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二十九章互诉衷曲


    不知过了多久,龙翼被一阵轻轻的饮泣声惊醒,睁眼一看,外面天已经亮了,透过微弱的晨光,龙翼发现旁边的新娘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坐着伤心饮泣,龙翼忙坐直身体向她解释道:“姑娘,对不起,昨晚我……”

    新娘擦去眼泪,羞红着脸低声道:“公子,那不怪你,我知道昨晚若非你相救,我恐怕早已被那贼……我虽然失身于你,却并不后悔。只是,昨晚是我的新婚之夜,但我的身子已经不洁了,我没脸回去面对他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新娘的理解让龙翼十分感动,他不禁拉起她的玉手安慰道:“姑娘请放心,我会对我的行为负责,只要你不嫌弃,我会永远疼你,爱你,决不会有负于你。”

    新娘用水汪汪大眼深情地盯了龙翼一眼,垂头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对了,还未请教公子大名。”

    龙翼忙道:“我叫龙翼,还未请教姑娘姓名。”

    新娘脸上的神态明显开朗起来,立时显得娇艳绝伦:“我叫袁玉凤,今年五月满十八岁。”

    龙翼激动的说道:“我比你年长两个月,以后就叫你玉凤妹妹,好吗?”

    “嗯,我叫你翼哥哥。”

    说着,袁玉凤低声叫道:“翼哥哥。”

    “哎。”

    龙翼答应着,心里十分欢畅,他突然想到昨晚上玉凤还是新娘,现在跟自己一起走,会给她的家人带来麻烦吗?于是连忙问道:“玉凤妹妹,敢问你家中还有何人?”

    袁玉凤似乎明白了龙翼的意思,低下了头伤心地说道:“我小时候与父母失散了,后被一家青楼的老鸨带了回去抚养长大,昨天我被那位新郎从青楼中赎出来与他成亲,谁知却被贼掳去了,后就遇见了翼哥哥您,翼哥哥,你不会嫌弃我是青楼出身的吧?”说完又有虚泣。

    龙翼听完袁玉凤的话,为她的悲惨遭遇感到难过,连忙搂住了她,轻轻地擦干了她脸上的泪水,爱怜的说道:“玉凤妹妹出淤泥而不染,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我一定会更加的爱惜你,疼爱你的。”

    袁玉凤听完龙翼的话,知道自己并没有选错人,轻轻地依偎在了龙翼的怀中,看着袁玉凤那惹人怜爱的姿态,龙翼不由得心中食指大动,伏耳对袁玉凤悄声道:“昨晚因媚药之故,你内心定无感觉,现在我想让你品味什么才是真正的乐。”

    “嘤”的一声,袁玉凤蝶首埋进了龙翼的怀里,龙翼抬起她俏丽的下巴,张嘴便吻了下去。半推半就中,袁玉凤的小嘴和他吻在了一起。龙翼知道不能性急,开始轻轻地她娇艳的嘴唇,慢慢地,舌尖滑入左右拨弄她洁白整齐的贝齿。袁玉凤的反应开始热烈起来,主动轻启贝齿,伸出嫩滑的香舌与龙翼的舌头紧密地缠绕在一起,和他交吸着彼此的唾液。龙翼伸出左手从肚兜的下摆滑入她的酥胸按在她丰满尖挺的上,袁玉凤全身如触电般的轻颤。龙翼用右手解脱了她的肚兜,扶着她轻轻地躺平,腾出手侵占了她的,他的手不停地在袁玉凤那对美丽的上揉捏着,偶尔用拇、食两指捻搓稚嫩的,很,小小的鼓胀坚硬起来。袁玉凤一边同龙翼热吻,一边用玉掌在他的虎背上摩揉。龙翼放开袁玉凤的小嘴,吻向她的眉毛、眼睛、鼻子、耳珠、下巴、脖子,最后停留在她那泛着红色指印的上吮吸嫣红坚硬的,右手又顺势而下,抚过嫩滑的直入茵茵的芳草丛中。在龙翼三路急攻下,袁玉凤完全放弃了矜持,小嘴里发出了情难自禁的娇哼声。

    “哦……啊……哎……唔……咿呀……”

    龙翼用右手的指头扒开袁玉凤的,食指准确无误地找到了口上方的小,轻柔地在上面刮弄着,袁玉凤一阵剧颤,从口涌出的,龙翼急速下滑,嘴唇准确地凑在了她湿漉漉的上,把鲜滑的舔入腹中,一种香甜的感觉直冲鼻端,使他更加兴奋,龙翼伸出长长的舌头奋力向窄小的中挺进,右手食指在上加速刮弄。“啊啊啊”,袁玉凤的娇吟声更加高涨。

    龙翼的舌头越探越深,舌尖不停地刮动着内壁的。终于,在一阵含混如梦呓的娇吟声中,袁玉凤达到了的高峰。

    他把从袁玉凤花蕊中涌出的温热香甜的全部吞食完后,然后小声向娇羞无限的她问道:“舒服吗?”

    袁玉凤点点头,目光中放射出如海的情意。

    龙翼再次伏在袁玉凤的娇躯上轻柔地吻着她的红唇,坚硬鼓胀的粗长缓缓地逼近她那美妙的,轻轻往前一推,尖大的便挤进了窄小的口。

    “翼哥哥,好痛。”

    袁玉凤的小嘴发出颤颤的轻呼。

    龙翼停止前进,怜惜道:“好妹妹,我退出来,咱们休息一会儿。”

    “不,”

    袁玉凤柔声道:“我也要让你舒服。你轻点,我会没事的。”龙翼非常喜欢她的体贴与温柔,一边吻着她的嘴,摸着她的乳,一边小心翼翼地将在的前部作小弧度的进出,使其充分润滑。袁玉凤微蹙着眉感受着带来的酥麻与胀痛。半晌,她的眉头舒展开来,娇声道:“好啦,进去吧。”

    龙翼用行动代替语言,加力往里推进。袁玉凤全身轻颤,举起修长的美腿紧紧地圈住他的腰身,龙翼继续推进,直至尽根而没,明显地刺入了稚嫩的花蕊。缓缓抽动片刻,眼见袁玉凤的神态由忍耐变成舒坦进而变作娇媚,他才放心地大力起来。大抽大插十余次后,袁玉凤的小嘴再次发出了醉人的欢唱。

    “哦,好……大……好深……啊……轻……点……哥……”

    龙翼把手从袁玉凤的上挪到她雪白丰盈的臀部下配合着他的力道,每一次都深深见底。他瞥见袁玉凤一把抓起身旁的肚兜咬入嘴里防止发出高亢的欢叫,那既羞又媚的神态要多迷人就多迷人,他不禁加了的频率。“……”袁玉凤终于忍不住张开了小嘴,再一次进入了的,龙翼也感到一麻,浓烈的喷薄而出,与她花蕊里涌出的交汇在一起……

    后的俩人继续拥吻着对方,享受着彼此爱恋的温情。过了一会儿,龙翼和袁玉凤休息好了,他在袁玉凤的服侍下穿好了衣服,袁玉凤自己也穿好了衣服,龙翼对着袁玉凤说道:“玉凤妹妹,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介绍几个姐妹给你认识,她们都是我的女人,都很和善,你不要害怕。”

    袁玉凤听了好奇地点了点头,龙翼就把袁玉凤带到了戒指里面,七女看到龙翼的到来,都非常高兴,却见他又带来了一个女人,心中难免有点吃醋,龙翼看见七女的样子,知道她们心中吃醋,他连忙把袁玉凤介绍给她们,并把她的身世也都告诉了七女,七女一听袁玉凤的悲惨遭遇,心中非常同情她,都走上前来安慰她。袁玉凤看见七女的和善,都很高兴,几人很打成了一片。看着几女如此和谐,龙翼也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出了戒指。

    就这样,龙翼白天赶路,晚上到戒指里面与众女探讨人生大事,他赶了两天的路,终于来到了庐山,看着这山庄废墟,龙翼的心中有些伤感,他静静地站立在废墟前面,雄伟高大的身躯轻颤,眼中有泪光闪动。

    龙翼来到废墟,想找到父亲和李伯父的尸骨,把他们安葬下来,但是却只见两个杂草丛生的坟头,想来是有好心人把他们安葬了,望着那坟头,龙翼终于是抑制不住跪了下来,略显低沉的哭泣声从其口中传出。

    “爹,李伯父,翼儿来看你们来了……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龙翼跪在龙翔和李天的坟前,低声地细说着。约莫过了半个多时辰,他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最后向两人磕了三个头,就离开了。

    从庐山废墟离开后,龙翼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但他想到自己大仇未报,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仇人的下落,而洛阳作为旅客往来的要道,各色各样的人都有,很容易就能够打听到一些消息,龙翼连忙向着洛阳的方向赶去。

    此时正午时分,烈日当空,晒得大地直冒汗。路上的行人不由得加了脚步往洛阳城里赶,都想早点找个歇脚的地方,喝碗凉茶,吃顿饱饭,再美美得睡一觉。可天再热,它也热不死人。在洛阳城西五里左右的官道上,正有一个白衣男子慢慢行来。只见他头戴斗笠,身穿一身白色的长袍,身材挺拔,从正面看不出他的相貌,只是目视着前方,不紧不慢的朝洛阳走去,好像天再热也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这人正是龙翼。

    此时的洛阳城中已是一片喧嚣,城中酒楼却已经爆满。黄鹤楼是洛阳城中最有名的酒楼之一,此时却已座无虚席,只是第四层尚无人就座。为什么呀?只因为能上第四层的不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就是洛阳城中非富即贵的人物,普通人只能想想罢了。

    黄鹤楼位于洛阳城东,楼高四层。

    第一层主要是面向普通百姓开放的,面积最大。只见大堂内摆了十一张桌子,现在早已是座无虚席。走上二楼,里面摆了九张桌子,每张桌子至少都坐了三个人。这些人都是一身江湖人士的打扮。有的桌子上摆着厚背刀,有的腰间挂着佩剑,还有长枪、棍棒、九节鞭等,他们都是些普通的江湖人士。男男女女,形形色色,龙蛇混杂。

    三楼同二楼差不多,也都坐了些江湖闲人。只见每个桌子上摆满了碗盘、酒坛。有的埋头吃饭,有的喝酒划拳,也有枕着包袱调戏周公他女儿去了的。笑骂声、猜拳声、打呼噜声混成一片,好不热闹。

    走上四楼,又是另一番光景。只见楼上空无一人,五张桌子一尘不染,可见它今天的第一批客人还未到。黄鹤楼背靠一座两亩见方的人工湖,湖的背面是连绵不断的建筑群。湖的四周杨柳依依、百花烂漫、小鸟纷飞、蜂蝶嬉戏。从四楼凭栏望去,只见杨柳垂入湖中,湖面倒映着蓝天白云,微风吹过,水面泛起阵阵涟漪。多美的景色啊,难怪黄鹤楼能排的上洛阳最著名的三座酒楼之一,光是这风景恐怕也是数一数二的吧!

Snap Time:2018-08-17 23:42:31  ExecTime: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