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四十一章唐门千金


    第二天,龙翼睁开了眼睛,看见师娘洛清幽和师姐凌雪研都不在床上了,他猜想两人估计是出去吃早餐了,果然不错,等他穿好衣服的时候,师姐凌雪研端着早餐走了进来,他看见龙翼起床了,脸色瞬间变得羞红,估计是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了,龙翼由于肚子有些饿了,因此他并没有调笑凌雪研,而是坐在桌子上吃着早餐。

    吃完了早餐,龙翼见一直没有见到师娘的身影,于是问道:“师姐,师娘上哪里去了?”

    凌雪研听到昊天的问话,连忙说道:“今天是各大门派的青年才俊之间的比试,所以师娘一大早就去和各大门派的掌门商量事情去了。”

    “哦!”龙翼听了点了点头,然后和师姐凌雪研出了院落,来到了华山派的练武场,此时的练武场非常热闹,人来人往,这里周围也早已设下凉棚、座椅和擂台,各大门派各有归属,一堆堆的泾渭分明,但更多的却是在台前广场席地而坐的江湖中人,这些人专为看热闹而来,张三李四呼朋唤友,好不热闹!

    凌雪研陪着龙翼找到了师娘洛清幽,此时她正在和华山派的掌门夫人陈舒玉有说有笑的聊着,今天的陈舒玉身上的罗衣光辉灿烂,耳坠是玄白的美玉,云状的发髻横着一枝金簪,闪烁生辉,衣缀明珠,绢裙轻薄,娇躯散发着浓郁的芳香,她的脸形极美,眉目如画,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诱人之极,最使人迷醉是她配合着动人体态显露出来的那悠美的丰姿,成熟迷人的风情,而师娘洛清幽显现出的则是另外一种成熟的风情,两个天仙谱的美人在那里,自然引起了一大群的武林人士的侧目窥望,师娘洛清幽看见龙翼来了,脸色一红,瞬间又恢复了平静,可是这却让陈舒玉瞧见了,陈舒玉心中有些纳闷,但她并没有去寻根究底。

    龙翼走了过来,看见陈舒玉那美丽成熟的摸样,他的眼中闪过一道的光芒,瞬息而逝,他走上前对着两女打招呼说道:“师娘好,陈师姑好!”陈舒玉见到龙翼如此乖巧,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点了点头。

    一阵喧哗,这个时候郭霸天代表各大门派出来主持大会,讲述了比赛规则,这次青年才俊比赛,各派人数参加的人数不限,采取抽签比赛,同门派避嫌的晋级淘汰规则,最终排定各门派弟子排名,而除各大门派世家的种子选手之外,其它参赛选手都要先进行预赛,而后才能正式进入比赛。

    这时擂台上传来“当”的一下响亮的锣声,台前广场上的人不约而同一齐注目,只见一人卓立台上,朗声道:“恭请各派掌门及掌门代表入座!”

    闹哄哄的广场一下子静了下来,只见峨嵋、少林、武当、华山……各大世家帮派的掌门或代表自然还有师娘洛清幽,分别入席。

    这些人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人物,僧或道,或尼或俗,有的宝象庄严,有的仙风道骨,有的洒脱,有的肃穆,个个却都有一番不凡的造诣。

    当先一名老僧想来就是少林派达摩院的智光大师,只见他白眉垂目,神态慈祥,让人油然而生景仰之情。走在第二的那位五十出头,头戴紫金冠,腰挂七星剑,身着淡青道袍,冲虚谦和,从容不迫,大有飘逸出尘的味道,看来是武当掌门师叔无心道长。这些人当中,只有两个女流,一个自然是龙翼的师娘玉湖山庄庄主洛清幽,另外一个就是看似三十出头的峨嵋派掌门静心师太,实话的说,静心师太相貌儿也相当俊俏,山风吹拂,隐约可见那苗条玲珑的身段,若非与少林、武当的掌门人走在一起,实在难以相信她就是四川峨嵋派的掌门。

    各大掌门坐下之后,他们身边还有一些位置,是给他们弟子坐的,峨嵋派静心师太身边坐着全是清一色的女尼,而她旁边还坐着一个这个白衣少女,少女看上去不过十九、二十岁,她秀丽绝伦的瓜子脸,雪白如玉的肌肤,新月弯眉,樱桃红唇小嘴,一双如湖水一般深澈的眸子。乌黑的秀发如瀑水直流而下,白衣紧身裙穿在身上,尽显她凹凸曲美的身材。少女俏丽青春的迷人丰韵尽在脸上,清纯中略带三分妩媚,更增添了几分女性魅力!比起郭静仪来也不分千秋,想必这就是静心师太的关门弟子,这届天仙谱上排名第十位,江湖人称“峨嵋玉女”的陆紫菱。

    又是一下响亮的锣声,那司仪大声宣布比武切磋大会正式开始,台上顿时热闹成一片,司仪稍等片刻,却张嘴吐出一些歌功颂德的赞言,江湖中人无拘无束,随意放任,最是讨厌这般繁文缛节,立即嘘声大起。那司仪也不见怪,神色自若地把话说完,这才宣布参赛名单,这些参赛之人都是各大门派世家帮派的掌门人报上去的。

    待他连珠炮似的把名单念完,比武才正式开始。擂台赛的比武有点无聊,可能是预赛选手水平太低,龙翼不由得在旁边到处张望,欣赏着美女。而龙翼一边欣赏着美女,一边则在心中点评着,他发现这武林中的美女不可谓不多,虽然大部分不及天仙谱上众女的美丽,但也只比她们稍逊一筹。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场中传来一声叫好,龙翼回过神来一看,只听见擂台上传来阵阵拳脚交击声,只见两人拳来脚往,打的好不热闹,武艺还稍微有点儿看头,而宽大的擂台四个角上不知什么时候各坐了一人,每人身前一张小桌,放有纸笔和一面小锣。看来刚才自己欣赏美女的时辰还真不短,凌峰问道:“这四人什么时候上去的?现在是谁跟谁在打啊?”

    旁边的师姐凌雪研回了话告诉他:“现在是九华山弟子王恒与岭南双杰中的张杰在比赛。”

    这个时候刚好擂台上那张杰一个“肘底锤”轻轻击在那王恒的胸上!

    台下的人见了又传来一阵阵的叫好声,龙翼也轻轻点了点头。

    擂台四角那四人看来是比试的评判,其中一人敲了一下面前的小锣,那张杰抱拳道:“承让!”

    九华山王恒很有风度地抱拳道:“张兄武艺高强,在下甘拜下风!”

    转身跃下擂台,那评判朗声道:“岭南张杰胜出,晋级下一轮!”

    洛清幽注视着那评判轻声道:“这人似乎是江湖铁判姜忠!”

    龙翼见那四名评判都已是花甲之年,武功似乎也颇为不弱,却是一个也不认识,不禁问道:“师娘,这四名评判你可识得?”

    师娘洛清幽打量着四人,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另外三个人分别是江湖青天刘毅,黑白双侠周华、蒋钦。”

    龙翼看着刘毅脸上黑沉沉的全无表情,一副铁面无私的模样,笑道:“他们都是那一派的,怎么都没听说过?”

    师娘洛清幽摇头道:“其实这些人无门无派,比武大会的评判都是各大门派以外的出名人物!”

    龙翼淡淡笑道:“其实只要坦坦荡荡,派外和派内有什么分别呢?”

    师娘洛清幽看了龙翼一眼,微微一笑,凌雪研笑道:“师弟想法固然是好,但是江湖险恶,只怕未能人人都做得到坦荡荡!”

    龙翼微微一笑,擂台上又打了开来,头几场比试出场的都是一些小门小派的弟子,技艺平淡无奇,不到片刻功夫评判就鸣锣叫停,各有输赢,看来是想提起大伙的兴趣,逐渐步入。

    龙翼实在懒得去看,便又去欣赏着美女去了,时间很就到了中午,因为比武很多人,因此比赛中间没有休息,但是没有轮到出场的,都可以自行去吃东西。

    因为龙翼和凌雪研是玉湖山庄的种子弟子,不需要参加预赛,而龙翼觉得比赛实在没有任何值得观看之处,所以在和师娘她们一起吃完午饭后,龙翼便借故离开了比赛场地来到了华山下的华阴县游玩,由于是青年比武大会,所以来往的武林人士非常之多,龙翼则到处走着欣赏着这里的风土人情,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华阴县外,这条道路两旁,奇花异草怒生,龙翼则边走边欣赏这红遮翠障的秀色,蓦然间,一阵叮叮当当的马铃响声从他的前面传来。

    龙翼抬头一看,只见一匹骏马飞奔而来,转眼之间,便到了自己跟前。凌峰一看,眼前这匹马上的骑手,竟然是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一声紫色劲衣,面容异常的秀丽,宛若天仙,一双明净的眼睛,如一泓清泉,眼角眉梢,掩不住的聪明伶俐。如此天姿国色,实在是世间少有,不得不说,如此美女,竟然跟凌雪研、张莹莹她们一个等级的漂亮。

    “臭小子,看什么看?没见过本姑娘这样漂亮的美女吗?”

    那少女是一点也不客气的对着龙翼喝道。

    龙翼微笑的道:“你不看我,又如何知道我看你!”

    “我明明看见你先回头看了我!”

    那美女竟然跟龙翼较真起来道。

    龙翼一点不逊色于她的赖皮道:“是你看见我回头在先,我才能看见你。”

    “狡辩,无赖,色狼!”

    那美少女毫不讲理的怒道,突然见她手上金光一闪,一件黄澄澄的暗器朝龙翼的胸口飞来!

    龙翼微微一笑,也不见他如何躲避,暗器就从他身边滑过!细眼一看,竟然是一个小小的铜马铃,不禁好笑起来,原来这美女跟自己开玩笑,并不是用真正暗器伤害自己。

    美少女在马背上一阵大惊,道:“你……你会戏法?”

    龙翼微笑的道:“戏法?我不会变,只是姑娘你命中率太差了!”

    “你再试试看!”

    那美少女说着,又是一个铜马铃射向龙翼。

    龙翼这次非但没移动身位,动也不动,轻轻的伸出食指和中指一夹,那铜马铃便乖巧的落入了他的手中。只见他细细端看之后,微笑的道:“谢谢姑娘送我这么漂亮的铜马铃!”

    说着,竟然把这铜马铃收入怀中。

    那美少女正要发作,只见前方走进来两位中年汉子,前面一个身材瘦小,却行动敏捷,后面一个却生得白净,一表斯文,一双细眼,带几分轻佻。龙翼一眼看出,这两位人不怀好意。那白净汉子看见了貌似天仙的少女,用手肘轻碰瘦汉,说:“三哥,你看,这有一位漂亮的小雌儿。”

    瘦汉也向少女打量一眼,点点头,笑道:“果然不错,是漂亮。”

    那美少女心里已经有了恨意,可是表情还是装作不知道一般,向着龙翼问道:“我说呆子,什么叫漂亮的小痴儿哪!一个人痴痴癫癫的,会漂亮吗?”

    龙翼一愣,实在没有想到这美少女面对不怀好意的人,竟然可以表现出这般的天真风趣,当下心里又是好奇,又是期待。

    两个汉子听了美少女的话,不由的大笑,相视一眼:“这小雌儿有趣。”

    白净汉子又说:“三哥,把这小雌儿弄来乐乐,好吗?”

    瘦汉说:“五弟,别乱说。”

    “三哥,这怕……”

    白净汉子话没说完,突然惨叫一声,双手掩目,跌在地上。

    美少女笑起来:“呆子来看哪,那汉子怎么跌倒了?”

    “我不是呆子!”龙翼严重的纠正美少女的错误。

    瘦汉子初时一愕,俯身问:“五弟,你怎么样了?”

    “三哥,我中了暗器,眼睛看不见了!”

    瘦汉一看,只见五弟一双眼睛流出两道细细的鲜血,两枚细细的银针插在两眼中,惊呼起来:“夺命无影针!你……你是唐门的人?”

    龙翼对于这些什么无影针,八卦剑之类的武林绝技是知之甚少,他也不关心。

    但是如果江湖上听说夺命无影针这五个字,没有人不心惊胆寒,因为这是唐门独有的夺命暗器!据说是唐门嫡传四大杀人绝技之一,江湖流传,夺命无影针一出,不制人于死地,也会终身残废。龙翼虽然不知道夺命无影针是什么东东,但是一听那汉子说这姑娘是唐门的人,也明白了过来,只不过不知道这女子是唐门中的什么人。

    瘦汉“刷”地一声拔出剑,纵身一跃,如疾鸟,跃在少女的面前,横剑拦道:“臭丫头,点拿解姻来?”

    女子故意惊讶:“什么解药,他只是自己跌倒而已,与我何干!”

    “少废话,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会有夺命无影针?”

    女子脸色突然一转,道:“你认识夺命无影针,你还敢在这里乱叫,我就是唐门门主之女唐悠悠。”

    “我杀了你这个妖女!”那瘦汉也不听唐悠悠说完话直接凌空一剑向她劈来。

    一招“独劈华山”含势凌厉。

    龙翼看唐悠悠的样子,就是他想来一个英雄救美的,只怕也插不上手!

    唐悠悠反应却异常灵敏,轻轻向后一跃,避开了这凌厉的一剑。瘦汉见第一招剑劈不到她,剑锋一转,就来个“神龙摆尾”横向唐悠悠的腰部削去!

    唐悠悠“啊呀”一声,给这来剑吓慌了,仰面翻倒在地。

    龙翼一下看出,唐悠悠这一招似吓慌翻倒的动作,恰恰又是避开这路剑法的绝招,仿佛是醉拳中的一招。因此他也乐于看这唐大美人的表演,并不害怕她会受伤。

    瘦汉突然“啊”地一声,手中一阵颤抖,剑脱手飞出,几乎同时,唐悠悠一跃,如脱兔突起,顺顺当当接过了飞出的剑,说道:“好呀!你这瘦猴子吓我一跳,我也来吓吓你。”

    剑光一闪,剑尖直朝瘦汉咽喉刺去,身段之优美,剑法之轻,出手之准确,可真令人叫绝。

    换在常人可能不明白其中道理,可是龙翼却看的仔细,唐悠悠在躲闪之余,向瘦汉射出一枚夺命无影针,正击中他手腕的大之上,痛得他将手中长剑脱手。

    瘦汉顿时面色大变,幸好他有一身超人的轻功,向后一跃数丈,轻如落叶。

    唐悠悠一阵微笑道:“原来你这瘦猴子纵跳得好,但不准你跑。”

    声落人起,敏捷如轻燕,瘦汉双脚刚刚沾地,唐悠悠已到,剑尖又直刺他的腹部。瘦汉眼露惊讶之色,暗想:今天碰到厉害的对手了,慌忙闪开,唐悠悠的剑尖又指向他的脑门。少女剑法神奇,寒光万丈,逼得瘦汉上跳下窜,在闪右跃,东滚西翻,就是不能逃脱。

    龙翼看出,凭唐悠悠这一手的剑功和纵跳自如的轻功,要取瘦汉的性命,用不了三招,就立即叫瘦汉尸横草地。但她不伤他的性命,她只是给瘦汉子一个教训,教他别仗着自己的武功去胡作非为,仗势欺人。

    唐悠悠逼得瘦汉子像猴子似的乱跳,大汗淋淋。就在这时,那姑娘突然收剑,跳出丈远,笑道:“好了!瘦猴子,我再不跟你玩啦,我要赶路,你这把烂剑,拿去吧!我刚才刺伤你们的并不是什么夺命无影针,不过绣花针而已,回去自己就好,至于你五弟,活该他瞎眼。”

    说着,把剑抛回给瘦汉。

    “啊……!”

    瘦汉一阵惨叫,原来拿把长剑不偏不倚的刺在他的之上,刺得鲜血直流,虽然不是什么重伤,可是受伤的这段日子,肯定不能坐凳子,这样的惩罚,比起其他的都要难受!

    “谢谢女侠不杀之恩,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那瘦汉见此情景没有办法,只能忍气吞声的捂着,带着自己受伤的五弟离开!

    唐悠悠看着这两个人离开,微微的道:“真不好玩!”

    说着就牵过自己的马,对着凌峰道:“刚才你那一夹挺不错的,叫什么功夫?”

    龙翼微笑的道:“叫……叫灵犀一指!”

    “灵犀一指?”

    唐悠悠一愣,道:“没听说过,不过看起来挺不错的,你是何门何派啊?”

    龙翼微笑的道:“我吗?在下玉湖山庄龙翼,请问姑娘要往何处去?”

    唐悠悠则回答道:“我要去华山参加青年才俊的比试,你让开!”

    龙翼微笑的对着唐悠悠道:“正巧,我也要去华山参加比试,一起前往吧!”

    “你!我说呆子,你不会想像刚才那两个混蛋一样打我主意吧?”唐悠悠说道。

    龙翼一笑,道:“我既不想成为瞎子,又不想开花,我还是做我的呆子算了。”

    唐悠悠听了,咯咯大笑,道:“呆子你还真知趣,不过想跟本姑娘同行,那你也要跟得上才行!”

    说着,一双玉腿一夹马背,马一鞭,顿时卷起一阵烟尘,箭一般的飞离而去……

    龙翼看着唐悠悠飞奔的身影,会心一笑。

    要说龙翼用轻功去追唐悠悠的马,还是可以追得上的,不过他显然没那么无聊,他见此时天色已晚,应该回华山了,免得师娘她们着急,于是他慢悠悠的走着,终于在天黑之前回到了华山,而那个他也一直没有看见,估计是早已经上了华山了吧。

Snap Time:2018-08-18 13:11:51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