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一百四十四章罪臣妻妾


    龙翼出了南书房,在回乾清宫路上,听到不远的一个房间传来隐隐约约的哭声。藏家

    “小李子,那么房间是谁住的,怎么会有人在哭?”龙翼好奇的问道,最近对于宫女们提出的各种意见和建议,他都尽量采纳,怎么会还有人伤心呢?

    “回皇上,那边是冷宫,你不是斩了因刑部尚书童贯之事而牵连出来的礼部侍郎吗?从他的府上一共搜查出黄金一百三十五万两,白银三百六十七万,外加珍珠财宝无数,刑部已经将他的党羽一起抓出,另外刑部根据皇上要求,把礼部侍郎的女家眷全部抓来,其中符合标准并已经通过第一关审核进宫里的,一共有十八人,其中他的妻室七人,小妾八人,另外女儿三人。那里哭泣房间应该是关着他的小妾……”小李子回禀的说道。

    “这个礼部侍郎也算我天朝的一大贪了,竟然还养了这么多的妻室和小妾!”龙翼恨恨的道:“走,带朕去看看他的这个小妾长得如何?”

    “是,皇上,你往这边走!”小李子一边带路,一边的说道:“这个房间关的小妾,应该是年纪十七岁的梁静茹。”

    龙翼示意所有人退下,自己一个人进房间,推开房门一看,只见一个女人是伏在自己的膝盖上哭的,龙翼一走过去她就抬起了头来,龙翼一见这女子看上去约十七八岁左右,清秀的瓜子脸上露出一丝苍白,可能是有什么伤心的事,泪蒙蒙的眼睛里浮现着深深的忧伤,她有着长长的眼睫毛,高挺的鼻子,一对黑宝石般的眼睛,此时一见龙翼有点慌乱,她当然认得龙翼皇上身上穿的一身龙袍,当即就跪拜恭敬的叫道:“罪臣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也许是龙翼出其不意的出现在她的面前的原因,只见她那红润性感的樱唇在颤抖着,一头瀑布似的乌写意的披散在腰间,她有着曼妙的身材,修长的双腿,水蛇般的腰际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充满了诱惑;浑圆高翘的臀部,仿佛在向人展示它的野性美,胸部高挺丰满,颤巍巍的扣人心弦。是每一个男人见了都想和她上床的那种美女。

    这个梁静茹的眼里虽然有着泪花和深深的忧伤,但却还是很清亮,那套紧身的旗袍服把她的身材都完美的勾勒了出来,她那娇躯散着浓郁的芳香,一闻到那股香气,就令人有一种想上去抱着她在她的脸上啃上两口的,她的脸形极美,柳眉凤目,眸子像寒星似的,在微弱的星光下出一闪一闪的亮光,吹弹得破润滑的皮肤白得似玉,嫩得仿佛只要轻轻一捏就可以挤出水来,身材更是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确实算得上是上苍的杰作。

    最使人迷醉是梁静茹配合着动人体态显露出来的英姿飒爽的丰姿,艳绝人寰,赛似天仙,她的身材凹凸匀称,她浑身散着成熟的魅惑、高雅美艳,摇曳的秀飘来阵阵香,龙翼一见她叫自己皇上,当即道:“你进了皇宫,为何还要哭什么?难道说你还惦记着那个罪臣吗?”

    “没有,皇上,臣妾没有……”

    梁静茹一见龙翼这样说就又流下了泪,龙翼见她的身体在颤抖就以为她很冷,当下就脱下外衣轻轻的为她披在身上。

    梁静茹受宠若惊,一时呆住了,默默的接受着龙翼为她所作的一切,她抬头望着龙翼,龙翼同样的注视着她。“皇上,使不得……罪臣受不起!”

    龙翼的眼神中尽是体贴关怀,他温柔的道:“你一定是受了什么委屈了,你如果有什么委屈就跟朕说,朕一定会给你解决的。”

    梁静茹抬头直直的望着龙翼,眼神空洞,美丽的大眼睛里泪水却越滚越多,她也顾不上许多,竟然忘记了龙翼是皇上的身份,一下子就扑在龙翼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龙翼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心中大怜,他一边轻轻的拍着梁静茹的香肩一边说道:“你有什么话想跟朕说是不是?”

    梁静茹那晶莹的泪珠不断滚落下来,她动情地伸出灵蛇似的玉臂勾住龙翼的脖颈,用滑嫩的脸摩挲着龙翼的脸喃喃地道:“皇上,臣妾冤枉,臣妾是被礼部侍郎强行霸占的,他用计陷害臣妾的全家,然后将臣妾娶进门,其实……臣妾前天才进的李府,还没有跟他拜堂,臣妾根本不是他的人,没想到因为他一人获罪,将臣妾一起入罪,臣妾冤枉啊!”

    龙翼一听,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当即问道:“你的意思你还没有跟礼部侍郎生关系,还不是他的女人?”

    “是的,皇上,臣妾还是清白之躯,与礼部侍郎一点瓜葛都没有,臣妾真的是冤枉的。”梁静茹哭泣的说道。

    龙翼点点头,道:“嗯,这个事情朕会派人查明,如果当初他真的陷害你们全家,朕会给你们家平反,至于你,已经进了宫里,就要服侍朕,变成朕的女人,你愿意吗?”

    “啊!”梁静茹一听,道:“那……那臣妾还要像其他礼部侍郎的女眷那样的待遇吗?”

    “当然不算,你如果愿意,朕可以封赐你做贵人……”龙翼说道。

    “皇上……臣妾太高兴了,谢谢皇上。”

    梁静茹被龙翼的温情感动得一塌糊涂,那晶莹的泪珠不断的滚落下来,她动情地伸出灵蛇似的玉臂勾住龙翼的脖颈,用滑嫩的脸摩挲着龙翼的脸喃喃地道:“皇上,臣妾真的无以回报,谢谢皇上的恩赐!”

    龙翼不由自主地望向梁静茹那双秀美无伦,饱含深情的剪水双瞳,心里不觉对自己还是有点佩服的,能让所有女人都对自己着迷还是有点男人的魅力的,龙翼也知道这些宫里的女人喜欢自己是有原因的,一来自己的身份是皇上,那个女人不愿意巴结,成为皇上的女人;第二,能够得到皇上恩赐和宠幸,这乃是祖上再风光不过的事情;第三,龙翼这个皇上的确是出类拔萃的,而且人也长得英俊,而且文武双全,所以皇宫的女人都喜欢他也就不怎么奇怪了。$9g-ia$

    龙翼在梁静茹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接着就要将她身上的衣服除去,这个时候梁静茹拉住龙翼的手,自己背对着他缓缓地脱下了身上的衣服,她的动作优美无伦,既大胆又略带羞涩,梁静茹身上的衣服在逐渐减少,当最后一件亵衣滑落下来时,她那绝美的玉体便展露在龙翼的眼前。

    梁静茹的腰身纤细狭长,富有韧性,线条极其优美诱人,皮肤白腻如玉,柔嫩光滑,微微起伏的脊椎和光滑圆润的曲线透露着女性特有的柔和美,她的臀部圆润丰满,双腿浑圆结实,修长优美,整个人在日光的辉映下充满了无与伦比的美感!

    梁静茹缓缓地转过娇躯,玉体毫无保留地面对着龙翼,骄傲地向他展示着自已的绝世玉体,秀眸射出无尽的深情,牢牢地凝视着龙翼,冬天的阳光透过窗户照房间里,梁静茹裸露的玉肤透露着丝绒般的光晕,散着诱人的光圈,她成熟的躯体丰润撩人,性感之极,龙翼两眼绿光闪闪地瞧着梁静茹那动人的玉体,浑身上下被一种难以言语的包裹着。

    梁静茹感受着龙翼那火热的眼神,娇躯慢慢地抖颤起来,浑身上下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雪腻的玉体上像是持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妩媚动人到了极点,龙翼贪婪地瞧着梁静茹那慑人完美的身体,无法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她脸泛桃花,身体不住地颤抖着,眼中流露出颠倒迷醉的神情,龙翼迈着有力的步伐走到她的身后,伸出强有力的胳膊箍住梁静茹那柔软的腰肢,梁静茹娇躯剧颤,软软地倒在龙翼的怀里。

    龙翼的一双大手在她的身上游动,此时的梁静茹已经全身酥软不已,她的嘴里呼呼的喘着气,脸上浮现出一阵羞涩的红晕,她双眼迷蒙的腻声道:“皇上,臣妾好难受,你现在就要了臣妾好不好?”

    龙翼听到梁静茹这销魂蚀骨的声音,一双眼睛盯在她起伏波动的之上,尽情的打量着她美妙的身躯,梁静茹见他那灼人的目光落在她胸脯处,原本俏红的脸颊更加嫣红了,龙翼见了食指大动,一下就把梁静茹搂在怀里,然后一下就吻上了她的小嘴。

    “哦,皇上……”梁静茹粉面羞红,娇喘吁吁的呻吟。

    龙翼将她紧紧的把她抱在胸前,他的胸膛正好紧紧压在梁静茹的一双上,急促的鼻息不断地扑向梁静茹的粉脸,而他呼出的气息就像两道烈焰,令她本已娇羞烧的面庞更觉得奇痒难耐。

    龙翼温柔的吻上了她的樱唇、鼻尖、香腮、玉颈,他愈吻愈有力,愈吻愈疯狂,梁静茹的呼吸几乎要窒息了,她的一双玉手紧紧握着龙翼的两个肩头,既不挣扎,也不前推,只是纤纤十指愈扣愈紧。

    龙翼吻完了梁静茹的头部就低头用嘴含住她的,舌头舔过她的每一寸肌肤,接着便不停的吸吮着她的乳珠,这时的梁静茹直觉全身酸麻难忍,开始出轻微的娇喘、呻吟之声,纤腰不住的扭动着,在身体的深处一股油然而生,顺着玉腿的缝隙缓缓的流了出来,她只觉一阵阵的痒麻感觉直透心底。

    龙翼的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揉搓着梁静茹的另一个,一只手则在她那挺翘的上揉搓着,在龙翼的玩弄下梁静茹终于忍禁不住了,放下所有的矜持,放浪的叫了出来:“啊皇上,我忍不住了,我要……”

    随着一阵呻吟,她的娇躯如蛇一般的扭动着,粉臀左右摇晃,头儿摇摆着,一头的青丝被摇的散乱开来,散遮在脸上,盖住她那充满的双眼。

    龙翼知道梁静茹已经高涨了,他的心中也同样的欲火万丈,他的双手抚在梁静茹的两座浑圆而富弹性的高耸上尽情的揉搓着,要知道前戏是的一个重要部分,只有把女人弄得舒服了她才会对你念念不忘,因此,他没有理会梁静茹的请求,而是继续的在她的身上揉捏着。

    梁静茹想不到自己会被龙翼这样玩,这样的玩法她可是连听都没有听到过的,更不用说看见过了,只不过这样是玩法虽然让人有一种羞耻的感觉,但却是舒服极了,她被玩得娇躯颤抖,嘴里出一声舒畅的嘤声,她仰起了似火的双颊,微张着樱唇,梦呓似地娇叫着道:“皇上,你好会玩,我的身体被你玩得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我真的很难受了,你不要再这样玩了好不好?”

    龙翼那躁动的心神被梁静茹那炽热渴求的声音呼唤得变成了欲火,他那火热的唇粗犷地吮吻着梁静茹那艳红的樱桃小口,抚在上的双手猛烈的揉弄着,但觉那一股涨卜卜的肉团正自不断涨放,这时的他也已经忍不住了,他一边在梁静茹的身上揉捏着一边轻声的在她耳边道:“爱妃,朕要进来了!”

    梁静茹呻吟着“唔”了一声,张开娇慵的媚眼迷醉地看着龙翼,此时龙翼的手已摸到了她的大腿尽头,觉她那里非常的温暖,也觉她的肌肉在颤抖,这一下子梁静茹更冲动了,眼中更有某种热烈的、焦急的光茫,她的睫毛不断的眨动,嘴里呻吟着道:“啊……皇上……你不可以摸我那里,那里好脏!”她的扭动着,不让龙翼的手接触她那神秘的地方,而是自己用手捉着他的宝贝往自己的小溪里送去。

    龙翼见时机已经成熟了,就在这种站立的状态下,狠力一挺就全身进入了她成熟的身体内。

    “啊!”

    梁静茹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处子破瓜的痛楚直透心头,她紧皱着眉头,双臂急忙一紧,死死地抱住了龙翼,将双腿盘住他的腰部,双手像了狂的一样抓挠着,龙翼知道自己的按摩是可以减轻她的痛苦的,当下就就给她按摩了一会,不一会梁静茹终于体会到了苦尽甘来的滋味,她死命的抱着龙翼,也有规律的扭了起来。

    龙翼这时也忍不住了,他像狂牛般地开始撞击起来,梁静茹的一双玉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双腿夹着他的腰际,使得他们的结合的更为紧密,她的娇躯轻颤不已,像蛇一样扭动纠缠着,感受着从未有过的兴奋,她只觉得血液在体内狂奔,每一个细胞都在颤动,兴奋的几乎昏过去,她嘘嘘的娇喘着,同时出了撩人心弦的呻吟,原始的需要事她像蛇一样的扭动,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儿像漂浮在太空中,那强烈的感使她不由自主的婉转呻吟着。9g-ia

    龙翼在梁静茹那婉转娇吟下欲念大涨,他整个人便像个燃着了的洪炉,强大的热能一波又一波的掠进她的小溪里,宝贝就像织布的梭子般的在她的小溪里的穿梭着,他好像不知疲倦的似的在那里努力工作着。

    梁静茹只觉那强烈的感一波波的冲击着自己的身体,连续不断的使得她的身心都处于了一种迷离的状态,他已经没有了反击的力气,任凭龙翼在自己的身体里冲击着,这时她觉得自己抱着龙翼脖子的手都没有力气了,她呻吟着道:“皇上,我不行了,啊!实在太爽了!”

    龙翼的身体也以处在极度亢奋的状态,但心神却出奇地清明,而更奇怪的是,每一次在他似乎要进入难以遏制的境界时,立刻便有一股舒缓的力道在他体内奔腾舒展,既使元关不致崩溃,自己好像有了永远挥不完的精力,而每当这样的情况生一次后,他的心灵便升高了一个层次,思虑更清晰宁远。

    龙翼的手在梁静茹的背后轻轻的按摩着以消除她的疲劳,她不想梁静茹就这样的垮来下来,因为他现在正要梁静茹给来试验自己到底可以做多久,隐隐间,他感到体内的生着惊人的变化,感到自己的真气不断壮大起来,几乎越了天地赋予的灵气和生命之源……

    梁静茹把龙翼轻轻的的按摩当成了是他对自己的爱,女人对于男人的爱抚是很敏感的,她被龙翼的举动感动得一塌糊涂的,此刻她那感动的泪水却由眼角渗出,她觉得这是龙翼对她的真诚和热爱。

    梁静茹经过龙翼的按摩以后力气又恢复了,强烈的感使她努力的配合起龙翼的进攻,她觉得自己一配合他的动作自己就可以更加的舒服,她像一条八爪鱼般的缠在龙翼那雄伟的躯体上,一边配合着龙翼的进攻一边呻吟着道:“皇上,我爱你,我会爱你一辈子!”

    龙翼知道梁静茹的话是自内心的最真的爱,虽然之前她的奉献更多是想巴结讨好自己,想为自己的将来谋得一份幸福,但是经过这激烈的,她已经完全的归心,龙翼相信现在才是她内心的表白,而这是自己的努力才使得她认可的,他不禁的为她的敢爱敢恨而感动,只不过她如果不是碰上自己,她的爱就会连表达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龙翼在梁静茹的真爱的感动下又是一阵疯狂的涌动,梁静茹丽靥晕红,柳眉轻皱,香唇微分,秀眸轻合,脸上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她玉齿轻咬,微皱双眉的承受着龙翼的冲击,口中不停地呻吟着,似痛苦,又似欢乐,她只觉得一阵阵令人愉悦万分、舒畅甘美的强烈至极的感不断向她涌来,这是她一生之中从未有过的感,而这感又是自己最心爱的人给她带来的,她的心都醉了。

    龙翼在梁静茹的真爱的感动下又是一阵疯狂的涌动,梁静茹丽靥晕红,柳眉轻皱,香唇微分,秀眸轻合,脸上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她玉齿轻咬,微皱双眉的承受着龙翼的冲击,口中不停地呻吟着,似痛苦,又似欢乐,她只觉得一阵阵令人愉悦万分、舒畅甘美的强烈至极的感不断向她涌来,这是她一生之中从未有过的感,而这感又是自己最心爱的人给她带来的,她的心都醉了,要知道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可是皇上啊!

    在这种的令人酸麻欲醉、销魂蚀骨、的感刺激下,梁静茹脑海一片空白,她那柔若无骨、赤裸的秀美胴体在龙翼的怀里一阵美妙难言、近似痉挛的轻微颤动着,她那如藕玉臂如被虫噬般酸痒难捺地一阵阵轻颤,雪白可爱的小手上十根修长纤细的如葱玉指痉挛般紧紧的抱着龙翼的脖子,粉雕玉琢般娇软雪白的手背上几丝青色的小静脉因手指那莫名的用力而若隐若现。

    两人的动作越来越疯狂,浑身上下汗水淋漓,她急促地喘着气,只觉得一阵阵如电流般的强烈感不断地从两人处传来,身体一阵阵麻痹,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她兴奋得浑身抖,不由自主地出了一声声勾人心魄的呻吟声。

    梁静茹的呻吟声婉转动人,扣人心弦,这更是激起了龙翼的极度欲火,龙翼猛烈地动作着,拼命地冲刺,极度的感让梁静茹的全身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她的神情恍惚,猛烈地摇着头,飞舞着长,口中更是出了高亢尖锐的嘶叫声。

    两人疯狂地,脑中一空白,浑然忘了一切,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梁静茹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声,身体剧烈地抽搐着,双手死命地搂抱着龙翼的脖子,泪流满面,她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

    龙翼见她了,就抱着她坐了下来,过了一会梁静茹就从那虚脱的境界里清醒了过来,她感觉舒服极了,她觉得这是自己有生以来睡的最舒服的一次了,她秀目一睁,映入眼睑的是龙翼英俊的脸。

    回忆起刚才所生的一切,梁静茹的嘴角流出一丝甜蜜,她仔细端详着这张脸,慢慢的这张脸就完全的印在了她的心灵深处,这个男人以后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了,梁静茹的心被眼前这个男人填满了,她的脸上浮现出一片恬静的笑容。

    龙翼见梁静茹像小猫一样的在自己的怀里休息,就轻轻的搂着她在她的背上抚摸着,这时他感到自己被一道炽热的目光在盯着,他知道在是梁静茹在看着自己,就把眼光转到了她那吹弹可破的娇脸上,梁静茹一见急忙闭上了她那害羞的眼睛。

    龙翼嘴边浮上了一抹促狭的笑容,口里突然“啊”的叫了一声,梁静茹急忙睁开了眼睛,双手捧着他的脸道:“皇上,你、你怎么了?”

    龙翼笑道:“朕想吃奶奶了!”说着就把她的身体挪开了一点,咬住了她顶上的大红豆用力的吮了两口,然后长舌翻卷着在她的上舔过来舔过去的忙个不停。

    梁静茹顿时娇羞万状,一双粉拳在龙翼身上一边轻轻的捶着一边娇嗔的道:“不要啊……皇上,臣妾、臣妾现在还痛呢!”

    龙翼心中大乐,笑着说道:“爱妃,这可由不得你作主了,朕还没有满足呢!”龙翼一边说着一边吻上了她的嘴唇,然后在她的脸上、额头、眼睛、鼻子,和那红润的小嘴上狂吻起来,同时双手也不失时机的按上了她那对丰满而充满弹性的。

    “嗯……哦……”娇滴的喘息声和呻吟声在梁静茹的口中娇媚的吐了出来。

    “爱妃,朕又要动了!”龙翼说完就抱着她的纤腰起来,梁静茹的嘴里再次的传出了娇媚的呻吟。

    顿时,夜色中春色弥漫,春之曲奏响了生命最强的乐章,糜的气息在空气中挥洒,两人的亦升华到了颠峰,龙翼由缓而,由轻而重,最后达到疯狂的地步,梁静茹在三度之后终忍受不了晕了过去。

    龙翼见她昏过去了忙给她按摩了一下,不一会梁静茹就醒了过来,他望着媚态尤存的梁静茹笑着道:“爱妃,你觉得乐吗?”

    梁静茹低下头幽幽的道:“皇上,臣妾很乐,就算臣妾做不了你的妃子,只要在你的身边,臣妾就是给皇上做丫环也是愿意的。”

    龙翼笑道:“你就不要担心这个了,朕已经封赐你做婉仪,等你给朕生了孩子,做妃子那是自然的事情!”他说话的同时一挺,提醒她自己还在和她处在最亲密的接触中。

    “嗯!”

    梁静茹被龙翼顶得娇哼了一声,她娇羞的道:“谢皇上,臣妾真的好高兴,但臣妾真的不行了,皇上,你就饶了静茹吧!”

    龙翼笑道:“爱妃,朕不会辣手摧花的,你就不要担心朕会再弄你了!”说着就把她放了下来,梁静茹一站起来就“哎呀”了一声,身体一歪就向龙翼的怀里倒去。

    龙翼忙把梁静茹抱在怀里笑道:“你是不是舍不得朕的怀抱?”

    梁静茹心底流过一丝甜蜜,嘴里却娇嗔道:“皇上,你还笑,都是你害的。”说着就用她的粉拳在龙翼的胸膛上捶打起来,她的粉拳捶在龙翼的胸口没半点力道,龙翼边欣赏她的媚样,边低声讨饶道:“好,好,都是朕的错行了吧!现在朕就让你还和原来一样的生龙活虎好了。”说着就在她的身上按摩起来。

    梁静茹心里甜蜜蜜的,但嘴里却娇嗔道:“皇上,臣妾不知道前世修的什么福分,才得今世服侍皇上。”

    龙翼笑道:“你安心的做好本分,朕会好好的爱你的。”

    梁静茹被龙翼按摩着那敏感的地方不由的身体一阵阵的颤抖,好在龙翼一会儿就完成了任务,梁静茹见自己真的不疼了,就抱着他的头在他的嘴上深深的吻了一下道:“皇上,臣妾真的好爱你好爱你。”

    龙翼爱怜的在梁静茹的唇上吻了一下,安抚她睡下之后,便一个人离开房间,离开梁静茹的房间,就直接去了暂时关押罪臣女眷的冷宫,想起来这里可能会有一些自己错过的极品女人。

    “礼部侍郎的妻室关在哪里?带朕去看!”龙翼对小李子说道。

    “就在这边!”

    小李子道:“回皇上,其中礼部侍郎的妻室七人,小妾八人,另外女儿三人,其中小妾八人和女儿三人都已经被选入后宫做宫女,唯独这妻室七人还是待定。”

    龙翼问道:“为什么?”

    小李子道:“因为这六人乃是礼部侍郎的妻室,生怕她们对皇上怀恨,对皇上做出一些不利的事情来。”

    龙翼不屑的道:“不就是这一些弱女人,能对朕如何?如果这样说,难道他的小妾和女儿就不会对朕构成危险?”

    小李子道:“回皇上,礼部侍郎的小妾多半还是冰清玉洁或者被他强迫抢来的,而他的女儿都更是千金小姐,因此被选上是很正常的,而他的妻室反而都是一些用过的女人,宫里对此颇有微辞!”

    龙翼道:“就知道你们会这样想,朕不是那样的人。”

    当龙翼见到礼部侍郎这七个夫人的时候,眼中还是一亮,据说她们可是他的“七凤”,正室大娘“金凤”何如月穿着一身黄绸衣,衣服颇为紧身,一对豪乳勒得十分挺凸,自从被擒的一瞬起,就知道自己再也不是礼部侍郎的妻子,而且一个囚犯女人,当龙翼进来的时候,她睁着一双大眼,仿佛嘲弄地斜了皇上带一眼:“贼,有什么就冲老娘来吧。”

    二娘“银凤”白巧贞,白绸衣裙,稍显苗条,胸部并不显得特别凸起,看起来有点才气,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样子。

    接着是三娘“红凤”席娟,整个人身材惹火,乳如半球,挺翘胸前,腰肢细长,绵软如柳,曲线玲珑;四娘“蓝凤”徐巧珍也是苗条的身材,平胸,不过龙翼透视的眼睛可以看到她那粉红的和尖尖的却别样的诱人;五娘“黑凤”沈玉春,整个人身材匀称,凹凸有致,并且有着花季少女那种特殊的媚力;六娘“玉凤”徐春娇育得可能比较早,身材已经十分苗条,坚挺,腰肢细柔,更难得的是她的肌肤如婴儿般的娇嫩雪白,尤其的诱人;最小的七娘“彩凤”苏玉娘才十六岁,已经育成熟如熟透的蜜桃,让人看见就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这六凤却不象她们的大姐何如月那样脸皮厚,她们根本没有想过与皇帝对抗,礼部侍郎被抓,她们原本以为会被充军为军妓,惶恐之后,没想到得到天大的好消息,居然被选入皇宫侍候皇上,尽管身份可能只是宫女,但是想到侍候的人是皇上,无论如何都要比当一个侍郎的偏室更让她们值得骄傲的。

    其余的六凤,对于皇上可能更多的是感恩和芳心暗许,之前她们只是责怪自己阴错阳差地嫁了礼部侍郎,自己遭这报应也无话可讲,龙翼见“七凤”呈一排着对自己下跪叩谢,然后命令道:“都给朕把衣服脱掉。”七凤听完,心中一愣,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皇上的话你们都没听到吗?难道想被砍头……”小李子这个时候喝声斥骂的道,小李子的说声刚脱,七凤才反应过来,只听一阵“悉索”之声,七个美少妇的衣服便齐刷刷地脱了下来。

    何如月是多毛的女人,长而浓密,几乎盖住了整个,她是最年长的,却也只有三十六岁,两片自然张开着,露出里面红红的;白巧贞的毛也很浓,却是比较知短而柔,弯弯曲曲地覆盖在整个,如果不用手分开她的,几乎看不出的结构;席娟则正好相反,是那种叫做白虎的女人,根本没有毛,也不黑,只留着中间微微红的缝隙,被人把一分,连那小也是粉红的;徐巧珍的同她这喜欢蓝色的性格一样,不疏不密,集中在部位,只有不多几根散落在的前半部分;沈玉春是短、密、黄、软,间的比别人都长,皱褶也比较细;苏玉娘的还只是一层软软的黄色茸垫,颜色也比较浅,被人把一分,那粉红的便羞得不停收缩,仿佛在招呼人们伸进去试试。

    “七凤”站立着,前面除来皇上,还有几个太监和宫女,因此她们都感到无比的羞愧,但是又不能反抗!

    “你们都给朕退下!”

    龙翼说着,挥了挥手,太监和宫女们自然的退下了,七凤非常清楚的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命运,其实要被丈夫以外的男人干,心里多少有些乱扑腾,但是一想到干自己的男人是当今皇上,她们的心里多少又羞又盼又悔。

    本来她们都对皇上对心中暗恋,其实没有女人不对皇上感兴趣的,只是有没有这样的机会罢了,虽然早就知道作为罪臣的妻室是要被处死,而且在处死之前少不得要受羞辱,但她们怎么也想不到羞辱自己的会是皇帝,而且一旦羞辱人身份的转变,羞辱就变成了宠幸,天下女人都渴望的宠幸,而且她们都清楚如果服侍皇上不开心,那她们有可能会被贬谪为军妓,这是她们最不能接受的!

    七个女人是按年龄大小排列的,所以龙翼先到了何如月的身后,在众人渴望的目光中,用手捏了捏她那弯弯的腰肢和滚圆的,然后从后搂住她,抓一抓她的热饭,放开了何如月,他又来到白巧贞的身后,照样揉搓了她一遍,再顺次往下走。

    龙翼现在摸何如月的时候,她没有动,却出了粗重的喘息声,仿佛十分受用,而摸那另外六凤的时候,却感到了微微的颤抖和轻微的啜泣,第一次被自己丈夫以为的男人玩弄,浑身颤动是十分自然的反应,而在这种被强迫的情况下遭人羞辱,对于养尊处优的她们来说得确不是容易承受的,所以哭也是很自然的,他可不知道她们的哭泣竟然是因为心理上的需要或多或少得到满足的激动。

    把“七凤”都顺次玩过以后,龙翼正好位于彩凤苏玉娘的身后,他转过来就到了这个小巧玲珑的少女面前,她的头因为在背后拴着青布而微微仰着,眼睛正好对着他的脸,龙翼看见了她那婆娑的泪眼和异样的目光。

    龙翼一把抓住彩凤苏玉娘的肩膀一拖,把她当胸揽在怀里,另一只手则撩起自己的袍襟,把自己那巨龙掏出来,用后指略略一引,便一枪插将入去,他现彩凤苏玉娘的眉头皱了一下,闭上眼睛,泪水顺着脸颊轻轻流下来,但她没有叫出声,而且本来干干的瞬间就湿了。

    “她竟然还是,没有挣扎?”龙翼不相信地问自己,他现苏玉娘竟然好象故意把自己的裸体靠在他的身上似的。

    “她们怎么会有这种下贱的反应?”龙翼心里骂道:“既然贱,就别怪朕不客气。”他开始运用自己的本领,让那东西胀得粗粗的,把苏玉娘几乎都撑爆了,然后不管好歹就是一通。

    其实门外的宫女和太监都没有走远,甚至他们通过窗户缝隙和门的缝隙看到了龙翼的身体在彩凤苏玉娘的身前一下一下地向上,而那玲珑的玉体则随着他的节奏也一下一下地震颤,知道他在她的身上作什么,他们既兴奋,又嫉妒。

    他们看见苏玉娘的头微微后仰,身体尽量地向上拉长,纤纤玉手一时紧紧地握成拳头,胳膊上流动着肌肉的波浪,一时那拳头又放开,但持续不长就又握起来,仿佛被他弄得十分痛苦的样子,怎么知道她真正希望的是他一直这样插下去,一直到把她为止。

    旁边的另外五凤看到龙翼弄小妹苏玉娘,心里不免失望,以为他不会光顾自己了,不想龙翼把那苏玉娘插了一百插,插得她终于无法控制地嚎叫的几声,然后他从她身边离开,转到面前沈玉春。

    现龙翼还有余力“摧残”自己,沈玉春没等皇上碰着她就激动地流出了眼泪,后面几凤也都差不多,只有那何如月挑畔似地看着走到跟前的龙翼,龙翼一搂她,她就一声,巨龙往她洞里一捅,她更是嚎起来,把龙翼听得心里想笑。

    “还有这么不知羞耻的女人?”门外的太监和宫女听得心里暗骂,而宫女们心中的想法更多,她们甚至想着如果犯法的是自己那就好了,那等同于可以接受皇上的“处罚”而这种处罚在世上的人看来,那是最令人向往的处罚了。

    也许有人会问,龙翼强行与罪臣女眷生关系,不是与贼没什么差别吗?其实差别大了,最主要的就是,龙翼是皇上,代表的是朝廷,无论黑道白道,奸女就要受到大家一致的讨伐,即使对方同你有杀父之仇,那是用“乱”、“采花”、“”等等代表着罪恶的词汇来形容的。

    但朝廷惩罚女犯,在当时是不会受到任何人指责的,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们是朝廷,他们代表着法律,代表着一种特权,代表着给予她们的惩罚都是她们应得的,就好比官府给女犯骑的木驴,但无论黑白两道,即使是对通奸的妇,也都没有权力使用,这就是差别。

    更何况这个行驶处罚的人还是皇帝,他不但代表了朝廷,也代表了天道,这就没有任何人反驳和异议了,而对于其他更多的人来说,她们更多的只剩下羡慕,她们希望能像七凤一样受到皇帝的“处罚”。

Snap Time:2018-02-22 11:13:30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