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六十三章狂欢之夜(四)


    “翼儿,你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蔡湘兰走到龙翼身边,体贴的问道。

    “阿姨,我还早着呢,你尽管放心。”

    龙翼毫不在意的道,蔡湘兰身上散发出一股迷人芳香,刺激着他的周身神经,使他下意识的双臂抱住娇躯,温香暖玉的抱个满怀。

    蔡湘兰满面通红、媚角含春的在他怀里贴伏着,但是这种贴伏的象徵性,也可以说是带有挑逗性,阵阵迷人幽香传入鼻中,透人心神,丰满柔软滑腻的胴体,使他的灵魂飘荡,茫然失措,一股原始的兽性,像黄沙决堤一般,奔腾澎湃,龙翼心中猛然的跳动,呼吸更是急促起来,蔡湘兰仍在诱惑地挣扎,娇羞的微微睁着那双媚眼,射出了饥饿的欲火,熊熊的在沸腾着。

    龙翼被她诱惑得难以克制,不顾一切后果,像只饥饿的野兽,将嘴唇在她美艳秀丽的容面上,以炙热烫人的双唇,亲吻着她的脸颊、眼眉、鼻子和耳鬓,密挤的像雨点一样,疯狂的吻着,她紧闭一双媚眼,任他在自己面上亲吻不停,心里也感到慰无比,突然之间,火烫的唇被封盖住了,她的小巧感人的樱唇,一阵阵的感传来,温暖了她的心,席卷了她的灵魂,在这短短的刹那间,四周所有的一切,好似是毁灭了,包括她自己在内,浑浑噩噩的……不知所以然……的……忘了一切的一切……

    渐渐地,蔡湘兰也情不自禁的,不顾尊严与矜持,主动的伸出双臂,挽住了龙翼的颈部,与他热吻起来,龙翼疯狂地紧搂着她,蔡湘兰那柔软丰润的胴体及那高耸的,紧贴其胸,让他感到满怀的温馨,坚实给了他另一种更加疯狂的刺激,艳丽娇媚之姿态荡漾在其心神中,两人心跳剧烈,似要跳出腔口,气息急促。很,两人就赤裸相对了,龙翼再度的热烈着拥吻着她。

    龙翼的双手按在那令人迷惑,人间最美的高耸上,像雪白香嫩,蔡湘兰的像葡萄般大,殷红色尖尖的突起,滑腻不溜手,他意外的获得人间异宝,触手便感到柔软如棉,柔裹带刚,弹性特强,真是满,真是硬,蔡湘兰硬实的挺立着,龙翼轻轻的捏、慢慢的一揉揉、揉弄着那粒奶尖儿,时轻时重,用力搓揉,揉捏着,她被龙翼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液急循,欲火熊熊烧身,像一头绵羊,在且体下颤抖着。

    龙翼嘴唇由蔡湘兰的脸往下移,面庞埋入她胸中,去吮吸着,一手揉捏另一个,还有右一只手在其周身移动,直到肥涨饱满的,早己泄满了,湿淋淋的弄得一手都湿了,很显然,这时蔡湘兰被春情热火烧得周身都热刺刺的,欲火难禁,娇躯抖颤,张着小嘴儿,不住的猛吸气,那神情好不紧张,难过得不断地扭幌呻吟。她这时己被龙翼玩弄得忍不住的低声呻吟着:“哎……喂……翼儿……不要……再玩阿姨了……哎……唷……阿姨被你……玩得痒死了……哎……哟……呀……好难受……嘛……插阿姨吧……嘛……喔……喔……”

    龙翼见蔡湘兰那美艳荡的态,把他这一座的火山,引爆喷出了火焰,激情的把她抱到床上,龙翼把她的一双玉腿分开来,右手去握住自己的大宝贝,左手中指二指分了她的门户,将大对准囗后,慢慢的往下沈去,由于流满了,大缓缓地顺利的进入里。龙翼见大已入中,便扭动着,那大在中,一阵旋转划了几个大圈,藉着流出来的,冲了上去,滋的一声,整根大宝贝都冲入了她的中。

    “哎……呀……啊……喂……真……痛……喔……”

    龙翼己开始的大力起来,不停的插了七,八十下,又听到蔡湘兰解的呻吟着:“哇……天呀……我从来没有这样过……哎……唷……可……阿姨……这怎么得了……哎……呀……顶坏了……我了……撑裂我了……涨死……我了……嗯……嗯……我活不……成了……妙死我了……美死我了……”

    龙翼听了蔡湘兰舒畅的叫声,他兴奋得忍不住地将她那双小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一下一下地用力着,龙翼这种的架势,是又深又密.又是刺其终极之处的动作,每动作一下都能达到女人要害之处,他每一下,蔡湘兰的混身浪肉,就没有一处不抖,虽然是涨痛兴顶碰的利害,她仍然感觉到是美满异常,一方面不住的浪喊着:“哎……唷……喂……呀……我不行了……我吃……不消……哎……喔……我吃不消了……哎……唷……不要累……哦……再来几下……狠狠的试试看……啊……喂……翼儿……再来……几下……哦……”

    龙翼见她如此的喊叫,柳腰扭着,似风车打转,幌动着,浑身充满了荡气,囗中哼叫不停的浪根调,看上去她没有一处不浪的出奇,于是急忙双手搂住了她的小腰,往胸前拥了拥,按了按她的,自己的也扭了一阵之后,所以能接触在一起的地方,都紧凑的非常密切,之后,用足了平生之力,用外不动而内顶的办法,猛顶了三顶。

    “哎……哟……喂……呀……顶碎了我的了……”

    蔡湘兰浑身一阵收缩,咬紧了牙关忍受着这美妙的痛苦,由鼻里发出了这美妙悦耳的“哼”叫声,龙翼并不就此罢休,他的像风车样的急转了一阵,那在内顶紧了的大宝贝猛绞了起来。

    “啊……呀……哎……唷……喂……呀……我的……都被……你的……大宝贝……顶……翻了……喔……哎……哟……哇……被你的……大宝贝……插穿了……哦……喂……呀……”

    蔡湘兰美感的哼叫着,龙翼连绞了一阵之后又猛力的冲击,狠狠的插了几下。

    龙翼这连续三个动作,把蔡湘兰连声地“啊啊”之外,整个娇躯埋地龙翼胸前再也动不得,更是喊不出声音,只有心被冲得跳跃不停,玉洞内的壁儿颤抖着,包紧了他的大宝贝,不停的收缩起来,龙翼不想她过早,所以停了下来。他此刻一动也不动地,静静的享受着被紧挟住,而又被心一张一合的吮吻着大,那种感真是美妙极了。

    蔡湘兰虽然没有泄出来,但龙翼这几下确实过瘾,够刺激的,如果不是他及时的制止,蔡湘兰早已经大泄如注了,休息了一会,她才抬起头来,朝龙翼投一瞬感激的眼光,龙翼抱紧她亲吻了一阵,大宝贝插在里面,仍然坚硬粗大,利用她的,滋润着它,感受着美妙的紧挟,蔡湘兰也觉得里面涨得舒服,忍不住的扭转着,使大磨着她的心,磨得她一阵阵妙感,哼哼连声,扭腰摆臀了一阵,才静静的安份下来.小嘴喘呼呼吐出畅之气。

    龙翼看蔡湘兰已经恢复,就将她像只小似的趴着放在床上,两手撑扶着床面,两条玉腿跪伏着,龙翼跪在她的玉腿后面,两腿放在她的玉腿两侧,手儿抱紧了她的跨上中,肚脐眼的底下,成了虎跃的架式,他的向前挺,两手往后勒,慢慢地起来,龙翼愈来愈,力量愈用愈大,每次冲到底,顶得蔡湘兰直哼直叫,浑身不住的颤抖,两只更不住的朝着床面划圈圈儿,嘴里不停的叫着:“啊……喂……翼儿……嗯……嗯……用劲呀……阿姨罢……哎……翼儿……阿姨……受不了……用力罢……翼儿……啊……唷……嗯……哦……我活得要疯了……我的腰呀……捂得我散了……好心的人儿……饶饶我罢……你使我太满足了……我……唔……嗯……我要……升天了……”

    龙翼听后忙用左手按住了蔡湘兰的臀部以上蛮腰以下,右手反搂紧了她的,猛往后勒,同时自己也挺直了腰,臀部往后坐,立刻往前猛冲,肉与肉接触在一起时“”连连发出肉水之声,龙翼每次冲到底,大在里面深处连跳数跳,连顶数顶,内外双管齐下,顶撞得蔡湘兰一身浪肉索索乱跳,咬紧了牙关,拚命抵受着,她被顶得光是从鼻子里发出哼哼被顶出粗气的声音,再也喊不出声,张不了口了。

    龙翼连插了几下以后见蔡湘兰不再喊叫,光是从鼻子里出粗气,就停下了猛入猛冲的行动,改变成了轻进慢出,这时蔡湘兰才又得着喊叫的机会:“啊……唷……呀……翼儿……你好狠的……心呀……阿姨活……不成了……阿姨的心……都被你……捣碎了……你要……阿姨的命……就拿去罢……阿姨……情愿……被你……也甘心……哎……呀……翼儿……只要你……能使得出来……你就统统……使出来罢……哎……唷……喂……呀……阿姨情愿……死啦……”

    龙翼听了她的浪喊之后,立刻聚集了所有内外功力,冲、摇、撞、顶、幌,通通一起来,连接插了七、八十下,蔡湘兰“啊啊”的几声之后,再也抬不起来迎接他的了,她全身伏在床上,呼呼的而喘粗气,龙翼也就顺着她的行动,伏在她的背上,圆鼓似两股小儿,被他压在下而非常舒服。

    龙翼附在蔡湘兰的背上动也不动,使她喘息过来之后再采取行动,等了不久,蔡湘兰休息过来,身子先扭动了几下,歪在床上的头翻动着,换了一个方向,龙翼见她动了,就将大宝贝往内深深地插了二插,伸手往她的前阴去,蔡湘兰已知道下一步的行动是什么,就微微的抬起了,让龙翼的手伸到前阴去,摸住了自己那涨大的,龙翼的手对着的揉捏也由慢变,由轻变重,越来越,越来越重。

    “哎……唷……阿姨……真的……不行了……受不了……哎……哟……喂……呀……已经……忍不住了……喔……喔……天呀……阿姨……丢了……丢了……啊……哎……唷……阿姨……这次……丢……死……了……哦……喂……”

    蔡湘兰不停的叫道。

    蔡湘兰又是一股股的,直往龙翼的大喷着,把他喷得周身热浪浪地,并且她的心也随着喷出,在一张一合的吮吸着大,把龙翼吮吸得全身酥酥麻麻,忍不住的喊着:“喔……喂……阿姨……我……也爽死了……哎……呀……你那…………热浪浪……喷得……我……好美……哦……哦……喂……阿姨……你的……心……吻着……我的……大……好酥……好麻……好爽……哎……呀……我……要来了……啊……”

    龙翼也被蔡湘兰泄出的热滚,喷得周身美妙极了,被心一张一合地吻着大,吻得全身酥麻爽死了,忍不住的一松,也喷出了大量,直冲着她的心,蔡湘兰被冲击得三魂七魄在半空中飘荡着,一时爽歪歪的昏了过去,整个人昏死在床上。

    江秋月躺在被子里,看到龙翼赤裸裸的,那根又粗又长的大宝贝,如同铁棒似的矗立着,她看到那根如铁棒似的大宝贝,心房就不停地“扑通”“扑通”的猛跳着,她从未被这么伟大的宝贝插过,插起来的滋味不知有多好,因此她还没有被龙翼的大宝贝插到,自己就胡思乱想得起来,不知不觉微微的流出了。

    龙翼钻进了江秋月的棉被里,抱着她猛烈的亲吻起来,龙翼抱着江秋月那身高挑美妙的娇躯,真是肉感极了,畅极了,把他振奋得在江秋月身上猛吻,猛抚摸着,龙翼首先对着江秋月的小嘴吻了下去,江秋月也自动的张开小嘴,并伸出香舌与他热烈的亲吻着。

    龙翼一边吻着,一手去抚摸着江秋月那对,江秋月的乳虽然大,但是由于没生过小孩的关系,那对大乳还挺饱满结实的挺立着,尤其是那两粒如同葡萄般的,红红圆圆的附在大乳之上,真是美丽极了,肉感极了,龙翼被江秋月的热情,激起了炽热的欲火,他由江秋月的小嘴吻到豪乳,再由她的豪乳吻到她的小嘴,就这样由上而下,由下而上的反覆吻着。

    龙翼的手,也由江秋月的豪乳.慢慢地往下抚摸,一直抚摸到她那黑森森的茂盛丛林,并在江秋月两腿之间的丛林地区,不停地上下揉擦着,不断地抚摸着,龙翼的中指也不断地在江秋月上的揉着、磨着、有时还插进了的洞底,用力的扣起了心,他把江秋月扣得周身阵阵的酥麻,阵阵的颤抖,全身不断的扭动,两腿也张得开开的不停在微抖与扭动。

    龙翼已把江秋月的,玩弄得流出一阵又一阵的,玩得起来,周身也随着,江秋月忍不住的轻声呻吟着:“嗯……哼……哦……翼儿……哼……你……你小年纪……就这样会玩……哎……哟……长大了……还得了……喔……哦……喔……喂……”

    龙翼被江秋月荡的娇叫声,激起了周身神经的振奋,他不停的猛吻着,不断的去猛扣着心,去猛磨着,他改趴在江秋月身上,用嘴猛吸着江秋月那对豪乳,用舌尖猛吮江秋月那对,并用手提起自己的大宝贝,用大顶住江秋月的,上下去磨着,左右的去擦着。久旷的江秋月那里受得了龙翼这样的玩弄,一时被玩弄得连连,流得底下湿湿的一大片,她周身猛然的颤抖着,全身猛烈的摇动着,也急急地挺得高高的,不断的左右摇动,去配合龙翼大的顶磨。

    江秋月这时已满面通红、媚态毕露、全身与酥麻、不住的叫着:“哎……唷……翼儿……我的……冤家……嗯……哼……玩死人了……痒死人了……哎……呀……哦……阿姨……好痒……哎……哟……阿姨要……嘛……喔……喂……不要……再玩阿姨了……哎……唷……喂……呀……翼儿……痒死阿姨了……喔……哦……”

    江秋月这时已是忍无可忍,主动的把龙翼急急的翻过身来,自己跨上了他的大宝贝上面,她迫不及待的右手抓起龙翼的大宝贝,左手扒开了自己的洞口,将龙翼的大,对准自己的口,慢慢地的坐了下去,龙翼那根铁棒似的大宝贝,已是一分一分地被江秋月的吞了进去,到最后只见整根大宝贝已被吞入无余。

    江秋月坐进了龙翼整根大宝贝上,一种从未有过的涨满感觉,及被大顶住整个心,那种酥麻酸的畅感,爽得她像只早啼的公鸡似的,喔喔的叫着,江秋月此时畅地用力的上下着大宝贝,猛力的左右旋转,她激烈的得周身微微流着汗渍,微微的皱着眉头,媚眼微闭,樱桃小嘴微张,并不时伸出香舌舐着被欲火焚烧得乾燥的嘴唇,那满脸含春舒畅愉的态,令人看了心动。

    江秋月这时自己得爽歪歪的叫着:“哎……呀……我的冤家……哎……唷……哎……喂……阿姨……爱死你了……哦……喂……大宝贝……相公……阿姨……忍不住了……哎……呀……阿姨……死给你了……哎……唷……喂……呀……阿姨……丢了……哎……哟……丢了……死了……哦……丢死人了……喔……死了……”

    江秋月可能是久旷的关系,她现在喷出的,是一阵又一阵,又强又猛的袭击在龙翼的大上,她的里的两片小内,也有力的一张一合地在龙翼的大吸着,吻着,龙翼被那两片内吻得爽死了,一时忍不住的阳关一松,也随着江秋月喷出了,他一股热浪浪的,直江秋月的心,把本来已舒畅的江秋月,射得更加爽,周身起了阵阵的颤抖。

    江秋月爽得趴来,紧紧的抱住龙翼,樱桃小嘴对着他的嘴,亲热的吻了起来,荡风的江秋月,正是狼虎之年,从未尝过如此舒畅的滋味,如今让她尝到了甜头,哪有出了一次,就心满意足的,所以这时的江秋月,对着刚出了的龙翼,热情的亲吻着,龙翼的一双手也没闲着,忙着在抚摸江秋月那对豪乳,一会之后,他已忍不住.急忙把江秋月拉了过来,压在自己的身下,对准着,就猛力的插了进去,开始用力的起来,根根尽底的插着,以泄心中的欲火。

    “哎……唷……我的……相公……哦……喂……你……真会插……哎……哟……插得……阿姨……美……好美……哎……唷……喂……呀……阿姨的……好相公……好相公……喔……喔……阿姨爱你……哦……喂……呀……大宝贝……相公……插吧……吧…………阿姨吧……喔……喂……”

    江秋月这一次才真正享受到被龙翼的滋味,因为龙翼年少力猛,再加上练有《圣心御女真诀》大宝贝是又粗又长又刚强,难怪江秋月会被他插得舒畅地叫着,并且不停地猛挺高,猛摇着.去配合龙翼的。

    这时的江秋月,可说是荡到了极点,她娇口中不但荡的叫着,整个粉脸及娇躯流满着汗水,而且头部不停的幌著,把一头秀发幌得蓬松零乱,她的娇躯不断地颤抖,全身不停的在扭动,也在猛挺猛摇,小腿在半空中乱幌,双手紧紧力抓住床褥,粉脸绉在一起,还咬牙切齿地像是很痛苦的喊叫着。

    “哎……哎……唷……天呀……不行了……阿姨……不行了……翼儿……阿姨了……阿姨了……哎……唷……喂……呀……阿姨……死了……丢了……哦……呀……丢了……丢死人了……喔……喔……”

    江秋月着,她的一阵阵地喷着龙翼的大,把她整个,喷得涨满了,延着桃花源洞流下,将她底下的床褥流湿了一大片,她的人也跟着软弱无力的瘫痪在床上,龙翼还没有出精的念头,还在猛力的着,还好,江秋月有健康的身体,并且是个久旱遇甘雨,所以她还能挺得住,龙翼的猛力,不久之后,江秋月又挺起了,迎战着他的。

    此时龙翼一方面用力的,一方面用双手在江秋月的豪乳上揉摸着,双管齐下的玩弄着她,江秋月被龙翼玩弄得又起来,整个人态毕露,全身又像舞狮般的扭动起来,娇口又随着龙翼的慢,有节奏的哼了起来。

    听着江秋月的声浪语,龙翼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松,又是一股热滚滚的喷射着江秋月心,把江秋月的心,喷得热滚滚又酥麻,江秋月酥麻得周身起了畅感,她也跟着龙翼喷出了一股,直射着龙翼的大,两股阴,在江秋月的中,互相冲击着,互相扫射着,把江秋月射得爽死了,爽得她几乎昏了过去。

Snap Time:2018-08-18 13:11:52  ExecTime: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