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36章淫逗师娘


    洛清幽是到了客栈门口才被解开道,如此一来,她也只能坚持继续把这个师娘做下去。周围的武林人士也都认得这玉湖山庄的庄主夫人洛清幽,于是都前来慰问了一番,洛清幽告诉他们那个天魔宫恶贼谢华已经被她杀死了,众人这才知道这件事是天魔宫所为,纷纷叫嚣着要找他们报仇。

    龙翼和凌雪研扶着师娘洛清幽进了房间,然后就和凌雪研一起离开了房间,他把凌雪研送回了房间,自己却并没有离开,而是轻轻地抱住了凌雪研,痴迷地望着她,说道:“雪妍,你真美!”凌雪研听到龙翼的话害羞地低下了头,龙翼用手抬起凌雪研的下巴,看着她那娇艳的红唇,情不自禁地吻了下去。

    凌雪研没有拒绝,享受着龙翼的爱吻,龙翼一吻上她,凌雪研只觉得浑身一震,一种异样的阳刚气息从龙翼嘴里吐入,浑身酥麻得厉害,身子很火烫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

    在龙翼的热吻下,没有真正在清醒状态下的凌雪研如同处子第一次,如何受得了,片刻已是全身瘫软,不分东西了。

    凌雪研并不反抗,只是羞红着脸任由龙翼为所欲为,龙翼一边吻着他,魔手一边在凌雪研修长的身体上抚摸着。

    随着龙翼的动作,凌雪研只机觉得阵阵从未有过的感觉传遍全身,不由娇声呻吟起来了,龙翼看着美丽师姐在自己的挑逗下浪荡呻吟,心中无比畅,当下横腰,将凌雪研抱起,放在一旁的床上。

    见到龙翼一脸的坏笑,凌雪研气不打一处来,狠狠捏了龙翼一下,娇嗔道:“你坏……”

    龙翼假装很痛的样子,啊了一声,惊叫道:“好痛啊,你想谋杀亲夫啊?”

    凌雪研“啊”了一声,失声的叫道:“你怎么样了啦?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就欲掀开龙翼的衣服,查看‘伤势’。关心则乱,纵是睿智的大师姐凌雪研见到龙翼那个样子,也慌了手脚,连龙翼是假装的也看不出来了,其实这也是一种关怀备至的表现,只有全身心的爱一个人,才会着急对方的一举一动。

    看着凌雪研那关心的样子,刹那间,龙翼觉得心中暧暧的,凌雪研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在意他,此刻的龙翼对凌雪研是充满了爱意。

    龙翼将凌雪研紧紧搂在怀里,温笑道:“傻瓜,我骗你的,我的皮厚得很,哪里会那么容易就受伤呢?”

    在龙翼怀里的凌雪研仰头一看他的笑意,嗔道:“你坏死了……小小年纪,古灵精怪的。”

    “是吗?我可不小了,你先前不是试过的吗?”

    龙翼托起凌雪研的下巴,坚定的道出了自己的。

    凌雪研脸上浮现几许羞红,嘴角的笑意显示出她此刻的幸福,凌雪研柔情地道:“不管你说什么,人家都信。因为你是我的唯一。”

    因情而,这种将格外的强大。听到凌雪研的话,龙翼心中一震,被挑逗起的如泛滥的黄河之水,一发而不可收拾,红如烈火,硬如金刚。

    躺在龙翼身下的凌雪研感受到他的变化,似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整张脸,连耳根子都红了,眼里满是羞意,别过头去,不敢看龙翼,见此,龙翼心中感叹,凌雪研就跟纯情少女一样的情怀。

    不过,龙翼却不如她的愿,躺在凌雪研身边,将她的脸转了过来,深情地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道:“娘子,我们就寝吧!”凌雪研脸红地点点头,因为羞涩,凌雪研的胸部跟着上下起伏,煞是好看。

    看此,龙翼将凌雪研搂了过来,与她亲吻着,一阵子的功夫,龙翼就感到身上好像著了火一般,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扯下了美妙师姐凌雪研纤腰上的丝带,将她身上的春衫衣裙左右一分,迅速褪了下去。

    很的,美妙师姐凌雪研的身上就只剩下一条细小的亵裤,光洁柔软的,纤细如柳的小蛮腰,修长洁白无瑕的玉腿,组成了让人心动神摇,不能自持的绝美曲线。

    龙翼呆呆地望著白樱雪的大腿,裸露在他眼前的玉腿,白嫩无瑕,丰满挺拔,滑腻得似乎可以捏出水来,端的是羊脂白玉凝成一般,粉腻温润。

    凌雪研紧闭双目,两腮桃红,酥胸起伏有致。她贝齿间发出似是痛苦,又像欢乐的娇哼,龙翼解开亵衣的系带,亵衣下竟还有一鲜红抹胸,紧紧缚住雪白的双乳,不由惊喜万分,暗赞自己艳福不浅,松开抹胸,白玉般的双丸魔术般地蹦跳而出,胸前两点嫣红兀自跳动不已。

    龙翼心中欢喜无限,现在的凌雪研,活生生的一个仙女下凡。龙翼低头含住了凌雪研的一颗玉珠,用舌尖速拨动,一面揉捏柔软而充满弹性的,娇羞的呻吟若有若无的在凌雪研喉间响起,龙翼环住她的纤纤细腰,用力将她拉了起来。

    凌雪研睁开眼来,见爱人笑吟吟的注视着自己,大羞埋首入龙翼怀中。

    龙翼搂住凌雪研的香肩,用胸前丰隆坚实的肌肉重重挤压她滑腻的双乳,只觉一片温柔中两颗樱桃逐渐坚硬,令人心颤,凌雪研又是紧张,又是激荡,灼热的肌肤上渗出粒粒晶莹的汗珠。

    龙翼缓缓把凌雪研放倒在床上,温柔的舔过她的酥胸玉臂,手却偷偷滑入她的亵裤,指尖轻轻划过她腿间那两片神秘,触手已是一片温暖湿润,他只觉口干舌燥,心中不由扑扑狂跳。

    凌雪研浑身一颤娇吟一声,结实的大腿紧紧夹了起来。

    龙翼轻轻抬起纤腰,扶住她的玉臀褪下亵裤,凌雪研霞飞双靥,小小贝齿咬住鲜艳的下唇,死活不肯睁开眼来。

    或许是中了春药才经过龙翼的滋润,凌雪研此刻更加的充满迷人的光泽,身子也变得更加的敏感,润泽。

    感觉到龙翼正在看自己,凌雪研紧张地喘着粗气,傲挺的胸部上下剧烈地起伏着,如雪般的玉体有如染了一层红霞,娇艳欲滴。

    或许凌雪研太迷人了,龙翼看着都有点呆住了,凌雪研良久之后,都没有感觉到龙翼有所行动,凌雪研不由转睛看了一下龙翼,这一看,直看得她更加羞涩,只见龙翼眼大如铜铃紧看着她的身体,那眼神好像要将她吃下肚子里去似的,凌雪研不觉道:“夫君,你……”

    龙翼手痴痴地凌雪研的身体抚摸着,道:“娘子,你真美!”

    凌雪研心里充满了爱人赞许的欣喜,羞道:“夫君,现在的雪妍是你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你、你喜欢吗?”说完又转过头去,不敢再看龙翼。

    龙翼喜道:“喜欢,我当然喜欢了。”

    边说,龙翼一边急冲冲地脱下了自己所有的衣服。

    知道凌雪研才初次承欢没多久,龙翼并不心急,只是躺在凌雪研的身边,右手温柔地在她身体上摸抚着,嘴伸到樱唇面前与她吸吮着。

    吻了一会儿,龙翼兴趣索然,将嘴慢慢吻向凌雪研的其它地方。

    啊,突然凌雪研一阵惊叫,羞涩看着龙翼,紧闭着双腿,道:“夫君,别,你别那地方。”

    原来刚才龙翼的手已摸到了凌雪研的腿下,那是女孩子全身是最重要,也最羞人的地方,怎么可以那样呢?

    龙翼伸出舌头在师姐凌雪研丰盈的胸上舔吻了一下,道:“娘子,怎么能不要呢?那是你全身最美丽的地方。”

    说完时,龙翼强行将凌雪研的阻挡他的手拿开,大力地分开她的双腿,手在那诱人的地方上摸抚着。

    “好羞人……”

    凌雪研呜咽一声,别过她脸去,此刻她双腿被龙翼大大地张开,龙翼的手不住地在她的身上活动着,这让凌雪研羞得脸如火烧,不自禁地紧夹着双腿。不过,随着龙翼的爱抚,一种从未有过的感传遍全身,她娇滴滴地喘息声越来越大。身体如蛇一般在龙翼身上扭动着。

    那地方她平时连洗澡的时候都不忍心地大力,可这会儿,却给这个有些粗暴的爱郎的在上面肆无忌惮地动作着,虽然已经和他有过一次了,可是那地方,真得太羞人了,凌雪研又羞又恼。不过,他摸得自己好舒服!

    龙翼吸着凌雪研的那双修长,雪白,精致的大腿,凌雪研身材高挑,有着一双雪白胜雪,修长如柳,美丽至极。

    看龙翼竟然要亲她的腿,凌雪研心儿一跳,道:“夫君,你,你别…那脏…”

    那一双长腿平日让她显得无比高挑,鹤立鸡群,如今龙翼竟然要亲她的长腿,凌雪研心中紧张,又有些许的兴奋。

    龙翼呵呵一笑,道:“我的宝贝,那是你全身最骄傲的地方,我若是不玩一下,岂不可惜了。”说完趴了下来,抓起凌雪研的修长的美腿,亲吻着。

    龙翼亲她的腿时,凌雪研倏然变得无比敏感,在龙翼的亲吻下,不会儿,便高涨起来,不由激烈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散发着体内的,炽热的情动气息源源不绝地从她的鼻子喷出,淡淡的呻吟从嘴角溢出。

    越积越多,凌雪研终于忍受不住了,嘴中情动地道:“夫君,我不行了,你……我忍不住了。”

    龙翼停止亲吻,抚摸着怀中美女的香背,喃喃道:“好娘子,不要急,我们要好好的享受……”

    “你、你真坏!”

    凌雪研羞涩的脸蛋,却忍不住甜美一笑,自动送上香吻,龙翼微笑着将凌雪研的娇躯扳转过来,深深揽入怀里,紧紧抱住那一团的温馨。

    龙翼的手抱在凌雪研的腰上,他能感觉到一股女性的温香,还有充满弹性的皮肤,细而不腻,滑而不柔,那股特有的茉莉清香又在龙翼的鼻子中发散开来,熟悉而刺激的感觉油然而生。凌雪研似乎不堪刺激,“嗯”的一声倒在龙翼的身上,龙翼轻轻的用身体摩擦着凌雪研,感受着她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双乳,在全面的刺激下,龙翼能感受到凌雪研渐渐加速的心跳声,心底不由的燃烧起一股熊熊欲火。

    凌雪研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龙翼双手搂住她的细腰,把她压在已经没有床上,脸颊和她贴在一起互相摩擦着,凌雪研的小口中则发出轻而舒服的呻吟声,龙翼找到她的香唇,一口吻了下去,顿时两片嘴唇毫无缝隙的合在一起。

    龙翼吸着凌雪研的香甜,舌头轻扣着她洁白的牙齿,顺利的滑进她的口腔,挑逗着她的香舌。两人的舌头不断的纠缠在一起,乐此不疲的互相吞噬着对方的口水,当龙翼把舌头从她的嘴里退出来时,凌雪研的香舌却突然如灵蛇一般钻入龙翼的口中,学着龙翼刚才的做法在他的嘴里不停地搅动,很又和龙翼的舌头纠缠起来。龙翼用身子顶住凌雪研的娇躯,防止她滑落地上,然后双手慢慢上移,握住了凌雪研傲人的双峰,手掌来回的搓揉起那正好一手包住的,凌雪研的呼吸更为急促,娇躯拼命的扭动着和龙翼互相摩擦,香舌更是在龙翼的嘴里抵死缠绵。

    龙翼勉强控制住自己暂时放开凌雪研,看着凌雪研充满的眼睛和一张红得像苹果似地俏脸,不禁怜爱万分的低声问道:“娘子,喜欢吗?”

    “喜欢……”

    凌雪研的声音轻细如蚊语,脸上竟然呈现少女才有的娇羞,她羞涩地将头埋入龙翼的怀里,双手却紧紧贴在龙翼的后背上。

    龙翼将脸颊贴在她柔软而富有质感的发丝上,闻着她身上特有的茉莉幽香,感觉着她急促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自己的体温似乎随之不断上升,浑身被一种燥热感所包围着。

    “我爱你,夫君!我的好夫君!爱我吧!”凌雪研喃喃的在龙翼的怀中道。

    龙翼再难抑制内心的情动,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娘子,为夫要来了哦!”

    凌雪研点了点头,小脸却红透了,强自压下娇羞,闭眼躺在床上。龙翼在凌雪研脚旁跪下,抬头向她望去,凌雪研紧闭双目,两腮桃红,酥胸起伏有致,米黄色丝绸亵衣紧紧地挺出,特别惹人。龙翼伸手抚上她纤细的小腿,只觉光滑润泽,如抚美玉,不觉心中一荡,一面摩挲,慢慢压了上去。

    凌雪研“呀”的低呼,小手紧紧抓住锦被,显然心中激荡无比。龙翼又是欢喜,又是激动,慢慢俯身含住她的下唇轻轻啜吸。凌雪研僵硬片刻亦开始缓缓回应,舌尖在唇间时而滑动,龙翼张嘴一吸,含住她的丁香仔细品尝,凌雪研“唔”的一声,藕臂不由搂住了龙翼。龙翼松开舌尖,慢慢吻过面颊,再由轻至重啮咬她娇小玲珑的耳垂。

    凌雪研贝齿间发出似是痛苦,又像欢乐的娇哼,白玉般的双丸魔术般地蹦跳而出,胸前两点嫣红兀自跳动不已。龙翼心中欢喜无限,低头含住了一颗,用舌尖速拨动,一面揉捏柔软而充满弹性的。娇羞的呻吟若有若无的在凌雪研喉间响起,龙翼环住她的纤纤细腰,用力将她拉了起来。凌雪研睁开眼来,见龙翼笑吟吟的注视着她,大羞埋首入龙翼怀中。

    龙翼慢慢腰肢,让紫红硕大的轻轻在饱满娇嫩的上点击,凌雪研不堪龙翼的火热,一面轻轻呻吟,一面阵阵颤抖,又迎合似的抬起了玉臀。两片粘腻的间充盈着晶莹透亮的,不片刻即湿润了前端。龙翼只觉全身阳气鼓涨欲炸,巨大的肿胀麻痒,直好似连心里也痒了起来,他伸手轻轻分开凌雪研的,将引至那神秘狭窄的溪口,梃腰刺入。

    龙翼神智顿时一清,隐约感到凌雪研饱满多汁的紧紧含着巨大的轻轻蠕动,不由细细品味起那温暖紧窄的动人感觉。

    龙翼时让凌雪研双手后撑支持住身体,而她主动时龙翼身往后仰,让她坐在自己身上。

    腹部与凌雪研的玉臀撞得噼啪有声,龙翼只觉内层层将紧紧包裹,柔软的花芯似乎能抱着啜吸。凌雪研活的要昏过去,无限的感排山倒海地向她袭来,口中发出愉的呻吟,内骤然收缩,箍的寸步难行,却又好生舒服,紧接着花芯喷出一股滚烫的花蜜,浇洒在敏感的上,烫得龙翼频频颤抖。

    凌雪研呻吟了几声,无力的软倒下去,带着一股从滑了出来。龙翼连忙将她翻了过来,分开修长结实的玉腿重新再,接着大力。凌雪研恍若死了过去,任龙翼施为,龙翼将她的双膝推至酥胸,两片饱满的努了出来,被根部重重的挤压,泌出一丝丝,逐渐粘满了两人的下腹,只觉得一片清凉。

    片刻后凌雪研又恢复过来,纤腰配合着龙翼的,龙翼让她自己抱住双腿,伸手握住两只丰满的,随着不断牵扯挤压。凌雪研将双腿搭在龙翼的肩上,双手牢牢抓住龙翼的手臂,全身随着他大力的前后耸动。龙翼只觉得酥麻瘙痒,恨不得全身力气都用来将在内摩擦,她娇哼不断,用尽全身力气随龙翼起伏。龙翼又把凌雪研侧身放倒曲起一腿,跪在她玉臀后,扶起大腿从侧后方。

    因为姿势的改变,获得了别样的感,凌雪研一下子又激动起来,哆嗦了几次泄出身来。龙翼看她面色苍白,雪白的肌肤却变成怡人的粉红色,浑身沾满了晶莹汗珠,桃源溪口的糊成一片,空气中散发着浓郁的芬芳,乌黑秀丽的凌雪研长发不知何时松散下来,蓬松地搭在肩上,星眸半闭,娇喘微微,知道她暂时不宜再继续下去,慢慢将退了出来。

    凌雪研见龙翼仍未尽兴,媚声道:“相公,你太强了!”

    龙翼只觉通体舒泰,气定神闲,一点也不觉得辛苦,嘻嘻笑了两声,半坐半躺在凌雪研身旁,轻轻搂着她的身体。

    孔子曰:“食色,性也。”

    这是很正常的心理及生理要求。

    温存过后,龙翼一把抱起凌雪研,整个身躯压了上去,一手盖住她的。凌雪研禁不住一阵微颤,似乎非常的紧张,她紧紧闭着双眼,双手也无意识地掩盖在脸上,娇躯轻轻颤抖着,在柔和的烛光映照下,绮丽的春光不断冲击着龙翼的感官。

    最后,他们疯狂的,忘我的在一起。他们生活在完全的二人世界,而他们彼此展现出来的,就是最真诚、最毫无保留原始的一面。

    龙翼在床上,与大师姐凌雪研云雨纠缠,娇喘呻吟之声,传了开去,透过墙壁,传到了另一间卧室里面。

    这间卧室,却是师娘洛清幽的房间,此刻她正在接受折磨。其实她根本不知道,这是龙翼故意把凌雪研折腾这样特叫的,因为他早就知道师娘就在隔壁。

    墙壁根本无法阻挡凌雪研的浪喊叫……隔墙进入了师娘洛清幽的耳中。

    这个时候,师娘洛清幽就是想安静下来休息一下都不能,心中不由想起刚才在江边龙翼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欲火升腾,心里不由想龙翼那俊秀文雅的可爱模样,怎么会如此的有力巨大。

    正在芳心乱跳、辗转反侧不能入眠之际,耳边传来凌雪研那一阵娇吟之声,柔媚缠绵。

    师娘洛清幽本是过来人,可是当听到这些温柔销魂的呻吟,隐含着激动兴奋之意,让她一听,便浑身发热起来。她的玉手紧紧抓住自己身上的锦被,尽量的克制自己,可是听着凌雪研的娇吟之声越来越响,而龙翼那可恶的笑声也在轻轻回响,喘息声也渐渐增大,师娘洛清幽眼前不由浮现出龙翼在江边搂着凌雪研还有自己在云雨的模样,又惊又羞,将脸埋在被子里面,低低地喘息。

    越是不想,就越是忍不住的想,挥之不去,师娘洛清幽的心中一阵摇荡,耳边所听娇喘呻吟之声,似乎也变成了自己的呻吟声,彷佛自己正在龙翼承欢一般,不由又是羞惭,又是害怕,拼命地摇着头,想把这古怪的念头从心里赶出去,却又哪里能够静下心来?只是紧紧抱住锦被,红透双颊,低低地娇喘而已。

    师娘洛清幽在床上,浑身如堕火炉一般,暗恨自己水性杨花,竟然对这比自己整整小一辈的弟子动了念。

    听到凌雪研的浪喊叫,要死要活的哭叫,师娘洛清幽虽然抓狂,但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其实也渴望能那样自由的喊出来,那是一种最高境界的乐享受……

Snap Time:2018-02-24 08:26:16  ExecTime: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