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一百四十五章公主诗韵


    第二天龙翼从七凤的房间里出来后,就听到从皇太后的寝宫中传来消息,说道在外面探亲的两个公主已经回来了,一说起公主,龙翼就想起自己上次救的那两个美女公主龙诗韵和龙玉瑶姐妹俩,那可真是一对姐妹花呀!

    于是龙翼连忙向着皇太后的寝宫走去,进了寝宫,只见龙诗韵姐妹俩正跟皇太后和母后李紫曦有说有笑地说着话,当她们看见龙翼走了进来,连忙行了个礼,而龙诗韵姐妹俩则偷偷摸摸地看了一下自己这个皇兄,一看顿时吃了一惊,原来这人正是上次救了自己姐妹俩的那个男子,想着他现在已经是当今皇帝,而且是自己的哥哥,两女心里的那份悸动也随之破灭,心情有些悲伤,不过她们还是勉强露出了个笑容给龙翼。{藏家}

    龙翼看到两女露出的那个勉强的笑容,他心里有些明白这两女一定对自己有意,可是碍于自己与她们是兄妹关系,心里的那丝幻想也破灭了,他心中很是高兴,不过他暂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跟几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去上早朝了。

    等龙翼上完早朝回来,刚好经过皇太后的寝宫,他走了进去,只见龙诗韵姐妹已经走了,而皇太后正在呆,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皇太后那美丽的模样,龙翼关上了门,然后走了过去,一把搂着皇太后,问道:“太后,你在想什么?”

    “没有想什么,皇上,放开,等一会诗韵要过来,要是让她看见了就不好了。”皇太后连忙挣扎道。

    “放心好了,我已经把门关严了,皇妹一时不会进来的,太后,让朕好好地宠爱你一番吧!”龙翼说着就扯开了她的下摆,重重的压了上去。

    皇太后似痛楚,又似乐的呻吟起来,四肢紧紧将龙翼缠绕起来,她迷离地喃喃道:“皇上,你……你好霸道。不过哀家喜欢,来吧……”

    “嘿嘿。”龙翼狂暴地运动起来,邪声道:“朕代替先帝,惩罚你。”

    说着他起自己的大,在皇太后的上研磨了一阵,待她本就小溪流水的更加洪水滔滔了,便一手扶住那纤纤细腰,一手则扶住自己的大,腰部用力向前一送,大便挤开了她的宝蛤,刺入到她那湿润紧密的里。

    “呀……”虽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皇太后却还是被龙翼的庞然巨物刺的呼痛起来。

    “不中用的,刚开始就这样,看朕怎么整治你!”

    龙翼得意的笑着,他双手扶定皇太后的大,猛地向后一拉,同时大出击,当即将硕长无匹的大整根入到了皇太后的玉户里,接着他不顾皇太后的惨叫,便大抽大插的动起来。

    皇太后感到自身似乎整个身体都被撕裂开两半一样,疼痛难忍,但龙翼却是毫不怜惜的埋头苦干,大捷的出入于她的,将她那肥厚的也带动得随大翻进翻出。

    渐渐的,皇太后感到自己除了疼痛感,又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受,那是一种难以言明的充实感,而且,这种感觉充斥并碾压着她的神经,很就将她整个思维都占据了。

    “啊,呀,好深,啊……穿了……”皇太后肆无忌惮的着,这叫声刺激了龙翼的性,他更加凶悍的奸着身下的成熟美妇。

    皇太后已经了不知多少次,每次后都会被龙翼毫不放缓的攻击再次激潜力,龙翼知道,这等怨妇必须一次将其服才成,他需要这些怨妇的力量,所以他便刻意的卖弄着自己的实力!

    皇太后很就不成人形了,她嗓子都叫哑了,似乎流水不断的也被龙翼淘干了一般,她浑身酸软无力,只有双臂垫在地上,脑袋趴在上面歇息,同时高举了自己那平日里颇为自傲的雪白大来侍候龙翼了。

    龙翼腾出一只手来,拍了她肥大的一记,笑骂道:“你这个蹄子,看你还敢春吗?朕这就收拾了你!”说完,抱着皇太后一阵狂捣狠干。

    “呀,啊,呀,呀呀呀呀呀……”

    皇太后已经叫不出声了,本来就在崩溃边缘的她,更加的癫狂,终于在她“啊……死了,死了,被皇儿死了……”那声嘶力竭的呼喊过后,她整个人都一下子软倒了,大也是努力上扬了几下后,便再也无力支持的落了下去,看她的样子是真的崩溃了,龙翼也不想让她元气大伤,于是又用九天御女双修帮助她进行恢复。

    “谁!”就在这时,皇太后听到开门的声音,她大吃一惊,而龙翼也放开了手,这时候大门被推开,只见龙诗韵站在门门前惊呼:“母后,皇上哥哥……你们……”

    听到龙诗韵的声音,龙翼和皇太后连忙尴尬的转过身去,皇太后的脸更是吓得煞白,龙诗韵正吃惊的看着龙翼和自己,一瞬间屋子里鸦雀无声,三个人你看着龙翼,龙翼看着你,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此时皇太后的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完了,这下彻底完蛋了,自己跟皇上这样搞法,还被女儿抓奸在房,自己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想到此,她脸色都白了,情非得以,简直比哭还难看。

    龙翼倒是显得很平静,似乎一早预知有今天的事情生一般,对着龙诗韵摆摆手的道:“诗韵……你没事吧?”

    皇太后一边穿上自己的裤子,一边把那擦拭的塞到口袋中,尽管天气很冷,但是豆大的汗珠还是从她的额头冒了出来,她伸出手来在上面抹了抹汗,那种紧张和尴尬,比死一万次都让人难受。

    龙诗韵整个人呆住了,愣道:“母后……皇上……你刚才……”她的声音微颤,颤抖的声音证明她内心的起伏,其实她内心比起皇太后来,更要紧张和难受,一个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一个是自己的皇帝哥哥,这如何是好?龙诗韵的脸色更是红一阵,白一阵,毫无疑问她已经明白了一切,话说回来,如果这样她都不明白生什么的话,那她不等于白痴了吗?

    龙翼不想解释什么,因为任何解释都是徒劳的,阳光照龙诗韵的身上,拖出一条长长身影从门前一直延伸到屋子里,看上去是那么的孤单无助,整个寝室都显得很安静,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而龙诗韵后面跟着跑进来的两个小宫女看到这一幕,当即转过身去,要知道这可是死罪啊!

    龙诗韵怔怔的看着自己皇帝哥哥和母亲皇太后,洁白的疠紧紧的咬着嘴唇,深深的陷了进去,善良的眸子里布满了疑惑和委屈,龙翼看到她的眼睛慢慢的潮湿起来,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就像过去了一万年似的,三个人谁也没出声。

    “母后……为什么会这样……”终于龙诗韵忍不住出声了,话音刚落,两行清泪悄无声息的从她那弹指可破的俏脸滑落。

    “诗韵……”

    见到龙诗韵的眼里流出委屈的泪水,皇太后一时悲从中来,也禁不住地哽咽起来,“诗韵,母后……实在是对不住你……”她的眼眶也红红的,亮亮的泪珠在眼眶里乱转,就差夺眶而出了。9g-ia

    看着她们母女同时垂泪相对,龙翼的心里也不好过,因为这一切都因自己而起,这样的局面只能由他来收拾。

    “你们到底这样有多久了?你们可都是我最亲的人了,可是你们竟然这样瞒着我做这样的事情……”龙诗韵的声音不大,却声声敲打在龙翼的心上,酸楚得让人感到心痛。

    连龙翼听了都感觉如此,更不用说皇太后了。她的脸涨得绯红,看上去又是羞又是窘,却又无话可说。

    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自己是豁出去了,想到这里龙翼的心一横,他走到龙诗韵的跟前,对她说,“要怪就怪朕,都是朕不好,朕也不奢求你的原谅,只要你不怪你母后,是朕强迫了她,朕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皇帝,有什么你就泄到朕身上好了。”

    “皇上,你别这样乱说!”

    皇太后激动的拉开龙翼,对着龙诗韵道:“诗韵,是母后不好,你不要怪皇上,哀家希望你不要做错事……”

    “母后……你让我如何做?”龙诗韵转过身去,满眼是泪。

    “诗韵,就当母后求你了……”皇太后哭泣的说着,突然正跪在龙诗韵的跟前,两行泪痕挂在洁白的脸庞上,嘴里说着,同时满脸企盼的神情让龙翼顿生怜惜之情,而龙诗韵愣愣的站着,清秀的脸上也是一阵红一阵白,一脸尴尬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龙翼的胸前涌出一缕柔情,“太后,你真是对朕太好了,为了朕竟然朝自己的女儿下跪,可朕又怎么舍得让你承受这么大的委屈?”

    龙翼心中想着,上前将皇太后扶起,心里甚至打定了主意对龙诗韵道:“诗韵,你不要为难太后了,有什么不对的,你冲朕来就是,母亲跪女儿,是天打雷劈的事情……”

    “皇上,你别这样说……”皇太后正在软语哀求,当然不想让龙翼插手阻拦。

    “母后……这种事你让我怎么做是好,换做是你,你告诉我该如何做?”龙诗韵的脸红红的,轻轻的摇了摇头,芳心无措。

    “诗韵,是朕对不起你,你不用说这样的话,但是跪在地上的人是你母后,就算她如何不是,你也不能责怪她……”龙翼顾不上龙诗韵的感受,只是不想让皇太后承受更多的委屈。

    “你……”

    龙诗韵顿时气得又急又气,道:“难得她是我母后,就不是你的母后吗?我母后虽然不是你亲生母亲,可也是先帝的爱妃,你的庶母……我恨你们!”说着,她转身而去。

    皇太后急了,推着龙翼道:“皇上,去把诗韵追回来,别让她做傻事?”

    龙翼道:“那你呢?”

    皇太后急道:“我不会做傻事的,你放心吧!”

    龙翼抓着她的玉臂,心里充满欣慰的的道:“相信朕,朕会将这个事情处理好的!”说着,也不管皇太后脸上惊讶的表情,转身便追随龙诗韵而去,看着龙翼追随龙诗韵的脚步,皇太后心中充满了矛盾,不由得长出一口气。

    诗韵在前面走,龙翼则在后面跟着,或许是有愧于心,或许是心里乱成一团,龙翼始终没有勇气和她说话,当然她更不可能主动的搭理龙翼。

    龙诗韵一直往前走,前面就是御花园,走在石子铺垫的上,凉凉的清风吹拂在脸上,让龙翼热烘烘的脑子顿时清爽了不少。

    “诗韵,如果你真的要怪,你就怪朕,真的不关你母后的事情。”

    龙翼心里已经平静了下来,刚才在寝宫里说的话的确太过于激动,经过这一路的思考,他鼓起勇气,上前几步对龙诗韵说道。

    “我杀了你这个坏蛋……”龙诗韵说着手里一鞭子抽来,龙翼一心想着让她泄愤,自然没有回挡,更不可去躲避。

    “啪……”一鞭子实实在在的打在龙翼的身上,一阵生疼。

    “我靠,好的鞭子……”龙翼暗暗吃惊,但容不得他多想,第二鞭子已到了。

    “啪……”又一下,龙翼顿觉脚踝一阵火辣,竟被她扫中了一鞭子。

    龙翼暗呼惨了,想不到这段时间龙诗韵的功夫进步了不少,打起人来,那可真是让人疼,龙诗韵的鞭子连连挥动,没一会龙翼就挨了四五鞭子,那可是小牛皮鞭子,一鞭子就是一道血痕。

    “这样被她打下去也不是办法!怎么办?”龙翼心想道,最后,他躲避了一下。

    “想躲……我打死你这个坏蛋皇上。”龙诗韵一鞭子就向龙翼脚踝抽去。

    “够了!”龙翼逃只是虚式,他手指一弹,直射向了她的手腕。

    “啊……”龙诗韵一声娇呼,手上的鞭子“叭嗒……”落在了地上,并不断揉着小手腕。

    龙翼也不停揉着被她抽中的地方,冷然的道:“诗韵你的脾气未免太火爆了点,到时候嫁人,娶了你的驸马这一辈子不就有罪受了。”

    “你放屁……”龙翼一提嫁人,龙诗韵更加火了,脚下一勾又把鞭子挑了起来。

    龙翼哪容她再取到鞭子,又用是一指,“哧……”直接把鞭子射成了两截,龙诗韵拿到手的只剩下的鞭柄。

    “你这是什么功夫?”龙诗韵吃惊道。

    “皇帝的功夫。”龙翼嘿嘿笑道,接着龙诗韵一错步就又攻上来,起脚就向龙翼的裆部踢去。

    龙翼落的地方已经是紧贴墙角,避无处可避,只好向上跃去,一边说着:“诗韵,你、你可真够狠毒的……”

    “哼,你自作自受。”龙诗韵虽然没踢到龙翼,但还是很得意的说道。

    龙翼道:“先皇过世后,你母后空虚了那么久,她也是一个女人呀!也需要男人的安慰与慰藉,再说我与你母后又没有血缘关系,根本算不上,而且即使我们有血缘关系又如何,我的母亲李紫曦现在也是我的女人,她照样还不是生活得很幸福吗?”

    “你……你这恶魔,居然强迫自己的母亲,更加不可饶恕!”龙诗韵叫道,这一次,龙翼可真不想跟她纠缠了,一把抓住她,道:“你再吵,朕奸了你!”

    “你敢!”

    龙诗韵竟然瞪起两个大眼睛,直挺挺的昂起胸膛的说道,那一双玉兔一颤一抖,正在挑逗着龙翼的极限。9g-ia

    一个是野蛮的小公主,一个是色狼的皇帝,他们能撞击出怎么样的火花,或许,只有天知道。

    龙诗韵的小脸顿时涨得更红了,“你个坏蛋,今天你敢对本公主大不敬,我先打残了你再说,让你一辈子记住我是谁?”说着,她运足全身力气,挥出一拳。

    “砰……”这一拳结结实实打在龙翼的胸脯上,龙翼愤怒之余内息涌动,“啊……”胸脯一收一放,内息随之出。

    “砰……”龙翼没出去,龙诗韵却被震飞了,直接撞到了墙上。

    “怎么样,啊……诗韵你没事吧?”

    龙翼想到这刁蛮公主会吃苦头,可是没想到反弹力会如此强大,看到龙诗韵痛苦倒地,当即上前关切的问道。

    龙诗韵倔强的从地上爬起来,眉头紧皱,脸上冒出了大颗大颗的冷汗,同时她那条右臂似是抬不起来了。

    “诗韵,你的胳膊怎么样,让朕看看?”龙翼没想到要把这个刁蛮的公主弄伤,上前关心的说道。

    “混蛋,你滚……”

    龙诗韵朝走过去的龙翼抬腿就是一脚,不过,她胳膊的伤影响了度,被龙翼一伸手给叼住了,顺势一拉,随着一声娇呼整个身子向后倒去,龙翼忙抢上一步托住了她的身子,将她抱住。

    “公主……”龙诗韵翻手又用另一只手直取龙翼的双目,龙翼这下真得怒了,用手荡开,接着的点了她几处道。

    “你个臭丫头也太狠毒了,朕一再相让,你却招招取朕要害。”龙翼黑着脸怒道。

    “你放开我……你这个不顾人伦道德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做皇帝!”龙诗韵叫道。

    龙翼也不搭话,把她托起放到一旁隐秘的草地之上,接着也不管她同不同意,伸手摸了摸她的胳膊,龙诗韵痛得顿时皱起了眉,呻吟了一声,怒道:“放开我……大胆坏蛋。”

    “闭嘴,叫什么叫,你以为我朕想当这个皇上啊!”

    龙翼又摸了摸龙诗韵的另一只胳膊,嗯,感觉有些不一样,显然是脱臼了。

    “你不想当皇上,那为什么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朕!”龙诗韵反驳的说道。

    “朕所习惯了,改不了!”龙翼道:“再说了,朕做皇帝,那一点不好?对天下百姓来说,这是天大的福音。”

    “狡辩!”龙诗韵说道。

    “老百姓不在乎谁做皇帝,他们只关心生活过得好,自朕当上皇帝以来,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得幸福美满,你敢说朕对这天下没有做出贡献吗?”龙翼说道。

    龙诗韵顿时哑口无言了,她知道龙翼说的是真话,龙翼见状接着说道:“你忍着点,你这只胳膊脱臼了,朕帮你接上。”

    龙诗韵直楞楞的盯着龙翼,竟被龙翼给抢白的老实了,或许她也在疑惑,龙翼做皇帝或许真的是一件好事。

    龙翼揉了揉了,猛然一用力,“啊……”龙诗韵一声痛叫,随着“咔”的一声,龙诗韵脸上的冷汗顿时又出了一层,身体都痛得哆嗦了。

    龙翼的冷汗也随之冒出来了,“怎么样?”

    “你会不会啊……”龙诗韵带着哭腔喊道。

    “怎么不会?除非你身体结构跟别人不一样。”龙翼不满意龙诗韵的质疑说道。

    “我被你弄死了,你个混蛋……”

    龙诗韵狠狠的盯着龙翼,那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不过动了一下手臂,真的不痛了,很显然已经好了!

    龙翼却是一笑,“朕以为你是公主很了不起呢,原来还不如个凡人,这点痛都忍不住。”

    龙翼又伸手为她擦了擦泪,“乖,不哭了。”

    龙诗韵几乎是气疯了,可是此时被点了又无可奈何,咬着牙道:“你来给我扭一下试试,看你痛不痛,给我解开道……”

    “先说好了,朕给你解开道,但是你不能乱来!”龙翼说完,便点开了龙诗韵的道。

    突然,龙诗韵竟一把搂住了龙翼,搂得异常的紧,整个身体都跟着哆嗦起来。

    “诗韵,你怎么了?”龙翼也伸手轻轻的拥着龙诗韵,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心中感到一阵莫名。

    龙诗韵没有说话,而是主动一下吻住了龙翼,并且用力的搂着龙翼往自己的身上拉,一时竟显得疯狂,龙翼被弄的丈二的和尚有些摸不到头脑,但是美女主动投怀送抱,他对此是绝不会退怯的。

    俩人一阵狂吻,当然,一直都是龙诗韵在主动,因为她的变化太突然了,龙翼有些接受不了,一阵狂吻后,龙诗韵捧着龙翼的脑袋慢慢推开些,美目直直的盯着龙翼的脸,显得异常激动,目光中还含着切切柔情,竟然像是好久未见的情人,说道:“你其实上次你救了我,我就对你情根深重了,以前是顾忌到我们之间存在血缘关系,所以我不敢跟你说,但是既然你连你的亲生母亲都敢收为女人,那我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啊!”龙翼顿时惊呆了,万万没想到龙诗韵会说出这番话来。

    “诗韵,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龙翼一脸正经的问道。

    龙诗韵点点头,道:“恩!”

    “诗韵,实际上,从我第一眼看到你开始,我也喜欢上你了!”龙翼说着,慢慢地着龙诗韵,舌尖从耳垂慢慢滑向她那白嫩的玉颈,边舔边轻轻的吸吮着。

    龙诗韵被吸吮的身体越渐酥软,呼吸也急促起来,并伴着一声声轻轻的呻吟,这种感觉她从没感受过,让她心里慌慌的,又十分的期待,她下意识的把俏丽的小脸扬起来,把白嫩的脖子露出来让龙翼亲吻,同时小手也轻轻抚摸着龙翼的后背与脖子,似是想把小手伸进去。

    龙翼向下滑了一点,舌尖从脖子滑向了那酥软坚挺的胸部,丰满的白嫩上顶着两点粉红玉润,小巧精巧,完全就是没有采集的地。

    龙翼用舌尖慢慢的在那里打着圈,时而会把那一团玉肉吸吮一下,他感觉龙诗韵的胸部非常的坚挺,身体每一处都是那么紧凑,这估计除了她天生的身材还与她经常练功分不开,两颗粉嫩本来还是软软的,但是经过龙翼一阵吸吮后都坚挺起来,俏立的有如两颗粉润的玉珠。

    龙诗韵呼吸越来越急促,粉嫩的小脸春情荡漾,美目如丝,樱口半张,嘤咛声声,饱满的酥胸剧烈的起伏着,绵软的小腰不停的扭动,两只小手已经把龙翼后背的衣服推了下去,用力的握着龙翼的肌肉。

    龙翼把龙诗韵的小手拉下来,用嘴吸吮着她那一根根玉葱般的纤指,时而轻轻咬一下,他每咬一下,那纤软的娇躯都会配合的弓起来,酥胸挺得高高的,同时嘴里出一声急切的呻吟。

    龙翼见龙诗韵反映如此剧烈,只有一个解释,她压抑的太久了,或者是她已经长大成熟,却一直没得到爱,龙诗韵这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爱抚亲吻,更不用说其它的了。

    龙翼又低下头,顺着她那平滑的一直向下吻,用手分开她的两条玉腿,一丛黑亮浓密的细毛露了出来,点点细露有如晨间嫩草,两片粉嫩间更是汁水汪盈,龙翼伸出舌尖在那两片软嫩的蚌肉间轻轻的滑过……

    “啊……”龙诗韵身体整个弓了起来,龙翼借机从她两腿下掏过去,竟把她大头朝下反抱了起来,接着,猛然用力的吸住了那里,并把把舌尖探进去搅动。

    “啊……”

    龙诗韵像疯了一样,身体扭动的更加剧烈,满头的秀都甩乱了,一双小着龙翼的腿,一张小脸涨得血红,最后竟一把抱住了龙翼的腿亲吻起来,那汁水更加汪盈,竟一股股的涌出来,龙翼能感觉那里一阵阵的收缩,挤压着自己的舌尖。

    龙翼怕时间长了把她空坏了,又把她放到了床上,那娇躯就像无骨一样慢慢扭动着,脸上已出了一层细细的汗,呼吸依然急促,那双美目就像是在回味一样眯着。

    “抱抱我……抱抱我……”龙诗韵嘴里轻轻喊着,声音还带着微微颤抖,显然她还希望龙翼继续爱抚亲吻她。

    龙翼见时机到了,的除去了身上的衣物,接着跪在她的身边,抓住她那两只乱摸的小手,龙翼一碰她,龙诗韵立即一把抱住了龙翼,竟主动的把小脸凑过来亲吻着他。

    “诗韵,你摸摸这里……”龙翼拉起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巨龙之上。

    龙诗韵的小手就像是被烫到了一样,剧烈的一颤,接着又试探的摸了摸,感觉这东西很奇怪,似是就是自己向往的东西,她忍不住睁开了美目,当看到那根彪悍的巨龙时身体竟是一阵僵硬,大脑一阵眩晕,不知是激动的还是兴奋的差一点背过气去。

    龙诗韵的小手抖得更加的利害了,这东西她是初次见到,但是她也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一刹那,她的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酸酸的,空空的,又一跳跳的炙烫着自己的心窝,为了这一根之物让她不知失眠了多少个夜晚,她也许不知那真正美妙的感觉,可是却盼望的已久,这根东西对她来说就是生命,就是她的希望,是带给她希望的种子……

    龙诗韵的美目湿润了,泪水不知不觉的滑了下来,她轻轻的埋下头,把小嘴凑上去,小心的亲吻着,伸出小巧的舌尖轻轻的着,生怕这是个梦,一不小心就失消了,接着张开小口,那巨大彪悍的东西把那的小嘴涨得夸张的大,但是她还是吞咽着。

    龙翼心里有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大脑是一阵阵眩晕,那里更是贲张的利害,整根巨物火烫烫的,自己面前可是高贵的公主,而且是主动吃着自己的巨物,这种待遇不是没有过,可是感觉却决然不同,曾经无数女人吸过,不过,只是轻轻吸了几次,另一次是爱甜露美,却是在自己带有半强行的情况下……

    温滑的小嘴紧紧的包裹着龙翼的那里,还一下下的蠕动,似是渐渐的顶入了她的喉咙里,是一种硬挤进去的感觉,里面更加的温暖嫩滑,龙翼突然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僵硬了,全身是一阵阵的酥麻,从稍一直到脚尖。

    龙翼已经无法满足她的度,他猛得抓住龙诗韵的头在那里起来,龙诗韵一时适应不了,出一声声的呜咽,但是她并没挣扎,任凭龙翼,小手还轻轻揉弄着那底下的一团软肉,那种感觉简直是对龙翼的摧残,刺激的龙翼要晕过去了……

    “啊……”龙翼终于爆了,身体一下一下的抖动,忍不住又的了几次,他舒服的瘫软在了草地上,龙诗韵也顺势伏倒在他的身上,嘴里依然含着龙翼的那里,鼻息非常的粗重,一股股暖暖的气流喷到那里,对于龙翼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从没有过的享受。

    龙翼突然现龙诗韵的香肩一下下的抽动,还有湿湿的东西落在身上,感觉那好像泪水。

    “诗韵……”他轻轻叫了一声,接着慢慢把龙诗韵的小脸抬起来,这才现龙诗韵已是泪流满面,不知她已哭了多久,那小嘴角还挂着龙翼喷出的残液,一滴一滴黏黏的落下来。

    龙翼心疼的帮她擦了擦泪,“对不起,诗韵,刚才朕太激动了,是不是弄痛你了?”

    龙诗韵的目光显得很朦胧,又透着让人心酸的优柔,但是对龙翼并没有半点怨念,轻轻摇了摇头,接着低下头慢慢的吻着龙翼,就像是刚才龙翼吻她一样,从一直吻到龙翼的脖子,再次抬起头,那目光中却透出了几分坚定,小脸也变得粉嫩清透。

    “你要我吧!”说着龙诗韵用力搬着龙翼的肩,身子往一侧一滚,把龙翼搬到了她的身上,丰满的胸脯又急促的伏动起来,目光显得非常的炙热,似是要把龙翼融化一般。

    “诗韵,朕要进入你的身体了。”

    龙翼又低下头亲吻着龙诗韵,同时一只手伸到下面把她的一条腿抬起来,把巨物对准两片粉嫩,慢慢的用力,龙诗韵顿时眉头皱了起来,玉齿咬住了樱唇。

    龙翼竟然没进去,感觉那里非常的小巧,似是容不下自己的巨物,只好调整了一下大小,接着再次用力刺了进去,一刹那间,龙翼感觉刺破了一层东西,龙诗韵的身子也是一下弓了起来,忍不住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诗韵……”

    龙翼没想到自己的巨物缩小了三分之一依然还是那么紧,那里就像一条细长的管子一样,紧紧的把自己那里给扣住了。

    龙诗韵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慢慢的把手伸下去摸了摸那里,接着又把手抽出来,睁开眼睛看了看,手指竟带着血,黏黏的,龙诗韵用手捻了捻,然后送到龙翼眼前,微笑着,又带着几分苦意,“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

    龙翼心里一颤,大脑也是一阵恍惚,似是一瞬间连通了龙诗韵的心,感受着她的坚强和不屈,伸出舌尖舔了舔,咸咸的,还带着淡淡的清新。

    龙诗韵把手收回去,也舔了舔那手指上的血,目视着龙翼,恍然间露出了几分野性,“你要是真正的男子就来征服我吧,拿出你全部的力量与勇气,把你身下的女人征服……”

    龙诗韵的目光带着倔强,带着坚定,那炙热的带有野性的眼神让龙翼热血沸腾,体内涌起了从没有过的冲动,顿时,龙翼用手撑起身子起来。

    “还不够,力量不够,那里胀的不够,我说的是拿出你全部的勇气,我愿做你的奴隶,仆人……”龙诗韵目光炙炙的盯着龙翼,似是让龙翼觉得自己还不够男人。

    龙翼慢慢把自己的巨物放开了,立时感觉那里包裹的更紧,就像一道道肉箍扣住了自己那里,连抽动都显得费力,龙诗韵的小脸微微有些扭曲,细细的汗液顿时冒了出来,身体抖得越加利害,不过,那脸上的表情却是一种满足。

    “就这样,就这样,这样才能让我……感觉到你的存在,用力……再用力……”

    龙诗韵不停的用话鼓动着龙翼,居然把龙翼的野性也鼓动了起来,眼盯着龙诗韵,度越来越,顶动的越来越凶,每一次都深深的撞在上……

    龙诗韵慢慢闭起了眼睛,感受着那种涨裂与酥麻的感觉,她觉得只有这样才感觉到那真实性,才感觉自己真正的做了女人。

    “……用力……你才是真正的男人……用力的征服我……我是你的奴隶……啊啊啊……用力……征服我……”

    龙诗韵玉臂紧紧搂着龙翼的腰,随着龙翼的顶动也一次次的迎击着,她慢慢感觉到那涨裂感渐渐消失了,那种酥麻感却越来越强烈,全身都像燃烧起来一样,澎湃的热流一次次撞击着自己的灵魂,让自己感觉真实又恍惚。

    “……啊……”

    一阵潮汐般的猛烈感充斥了龙诗韵的全身,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扭曲痉挛起来,三魂七魄似是瞬间也被撞散了。

    龙翼依然猛烈的撞冲着,因为他看到龙诗韵在自己的撞击中透出的是满足和痛的感,每一次给她带来她的脸上便会多了几分兴奋与激动,似是那忧伤都渐渐荡散开了。

    潮起又潮落,龙诗韵几乎是晕死了过去,龙翼也在她那野性和倔强中受到了从没有过的刺激,那股炙热慢慢升腾,无穷无尽的涌向丹田,聚集到那一点,一阵酸麻热涨,轰然爆喷而出。

    “啊……”龙诗韵身子猛然弓了起来,剧烈的的抖动着,接着又轰然跌了下去,那炙热的岩溶烫得她那颗心都跟着扭曲了,从没有过的真实感,随之,龙诗韵美美的晕了过去,身体有一下无一下的抽搐着,身子懒散的张开,长散乱的铺在草地上,汗水将那草地都湿得一片晶莹。

    龙翼也粗喘着从她身上翻下来躺在一边,眼望着屋顶似是要沉沉的睡去,这一次疯狂好像比在妓院还满足,龙翼从没见过这么野的女子,对她自己几尽是虐待与躏蹂,不过,龙翼很喜欢她那带有野性坚强的性格,这样的女子能使自己放开一切。

    就在龙翼朦胧欲睡时,一只玉臂柔柔的搭在了他的身上,一睁眼,竟看到是一张野性的笑脸盯着自己,轻轻咬了一下龙翼的耳朵,接着在他耳边轻声道:“你真是男人,我喜欢你,你不但征服了我的身体也征服了我的心,从此以后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愿意为你负出一切。”

    “诗韵,你放下高贵的身份已经不容易了,这一点,朕很欣慰。如果你不怪你的母后,那就更好了!”龙翼有些激动道。

    “当然不怪了,因为现在我和母后都是你的女人,我一切都听你的!”龙诗韵凑过来又轻轻的着龙翼的耳朵,弄得龙翼痒痒的,身体竟一阵阵的酥麻,而龙诗韵的呼吸也渐渐变得不平稳了。

    龙诗韵说着搬着龙翼的肩就往她身上拉,“来,进入诗韵的身体,诗韵需要皇帝哥哥你的征服。”龙翼见她急切的样子知道不再做一次,她不会放过自己的,无奈之下,只好又翻身压到到了她的身上,把巨物顶了进去。

    “啊……”

    龙诗韵一声痛叫,玉齿紧紧的咬住了樱唇,身体忍不住的抖动起来,那种痛就是猜也能猜到,龙翼感觉她那里已经肿涨了起来,这是她第一次做女人,刚才那阵疯狂已是极限,至少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做,这样接连的做她哪能受的了。

    龙诗韵似是很满足,那身体还在颤动中就露出了笑容,“来,征服我,我要……点,诗韵真得好喜欢那种感觉……”龙翼只好又运动起来,对于她不用太柔和,因为她就喜欢那种比较野蛮的感觉,就算是心疼都没办法。

    龙翼大力的顶撞着,每次都深入,那种紧的近乎死死扣住的感觉也让龙翼感到十分满足,一阵大力的龙诗韵再次了,那一瞬间龙诗韵就像小死过去了一样,龙翼心疼的为她擦了擦汗,龙翼猜得出,她心里一定是太纠结,以至于让她心里有些变态,这才用这种几乎摧残的方式来蹂躏自己。

    龙诗韵慢慢醒来,在看到龙翼的眼神几乎是崇拜,抬起手轻轻摸着龙翼的胸脯,幸福道:“你好强悍啊,你是真正的男人。”说完一笑,“诗韵还想要……”龙翼彻底晕了……这么强悍的女人,他第一次遇到,要知道今天才是她的第一次啊!

    “诗韵,你再要下去,会虚脱的!”龙翼关心的说道。

    听到龙翼那关心的话语,实际上刚才的两次交换,她心底的怨气都已经泄出来了,因此听到龙翼关心的话,龙诗韵幽幽的说道:谢谢你,皇帝哥哥……“这一刻,她真的归心了,说着,她紧紧的抱着龙翼,良久,良久……

Snap Time:2018-05-26 14:13:01  ExecTime: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