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全文阅读

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盛开最新章节  盛开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盛开最新章节番外之宝宝(下)(14-08-02)      番外之宝宝(上)(14-08-02)      番外之公子如玉(下)(14-08-02)     

番外之公子如玉(下)


    婚姻登记所的门缓缓关上,拎着包的工作人员们成群结队笑笑的回家。小魔蹲在台阶上看着他们,心里真是什么滋味都有的。气愤他的失约,焦急他的毫无音讯。可是最担心的,是他是不是真的出什么事。今上午是他最后次的升职考察,好那边结束他们就在里会和登记结婚的,可是人家都下班,他还是没有出现。

    霓虹灯又亮,夜色渐张狂。

    季小魔失魂落魄的走在冰冷刺骨的风里,抖着手遍遍的给方亦城打电话。心底深处掠过个可怕的想法,方亦城要是真有个好歹,也不要活。念闪过,惊得手机都掉地上。却原来,自己已经到般非他不可的地步。

    李岩的电话在时救星般的打来,小魔急疯,时才想起来下午就该打电话问其他人的。

    “老大回来没有?!”

    听李岩凝重焦急的声音,小魔的腿都软,颤着声问:“他……去哪里?”

    “中午和他刚出来,顾烟爸爸找他,他去去就来的,可是后来纪南给打电话,是他在疗养院遇上梁飞凡,两个人动手,情况很不乐观。刚刚赶过来,医院已经被梁飞凡的人围,得确定老大在不在里面才能找人冲进去啊!”李岩很着急的口气嚷嚷,嚷的季小魔的心片冰凉。

    方亦城,果真比还贱。

    李岩挂电话等小魔过来,不会儿,就看见医院门口层又层的黑衣人墙闪开条路,几辆车缓缓的开出来。他看到其中的辆里,坐着那个手机怎么也打不通的小人,旁边开车的人仿佛恰好句什么,便侧过脸去,这个交错里,恰好没看见树下站着的他。

    可是李岩,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个人眼里射向他的冷光。

    他上车追上去,刚发动便被四辆车围上来堵住,李岩使劲浑身解数冲出包围,载着纪南的那辆车却早已不知踪影。

    他咬牙,把警灯拍上车顶亮着,拉响警报器,光明正大风驰电掣的往前直冲。可是方亦城的军用吉普就在时冲出来,没头没脑的差撞上他的车,然后拐个大弯,加速开走。李岩愣,调转车头就要追,就在时,医院门口辆出租车停下来,门开,走下来的是小魔。

    “嫂子,上车!”李岩探出车窗大喊。可是季小魔好像是腿脚不方便的样子,慢慢吞吞步步的踱过来。

    “老大刚走,车开的歪歪扭扭横七竖八的不知道出什么事,们就追上去。”

    “不用。”小魔伸手拔车钥匙。李岩诧异的看着,无力的靠在座位上,对着他苦笑连连。

    “让他去死好。”

    人常常都,去死好。可要是来真的,谁又舍得。所以面对直挺挺躺在病床上的方亦城,小魔下子便哭。气话的,他干什么真的愣愣的就真的往路边撞!

    幸好,除撞上方向盘的左手轻微骨裂,其他的都是皮肉伤。他的头受震荡,所以小魔和李岩赶到的时候,他还在昏睡。

    方非池是第个接到电话赶来的,此时和医生详谈完毕,走进病房来。看见小魔立在床边掉眼泪,他拍拍的肩安慰。“

    小魔听个死字,立马不哭,大眼睛含着泪,狠狠的瞪方非池眼。方非池立马闭嘴,拍着李岩的肩出去,留他们两个独处。

    方亦城终于悠悠醒来,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就微微转头恍恍惚惚的喊:“小魔……”

    为准确无误的声,季小魔决定原谅个罪该万死的家伙。

    其实有时候人心软就是么回莫名其妙的事情,明明知道样很犯贱很不对,可就是怯懦的假装糊涂——好吧好吧,不和计较。谁让我爱你呢。

    李岩每都来医院,可是连几看着脸色都不怎么好。方亦城出车祸的那晚,纪南后来来过,和李岩两个人在楼梯间里会儿话,似乎是吵架的,因为走的时候小魔正好遇到,两个人的眼睛都是红红的。

    方亦城的伤势很的恢复,人却越发的消瘦。梁飞凡对方家的打击,似乎真的是惨绝人寰的。

    小魔其他的不懂,可是方非池那么个吊儿郎当的人都忽然的正色起来,可见场仗的残酷。

    小魔以为经历的是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哪里知道,主战场不见硝烟,不代表周边战场也歌舞升平。

    早上李岩抱着手臂被子弹擦伤的纪南急匆匆的来医院,正在包扎的时候,铁青着脸的容岩赶到。本来抓着李岩胳膊龇牙咧嘴喊痛撒娇的纪南,下子没声音。任由医生摆布。

    容岩言不发的看着医生包扎完毕,随后上前把揪住李岩的领口,狠狠的个左勾拳过去。李岩猛的摔在地上,皱皱眉,没有什么,也没有还手。

    “你要是保护不她,就滚远。”容岩傲然的看着地上的人,眼里除不屑还有浓厚的杀气。

    李岩擦擦破掉的嘴角,坦然的道歉,“次是疏忽。”他在给手下下命令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和他们的人对抗的是纪家的人。所以连累小四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以至于最后受误伤。

    容岩冷冷的哼声,拉起纪南就要走。纪南皱着眉不肯,甩开他的手,跑到李岩身边蹲下,细声细语的问他怎么样。

    小魔把幕看在眼里,对眼前个眉眼间已经片荒凉的容二公子产生无比的同情。

    回到方亦城的病房,他正从二楼的窗户看着楼下,小魔看,原来转眼功夫,容岩和李岩已经到外面正式单练。纪南捧着受伤的手臂焦急的站在边,帮着哪边都不是。

    容岩和李岩打的难分难解,方亦城隔空冷静的指指戳戳,为小魔讲解招式。小魔不耐烦的挥开他,“激动什么啊?争风吃醋没见过啊?回床上躺着去!”

    方亦城想起那自己和梁飞凡战,愧疚的低头,乖乖的躺回床上去。

    “明天出院。”方亦城忽然对给他擦手的小魔说,“我们去登记么?”

    “不去。”

    “哦。”

    方亦城很平静,低着头继续看细细的擦拭自己的手臂。小魔见他真的没反应,气呼呼的把毛巾往脸盆里甩,抱着手坐在沙发上,瞪着他。

    “过来。”方亦城冲招手,却只招来个大白眼。他不以为意的笑笑,掀开被子下床,坐到旁边,没受伤的那只手搂着往怀里带。

    “干嘛啦!”小魔不爽的反抗他,又怕弄伤他的手,只能象征性的挥舞两下。

    方亦城把搂在怀里,长舒口气,“好久没抱抱你了。”

    小魔哼声,扭过头去。

    “原来的时候,是怕我自己心里太满,委屈你了。现在呢,是怕经过方家和梁飞凡的一战,会失去我名利和地位,我也还是怕委屈你。”他亲亲嘟着的小嘴,在耳边轻轻的说。

    小魔被他后个“委屈”的心花怒放,怎么,他的意思是,现在,他心里已经空,为腾出地方?

    “所以直不敢拿着个问你,小魔,嫁给好不好?”他笑的有顽皮,手里的钻戒在灯光下折射出温暖的耀眼,耀的小魔的泪刷刷的滚下来。

    “不嫁不嫁不嫁……”小魔边哭边嚷嚷,伸出手到他面前,“看什么看!还不给我戴上!”

    方亦城早已习惯严重的口是心非,低头温柔的亲亲,把戒指套在的无名指上。

    “方太太,好美。”

    “废话!”

    远远的纪南焦急的劝架声做背景,方亦城和季小魔甜蜜的拥在起,十指交握。

    三个人的爱情里,退出的那个也不定要孤独终老吧?爱情,有着千百种的样子。错过的,也许恰恰正是不合适的。

    所以方先生方太太此时对楼下的三人纠结成团的想法是:小样儿们,慢慢熬吧!

    

Snap Time:2018-05-28 05:45:23  ExecTime: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