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一百一十五章初战告捷


    第二天,龙翼来到兵营亲自钦点了十万士兵和刘将军一起直奔北方而去,经过三天的行军,龙翼和他的十万大军终于来到了南宁城,太子要想挥军进军厩,必然要经过南宁城,这一天,对南宁城来说,就如同建城千年以来,最辉煌荣耀的时刻,第一次当今皇上亲临这座北方古城。

    就在龙翼接受南宁军民欢迎的第二天,前面就有探马逐渐来回报,说是前太子率五万精兵,已出钦州,正前往南宁而来,而他的先锋官,名唤阮霸,率三千军走在最前面,距此已不足五十里。

    “皇上,臣愿领三千士兵前去迎战这个阮霸。”

    这个时候,刘将军身后一个年轻将军站出来说道。

    刘将军一见,道:“皇上,此乃中军参军苏琥,乃名门虎将之后,这一次征剿前太子,他极力自荐而来,想要在此建功立业。”

    “苏琥?”

    龙翼看了一下他,从精神气中可以看出苏琥身怀绝技,按武林高手划分,怎么说他也算是一个准一流的高手,一个将军能有准一流的武功底子,实在是不简单,而且行军大战并不是单打独斗。很多武林高手可以以一敌百,但为不能指挥千军万马战斗,挥千军万马战斗,又有武功造诣的,那绝对就是战神名将,龙翼看得出这个苏琥,就是那种可雕塑的战神名将。

    “准!”

    龙翼对苏琥只是简单的一个字,确让苏琥整个人倍感兴奋和信赖,对他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是他扬名立万的开始。

    苏琥领命之后,从八万大军中,挑选三千精兵,喝了壮酒之后,便拍马提枪,率军出了营门,在南宁城郊,恭迎太子大军的前来。

    阮霸听说此次皇帝的先锋官是个从未上过战场的年轻军官,心里充满了鄙夷不屑,对这个新上任的皇帝轻视不已,于是提起他的宣花巨斧,率军出营,去会一会这个不知死活的年轻军官。

    来到阵前,举目前望,却见两军阵上,一员小将面目清秀,身穿银盔银甲,手提一枝长大锋利的亮银枪,跨下白龙雄驹,浑身上下一根杂毛都没有,却是一匹难得的好马,那将虽然年纪不大,却已有一股清朗气势,眉宇间隐有杀气浮现,横枪立马,站在两军阵前,那一股沉稳气势,颇有名将之风。

    阮霸看得惊讶,看出来这个苏琥似乎也不弱,当下收起轻视之心,举手指着苏琥,大喝道:“前面何人,报上名来!”

    苏琥昂首挺胸,放声大喝道:“我乃这次征剿前太子的先锋官苏琥是也,尔是何人,通名受死!”

    阮霸冷笑道:“我乃太子军先锋官阮霸,你既然敢来,可敢与我在阵上单打独斗么?”

    苏琥一听,正合心意,也不多说,拍马向前疾驰,挺枪直取阮霸。

    阮霸一见,也颇为欣赏他的胆量,挥动大斧,拍马冲出,骏马奔跑迅速,不多时便冲到苏琥面前,挥起巨斧,狠狠向苏琥头上劈去。

    苏琥举枪上迎,当的一声巨响,宣花巨斧被枪尖挑开,滑向一旁,二马交错而过,苏琥回目斜视阮霸,心中好笑,这般武艺也敢来阵上讨战,比之自己部下优秀的卫兵,还要差上好多。

    苏琥与阮霸打马盘旋,战在一处,亮银枪东挡西杀,将自己团团护住,也不进攻,只是耐心看着苏琥的斧法,看看他有什么值得学习的地方。

    阮霸见他不进攻,只道他是怕了自己,宣花巨斧更是舞得虎虎生风,斧势漫天,当时便将苏琥笼罩在里面。

    阮霸的部下兵丁见了,只道自家将军将对方敌将杀得没有还手之力,不由大喜,都纷纷欢呼雀跃起来,呐喊之声,响彻旷野。

    北面,苏琥部下军兵却是一片沉默,担心的目光看着自己这位年轻首领,只怕他被敌人所杀,那时自己的性命,也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了。

    与阮霸缠斗一阵,苏琥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心中微感失望,也不再与他纠缠,大吼一声:“贼将受死!”

    亮银枪如毒龙出洞,暴烈刺出,阮霸正舞宣花巨斧舞得高兴,忽然见这一枪势头猛烈,难以抵挡,不由大惊,慌忙回斧劈去。

    斧刃重重斩在枪尖上,苏琥双膀用力,大吼一声,硬生生将宣花巨斧挡开,挺枪疾刺,重重刺在阮霸胸前,锋利的枪尖迅疾将阮霸的护胸甲刺破,轰然刺透胸骨、内脏,直达后背,“噗”地一声,自后心刺透出来。

    阮霸的脸上,现出不敢置信的痛苦神色,手中一松,远远地将宣花巨斧丢了开去,重重摔落地面,发出一声闷响,他的眼神,茫然地看着面前的俊秀少年,想不到自己英雄一世,竟然死在“无名小卒”之手!

    苏琥用力拔枪,鲜血顺着拔出胸膛的枪尖,箭射而出,将马前地面,染得一片殷红,太子军兵陡见此变,不由个个胆战心惊,呆呆地看着阮霸的尸体缓缓自马上跌落,整个军队,鸦雀无声。

    另一边,沉默许久的天朝军队,却是人人兴高采烈,放声狂呼,欢呼声震耳欲聋,雀跃起来的人群,让天朝的军队看起来便象欢乐的海洋。

    苏琥努力让自己不去看地面上那还在挣扎抽搐的,强忍着恶心,挥动鲜血淋漓的长枪,大声怒吼道:“尔等若肯归降,还可保住性命,不然的话,阮霸便是你们的榜样!”

    染血的枪尖,在空中狠狠一甩,寒光闪烁,直指太子叛军,后面的副将见主将的动作,慌忙下令:“擂鼓,进攻!”

    轰隆隆的战鼓声骤然响起,三千士卒,个个争先,挥动着锋利的刀枪,疯狂地向已经消失了战意的安南军冲去,未曾等大明军队冲到面前,已经有精乖的士兵从安南军中悄悄溜走,待得大明朝的大军如狼似虎般冲杀到太子军前,白刃相接之时,太子军兵,更是胆战心惊,只勉强抵挡了一阵,便被狂冲而来的骑兵将战阵彻底冲溃,看着狂野呐喊、挥刀杀来的敌军,再也抵挡的能力,漫野奔逃。

    苏琥骑马立于阵上,看着自己的部下四处追杀敌军,心中渐感欣慰,经过自己挑选的三千将士已经是百炼精兵,奔跑的速度和耐力、战斗的技巧已经远远超出了别的军队,他们一个个奋勇追杀太子军队,毫不手软,而太子军队果然是乌合之众,只不过死了一个主将,就再无战斗意志,光想着逃跑保住性命,只能任由自己的部下驱赶宰割了。

    苏琥指挥大军,奋力挥刀,将逃跑的太子军队狠狠砍倒在地,天朝军队人人口中还按着苏琥的吩咐,大声喊着:“降者不杀!”

    之类的话。

    听到这样的喊声和背后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心胆俱裂的逃兵们不得不跪在地上,浑身战栗地以头触地,只求免死,随即便听到骑兵自身边狂驰而过,去追杀前面不肯投降的溃兵,而天朝军队的步兵又赶过来,将降兵绳捆索绑,赶到一处看押起来。

    看着到处惨烈厮杀的战场,远在城墙之上的龙翼心中暗叹,从前看到的史书里面,只管描绘战争的恢宏壮烈,却未曾将这般血腥残酷的一面写出来。陡见满目血腥残杀的情况,还是让远在南宁城头的龙翼心中不畅,但是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战争,只能用战争的方法来解决。

    战事已毕,战场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只有尚未及掩埋的敌军尸首,遍野堆积,太子军队新赶制的旗帜,已破烂不堪,到处扔在战场之上,天空中,乌鸦到处飞来飞去,发出凄厉的鸣叫声,展现在惊讶的天朝大军将士眼前的,是一片战后的血腥凄凉景象。

    中军帐中,龙翼满面笑容,对着苏琥高兴地赞扬道:“果然是虎门大将,不枉朕一番栽培,现在你立了大功,初战便斩了敌将首级,用这么小的伤亡,消灭了敌军前锋部队,让我天朝军士气大振,干得不错!”

    苏琥低着头,乖乖地站在龙翼的面前,皇上的表扬和胜利的喜悦,让他有点神魂飘荡,不知所之,这个时候龙翼却是沉声道:“好了,传朕命令,召各营统领,入帐议事!”

    传令兵忙出帐去传令,不多时,众将聚齐一堂,各着戎装,向上躬身拱手,恭声道:“末将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龙翼端坐帅位之上,面色冷峻,不怒而威,看得苏琥暗暗佩服:“别看皇上年轻,不愧是当朝天子,无时无刻不展现出王者气派!”

    龙翼确实很安静的道:“刘将军,你来汇报一下目前安南军的态势。”

    刘将军面沉似水,目射寒光,扫过下面一排排的将领,沉声道:“据可靠情报,前太子已经亲自出征,目前驻扎在钦州城之内,而太子主将,已率五万贼兵,自钦州出发,向我军迎来。”

    一员将领踏上一步,拱手道:“皇上!敌军先锋阮霸被苏琥将军斩杀,必然会导致太子军队的恐惧,而我军士气正盛,军心可用,当前往迎击,一举击破敌军,再兵发钦州,斩了太子,收复钦州和防城,也未尝不可!”

    众将都被苏琥的初战告捷的消息鼓舞,纷纷上前支援他的建议,虽有老成持重之将,希望能多呆几天,等到各州县调来的援兵到达再以优势兵力击破敌军,却很便被纷纷请战的声音淹没,没有几个将领支持这样持重的提议。

    龙翼目光扫视众将,又落到刘将军身上,努力保持心中的激动,沉声的道:“刘将军,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刘将军踏上一步,躬身拱手,肃容道:“启禀皇上,据末将在阵前看,敌军不过是一群乌合贼众,未曾受过什么训练,而这三十万大军多半是新兵,此刻先头部队被我军斩杀,立即军心大乱,四散溃逃,似这等乌合之众,哪堪我天朝大军一击,请皇上再勿迟疑,只管提兵相攻,末将愿为皇上在阵前斩杀敌将,来报答皇上天高地厚之恩!”

    龙翼微笑点头,沉声道:“既然诸位将军都如此说,那便由刘将军你指挥三军!”

    刘将军点点头,道:“苏琥。”

    “末将在!”

    苏琥站出来应声道。

    刘将军点点头,道:“你为此次出征先锋,领五千士兵。明早出发。”

    “末将领命。”

    苏琥点头应声。

    刘将军再道:“张崇。”

    “末将在。”

    张崇出列应声。

    刘将军道:“我命你为此次出征右偏军,统帅一万骑兵,埋伏在西子林。”

    “末将领命。”

    张崇点头应声。

    “吴俊。”

    “末将在。”

    吴俊出列应声道。

    刘将军命道:“我命你为左偏军,统帅一万骑兵,埋伏在菠萝岭,你和右偏军一起,只要等到我战鼓一响,便从两边杀出,将太子军来一个大包圆。”

    “末将领命。”

    刘将军点点头,继续道:“黄中。”

    “末将在。”

    黄中出列应声而道。

    刘将军道:“你领三万精兵镇守南宁,同时确保皇上安慰。”

    “末将领命。”

    黄中应声说道。

    刘将军道:“皇上,剩下臣领两万五士兵为中军,与敌将摆开战阵决一雌雄。”

    龙翼点点头,道:“好,就这么吩咐,今晚大家好生休息,明天一早朕亲自等城门为你们击鼓呐喊助威。”

    “谢皇上!”

    刘将军带领众将士一起高呼。

    众将士各自领命回营整顿士兵,同时磨刀霍霍,随时上阵杀敌,龙翼则被安排在南宁知府西苑下榻,南宁从来没有皇帝驾临,因此并无设置有皇帝行宫,最高级别待遇的住宿也就是二品巡按下榻的官邸,其实也就是知府西苑,龙翼此刻就被安排在知府西苑住下,住下来的时候,龙翼就有点后悔没有从后宫带一两个随从娘子来,尤其当太阳西下之时,龙翼自己一个人在行宫,多少感受到了一点寂寞。

    尽管这里也安排有奴婢负责龙翼的衣食住行,但这里的环境跟厩相比终究不是一个层面上的,这里更像是南蛮之地。

    龙翼这个时候,难免会怀念厩的娘子们,吃过了晚饭,龙翼一个人独自在院落行走,想着无事,就叫来黄中,让他带领自己往军中走一圈,也算慰问一下士兵,鼓舞士气什么的。

    这西苑虽然不是富丽堂皇,但里面花草幽径,假山水池,也算是精美至极,漫步其中,呼吸这清新的空气,颇为惬意。

    黄中作为南宁守军统领,听说皇上要巡视三军,自然是赶来带路,龙翼骑着白马巡视一圈,发现军队士气正旺,随便鼓舞几下,都能激发大家激昂的斗志,他还特意指导了一下打斗的技巧,这些技巧对龙翼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巡视完这些军队,此时夜已经深了,为了明天的战斗,龙翼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别院,好好的休息了一下,以期待明天的来临。

Snap Time:2018-05-24 18:06:18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