他一愣,低下头去咬她的耳朵,“你嫌我烦?!”

    顾烟挥着手赶他,“哎呀!梁飞凡,你就是个间歇性弱智儿童。”

    他不依不饶的闹,两个人在沙发上吵成一团,嘭一声一起摔了下去,梁飞凡眼疾手拉了她一把,自己摔在下面当肉垫子。

    顾烟摔在他身上,还故意重重的扑腾了两下,他却没有跟着笑闹,一声不吭。她当是真的摔着了,连忙起身要看,被他一把拉住,按在肩窝里。“我们就这样,烟儿,我们就这样好不好?”他的声音低低的,顾烟瞬间觉得自己最近是真的心境开阔了,怎么会竟然从他的话里听出了无限的委屈。

    她蹭了蹭他,老老实实的靠着,“好啊。就这样。我和你。”

    他的怀抱更紧了些。

    “飞凡,那你不要再和方家计较了好不好?”她轻轻软软的说,等了这么久,她以为这时算是最好时机,哪里知道,他听完身体就一阵的僵硬。

    过了好久,梁飞凡抱着她起来,闷不吭声的上了楼。顾烟知道他又抵触了,也就不说话去刺激他。两个人分别用了里外的浴室洗漱,默默的上床,各睡一边。

    晚饭前小憩了一会儿的缘故,顾烟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折腾,听着他悄无声息,一动也不动好像是睡着了。她轻轻的靠过去,贴在他宽厚的背上,一只手围着他的腰。

    他轻叹了口气,忽然开口,“顾明珠教你的么?”原来他也没睡着。

    原来还是他还是怀疑她在故作乖巧。

    “不是。没有人教我。”顾烟安安静静的靠在他背上,手挪到他心脏的位置,隔着胸腔感受他有力的心跳。嘴角微微勾起,恩,这是她的男人。她在他的身边,学会了长大,学会了爱。不用别人来教也能知道,怎么对他最好。

    “最多一个月,你我的生活里,再也不会有方亦城这个人。我希望到了那时,你也还是现在这样,懂事。”

    顾烟沉默了很久很久,直到梁飞凡的背上微微的冒汗,她忽然呵呵的轻笑,伸手在他胸口拍,“好了,睡吧睡吧。”

    看来,他还是不懂。

    梁飞凡转过身来把她拥入怀里,他们其实都一样,习惯了这样相拥而眠的姿势。

    “梁飞凡。”

    “恩。”

    “你真是个孩子。”

    “……”

    “呀!干嘛啦……”

    “做点能证明我不是个孩子的事。”

    “不要……飞凡……好痒……不要舔那里……飞凡……”

    “飞凡……恩……恩……轻点呀,你要捅到我肚子里去了……”

    “好深……我……我不行了……”

    “烟儿……我要爱死你……”

    ……

    “恩……不要……不要拔出去……”

    “我没戴套,今天不安全……该死!不要夹的那么紧!我要忍不住了……”

    “恩……嗯啊……”

    顾烟满脸潮红,闭目享受他强有力的喷射,四肢紧紧的缠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梁飞凡被她水般的柔顺软化了,射完重重的压在她身上,下身用力的抵着她不出来。

    “飞凡……飞凡……”她浑身酸软,抱着他,轻轻的在他耳边一声声的唤,情深似海。

    梁飞凡醉了。

    ……

    顾烟是在两天后不见了的。

    梁飞凡正在和陈遇白讨论一个紧急问题,C步走进来对他附耳,声音竟然是颤抖的,“烟小姐不见了。”

    梁飞凡顿时脸色巨变,站起来猛的把椅子推出去老远,拔腿就往外冲。陈遇白嘴唇微动,想说什么还是没说出口,一路跟在他后面回了梁宅。

    佣人们排队在大客厅JIHE,一个个噤若寒蝉。他们都是梁家的老人了,可是包括六十多岁的老管家在内,没有人见过这样疯狂的先生。

    梁飞凡不停的楼上楼下的跑,打开每间房的门,在各个角落里寻找,好像希望这只是一个游戏,他的顾烟,会忽然从哪里冒出来,跳上他的背调皮的扯他的耳朵。

    好像她会忽然出现,笑盈盈的点他的鼻子,“梁飞凡,吓了一跳吧?”

    是,我的烟儿,我吓了很大的一跳。

    你出来好不好?

    梁飞凡喘着粗气停下来,绝望的重重坐在沙发上。整个梁宅每隔一米就有暗哨,另外还有两小时一班的流动哨位不停巡逻,一楼的窗户和二楼三楼窗户对应的位置下面都有专人看守。为了防止方亦城狗急跳墙抢人,他早就做足了准备,顾烟怎么可能会不见了!

    陈遇白陪着梁飞凡,由着他疯由着他发泄。天色渐晚,落山的太阳最后一丝光线照进书房,梁飞凡英挺的面部轮廓影在墙壁的阴影里,一室的光亮中有着浓浓的哀伤味道。

    陈遇白稳了稳心神,开口叫了一声哥,还没往下说,一个佣人敲门进了书房。

    “先生……顾小姐来了。”

    梁飞凡从沙发里猛的坐起来,吓的那个佣人往后倒退一大步。陈遇白惊愕不已,愣愣的站在那里。顾烟……难道又回来了?

    “……是顾明珠小姐。她往烟小姐房间去了。”

    梁飞凡双眼危险的眯起,“有人告诉她我在家吗?”

    “没有。陈伯开的门,顾小姐走的很,直奔烟小姐的房间去的。我们没人告诉她您在家。”

    梁飞凡冷冷的笑了一声,大步的走出去。陈遇白跟在后面暗叫糟糕。梁飞凡会这么问,是因为今天容磊的公司忽然有些异动,资金的流动方向竟然是和方非池的宏业有什么纠葛的意思。他和梁飞凡正是为此紧急召开会议分析问题。现在看来,不是正常的资金流转问题,而是有人要调虎离山。

    卧室的门被大力踢开,顾明珠讶异的站在当地,梁飞凡在她眼里看到了清清楚楚的惊慌。

    “顾烟呢?”顾明珠很镇定下来。冷静的先发制人。

    梁飞凡盯着她,一字一句,“她不见了。”

    顾明珠显然真的被这个消息震撼了。

    顾烟……不见了?

    她们约好的时间还没到,她怎么可能不见了?除了她,还有人帮顾烟逃走?

    “梁飞凡,不是我带走她的。”顾明珠第一时间撇清自己,她在这个时间出现,梁飞凡一定会怀疑容磊动的手脚就是为了给她赢取时间带走顾烟。

    “我姑且相信。”梁飞凡能判断出顾烟不是顾明珠带走的,“但是,顾明珠,如果让我发现,你和这件事有一点点的关系,我不会动你,我会毁了容磊。”

    梁飞凡冷冷的笑,此刻他是魔鬼,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Snap Time:2018-05-25 03:37:13  ExecTime: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