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全文阅读

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盛开最新章节  盛开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盛开最新章节番外之宝宝(下)(14-08-02)      番外之宝宝(上)(14-08-02)      番外之公子如玉(下)(14-08-02)     

番外之公子如玉(中)


    

    方亦城果然再次出现的时候,小魔告诉自己,自己也不算十分的贱,因为这个男人,真的是称得上极品的。

    那时正值下班的高峰期,写字楼底下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眼就看到他,穿着黑色的衬衫,铁灰色的牛仔裤,靠在车门上等着,他的头发有肖,遮的他眉目深深。

    “小魔!”他温和的声音不大不小的响起,周围起下班的同事们,嫉妒的眼神立刻嗖嗖的射来。

    假装没看见他的小魔,小小的虚荣心满足,暗自偷笑着转过身来,对他做出脸“怎么是你”的表情。

    “想请你吃顿晚饭,可以么?”他嘴角噙着笑,打开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小魔觉得,如果自己不答应,定会当场被打雷劈的。人,是不能矫情到这个地步的。所以从善如流的上车。

    吃饭的地方很远,一个小时的车程之后,到家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小户人家,进门,是个小巧玲珑的四合院。方亦城领着推开正门进去,进间布置的很是温馨的屋子。小魔暗自的打量四周,疑惑的问他:“为什么只有张桌子?里不是餐馆么?”

    方亦城替拉开沉重的梨木椅子,示意坐下。

    “里原来是晚清个王爷的别院,后来清朝灭亡,那位王爷远走海外,就把里送给他的厨子。那位大厨几代手艺相传,到代,就在里开家私房菜馆。每只做桌的生意。”

    他不骄不躁的着,边给倒杯茶,古色古香的环境下,方亦城好像回到他本该属于的年代,穿着白色的长袍打马而过,踏碎地的芳心……小魔乱七八糟的想象着,莞尔笑。

    “——”小魔微侧着头,压低声音,“腐败?”

    方亦城愣,随即笑开来。情不自禁的伸手推推的额头,“胡什么!父亲和家的主人有交情,特意提前预定,带来尝个新鲜的。”

    “呐!我可是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别想用家的什么赫赫威名来吓。”小魔喝口菊花茶,清甜的滋味里,舒心的笑下。看在方亦城的眼里,竟然阵恍惚。

    他清咳声,尴尬而坚定的开口,“小魔,关于上次的事,们得好好的谈谈。不能骗,的心里还有顾烟,个中原委和没有关系,所以不能因为个委屈。还是那个立场,只要不嫌弃。”他的眼在灯光下泛着柔和的光,看的小魔阵阵的火大。

    心里还有顾烟?人家眼里都没有,更何况是心!方亦城,你怎么比我还贱呢?!

    小魔觉得自己,找到十六七岁时不服任何人事物的叛逆心态。季小魔,比不过个已经人和心都在别人身上的子?

    不信。

    “不嫌弃的话,你就怎样?和我交往,还是要娶我?”

    方亦城平和的:“随你。”

    温和的语气听在小魔的耳里,就好像针催化剂。她心里那只叫倔强的怪兽张牙舞爪的爬出来。

    “方亦城,不如我们打个赌。”她微笑着,把他心如死水随便折腾的神色尽收眼底,顿时小宇宙熊熊的燃烧起来,“一年为期,我赌年之后不再死心塌地的爱顾烟。”

    方亦城“哦”了一声,仿佛是有兴趣,笑语宴宴,“赌注呢?”

    “我还没想好,这样吧,要是你输了,你答应我一件事。我输了,也一也样。”

    方亦城很是欣赏个孩子的洒脱干脆,伸出手,笑着逗,“击掌为盟?”

    小魔信心满满的和他三击掌。方亦城眼里的笑意看的她心里小火苗乱窜,戏谑的笑,“其实还可以顺带和下个小赌。”

    方亦城见笑的不怀好意,也温温的笑起来,“?”

    “方亦城,赌注是foronenight,赌顾烟深爱梁飞凡。”

    方亦城愣住,随即不动声色的笑。

    “这个赌——输赢好像我都不吃亏。”他在美国多年见多识广,小小的调戏,他哪里能看在眼里。反倒是小魔,他玩味的笑,引的立刻想起那晚,他是如何的……不吃亏。

    小魔的脸红,方亦城看的有趣,端着杯子笑意深深。

    那时的方亦城,还以为爱情是口深深的井,掉下去,要么在井底双宿双栖,要么独自老死。他没有想到,个叫小魔的可爱的孩子,竟然从上面抛根绳子给仰望等死的他。

    所以爱情,真的有千百种样子。

    从夏入秋,是最美妙的过程。躁动渐渐褪去,浮华渐渐褪去,而肃杀又远远未曾到来,整个城市都弥漫着种尘埃落定的归属感,连道路两旁的梧桐,都优雅的抖落身的疲惫。

    方亦城的心,就在个秋的沦陷。

    等到某个傍晚,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有多少没有梦见和想起那个他以为必定终身不忘的人时,他恐惧。就好像,样心心念念以为藏在贴身口袋里的东西,忽然不翼而飞。

    那时小魔半跪在茶几前切橙子,刀有些钝,前后拉锯着往下切,笨笨的动作有些稚气的可爱。方亦城坐在沙发上愣愣的看着,心里片凉意。

    “哎呀!”小魔忽然惨叫声,捂着手指惊慌的直起身子。正在沉思的方亦城连忙过去,拉起的手看,个深深的口子,拉开五厘米左右,鲜血正在往外涌。

    他忽然就觉得很生气,捏着的手指怒喝:“小心!多大还划伤手!”

    小魔委屈的看着他,慢慢的落泪。方亦城懵,抽张纸巾捂着的伤口,尴尬的立在身旁。

    “对不起……”他呐呐的开口,的眼泪却掉的更凶。

    方亦城心头热,把把揽入怀里,“……不好。不要哭。小魔,不哭……”他低着头慢慢的哄着,看着哭红的小鼻子,觉得分外的可爱。

    不知道是谁先吻的谁,两个人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小魔的衣服已经全都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方亦城的衬衫上扣子全体不见,裤子褪到腿弯,欲望的头部已经陷入的紧窄柔软。

    是的紧致箍痛他,他才意识到,他竟然在清醒的情况下,和个不是顾烟的孩子赤裸相拥。小魔也痛,他的粗大炙热撑的痛的直咬下唇,可是他停下来,就忍不住伸手绕到他的臀上,柔柔的捏着他精瘦的臀肉,同时引着自己的身体往上。

    火一下子又被点燃。

    他把的双腿掰成M字型,压在的她胸前,这样的姿势更突出他要的地方,方便他酣畅淋漓的进出。

    到后来小魔的声音都带哭意,不知道已经缩着喷发几次,他还只是呼吸微微有些喘,甚至比开始时更为粗大张狂。

    “方亦城……”小魔伸手挠他的脖子,留下道道的红印,却不知更刺激他,下子被他撞得魂飞魄散,哀叫连连。

    “乖……叫亦城……叫!”他个深深的顶弄,一下子又到临界,软绵绵的哼着,自动自发的往上迎接他,他偏偏时停下来,占着,转着圈磨着,就是不给痛击。

    小魔难受的呜咽,睁着迷蒙的眼委委屈屈的屈服,“亦城——恩……”他往后退开,再口气狠狠的堵进来,空虚之后下子全数涨满的感觉,让她尖叫着泄身。

    那夜,小魔充分领教人面兽心个成语。翩翩公子哪里是温润如玉的,明明是……如兽。

    有句至理名言仿佛是么的,人的□,通往人的心。

    小魔边感叹真理啊真理,边在本本上搜索蜜月旅行的最佳去处。

    好多地方想去,犹豫不决。可是问方亦城他反正来来去去就几句话,“行。”“你做主。”“喜欢就好。”

    “要去埃及掘金字塔!”小魔放本本,爬上他的膝盖,气鼓鼓的。

    方亦城放下手里的文件,疑惑的看着。

    “方亦城,个小样儿是不是觉着是求着结婚,所以特委屈啊?”小魔捏着他的脸,狠狠的问。

    方亦城笑着喊冤枉,“明明是我求着你结婚,你不觉得委屈我就谢谢地。婚礼的事想怎么样都随,恩?”

    两个人几个月相处的顺风顺水,期间方亦城的父亲病倒,小魔乖巧的前前后后的伺候,老人看在眼里很是满意。而方亦城,答应某个婚期在即的人,他也要尽力的幸福,哪怕只是为幸福给看。所以小魔在某个有着温暖星光的夜晚提议结婚,他毫不犹豫的答应。

    况且,他也真的觉得,小魔个孩子,很不错。

    “恩什么恩!不恩!”小魔张牙舞爪的搂着他顿啃,又双手捧着他的脸仔细的看,笑的傻乎乎的,“方亦城,长得真好看。”

    “呃,”方亦城擦擦脸上的口水,犹犹豫豫半,“……算是夸我吗?”

    小魔认真的头。两个人笑成团。

    闹着闹着他的呼吸就粗,手也渐渐的不规矩起来。小魔半推半就的娇嗔:“不要在里呀……”

    “为什么?”他的声音已经嘶哑。

    小魔边挺着胸配合他的揉弄,边红着小脸困难的呼吸:“因为……辱没斯文……”

    方亦城忍不住笑出声,抓着她的小细腰往上提,空开一段距离解开裤子。小魔怕下子坐下去伤他,连忙伸手扶着对准,顺着他的手劲扭着腰慢慢的吞没他。

    体内的充实,结实饱满的感觉从下面路蔓延至心脏,再酥麻理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按着他的肩主动的上上下下飞的骑。方亦城解开的衬衫,把的内衣扯,脸凑上去又是磨蹭又是咬,小魔湿的更厉害,上下移动间带出的水沿在他的大腿上,亮晶晶的片。

    后来玩的越来越疯,方亦城把把书桌上的东西都扫,将已经半昏迷的趴着放在上面,他从后面拉开的双腿,冲几十下,觉得姿势不够深。又把翻过来,他提着的臀往上,自己斜往下狠狠的插,细声媚语的求饶也不管用,他的体力BT的好,最长的次,射射停停足足折腾整夜。

    结束的时候两个人已经从书房回到卧室,路上吊他身上,下身含着他的巨大,沿路软着嗓子不断的呻吟。方亦城到个时候就特别的兽性,步步的故意走的很重,随着他步伐的震动不知道泄几次。最后又在床上折腾半个多小时,终于,他兴致勃勃的按着她,抵到最深处尽情的射进去。

    

Snap Time:2018-05-25 03:46:25  ExecTime: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