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全文阅读

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盛开最新章节  盛开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盛开最新章节番外之宝宝(下)(14-08-02)      番外之宝宝(上)(14-08-02)      番外之公子如玉(下)(14-08-02)     

番外之宝宝(下)


    “妈妈妈妈……”

    顾烟赤身裸体卷在被子里,稍稍露出外面的肩头满是暧昧的痕迹,小女儿尖尖的童音一个声调高过一个声调,她还是迷迷糊糊的醒不了。

    “妈妈!”小星星小小的手用力的拍打妈妈潮红的脸。顾烟不得不睁开眼,有气无力的问:“小星星,妈妈在睡觉呀,你要干什么啦?”

    “爸爸呢?”

    “上班去了呀……”

    “爸爸早上吻妈妈了吗?”小星星嘟着嘴,不高兴的问。

    顾烟头痛的呻吟了一声,当然吻了,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开始吻,各种姿势各种……深度的吻……吻的她全身散了架,软绵绵的一丝力气都没有。

    梁星在得到妈妈的肯定回答后“哇”一声哭了,“爸爸坏!……爸爸忘了小星星的早安吻!”

    梁宅的早晨,就这样在小星星的哭闹中拉开了序幕。

    “顾阳!顾阳!”顾烟捂着耳朵尖声大喊。

    顾阳应声出现,推开虚掩的房门走进来,双手插在口袋里,小小的孩子却有着雍容华贵处变不惊的气势,“什么事?”

    “哄哄你妹妹别闹了!”顾烟头疼欲裂,皱着眉对儿子求救。

    顾阳看看坐在地上大哭大闹的妹妹,对妈妈摊摊手,“这种事是老爸和六叔拿手的。”

    “那就把她拖出去!”

    “这个我也不拿手,”顾阳认认真真的说,蹬蹬蹬的跑到门口,“梁越,妈妈这里有好吃的!”.

    一阵旋风袭来,虎头虎脑的梁越兴冲冲的:“哪里哪里?”

    “你先把星星抱出去,我们两个平分。”顾阳微笑着说。梁越挠挠头,扯扯妹妹的小辫子,接着一把把她抱了起来,房间外面早就有佣人笑眯眯的等着,他把妹妹交出去,马上跑回来问弟弟:“好吃的呢?”

    顾阳讶异的看着他:“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幼稚

    于是,在顾烟清脆的笑声里,梁越愤愤的跑下了楼去吃早餐了。*……………………………………………………………………………………………………………………………………

    “小星星,你要是再闹脾气,妈妈就要不高兴了!”顾烟端着牛奶哄了女儿好久,无奈小公主高高的仰着头就是一口都不愿意喝。顾烟有些不悦的绷着脸。

    梁越在一边看了好久,越看妈妈手里的那杯牛奶越馋。他眼珠一转从椅子上跳下来,端着自己的可可走到妹妹旁边,帮着妈妈一起劝妹妹,“小星星,要不要喝可可?”

    梁星有骨气的摇头。梁越鼓鼓腮帮子,把自己的可可倒进妈妈手里的牛奶杯子,端过来搅和搅和,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光了。

    顾烟对儿子缺心眼的好胃口很是无语,她回到位置上吃自己的早餐去了。小星星看着空空的牛奶杯,顿时又“哇”一声哭了出来。

    梁越听到妹妹哭,捂着耳朵蹬蹬蹬跑了。顾阳皱了皱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优雅的动着刀叉吃三明治,清清朗朗的童音里带着同龄孩子没有的镇定,“别哭了。你再不乖,连面包都会被大哥吃掉的哦!”

    小星星泪眼婆娑的看看一脸肯定的妈妈和二哥,再扭头看看跑了一圈已经又一脸饥渴的奔过来的大哥,她顿时抽泣着,乖乖的把盘子里的早餐吃了下去。

    吃完早餐,梁越不知道跑到哪里玩去了,顾阳安安静静的捧着书看,顾烟带着还在闹别扭的小女儿在客厅里玩洋娃娃。

    “妈妈,爸爸为什么总是和你待在房里不出来?”小星星眨巴着大眼睛,稚气的问。顾烟随便编了个理由搪塞她。

    “妈妈,那爸爸为什么总是趁我睡着就跑了?”小星星对爸爸陪她睡觉总是睡半夜很不满意。

    顾烟艰难的再次编了个理由搪塞她。

    顾阳一直在旁边听着,这时从书本里抬起头,好奇的看着妈妈,“你不是常说,我要是再说谎骗人就让爸爸好好修理我?可是你为什么一直骗小星星?”

    顾烟彻底的没有理由了

    顾阳和梁星眨巴眨巴眼睛对望,又一起看着噎住了的顾烟。

    小星星因为妈妈的欺骗,再次“哇”一声哭了出来梁越牵着和他差不多高大的哈士奇兴冲冲的进来,看见妹妹又哭了,而且不是他惹哭的,顿时高兴的满客厅的乱跑,“欧……水星又撞地球喽……欧……小星星又哭鼻子喽……”

    一个上午就这么手忙脚乱的过去了,临近午餐时分,顾烟带着儿子女儿浩浩荡荡的奔赴梁氏。

    ………………………………………………………………………………………………………………………………………….

    一看到爸爸,小姑娘的眼泪又出来了,梁飞凡连忙放下公事,把她抱在膝盖上,轻声的问她怎么了,受谁欺负了。小姑娘想了半天,愣是没想明白到底是受了谁欺负。梁飞凡看女儿傻傻愣愣的样子,像足了某个正和大儿子猜拳的人,乐的哈哈的笑起来。梁星见爸爸高兴,也跟着嘻嘻的笑。一屋子的傻子里,顾阳叹了口气,无奈的耸耸肩。

    “爸爸,是妈妈和小太阳弄哭小星星的,这次不关我的事!”梁越跑过来大声的告状。梁飞凡摸了摸他的头,招招手把小儿子也叫过来,“顾阳,怎么回事?”/

    顾阳扭头看看正在翻外卖电话本的妈妈,又扭过头来,“小星星好奇你和妈妈总在房里做什么,妈妈骗她说做游戏。我说妈妈说谎,所以小星星哭了。”

    梁飞凡沉思了一下,看了眼正在打电话叫外卖的爱妻,笑的高深起来。他摸摸怀里小女儿的头,又摸摸顾阳的头,冷静严肃的说:“妈妈没骗人。爸爸真的……每晚都在和妈妈做游戏。”

    顾阳将信将疑的看了爸爸一眼,默默的退散自己找生物学的书去解答疑问了。小星星睫毛上的泪水还没干,吊在爸爸的脖子上耍着小性子,梁飞凡哄了她许久她才又咯咯咯的笑起来

    中午一家人就在休息室共进午餐。梁越和顾阳坐在梁星两边,顾阳帮妹妹把半掉下来的餐巾围好,擦了擦她满脸的酱汁,探头对隔壁的大哥喊话:“梁越,给小星星端杯水来。”

    “没空。”大口吃肉的梁越实话实说。!

    顾阳平静的再次喊话:“梁越,我好话不说二遍。”梁越打了个冷战,大眼睛眨巴了两下,“笨咚”一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还是屁颠屁颠的倒水去了。

    顾烟把这一幕从头到尾看在眼里,轻声的问梁飞凡,“是不是该教育教育他们三个?”梁飞凡低头在她唇边啄了一下,“男孩子靠的是历练,以后有的是机会。至于小星星……基因问题,怎么教她还是个小别扭

    顾烟窘了,从桌下伸手去掐他,被他的大手握住了,缓缓的捏。

    梁越跌跌撞撞的端着水跑过来,一不留神袢了一下,往前一个趔趄,水浇了顾烟一腿。

    顾烟尖叫了一声,梁越立刻爬起来躲远了。

    梁飞凡笑着拥住生气的老婆,对儿子女儿下达任务:“爸爸去安慰一下妈妈。你们继续乖乖吃饭,梁越顾阳看好妹妹。”

    顾阳点点头,梁越躲在衣架后面,对妈妈扮了个大鬼脸。

    被梁飞凡半搂半抱的带进里间的浴室,顾烟还是嘟嘟囔囔的,梁飞凡帮她脱下打湿的衣物,圈她在怀里细细的吻,一会会顾烟就软了,小手揉着他的胸,身上开始水汪汪的。)

    “孩子在外面呀……”被他抵在洗手台上时,顾烟用尚存的理智压低了嗓子提醒他。'梁飞凡微喘,一挺腰贯穿了她,低低的在她耳边笑,“所以你别像早上那样高声的叫……”早上的时候他先醒,闭着眼在她光滑的身上慢慢摩挲,她细滑的两腿间还留着昨晚两人“游戏”过后的液体,湿滑一片,他摸着摸着没忍住,抬起她一只腿,侧着从她身后进了去。顾烟哼哼唧唧的从春梦里醒过来,他已经很兴奋了,根本顾不得她微弱娇媚的抗议,把她死死按在床上尽情的折腾了几回。

    顾烟想起早上的亲热,嗲声的骂他,同时也热了。她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把自己微微撑起,夹着他的坚硬再缓缓的螺旋式往下吞没他。梁飞凡被她又紧又热的一寸寸套住,舒服的直叹气。小小的浴室里全是刻意压低了的喘息和呻吟,空气里充盈着暧昧的气味。顾烟隐隐约约听着孩子们的嬉笑声,越发紧张,扭着腰夹他点出来。梁飞凡被她夹的□越来越困难,一把把她抱起来,上上下下的颠,顾烟结结实实的咬在他肩上,缩着身子泄了。

    ……………………………………………………………………………………………………………………………………

    容岩进来的时候,外面办公室一个人都没有。他扬声喊了两声,休息室的门开了,冲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

    “二叔!”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小女孩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抱着容岩的腿,甜甜的笑。

    容岩一看到她粉嫩的小脸就温和的笑了,“小星星!来,二叔抱抱。”

    “二叔,小星星要骑马去!”梁星奶声奶气的提要求,胖乎乎的手指一个劲戳着容岩的鼻孔。小星星平时最喜欢驾在几个叔叔的脖子上骑马。有一回心血来潮,偷偷带着她去了回马场,把她抱在怀里坐在马上稍微的溜了溜。自此之后,梁星见了他就要吵着去马场。

    “今天马都生病了,全都在医院输液呢!我们小星星也生过病的,很难受的对不对?今天就让它们休息,好不好?”容岩和蔼的说着谎话,亲了她一口,“小星星也亲二叔一口。”

    梁星乖乖的点点头,乖乖的上前亲他。容岩乐的眉开眼笑,把小星星往上一丢再接在怀里,逗的她大笑不止。

    )“二叔,让让我!”眼角一道黑影闪过,容岩暗叫不好就要往后退,可是小星星还在半空中,他可不敢有半点差池。所以只好眼睁睁的挺着,于是一阵风过,容岩脚上钻心般的疼。

    梁越也不好过,他的旱冰鞋是六叔刚从英国给他带回来的,顾阳按着说明书给他动了几个螺丝,速度一下子就上去了好多,他还不怎么控制得住。所以从二叔的脚上碾过去之后,他也摔了。

    容岩因为剧痛而扭曲的面容吓着了梁星,小姑娘毫不犹豫的“哇”一声大哭起来。容岩抱着手脚乱挥的她倒在沙发上,瞬间痛的出气多进气少。

    ,“二叔,二叔!”梁越艰难的爬起来,滑到沙发边,嬉皮笑脸的推容岩。容岩无力的摆了摆手“我知道你死不了。你把我妹妹放下来啊!她都哭了。”梁越拉扯着他的手,一个不留神屁股着地又摔了一跤,发着光的溜冰鞋再一次重重的踹在了容岩的脚上。

    …………………………………………………………………………………………………………………………………………

    餍足的梁飞凡搂着满脸红晕的顾烟从里间休息室出来时,梁越在室内飞来飞去的练技巧,顾阳在教梁星英文发音。容岩一动不动的半躺在沙发上,惊悚的死不瞑目着。

    “你们三个谁又把二叔怎么了?”梁飞凡走到办公桌前坐好,漫不经心的问。顾烟抿着嘴偷笑,过去听儿子女儿呀呀的念单词。

    梁越往前一个冲刺,到了墙壁猛的伸手一撑,扭腰来了个潇洒的倒滑,根本没理会爸爸的问题。

    顾阳抬眼迅速的计算了一下,笃定的开口:“梁越以每秒零点六五米的水平速度接近二叔,在与二叔的脚丫子一个不完全非弹性碰撞之后,由于水平力大于阻力,梁越获得了一个从二叔脚上滑过去的力。梁越的重力在那个瞬间约等于垂直作用于二叔的脚丫子,二叔的脚丫子水平面积大约为——”

    “——梁越,”梁飞凡打断了物理天才的演算,把正在研究板桥滑的大儿子叫了过来,梁越以为老爸要修理他,抱着头怯怯的慢慢滑过来。

    “不过在这之前,二叔骗小星星说马场的马都生病了。”顾阳漫不经心的说了句。梁越听见弟弟这么说立马活力无限了:“爸爸!妈妈说我们不能说谎骗人的!二叔怎么这样啊!会教坏小星星的!”

    “给你五叔六叔的办公室打电话,上来一个替你二叔开会的。”梁飞凡四方无事的宣布。

    容岩那边装死等着大哥给他主持公道呢,听到这里终于怒了,“到底有没有人管我的死活!”

    梁越拿着电话小大人一样通知李微然的秘书,请李总上来开会。顾阳叹了一口气,走到了二叔那里,“二叔。”

    容岩看着这个三兄妹里最为怪胎的孩子,深深的感动了,到底是危难之际见真心的,他宽慰的摸摸顾阳的头,“还是小太阳最好!”

    顾阳一笑,从后裤袋里掏出一根尺,描着容岩的脚测量,嘴里冷清的说着:“恩,好像和我的估算还是差了两点几平方厘米的……”

    “你们这帮没有良心的东西!”容岩推开顾阳,气的咬牙切齿。

    小星星闻言歪着头,小手拍着肚子,奶声奶气的喊:“有梁星啊!梁星在这里呀!”

    梁飞凡和顾烟哈哈大笑,梁越拍手叫好。连一贯安静的顾阳都笑了起来,一屋子的欢乐里,脚上一阵阵抽搐的容岩泪流满面的沉默了。

    

Snap Time:2018-08-16 07:09:53  ExecTime: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