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三十七章征服师娘(上)


    云雨之后,看着师姐凌雪研已经昏睡过去了,龙翼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然后亲吻了一下她的脸蛋,帮她盖上被子,就走了出去。

    隔壁的师娘洛清幽听到龙翼离开房间,心里终于长叹了一口气,心想终于结束了,正要以为可以睡一个安稳觉的时候,门却被推开,龙翼从外边进来。

    “师娘,你可否安好?弟子给你请安来了。”

    “你、你怎么来了”师娘洛清幽一阵惊讶,失声的问道。

    龙翼微微一笑,道:“我刚才在隔壁听到师娘在房里喘息,心跳不整,我生怕你得病了,所以特意过来看看。”

    内室里只剩下师娘洛清幽和龙翼两人,这孤男寡女的,洛清幽有点忌讳,于是默然片刻,板着脸道:“你回去吧,我看你也累了。”

    龙翼笑道:“不,我今晚要陪师娘。”

    洛清幽怒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龙翼笑道:“师娘你生气了,难得弟子做错了吗?如果是,请你处罚弟子!”

    师娘洛清幽怒道:“你……你究竟想怎么样?”

    龙翼又笑了笑道:“弟子想怎么样,师娘难道会不知道吗?”

    洛清幽神色复杂的打量龙翼半晌道:“你在想什么,有时我的确不知道!”

    龙翼笑道:“自从弟子救了师娘,师娘你一直闷闷不乐,甚至不止一次的想到自寻短见,这对于弟子来说,是最不愿意看到的,弟子今晚前来,就是想要打开师娘的心结,让我们一起乐的生活!”

    龙翼一边说着,一边笑嘻嘻的看着师娘洛清幽。

    师娘洛清幽眼中露出痛恨,鄙夷道:“原来你想早有预谋,想不到我也会看错人!”

    龙翼轻轻笑了起来,洛清幽瞪着龙翼道:“有什么好笑?只怪我瞎了眼,引狼入室!”

    龙翼道:“如果师娘真的那样看我,我也无话可说,但是我是真心的希望师娘你能像雪妍那样幸福。”

    师娘洛清幽的俏脸顿时掠过一缕红霞,龙翼目光灼灼地望着她,缓缓道:“既然师娘你已经是守活寡,何必还要为张成守贞洁,他值得你的付出吗?”

    师娘洛清幽面色微红,移开目光,黯然道:“你不用说了,你说的一切不过是为了你占有我这副皮囊的借口。”

    这时给龙翼的感觉就是,师娘洛清幽的心已死,对这尘世根本没有了任何的依恋。

    龙翼怜惜的望着眼前的师娘洛清幽,只见她两淌未干的泪痕尤挂在苍白的俏脸上,原本深邃透有神光的眸子再找不出丝毫色彩,只剩空洞,死寂的空洞。

    此刻,房间里的彼此都没有说话,寂静得有点可怕。

    师娘洛清幽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坐着,如同一樽没有生命的雕像。虽说心里早有准备,却未料到竟是如此结果,颇让龙翼受不了,思绪不停的在脑中飞转着,照洛清幽此刻的情形,劝说是没用了。

    龙翼心里突然想到一个打开师娘洛清幽心结的办法——以毒攻毒。这法子能否管用,龙翼心里没一点底,不过现在也顾不了那么许多,只有放手一搏了。

    龙翼仔细打量了师娘洛清幽两眼,突然走上去揽着她,并迅速的制住道。

    洛清幽惊道:“你,你做什么?”

    龙翼将她放在床上,认真道:“师娘,弟子也是为你着想……”

    师娘洛清幽大骇,显然已清楚这是个蓄谋已久的阴谋,惊道:“翼儿,把我放开,我不能再对不起你师父!”

    龙翼摇头道:“师娘,我也是为了你着想,一次失贞是不忠,两次也是一样,师娘你何苦欺骗自己呢?”

    师娘洛清幽求道:“翼儿,你别在错下去了,放开我吧!”

    龙翼走上前去揽住师娘洛清幽道:“师娘,你再说什么也没有用,我主意已决,既然你死都不愿意让我给你幸福,那么我只能在你死之前再享受人世间最美妙的幸福!”

    师娘洛清幽闭上眼鄙夷道:“无耻之徒,你怎么对得起我,还有你师父?”

    “你知道我从来不把张成当做师父。”

    龙翼对师娘洛清幽道:“你也知道我不会在意你的言语,何必多费口舌?”

    师娘洛清幽啐道:“无耻!你这是欺师灭祖的行为!”

    龙翼微笑道:“你若绝不肯屈服,就咬舌自尽吧,不过这样的话,只怕武林更加会谣传你是中了毒被人救了,发现失贞,无颜面回玉湖山庄而自杀的!”

    师娘洛清幽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个后果,沉着脸不语,良久嘴硬道:“我就当是被野狗咬了一口,一个人一辈子难免要被狗咬的!”

    龙翼心想只咬一口才怪,笑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客气了!”

    说着慢慢褪去衣衫,洛清幽紧闭凤目,满脸红云,龙翼笑道:“清幽,你又不是没见过,干嘛怕羞?”

    既然一心要把她当做自己的娘子,龙翼也不把她叫做师娘了。

    洛清幽银牙暗咬,似乎打定主意不理龙翼,她虽然内力深厚,但被制住的大椎是人体六阳经汇聚的要,要想冲开没两个时辰绝无可能。

    龙翼脱光赤裸之后,正色道:“清幽,你不看看吗?”

    洛清幽长长的睫毛不住颤动,犹豫是否要睁开眼,龙翼笑道:“不看吗?那我就直接进去了!”

    “你……”

    洛清幽大惊,突然睁开眼来,顿时脸如红布。原来龙翼的巨龙虽已意气风发,但还未尽展雄姿,箫身挺直,晶莹剔透。她瞟了两眼,哼了一声闭上了眼,龙翼压上她柔软的身子,她不由惊呼一声。

    龙翼笑道:“这巨龙可好玩了,竟然会变大变小的,第一你见的时候不是这样子,你看看现在是不是又变了一个样子?”

    师娘洛清幽俏脸晕红,呸了一声,神态甚是娇媚。龙翼心中大荡,强吻上她的樱桃小嘴,师娘左右闪避,却因道被制幅度不大,龙翼只小心不被她咬着,终饱尝了一番吹气如兰的小嘴。

    龙翼离开她的樱唇,洛清幽一副泫然若泣的黯然模样,龙翼翻下她动人的娇躯,侧卧一旁撑起头认真地问道:“清幽,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我吗?”

    师娘洛清幽脸红啐道:“做梦!谁会喜欢你?”

    龙翼微笑道:“那为什么从我加入玉湖山庄,你就一直对我这么好?”

    师娘洛清幽霞飞双靥,却恨声道:“我是看你武学天分很不错,所以才对你好,而且我对你的好是师娘对弟子的关心爱护,你狼心狗肺,才会以为是男女间的感情!”

    龙翼有趣的看着她晕红的脸,柔声道:“无论是你对我的关爱,还是男女间的情爱,本质都是互相的吸引,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疯狂的爱上了你,我觉得娶老婆就应该是师娘你这样子的,天下没有第二个像你一样好的女人,所以,我只想你做我的娘子,仅此而已。”

    师娘洛清幽见事情似乎有了转机,睁开眼以最诚挚的目光瞧着龙翼道:“翼儿,你放了我吧!师娘我不会在意的!”

    龙翼摇摇头,道:“你已浪费了十五年的青春,你以为张成会带给你幸福吗?他最爱的人是他自己,他最喜欢的是武功和权力,你不要浪费光阴为他守寡!一个女人一辈子能有多少个十五年?十五年前你还是天仙谱第六的美女,现在呢?如果再过十五年了,难道你就没有为自己想一点吗?”

    师娘洛清幽气的又闭上了眼,龙翼看着她起伏有致的动人身躯叹道:“你虽然三十多岁了,但我早说过你就像我的姐姐!”

    师娘洛清幽哼道:“你终于承认早对我有不轨之心了吧!”

    龙翼笑道:“好色之心,人兼有之,难道欣赏你也是过错?每个人既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关键看你是否能把恶的那面控制好。”

    师娘洛清幽不屑地哼了一声,却没有言语,龙翼轻轻抚摸她光滑的脸颊,忍不住亲了上去,洛清幽拼命躲避,就是不想让龙翼遂意,龙翼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今天起已经是你真正的夫君,你不可以反抗我!”

    洛清幽一震,脸红起来,想起今天龙翼为自己解毒,虽然两人没有拜堂,但的的确确是有了夫妻之实。

    龙翼躺在她身侧,轻轻的一遍又一遍的吻着她嫩若凝脂的脸颊、耳垂和粉颈,师娘洛清幽的呼吸轻起来,龙翼再吻上丰润的红唇,这次她没有拼命躲闪,却也没有迎合。

    龙翼用舌尖在她的唇间挑逗着她的舌头,一手抚上酥胸。

    洛清幽浑身一颤,皱起了秀眉,龙翼轻轻揉捏,隔着衣衫体会着她饱满那令人刻骨铭心的滑腻柔软,身心俱爽,舒服得几乎要呻吟出来。他解开了洛清幽的衣衫,褪去米黄色的小衣,圆润滑腻的酥胸展现在眼前,雪白的肌肤泛着层温玉般的光泽,半球形的丰满微微荡漾,殷红的葡萄似乎已肿胀挺立起来。龙翼轻轻捻着了那两颗诱人的葡萄,洛清幽眉宇间甚是烦恼,喉间忍不住发出一声极其轻微的呻吟。

    龙翼轻轻舔着她的耳垂柔声道:“清幽,就当我是你夫君吧!”

    师娘洛清幽却道:“不,绝不,我劝你把我放开,不要再错下去!”

    龙翼一阵烦躁涌上,就想一把将她余下的衣衫撕去,立即又压下这念头,转而更温柔的抚摸,并将一颗蓓蕾含入口中,师娘洛清幽“嘤”的一声,无限娇羞,龙翼用舌尖在口中速挑动,再用牙齿轻轻啮咬,她的神色烦恼无比,咬紧了牙不发出声音。那殷红的葡萄在龙翼口中更加肿胀坚硬起来,龙翼把手从她的胸前缓缓下移,在肚脐上挑逗片刻,接着向下她的下裳。

    洛清幽如同受了惊吓的羔羊,虽然不能运气,但是四肢已经可以稍微的运动,于是不停的乱踢乱打,在挣扎、反抗,却又显得那般无力。就在这无力的挣扎下,她被剥的只留下肚兜和亵裤。

    龙翼没再继续剥光她,双手旧归征途其迷人的女体,这么做是因为,龙翼要逐步的击碎她的心灵。

    今天替洛清幽解毒的时候,她是神智不清,而现在龙翼要清楚的明白她是被怎么玩弄,怎么蹂躏的,没一刻,洛清幽全身裸露的部分留满了龙翼的唇印。

    她空洞的眸子亦流出无声的泪,无力反抗的纤手此时紧紧抓着床单,指尖已经泛白。

    对了,龙翼就是要叫她恨,至少强过她番才那般无边的空洞,没一丝感情。

    现在好了,知道恨了,也算有了感情,有了感情就一定有突破口,找到突破口,龙翼就能想法子劝她。当然如此还不够,凌峰定要让她恨的彻底。

    龙翼笑道:“嘿嘿!不愧是天仙谱上的美女,果然不凡。清幽,你知道吗?你真的好美,好迷人,叫人恨不得一口吞了,你瞧瞧这身材,该凸的凸该凹的凹,雪白的肌肤又嫩又滑,比起二十岁的少女一点也不逊色!”

    其实这也的确是龙翼肺腑之言,洛清幽的肌肤弹性、光滑、柔韧性,一点不比华巧仙、凌雪研她们差!甚至更胜一筹,成熟的肌肤散发出诱人的芬芳!

    说的同时,龙翼的大手还在洛清幽玉肌上游滑动,边滑动便说道:“我龙翼何等荣幸,竟能享受清幽娘子如斯美妙的身子。”

    瞅到她脸上微微的动容,龙翼又作急色道:“娘子,请恕夫君无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伸手去解亵裤,眼角却留意着洛清幽的神态,在龙翼除去她身上最后防线那一刻,他清楚的看到师娘洛清幽眼中闪过一道哀伤和悔恨,这让龙翼更肯定了自己的做法。

    洛清幽娇美的女体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中,龙翼的双眼死定定的看着这诱人的女体再移不开去,甚至拒绝产生这种念头,倒不是龙翼装的,而确实是太美,太诱人,太勾魂了。

    龙翼的手不受控制的沿着那美丽、平坦的探向,在接近几寸的地方,她娇躯一震,修长的美腿紧紧并拢,似抵御外来者的入侵。

    龙翼在挑逗,在深入,此刻师娘洛清幽满面通红,拼命夹紧大腿,这是她唯一能做的反抗,尽管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助。

    龙翼的手到了温暖的,微微吃了一惊,师娘洛清幽下腹的芳草特别茂密,摸起来竟是毛茸茸的一片,龙翼用手指轻轻梳理抚摸,片刻才继续往下。

    师娘洛清幽的身子一下绷紧,龙翼吓了一跳,还以为她冲开了道,片刻才放下心来。龙翼交替含弄吮吸她胸前,手上更拨弄蚌珠,洛清幽合不上大腿,只有拼命的忍住体内的冲动,无奈亵裤里早已潮湿一片。

    龙翼抽出了手,师娘洛清幽吐了口气,绷紧的身子瘫软了下去。龙翼将手指拿到鼻前,一股浓浓的芬芳飘至,分外让人联想起成熟的果实,他满意的把手指伸入口中,只觉清新微甜,身下不由一下子怒涨坚硬。

    师娘洛清幽飞的瞟了龙翼一眼,见龙正专心品尝她体内流淌而出的味道,心中大荡,这是怎样的一种难堪,她的身体不禁的轻轻颤抖起来。

    龙翼舒适的叹了口气,也不再与她多费口舌,缓缓将她淡绿的下裳褪下,把她的双腿拉到床外,让丰满的玉臀半个悬在床沿,分开雪白结实的双腿。

    师娘洛清幽羞得轻轻呜咽了一声,清楚的袒露在龙翼面前,她下腹上长满了乌黑油亮的萋萋芳草,诱人的桃源秘地被微微覆盖,若隐若现,更加逗人。龙翼摩挲着这温暖茂盛的芳草,笑道:“清幽娘子,怎会如此茂盛的?”

    洛清幽俏脸通红,银牙暗咬,龙翼也根本没想她会回答,一面温柔的抚摸她丰满的身体。

    师娘洛清幽的身子曲线动人,微微有些丰腴,更显得成熟饱满,欺霜赛雪的肌肤泛着美玉般的荣润光泽,饱满坚挺,杨柳蛮腰却盈盈一握,平坦坚实而无丝毫赘肉,玉臀浑圆挺翘,双腿修长结实,此刻被龙翼大大的分开。

    师娘洛清幽的要比凌雪研的宽上少许,两片饱满却依然是少女般的粉红,微微的翕开,好似熟透得绽开条缝的蜜桃,空气中似乎隐约散发着一股诱人的芬芳,龙翼的心速跳动几次,双手握住了她的纤腰不住抚摸,笑道:“清幽娘子,你的小蛮腰跟雪妍也差不多粗细呢!”

    说着,他一面跪在她,舌尖在大腿内侧舔了起来。

    师娘洛清幽似乎嗯了一声,龙翼又缓缓舔上。

    洛清幽激动的阵阵颤抖,不断开合,吐出股股,芬芳的气息浓郁了许多。

    龙翼心中欲火狂升,双手握住她的水蜜桃大力揉捏,师娘洛清幽竟然就颤抖起来,喉间忍不住哼了两声,涌出大股芬芳的蜜液,身子软了下来。

    龙翼抬起头笑道:“好娘子,你以前没有舔过吗?”

    师娘洛清幽桃腮晕红,鼻翼煽动,兀自沉醉于的感中,虽然闭着眼睛,却也艳光四射。的确,她从来没有享受过如此的待遇,张成是很传统的人,他又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龙翼继续凑上嘴,极耐心的侍候着这天仙榜上第六的美女。

    师娘洛清幽终忍不住哼了起来,龙翼大受鼓舞,更加卖力讨好,直将她当作世上最可口的美味仔细品尝。

    洛清幽喉间轻轻的娇啼,刚喷出活的蜜液,却立即又有了感觉,一片晶莹湿润。龙翼肿胀的难受,站起身来,举起她修长白皙的双腿,洛清幽惊慌的睁开眼颤声道:“翼儿,不要!”

    龙翼温柔的看着她,深情地道:“我是真心想让你做我的女人,你就把我当作你夫君吧!”

    说着全身一挺。

    虽然她生过孩子,但依然相当紧窄,洛清幽不堪龙翼的巨大,口中娇啼,身子微微闪避,眼泪却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掉了下来。

    龙翼用力磨了两下,俯身压上她柔软如棉的身体,温柔的替她舔去脸颊上的泪珠。龙翼早就知道她对自己不是没有好感,只是没有办法摆脱世俗的约束,所以等闲情况下决不会屈服,之前是解毒情有可原,而今却被龙翼主动坏了贞洁,一时间万念俱灰。

    龙翼深情的望着她道:“师娘,若果你认为我真的做错了,你就杀了弟子吧!”

    说完,一手拍开了她的大椎。

    师娘洛清幽功力尽复,目光顿时锐利无比,骤然提起了内劲。龙翼平静地注视着她,仍在她体内兀自跳动不已,也感受到她的脉博。她瞧到龙翼的眼神,突然软弱下来,眼泪又冲出眼眶,侧头悲伤哭泣。

    龙翼暗暗舒了口气,一切都过去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于是托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过来,柔声道:“我会像待娘子一样待你的!”

    师娘洛清幽哼了一声,摆脱龙翼的手转过头去。

    龙翼俯身将她脸上的泪水舔去,再吻上她的樱桃小嘴,洛清幽娇躯颤动,俏脸却左右闪避,嗔道:“你不要再惹我!”

    龙翼抱住她蝶首让她不能摆动,腰肢起伏,大力起来,她舒服的“啊”的一声,张开了嘴,龙翼趁势吻上小嘴,舌尖伸了过去,身下兀自不已。

    师娘洛清幽姣好的面容畅的扭曲起来,突然用力将龙翼推来,翻身向着床内,香肩耸动,娇躯曲线迷人。龙翼爬上床在她身后躺下,轻轻抚摸她的长发和香肩,柔声道:“你没什么不对,任何人受到这样的挑逗都会兴奋!”

    洛清幽的啜泣却更厉害了,龙翼知道她不仅兴奋,而且还想再要,所以才会如此矛盾,用力把她翻了过来,将她的头按入自己怀里,轻轻拍着她的粉背,柔声道:“你怎么这么傻?既然你连死都不怕,难道还害怕追求应有的幸福吗?”

    师娘洛清幽抬起头来,梨花带雨,更是清新秀丽,眼神却甚是彷徨,龙翼拉着她的手按在按在胸前,柔声道:“我说过,我要娶你,就一定会做到!”

    洛清幽感受着龙翼强烈的心跳,按着他结实的胸膛,粉脸红了起来,随即又垂下头去。

    龙翼凑上去轻轻亲吻,一手抚上她蜷曲的大腿。

    师娘洛清幽轻轻颤抖,却不再抗拒,龙翼吻上她的小嘴,挑逗着香舌,拉着她的手握住了跳动的巨龙。洛清幽微微张开了嘴,身子阵阵颤抖,小手也没有拿开。

    龙翼心中大喜,探手到她腿间,她浑身一震夹紧了大腿,喉间轻轻呻吟,他捻住那颗挺翘的蚌珠挑弄,洛清幽的身子越来越软,模糊一片,她娇羞的吟哦一声,却任龙翼施为。

    龙翼缓缓压上师娘洛清幽柔软的身子,挤入她大腿间,师娘洛清幽脸颊酡红,激动的浑身震颤。龙翼分开她的大腿,一沉一挺,已刺入她温暖润滑的体内。洛清幽喉间“唔”地一声,微微挺起了纤腰。龙翼刺到尽头,抬起了上身。

    洛清幽神态娇媚,娇羞的闭上眼睛。龙翼搂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缓缓,她秀眉微锁,抓住被单用力拉扯,龙翼慢慢以之法不即不离的挑逗着她,师娘洛清幽不住流出,她扭动身子却得不到爽,偶尔一次的深刺更调足了她的胃口。

    洛清幽周身的肌肤变成醒目的粉红,渗出颗颗细小的汗珠,纤腰弓起、玉臀摆动迎合龙翼的动作,龙翼转而退到溪口用那招割蚌取珠挑逗着和蚌珠,洛清幽紧蹙眉头,神情焦急的要疯狂,终于忍不住睁开眼来,用力抓住龙翼的手臂颤声道:“不要,不要逗我了……”

    长长的指甲深深陷入手臂,龙翼感到一股意,一种征服的感,全身压上洛清幽丰满的身体,缓缓的刺到花蕊。她紧紧地搂着龙翼,玉臀不住扭动,吞吐着,温暖茂密的芳草在摩擦着凌峰,相当舒服。

    龙翼很有节奏,令师娘洛清幽打心底里发出欢喜的呻吟,修长的双腿盘上龙翼的腰,龙翼更是大力揉捏着她的酥胸,一面摆动腰肢用力,才数次她便浑身僵硬,温暖饱满的骤然一箍,娇嫩一阵感,接着喷出一大股滚烫的花蜜,洒喷出来。

    龙翼不由大力抖颤数次,强烈的酥麻畅直冲,竟似忍不住就要狂射而出,他连忙屏气提升,堪堪悬崖勒马,浑身微微颤抖,仔细品味这从未有过的滋味。师娘洛清幽不住的抖颤,圆润的大腿从龙翼腰上无力地滑了下来,瘫软着身子急促喘息,神色间无尽的畅满足。龙翼心中大荡,温柔的抚慰着她,让她享受后的余韵。

    片刻师娘洛清幽才回过神来,发现龙翼仍然巨大坚硬,娇羞道:“你……”

    龙翼俯身上去含住她的耳垂,笑道:“我怎样?”

    洛清幽霞飞双颊,啐道:“你怎么还这么硬……”

    龙翼笑道:“娘子的意思是相公我很厉害哦?”

    师娘洛清幽神色娇羞,粉脸越来越红,但没有推却“娘子”这称呼,龙翼自然明白她的心意,又再缓缓,她大羞道:“你……”

    龙翼柔声道:“相公再伺侯你一次!”

    “啊……”

    师娘洛清幽先是一惊,随后神态娇媚,闭上了凤目,很显然,她还可以承受。

    龙翼笑道:“咱们换个姿势。”

    洛清幽却不理睬他,龙翼硬是把她翻了过来,搂住纤腰分开大腿。师娘洛清幽知道了龙翼的企图,正要大力挣扎,却被龙翼用力,感一阵阵袭来,顿时浑身酥软。龙翼一手压住她的粉背,一手抬起纤腰,大力,下腹重重撞击玉臀,发出的声响。

    师娘洛清幽逐渐跪了起来,雪白的玉臀显得特别的丰满,龙翼心中激荡,起伏更更有力,一面伏上去舔她的粉背,道:“这姿势就像野兽的交配,是最原始的方式,宝贝儿,你可喜欢?”

    洛清幽的身上不断渗出汗粒,顺着玉腿流了下来,她圆滑的大腿内侧早已一片晶莹,却咬紧嘴唇不发出声音。龙翼放开纤腰,用力分开丰满的臀肉,下腹重重撞击着她,她将头埋入枕中,并未闪避,喉间发出模糊的娇吟。

    龙翼的冲刺的越来越,师娘洛清幽乐的叫了起来,终于又来了次。

    龙翼慢慢将她放下,她面色苍白,娇喘微微,星眸半闭,瘫软着任他施为。龙翼将洛清幽擦拭干净,拉过薄被盖上,亲吻着她的脸颊,轻轻拍打着道:“你累了,休息一会吧!”

    师娘洛清幽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微声道:“你……”

    龙翼抚摸着她的长发柔声道:“叫我相公。”

    师娘洛清幽摇摇头,始终不肯,闭上了眼,半晌沉沉睡去。看着她恬静的睡容,龙翼心中不由升起欣喜。

    师娘洛清幽尚在甜睡,龙翼钻入被中,微微将她搂住,干脆搬运起周天,替她恢复元气。

    约过了半个时辰,龙翼收回内力,师娘洛清幽长长的睫毛一阵颤动,睁开了眼,正迎上龙翼温柔深情的眼神。她不由心中一颤,又见自己梦中不觉抱住了龙翼的腰,连忙便要坐起,随即想起什么也没穿,只好翻过身去。

    龙翼知道她性格倔强,温柔的抚摸着她粉藕般的玉臂,凑到她耳边柔声道:“师娘,我会娶你为妻的。”

    师娘洛清幽容光焕发的俏脸上飞上红霞,啐道:“你不要叫我师娘……”

    龙翼比起刚才更加的惊喜,轻轻抚上她曲线玲珑的玉腿,柔声道:“是,我的好娘子,此后咱们夫妻同心,一起携手江湖,好吗?”

    师娘洛清幽微微颤抖,挥开龙翼作恶的手,侧过头去伤感道:“什么夫妻同心?你不过是想要我的身子罢了!”

    龙翼用力握住洛清幽左侧的,沉声道:“我要的是你的心,若没了这颗心,你的身子不过是一堆肉而已…”

    洛清幽只觉得自己的心好似被龙翼紧紧握住,在龙翼手中激烈跳动,她望着龙翼灼灼的目光,不由一阵心颤,眼神里露出迷乱,微微缩了缩身子,柔弱道:“疼……”

    龙翼冷冷注视着她的凤目,师娘洛清幽垂下螓首,龙翼心中暗喜,松开了手,道:“好娘子,好宝贝……”

    洛清幽啐道:“不知羞,我比你大那么多,做你妈都嫌老,还叫人家宝贝。”

    却顿住不说,毕竟没有几个女人愿意服老。

    龙翼好奇的打量着她,柔声道:“我管你大我多少,你做了我的娘子,当然相公最大,你永远都是我的心肝宝贝。”

    师娘洛清幽默然半晌才黯然道:“我都这么老了,过两年你就会厌烦我了!”

    龙翼心想原来她是担忧这个,不由欢喜,一面抚上她身子,笑道:“你哪里老了,你相貌和身子都不过二十五六,比雪妍她更加成熟丰满,更吸引人!”

    师娘洛清幽仍自黯然不语,龙翼凑到她耳旁道:“我修炼的《圣心御女真经》有驻颜的功能,只要经常跟我双修,不但可以保持让女人一百岁也保持二十岁时候的年轻,而且还可以增加内力,一举多得!”

    “一百岁也像二十岁那样子年轻!那……那不成妖怪了吗?”师娘洛清幽不由惊讶的道。

    “是妖精,美丽的妖精,难道你不喜欢吗?”

    龙翼心中大喜,知道她终于向自己屈服,探手到她,师娘洛清幽果然没有躲闪,轻轻颤抖起来,桃腮晕红,媚眼迷离,凌峰笑道:“以后只要你经常跟着我阴阳互补双修,我相信你的成就一定会在雪妍之上,说不定会使得你跟我成为江湖上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洛清幽听了龙翼的话语,心中大喜,毕竟对于每个女人来说,青春不老,是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她没有理由拒绝。

Snap Time:2018-05-24 18:08:02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