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一百四十六章太后与公主


    当龙翼和龙诗韵携手回到皇太后的寝宫,不见皇太后,两人都很紧张,也不见其他的宫女,他们正要出去找的时候,只见皇太后带着一帮宫女,宫女们端着晚餐进来!

    “回来了……正好,我去御膳房弄了一些酒菜!”

    皇太后低低的跟龙翼和龙诗韵打了招呼,三人重新坐下之后,都没有说话,可能是尴尬的缘故,三人低头吃饭,谁都没有打破这种宁静的气氛。“关键词藏家”

    龙诗韵吃了一点东西,放下碗筷的道:“母后,皇帝哥哥,你们慢吃,我先回自己宫里了。”说着要站起来离开。

    “诗韵,慢着!”皇太后这才顿了一顿,道:“趁我们三个都在,我有些话要跟你和皇上说!”

    龙诗韵一听,便坐了下来,道:“母后,你、你要说什么?”

    皇太后道:“其实你们进来的时候,我已经看出你们的关系,既然我跟诗韵是母女,我们三个人不可能这样纠缠下去……”

    龙翼连忙打断了皇太后的话道:“朕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太后朕可不会始乱终弃哦,我现在依旧爱着你,同时也爱诗韵,这难道不行吗?”

    “皇上,你不可以这么任性的,我和诗韵毕竟是母女……”皇太后说道。

    龙诗韵也急了,道:“母后,就算你跟我是母女,这又有什么呢?我连我的亲生娘亲都可以让他成为我的爱妃,更何况你们母女呢!”

    “就是,太后,你的决定朕不赞同,也不允许!”龙翼握住她的手道:“你永远都是朕的爱妃。”

    皇太后突然叹口气道:“皇上,老实说,我都一把年纪的人了,真是不害羞……说来真丢人。”

    龙翼伸手握住皇太后的手腕,道:“太后,你别这样说,我爱诗韵,也爱你,我已经跟诗韵说了,她并不反对我们一起,甚至答应我们三个人一起生活……”

    皇太后闻言面色一喜道:“这……这是真的吗?诗韵,你怎么可以这样答应这样的事情,这……这不是太荒唐了吗?”

    “这有什么不可以,这是很正常是事情,我自己要开心,我也要我的母亲开心啊!”

    龙诗韵得意的道:“皇上哥哥就是给我们带来开心乐幸福的人!”

    龙翼握住皇太后的手,安抚的道:“太后,你放心,朕不会辜负诗韵,更不会辜负你,现在后宫当中,全都是朕的人,没有人敢说什么,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你就放心好了!”

    皇太后转颜为喜,同时羞涩的道:“我们这样真的可以吗?我……我害怕耽误了皇上你前程,还有你和诗韵的好事……”

    龙诗韵开心道:“母后,你辛苦了大半辈子养大了我,现在我幸福了,我最感激的人应该是你,我孝敬您后半生也是应该,难道你不觉得吗?”

    皇太后感动得眼泛泪光,激动地道:“诗韵,你真是个好孩子,看来是母后想多了。”

    “好啊!难得太后你想通了!”龙翼假装很兴奋的搓搓手。

    “对啊,母后,我和皇上哥哥一定会好好服侍你的,孝敬你的。”龙诗韵马上随着起哄。

    “不如今晚我们就一起孝敬母后如何?”龙翼乘兴而。

    “好啊!”龙诗韵是绝对不错过凑热闹的人。

    皇太后被弄的满面羞红,她心里有鬼,自己就会往那上面想,把筷子一放,随后站了起来,沉着脸道:“你俩是合起伙来拿我寻开心,我也不陪你俩闹了,我躲得远远的,就是一会你俩把房子弄塌了也不管我的事。”

    “母后……”

    龙诗韵忙站起来一把抱住了皇太后,还把小脸不停的在她胸部上蹭来蹭去,撒娇道:“你别走嘛,诗韵不是拿母后寻开心,而是说的心里话,诗韵就是这么想的,诗韵对这个世界是彻底看透了,女人活在世上什么荣华福贵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能找个好男人疼。”

    “那你就知道他是真心的疼你?”皇太后说着话还盯着龙翼,还带着两分气恼,好像在说你不单骗了我还骗的我女儿死心塌地,你的本事可真不小。

    龙诗韵回过头来调皮道:“皇上哥哥,你会不会真心疼诗韵吗?”

    “傻丫头,他的话你也能信,他的话死人都能骗活了。”皇太后狠狠瞪了一眼正在坏笑的龙翼。

    “呀,母后,那我俩岂不是都被她骗了。”龙诗韵搂着皇太后的脖子装做吃惊道。

    皇太后那张丽脸更红了,用力的推开龙诗韵,“我要走了,不听你俩个没正经的胡说八道了。”

    “母后不要嘛,今晚上诗韵还要和母后同床说话呢!”龙诗韵说着还向龙翼偷偷递了个眼神。

    龙翼的心一阵突突,暗道:“难道这丫头疯了,让朕今晚同时上她母女俩,那可简直太刺激了,一个女儿一个母亲,想想都要受不了了……”

    不过只要是男人,谁又会拒绝这样的诱惑呢?再说了,之前龙翼一直想的,可不就是这些吗?

    龙诗韵又硬是拉着皇太后坐了下来,不知是皇太后猜到了龙诗韵的想法和是别的原因,竟有些食不甘味,没吃多少就放下了,而龙翼和龙诗韵却是玩得无比开心,边喝边猜拳,龙诗韵是野劲十足,一兴奋连外衣都脱了,只穿着里面一件轻薄的内衣,那雪嫩的肌肤隐隐可见,不过,只能看前面不能看后面。

    “母后,你也来呀,咱俩和伙把皇帝哥哥灌趴下。”说着,拿起酒壶就给皇太后倒了一碗。

    皇太后见龙诗韵竟用碗给自己倒酒,气恼道:“你是灌他呀还是灌我?”

    “当然是灌皇帝哥哥了,格格,母后,诗韵一高兴竟忘了这事了,来,皇帝哥哥,把这杯喝了。”说着她拿起就给龙翼往嘴里灌,但是还没等龙翼喝到,猛一灌。

    “哗……”酒全洒了,“呀,皇帝哥哥,对不起,我太用力了。”龙诗韵说着忙拉出丝帕给龙翼擦了擦,“皇帝哥哥,别生气,我再给你倒一碗。”

    说着给龙翼倒了一杯,接着又倒了一杯端到皇太后跟前,并坐在她怀里说道:“母后,这些年我给你添堵了,你把我拉扯大,我心里感激得很,这杯酒是女儿敬你的,你可一定要喝。”

    “鬼丫头,是不是成心想灌醉母后?”皇太后自然是看穿了龙诗韵的小伎俩。

    “母后,怎么会呢,诗韵知道母后的酒量,就是再喝一碗也没事。”龙诗韵见皇太后还不肯喝,端起自己浅浅抿了一小口,“诗韵替母后喝一半了,这回总可以了吧!”

    皇太后无奈的摇摇头只好喝了下去,顿时那张脸就更加的红了,“好了,母后已经喝了,就这一碗,再不许调皮了。”

    “诗韵尊旨。”

    龙诗韵小伎俩得成,得意的回到自己的坐位上,还向龙翼偷偷递了一个眼神,虽说皇太后能喝这么两小杯,但是分着一点点喝与一口喝下去却截然不同,何况,刚才她已经喝了一些。

    龙诗韵果然不再灌皇太后酒了,与龙翼又玩起了猜拳游戏,玩的时候却偷偷注视着皇太后的状态,皇太后眼睛越来越迷离,时而会抬起玉手揉揉太阳,最后干脆用手支着头眯起了眼睛。

    龙诗韵向龙翼一握小拳头,一副小狐狸得逞的样子贴近龙翼的耳边小声道:“母后喝醉了。”

    “那你想干什么?”龙翼装做一副不明白的样子。

    龙诗韵向龙翼一挑眉稍,“她是我母后,我能做什么,对了,你也不许做什么,不能趁我母后醉酒你有不良的行为?”说着还用小手指指着龙翼,看似是警告,实则好像在提示龙翼该做什么了。

    皇太后脸色偷偷的一涨,慢慢睁开眼睛,晃晃荡荡站起身,“诗韵,你俩玩吧,母后酒喝过量了,头有辛,要回去休息了,对了,你俩也别玩太晚了,有些事还是要注意一些,免生祸端。”

    “母后,这就是你的房间啊,你还往哪去,来,诗韵先扶你去休息,再等一下诗韵就来陪母后。”龙诗韵说着扶住皇太后向里间走去。

    皇太后看了一眼,这里确实是她的房,哦了一声,任龙诗韵扶着向里间走去,刚到门口,龙诗韵又回过头来,“对了,皇帝哥哥,玉肌膏带来了吧,你进来给我擦一擦,都怪你刚才把人家弄伤了。”

    “哦……”龙翼那叫个激动,只听裆部“哧……”的一声,想来是被顶撕了,他忙步跟了进去,俩人把皇太后扶上床躺好,不知皇太后是真得支撑不住了还是装的,把脸转向床里,竟闭起眼睛不动了。"百度搜索藏家"

    龙诗韵向龙翼挑了挑眉稍,“皇帝哥哥,帮我擦药吧!”说着便慢慢穿起衣服,一张小脸粉嫩嫩的,透着莹润的光泽,再配上那么一点野性,让人有种马上想征服的。

    在拉开衣服时,龙诗韵竟一下转过了身,一道伤痕顿时露了出来,让人看着一阵阵揪心,这个应该是龙翼刚才不小心挥鞭打到的。

    “皇上哥哥,我这伤如果治不好,你会不会嫌弃我?”龙诗韵小声问道。

    “不会,诗韵貌美如花,倾城倾国,一张脸足可以把我深深吸引住了,而且诗韵心地善良,朕怎么会不喜欢,再说了,这一点皮外伤,很容易就会好的,诗韵不要多虑。”龙翼关心的说道。

    “如果我老了呢?”龙诗韵又问道。

    “朕会双修的,你们怎么会老呢,再说了,就算是老了,但是人的感情是不会老的,越老感情会越深,朕相信,百年后朕依然会爱着诗韵的,朕可是对诗韵一见倾心,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才修得同枕眠,朕与诗韵那是前几世修来的,能在一起是多么的不容易,朕一定会好好珍惜的。”龙翼的话语里,极尽温柔。

    “我母后说得对,皇帝哥哥你这张嘴就是把死人也能骗活了。”龙诗韵说着转过身来搂着龙翼的脖子亲了一口,“不过,就算是被你骗我也喜欢,至少目前来说我还看不出皇帝哥哥对我厌恶,人总得满足,能有皇帝哥哥这一番话,诗韵很满足了。”

    龙诗韵说着趴在床上,“皇帝哥哥,我跟你来一个约定好了,如果那天你厌恶我了,你暗示我一下,我会主动的离开,绝对不会缠着你,只要你爱我一天我都会满足,我会把这一段的生活做为美好的回忆,永远留在心里。”

    龙诗韵的话让龙翼感觉一阵阵凄凉,过去拉住龙诗韵的小手,“不会的,诗韵你放心,就凭你今天这些话,就算朕走到天崖海角也不会扔下你。”

    龙诗韵竟落下了泪,“皇帝哥哥,帮我擦药吧。”

    “嗯……”龙翼取出一个小玉瓶打开,倒出一点的白色液体在指尖上。

    “皇帝哥哥,这怎么像你喷出的东西,格格……不会是你弄的东西来骗我吧!”龙诗韵美目中还带着泪痕就开起了玩笑,被她一挑逗,龙翼那里涨得是一阵阵痛,“如果是朕的东西就好了,只要你想用随时还以奉献出来。”

    说着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边,还扫了一眼在里边躺着的皇太后,感觉她的身体起伏得很利害,呼吸也渐急促,一看就知道她在装睡。

    龙翼开始给龙诗韵擦药,那药液很神奇,只揉了几下便被那红红的伤痕吸收了进去,虽然那伤痕色泽没有什么变化,但那伤痕却变得柔嫩多了,用手摸着,除了感觉有一道道岗子外,柔嫩度几乎和好的肌肤差不多了。

    这一点小伤,擦拭一下就没了,但是龙翼为了挑逗她,竟揉了近小半个时辰,弄得龙诗韵竟被揉得娇喘息息,轻轻的呻吟起来。

    “诗韵,后背全揉完了,你翻个身,把你腿内侧的几处再擦了。”龙翼提醒道。

    “人家这里又没有伤……”龙诗韵说道。

    “谁说,今天给你破瓜的时候,一定伤了!”龙翼说着,要她支起身子,只见她趴过的地方竟湿了一小片,龙诗韵羞得一下捂住了小脸,“不要看……你个坏蛋……”

    “不看不看……哈哈……”龙翼笑道。

    “你还笑……羞死人了……”龙诗韵撒娇的扭动的身子。

    “不要动,朕帮你擦药呢!”龙翼故意握着龙诗韵的脚把她的脚分开一点,边欣赏着那诱人的粉嫩,边给那里揉着药。

    龙诗韵的身体早就忍不住哆嗦起来,“嗯,你坏蛋……不要弄了……”

    “我偏要!”龙翼说着,把药瓶放下便伏上了龙诗韵的身体,“宝贝,想不想让朕那进入你的身体?”

    “不要……不要啦……我已经很累了……我要睡觉了……”龙诗韵娇嗔道。

    “不对啊诗韵,白天你可不是这样说的,你不是一直喊着我要,我还要,你好强悍啊,你才是真正的男人,来,进入我的身体,干我吧,我需要你的征服……现在怎么了,难道是……”龙翼故意学着龙诗韵的话挑逗着她,还用眼睛扫了一眼床里躺着的皇太后,皇太后的呼吸越渐急促,如果不是她强压着早呻吟了出来。

    “你……坏死了……”龙诗韵抬起粉拳就给了龙翼几下,皇太后在身边她总是有些放不开,龙翼一把抓住了她的两只小手,并拉到自己那贲张起的巨物上,“来,摸摸,它可是早等不急了。”

    龙诗韵狠呆呆在那里掐了一把,不过,脸上狠手上是象征性的捏了一下,不知刚才是故意的撒娇还是装得,突然一改那娇羞的样子,主动给龙翼脱起衣服,手上的动作显得很野,像是在扯龙翼的衣服。

    龙翼一笑,“这才像真正的诗韵,朕就喜欢诗韵带有野性的样子。”龙诗韵一挑眉稍,嘟起小嘴嘘了一下,示意龙翼不要出声,并看了皇太后一眼。

    龙翼也等不急,把裤子一脱又骑到了龙诗韵的身上,故意道:“说,让我,让朕进入你的身体,把你干飞了。”

    龙诗韵知道龙翼是故意的,目的就是挑逗身边装睡的皇太后,她一勾龙翼的脖子就抱着他吻了起来,边吻边贴到龙翼耳边轻声道:“……我受不了了……皇帝哥哥,进入我的身体……你动作轻点……别弄醒了母后……”

    龙诗韵的声音虽小,却一字不差的都进入了皇太后的耳朵,皇太后感觉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酥软,呼吸越来越急促,似是有些压不住的要呻吟出来。

    她心暗暗骂道:“这俩个混蛋,故意想整我,让我丢人,看样今天是妥不过去了,可是那是自己的女儿,与自己的女儿同侍一个男人,这叫什么事啊,以后这我还怎么见人,我这张老脸还往哪放啊!”

    皇太后的呻吟声终于是压不住了,忙用手捂住了嘴,但是身子却是不敢动,在她心里那道屏障是不容易逾越的,她身体虽然想放开,但是理智却提醒着她,要坚持过去,就当睡着了,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听到。

    “啊……”的一声,龙诗韵一声娇喊,龙翼的巨物已经顶了进去。

    “诗韵,要不要把那缩小些?”龙翼见她疼得不停的颤抖心疼道。

    “不、不要,我就喜欢……这样、这样感觉到、真实,心里充实,干我吧……你动起来……就好了……我受不了了……皇帝哥哥,诗韵,等着被你征服……干我…………”龙诗韵说道。

    “你的好紧啊……我那里就像被戴上了紧箍咒……能感觉到你那里的炙热……感觉到你那里的跳动……你那里变得越来越滑……好多水……你听……那声音多美妙……好多水被挤得喷了出来。”龙翼嘴里不停的乱语着秽的话。

    “嗯……你真得好猛……小奴奴喜欢……喜欢死你了……我的小肚肚……都被你……顶穿了……你简直太强悍了……你是一头野兽……头狮子……我被你顶死了……啊……我要死了……”龙诗韵不断呻吟道。

    “俩个王八蛋,小棍,小混蛋,是不是想害死我啊……”皇太后都要疯了,多少次想跳起来把俩个混蛋给踢到床下去。

    “啊……”龙诗韵的叫声越来越大,越流越多,全身颤抖,媚眼半睁半闭,汗水湿满全身,粉脸通红荡态撩人,尤其雪白肥大的粉臀不停的摇摆上挺来迎合龙翼。

    “诗韵,你舒服吗?”龙翼笑道。

    “坏蛋,你非要人家无地自容才肯罢休!”龙诗韵嗔道。

    龙翼轻轻的含着她的嘻嘻道:“宝贝,我们再换个姿势好不好?”

    “你又想换什么花样?”龙诗韵无比娇羞的道。

    “式,就是你跪在床上,头低下去,翘来。”

    “啊……?”龙诗韵虽然害羞无比,但还是照着龙翼所说的,把姿势摆好,龙翼轻抚着她那雪白的大,狠力的前进……

    直到龙诗韵好像太舒服了,整个人倒在床上,娇喘嘘嘘,不停的喘气,脸上身上流着渗渗大汗,面对软瘫如面团的龙诗韵,龙翼仍然硬挺挺的,好不威武,沉寂了好一会儿,龙诗韵才能喘口气的说道:“皇帝哥哥,我感觉自己升天了,太舒服,太幸福了。”

    龙翼笑着道:“这就叫舒服了?朕还没用全力呢!”

    “还没用全力?”龙诗韵失声诧异地道。藏家

    龙翼点点头,笑着道:“宝贝,你先休息一下,我们等一下再继续的玩,等一下的味道,会和先前大不相同。”

    “才不要,人家累死了……”龙诗韵扭动着身体娇嗔的说道。

    龙翼嘻嘻的道:“宝贝,谁让你这么迷人,朕实在忍不住啊……”

    “啊!”龙诗韵道:“你……你是不是每天晚上都几个女人陪啊!”

    龙翼一把抓她,道:“当然,而且还是一夜十美,每次都是这样的生龙活虎!”

    “天啊!”龙诗韵惊讶的道:“你……你还能算是人吗?”

    龙翼嘻嘻的道:“你现在才知道朕的厉害吧。”

    龙诗韵道:“我不相信……”

    “那朕就要你尝试一下厉害。”龙翼说着,伸手扑向光滑的龙诗韵侗体。

    “皇帝哥哥,我真的好爱你,今生今世都不会离开你。”龙诗韵一边被瘙痒一边娇嗔着说道。

    龙翼感动也冲动的抱住她,深深的给她一吻,在龙翼的挑逗下,龙诗韵的性趣似乎又来了,她的手,紧紧的抱着龙翼,用身体不断的摩擦着他。

    “你们男人,就是这根东西让我们女人心服口服。”龙诗韵说道。

    “好公主,你们女人不是也一样,一个让男人想要猛往里面钻。”龙翼回道,“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战争,永远都打不完的战争。”

    “你真坏蛋……”龙诗韵嗔道。

    “宝贝,我们来新花样,你靠近床边躺下,脚向上抬起来。”龙翼接着又道。

    “啊!”龙诗韵还来不及反应,已经被龙翼翻转抓弄。

    龙翼使出混身解数,不同于前几次的温和,他要尽所有的力量、摧残、狠干,把龙诗韵推上了云端……龙诗韵被撞击得如痴如醉,口中轻声的叫,龙翼看着她迷人的样子,更加的疯狂了,并由此揭开了疯狂的序幕。

    “啊……好痛……”龙诗韵已经无法抵挡龙翼的一波胜似一波的攻击,完全瘫软无力的趴下求饶。

    此时的龙翼,已失去理智,已失去怜香惜玉之心,全然不埋会龙诗韵的嚎叫,就这样狠插一百多下,龙翼居然也是大汗淋漓,而龙诗韵呢?已不在喊痛,反而是舒赧、痛的呻吟,爽到天边去了。

    春战的余波当然传遍了整个房子,这可害苦了皇太后,当然这也是龙翼和龙诗韵有意而为之,你想皇太后就睡在同一张床上,她能没反应?龙诗韵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荡,她不由的脸一红,心里埋怨的道:“诗韵也真是的,叫得这么大声,一点都不怕羞。”

    她心中不由一动,不由得想起自己跟龙翼的,实在是人生难得的享受,乍听此鱼水欢浓声,不由心旌动摇,再也忍不住,皇太后心神荡漾,欲念横生,娇身软,抖颤若倒,液直流。

    听到龙诗韵满足爽骄哼浪吟,皇太后也是涨红了脸,夹紧了大腿,听得一会,她只觉欲念如潮,再也不敢听下去,可是这根本由不得自己,只能是强压心中的欲火,可是女儿的骄哼浪吟仍是不绝于耳。

    皇太后有如万蚁穿心,浑身酥痒,恨不能冲进屋去,代替女儿的位置,自己怎么有这样的想法?皇太后心里感到一阵阵羞愧,那一刻她知道自己的心再也不能平静,就有如一池平静的春水,扔进了一个石子,荡起无数涟漪,却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龙诗韵再次的后,整个人几乎在半醒半醉之间的瘫痪着,龙翼强忍着更加兴奋的,低下头,用舌尖轻轻地在她的唇上搅动着,他吻着她的唇,将她的舌头吸到自己的嘴里,慢慢地刮着,龙翼的手又握着她饱满的,一重一轻的压揉着……

    隔了一会儿,龙诗韵慢慢地睁开眼睛,楚楚动人深情地望着龙翼说:“皇帝哥哥,你真强。”龙翼吻着她前额上的汗水,她双手在龙翼的背上抚摸着。

    渐渐地,龙诗韵的呼吸又开始急促着,她羞答答地在龙翼耳边说:“大坏蛋,你还没有完吧?我……”尽管她有点不堪忍受,但是为了不让龙翼扫兴,她又开始不安份的扭动着。

    龙翼听到龙诗韵的话后,不禁更加坚硬的跳动着,龙诗韵的双手紧紧地按着龙翼的腰下,向前压挤着,他一次又一次地在龙诗韵体内四周刮动,由慢渐渐加,弄得她泛滥,口中大气直喘,秀凌乱,全身不断的扭摆着。

    “皇帝哥哥……啊……我完了……”平时温柔的龙诗韵,如今像般风入骨,令人色欲飘飘,龙翼动作也由慢而越来越。

    “不能完,朕还没尽兴呢!”龙翼狠了的用力抽鞭龙诗韵。

    “皇帝哥哥,我真的不行了……”龙诗韵脸色都白了,摇晃着脑袋,秀凌乱飞扬,呻吟的道:“这样下去我会死的……”

    “朕……朕不管,我就要你!”龙翼驾驭着龙诗韵,让她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皇帝哥哥,不如……不如换人……换人……”龙诗韵低声喘息的道。

    “换人!”

    龙翼心里比谁都明白,其实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只是他不好意思提出,生怕伤了皇太后的自尊,也怕她们母女放不下这样的尴尬场面,龙翼今晚如此对龙诗韵,无非就是想让龙诗韵求饶,让假装熟睡皇太后救场,让自己同时享受这对母女花的美妙,彻底的将她们征服,将她们的羞辱打压,从而变得和谐一家,心是这样的想,可是龙翼在龙诗韵的面前还是假装不知道的问道。

    “坏蛋……”龙诗韵哪里不明白龙翼的意思,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扭过脸去不作声,龙翼见她模样可爱,总不能自己叫丈母娘起来,于是只能进一步的冲向龙诗韵,让她彻底的不能支撑下去。这一招果然有效,龙诗韵不堪十来下,就彻底的崩溃和抓狂起来。

    “哎唷…………啊……我不行了……哎……唷……母后……救我……啊唷……诗韵受不住了……母后…………救……救我……”龙诗韵是一阵激烈的痉挛,那四肢像八脚章一样缠在龙翼身上,但随着痉挛的强度减弱慢慢从龙翼身上松散下来,喘吸声也由强到弱,渐渐无力的翕动着,似是晕了过去。

    皇太后这个时候,实在忍不住了,坐起来连连打了龙翼几粉拳,“你简直是畜生混蛋……”

    皇太后连气带被俩人的影响,那张脸涨得霞红玉润,美目含春带怒,她的愤怒此时不但没有什么威严,反而显得像怒的小。

    “宝贝,你别生气好不好,朕这还是为了你,现在咱们这样不是更好吗。”龙翼说着从龙诗韵身体内退出来,那强悍的巨兽不停的颤动,上面还挂着晶莹的玉液似是要滴下来。

    “呀……”皇太后羞得一闭眼,又狠狠的掐了龙翼一把,“你……你还不把诗韵抱出去,你瘤去愿怎么搞怎么搞。”

    “哎哟……”龙翼假装吃不住痛不停的揉着被皇太后掐过的地方,“太后宝贝,你也太狠了点吧,朕也没得罪你啊!”

    皇太后羞得已经不知如何是从好了,龙翼还当着龙诗韵的面一口一个宝贝的叫,那种巨大的冲击实在不是她能忍受的,娇躯不停的哆嗦起来。

    “你们不走我走行了吧!”皇太后推开龙翼就要下床。

    龙翼见皇太后真生气了,从后面一把揽住了她的腰,并把脸贴在她的脸上揉蹭着,“宝贝,别生气,朕知道今天是我错了,是朕考虑不周,不该这样对你,让你受委屈了。”

    “那你还不放开我,你现在这样抱着我像什么样子。”皇太后依然挣扎着。

    “可是,宝贝,你也应该想开点,诗韵的意思难道你还没明白吗,她就是不想让你太孤独,别因为她的到来破坏了咱俩的关系,她是非常爱你的,不想伤害到你一点,所以她才想了这么个办法,虽然考虑的不周全点,但也是她的一份心意。”龙翼耐心的劝道。

    “可是……这样……不成畜生了吗?”皇太后声音越来越小,身体也不再那么挣扎了。

    龙翼见有戏,忙道:“什么叫畜生,咱们是你情我愿,两情相悦,如果这也顾及,那也顾及苦得是谁,还不是自己,难道你就因为诗韵的到来,硬生生的断了咱俩的关系不成?”

    皇太后的身体一哆嗦,无力道:“那也不能……这样啊……”

    “宝贝,你又错了,刚才我们不是说得好好的吗?你现在又想反悔啊?从年龄上讲,你跟诗韵就像姐妹,放开身份,享受幸福吧,宝贝,朕这样说你别生气,这是朕的心里话,事实也是如此。”龙翼说道。

    “可是……”皇太后还有些犹豫。

    “没什么可是的,你没放开是你心里作祟,今晚朕和诗韵这么做,就是要打破你的思想约束的!”龙翼顺手把皇太后转过身来抱在怀里,眼眼盯着她的眼睛,用手拂了拂她散落下的碎,“你看看你,花容月貌,玉颜娇柔,不说是二八年华吧,最多也就二十四五岁,你非要在心里把自己想的那么老,你不觉得是浪费青春吗,你已经虚度了那么多年,你还想要浪费多久呢,难道还真要这样一直靠到人老株黄。”

    一席话说得皇太后是无言以对,呆呆的盯着龙翼,好了会才打了龙翼一粉拳,“你这张嘴我是说不过你,说你把死人都能说活了不点不委屈你。”

    “可是,朕就是难把皇太后你说服啊,算了,既然说不服朕也不说了。”说着竟把皇太后抱着放到了里面的床上。

    龙翼这一举动顿时把皇太后弄慌了,以为龙翼要放弃了呢,那可不是自己的初衷,心里一阵后悔,怪自己有些太古板太过犹豫了。

    谁想龙翼突然一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一脸坏笑道:“既然说不服你朕就来强行的,那样皇太后就没有什么心里压力了,责任都在朕,可以把一切责任都推到朕的身上。”

    皇太后楞了下,大脑一阵恍惚,抬起两只小手就推龙翼,“不要……下去……在这里……太羞人了……”

    “朕现在是你呀,你说让朕下去朕就下去。”龙翼下手就脱皇太后的衣服。

    “不要,你混蛋……你混蛋……”皇太后见龙翼动了真格的,又急又羞,不停挥动着小拳头打龙翼,那动作看似在挣扎,实则看上去像是在撒娇,玩变态的游戏。

    俩人在闹的时候,却谁也没注意,龙诗韵的小嘴忍不住“哧……”一声笑了出来,接着假装向里翻了个身,把小手挡在脸上,还梦语了几句,什么你好猛啊……我还要……来干我吧……我受不了了……

    俩人都是下意识的一楞,皇太后那丰满的胸部“嘭……”的一下弹了出来,还微微的颤抖着。

    “在这里我心里没底,咱换个地方吧?”皇太后显然是同意了,与龙翼商量道,龙翼也不想太难为她,什么事得一步步来,如果太急了没准会让她生出反感。

    “那好,咱们到地上吧!”龙翼说着“秃噜……”把皇太后的裤子拉掉了,皇太后羞得一下捂住了脸。

    龙翼抱起她就跳下了床,皇太后很自然的像树袋熊一样四肢紧紧的缠在龙翼的身上,龙翼把她的身体椅在墙上,用手揽住她的纤腰,“宝贝,你真美,尤其是你这张小嘴,看着就想吃。”

    “别老叫人家宝贝,心里感觉怪怪的,哀家可是比你要大十几岁呢!”皇太后娇喘息息道。

    “不管你多大,在朕心里都是宝贝,宝贝,朕会好好的爱你的。”说着低头吻住了她的小嘴,暗道:“比朕大二十几岁的朕都叫宝贝,何况是你。”

    龙翼是抓住了女人的心里,不管年龄多大,她都希望在男人的心里是宝贝,一进入状态,皇太后比龙翼还疯狂,这也许就是三十多岁的女人,在生理上远胜于少女,香舌主动的伸进了龙翼的口中,激烈的搅动着,几乎把舌尖探进了龙翼的喉咙里,一退一进,甚是灵巧。

    两条小手茫无目的的在龙翼的后背游动乱摸,纤腰来回扭动带着整个身子都摇动起来,表情越来越亢奋,嘴里忍住出呜咽的声音。

    “啊……”皇太后整个身子向后猛然一仰,露出了白嫩的玉颈,配合的在龙翼唇部来回的滑动,让他尽情的吻着她的每一处。

    “皇上……我要……我受不了了……”皇太后在激动之余什么都忘了,至于害羞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宝贝,你哪里要?”龙翼故意逗她,皇太后掐了龙翼一下,接着竟主动抓住龙翼的巨物对准自己的那道,用力的往下一坐。

    “啊……”身体猛然一挺,下面也随之紧收,竟把龙翼的巨物紧紧的夹住了。

    “宝贝,你的好紧……”龙翼也忍不住往上一顶。

    皇太后缓上那口气,接着两只手勾着龙翼的脖子,腿部用力开始运动起来,一下下套着龙翼的巨物,主动权在自己手里,感觉从没有过的刺激,越越,两只白嫩的酥胸上下跳跃,像要飞起来一样。

    龙翼倒成了被动,只扶住她的纤腰配合她就行了,却是省了很多劲,很是轻闲的在屋内扫了一眼,准备好下个姿势在哪做,上床显然不行,剩下的就是桌子和椅子了。

    又看床上的龙诗韵,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又转了过来,依然是手捂着小脸,从那指缝间看着一个黑影不停的闪动,她的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两条纤细的腿也开始轻轻的扭动。

    龙翼朝她一笑,知道她在偷看,这种禁忌显然是更能刺激人,“宝贝,你的真得好紧,夹得朕都受不了,好像比诗韵的还紧,都怀疑你还是。”

    龙诗韵在床上一听更受不了了,气得在床上真咬樱唇,就算皇太后是她母亲从她下意的想法也不容比她强,女人嫉妒起来是不分对象的。

    “宝贝,朕坚持不住了,你里面好烫,好滑嫩,朕要爆了,就喷在你那里了,你那里真得比诗韵的还好,真不知是怎么长的……”龙翼话是让龙诗韵越来越气,而皇太后是越来越疯,皇太后自然以为自己那里真得如龙翼说得那样,这东西她是没法比的,至于龙诗韵自然知道龙翼是故意的,可是她心里还是不免生气。

    “啊……”经过龙翼话语的挑动,也加了皇太后的度,一声娇喊,整个身体都痉挛起来,同时身子也无力再动了。

    龙翼哪肯放过这个机会,女人这个阶段是最幸福的,如果男人抓住这个机会再次,会让她从一个高峰攀上加一个高峰,让她幸福的生不如死,当然,一般男人是很难做到这点的,在女人强大的刺激下没有多少男人能坚持得住。

    龙翼抱着皇太后走到一张椅子旁,让她趴在椅子背上,从后面再次顶入,连缓都没缓,直接的运动起来,皇太后叫得更加利害了,那晶莹的汁液顺着白嫩的大腿汩汩的向下淌,没一会就在地上积了一小片。

    床上的龙诗韵更加的受不了了,两只小拳头握着紧紧的,身体不停的扭动,那汁液也顺着大腿流下来,后来干脆睁开眼睛盯着龙翼,竟有些恨恨的样子。

    龙翼边用着力边盯着龙诗韵,似是在她身上运动一般,显然这种感觉更加的刺激,动作越来越,力量越来越猛,那椅子也随着“咣当咣当……”直响,要不是龙翼抓着早连同皇太后摔了出去。

    龙翼脸色的颜色越来越深,青筋贲张,血管凸起,浑身的肌肉鼓胀的油亮,“啊……”连连顶动了数次,猛得抽出来,在皇太后的背上喷出了几摊炙热,接着又顶了回去,边缓缓顶动,边用手轻轻在皇太后的背上把那摊精华揉开,好像是在告诉龙诗韵这东西还能美肤养颜。

    龙诗韵再也坚持不住了,“呼……”地从床上跳起来,抓起枕头就奔了过来,朝龙翼的背部就砸,“你混蛋……你混蛋……你混蛋……我警告过你不要动母后的坏念头,你竟然趁我睡着了我母后……你这个混蛋……我打死你……”

    龙翼差点笑喷了,这小丫头也太会演戏了,这一切都是她导演的,刚才还很有兴致的看激情片,这么一会又成抓色魔的女主角了。

    “诗韵,还在演戏,这一切还不是你导演的。”皇太后虽然大窘,但还是点破了龙诗韵的小妓俩。

    龙诗韵顿时一伸舌头,但是依然狡辩的指着孙,“母后,你错怪诗韵了,这一切都是他,他是大色狼,先是对你女儿骗情又骗色,这么一会又把母后你给了,他是太坏蛋……”说完还忍不住哧哧的笑。

    龙翼也把眼睛一瞪,似是恍然大悟,“好啊,原来是你这个小色女导演的,朕还蒙在鼓里,皇太后宝贝,咱不能放过这个小色女,得好好收拾她一顿,要不然怎么能解气。”

    “啊……”龙诗韵装做害怕的,尖叫的逃上了床,龙翼随后就扑上去,分开她的双腿猛然顶入。

    “朕你这个小色女,朕顶死你这个小色魔,朕看你还敢不敢耍我们,朕叫你演戏,朕叫你害我们……”龙翼装作狠狠地说道。

    “……啊……母后……娘……救命啊……女儿……要被他……了……娘……救诗韵……诗韵不行了……被他……把小肚肚……顶穿了…………再用点力……你好猛……娘……他还用力……我被她……了……”龙诗韵连忙叫道。

    皇太后是满面羞红,大脑是一阵阵的眩晕,不过,看到这俩个小色魔是又好气又好笑,心里有些苦,又有些羞涩,更有些激动和幸福。

    “皇上哥哥,你太强了……”

    龙诗韵呻吟着,同时呼叫母亲道:“母后,来救我……”皇太后只能从虚脱的感觉中翻身扑在龙翼的身上,两团丰满的压在龙翼的胸膛,她低着头用舌尖,从龙翼的脖子开始,慢慢地往下撩动着,她两团丰满的也随着往下移动。

    龙诗韵一阵狂泄之后,皇太后很就接过龙翼的火棒,她起身骑在龙翼的身上,像骑马似的蹲了下去,身子一沉,来了一个反客为主。

    龙翼感觉美极了,几度激战,感到一股热流急欲冲出,于是整个人就像开足马力的机器,疯狂的冲击冲撞娇软的皇太后。

    倒在床上无力的皇太后,呻吟声又渐渐地高亢:“皇上……不行了……又来了……我要死了……哎……唷……喔……”

    皇太后一边着,一边上下用力着,一刻之后,猛地感到她一阵抖索,一股热滚滚的,直喷而出,她长喘吐了口气:“啊……我……”整个人伏在龙翼的身上。

    一种无与伦比的感布满全身,龙翼顿时感觉全身麻,滚烫的像火山爆般的,用力的射进她的体内,一次又一次的激射。皇太后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龙翼也飘飘欲仙,舒服的抱着皇太后,让她紧贴在自己的身上……

    夜就这样过去了,龙翼或许太喜欢这对母女花的缘故,并不像以前完就入定修炼,而是将皇太后和龙诗韵左拥右抱的躺着,皇太后和龙诗韵彻底抛开的尴尬成见,宛如一对姐妹,亲密的侍候龙翼,让龙翼全所未有的爽。

    龙翼是全所未有的满足,当然皇太后和龙诗韵更是无比的饱满,二女足足大泄了七八次之多。

    早晨,皇宫晨钟响起,龙翼睁开眼睛一看,已经是太阳升起,换做平常,这已经是开完早朝时间了,不过昨天已经早朝,今天并不需要上朝,所以龙翼可以放肆的睡懒觉。

    相反皇太后已经早早不在床上,龙翼正要伸伸懒腰起床洗漱,只见皇太后端着一碗汤进来了,娇媚的看着龙翼、轻声的笑说:“皇上,睡醒了,这有碗汤,你先喝了吧!至于诗韵昨晚太过度了,现在还躺着呢,你呀,以后注意点身体……”她话说完,娇靥一红,含羞的低下头笑着,那神情真像一位新婚的小媳妇,看得龙翼不禁心神荡漾。

    “朕身体没事,这种事情对朕来说,多多益善……”

    龙翼站起来,正好跟她靠近,闻到她身上出的女人肉香,想起昨晚的大战,忍不住伸出双手将她抱进怀里,她丰满的双乳顶在自己的胸膛,龙翼的宝贝又开始膨胀着。

    “皇上,你昨晚一定太累了,年纪轻轻的,也不知要爱惜自己身体,你先坐下把汤喝了,哀家有话要跟你说。”皇太后说完,一只手将龙翼正在膨胀的宝贝,轻轻的一捏,一只手轻轻的将龙翼顶开,脸色涨得更红,低着头,人又吃吃地不断的笑着,好不迷人。

    皇太后将龙翼推着坐下,将汤放在他面前,人也挨着龙翼坐下,龙翼看是一碗桂圆鸡蛋补品,于是扭头问着:“太后,你不喝吗?”

    “我喝过了,还给诗韵留了一份。”皇太后低低着头的说道。

    龙翼看着皇太后娇艳的模样,乐了,道:“你应该多喝一些,昨晚你比诗韵还多泄了两次,一定要补回来才行。”

    “大坏蛋……尽说些羞人的话。”皇太后低低的啐了一声,用手在龙翼的大腿上轻轻地拧着,她的脸红得更厉害。

    “你真的不喝吗?”龙翼又故意的把糖水端在皇太后的跟前说道。

    “喝吧,那么罗嗦,汤水都凉了!”

    皇太后口中嗲声的说,整个人像软糖般的黏在龙翼身上,她的神情,让龙翼看的真想伸手立即将她抱在怀里消消欲火。

    皇太后推开龙翼、挺身坐直,等龙翼吃完汤后,她靠着龙翼坐在床上,轻轻的说:“皇上,哀家本想龙诗韵的终身有靠,我这辈子就可以放心了……没想到……哀家却和你和诗韵做出这种羞耻的事……”

    皇太后说着,眼眶有点湿润润的,声音也渐渐的沙哑。见到龙翼疑疑看她的眼神,皇太后瞬时脸颊又红通通的低下头:“皇上……你……唉……这真是我的作孽……”

    “太后,昨晚我们不是好好的吗?朕说过了,朕爱你,也爱我的公主。”龙翼将皇太后揽进怀里,她稍微挣扎着,最后还是靠在他的胸前:“太后,朕要你,你是朕的,朕要跟你在一起,朕会给你乐……而且诗韵也说过让朕照顾你一辈子,我们三人完全可以永远生活在一起,你怕什么呢?”

    “皇上……昨晚我也太糊涂了……今早醒来我想过了,我毕竟是你们的长辈……而且又是诗韵的母亲……却和你和诗韵……生这种羞耻的事……”

    皇太后声音嘶哑着:“皇上,你刚刚登基,需要统领群臣,而且你才二十出头,我已经三十六岁,虽然现在还有些姿色,但隔几年后、我就会变老变丑,你会后悔,而且就是你和诗韵都不在乎我跟你们的关系,可你有没有想过其他人,如果让天下人知道了会如何看待你我还有公主,这……这多让人尴尬!”

    皇太后说着,其实心里一百个舍不得龙翼,只是出于世俗的眼光,她还是要有所选择,依偎在龙翼怀里的皇太后,说着违心的话,声音已经呜咽,她爱龙翼,甚至离不开龙翼。

    “太后,你听我说,朕爱你,朕要你,不管你四十二岁还是五十二、六十二,朕都会一直这样的爱你,而且朕连亲生母亲都敢收于后宫,何况是你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呢!至于外人,他们根本不会知道,皇宫内的事情,只要朕不允许说出去,没有人能,也不没有人敢说出去,这是我们的世外桃源,根本不用担心会有闲言闲语,你知道吗?朕已经想好了将来,只要对你们不利的,我都不能容忍……”龙翼一只手紧紧的抱着皇太后说着,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

    好半晌,皇太后才回过神道:“皇上,你就真的不怕……”

    “怕什么?”龙翼无惧的问道。

    “比如说报应……”皇太后低低的说道,因为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让龙翼害怕的了。

    龙翼声音渐渐地激昂的说:“太后,朕既然要你们,朕就不信、也不怕会遭到什么报应。太后,朕不后悔,就是明天我会死,朕也无怨无悔……”

    “皇上,你不要乱说……”

    皇太后慌张的用手掩住龙翼的嘴,泪眼盈眶的抬起头望着龙翼说:“皇上,我不值得你这样做,你还年轻……这样……我会害了你的……唔……”

    皇太后那梨花带泪的神情,让龙翼忍不住的托起她的脸,激情的吻着,她仰面靠在龙翼的臂弯里,柔顺的任龙翼的嘴吻遍她的脸,最后,当龙翼吻上她的嘴唇时,她也紧紧抱着龙翼,热情地回应着。一阵缠绕对方热烈的长吻后,又勾起了龙翼的欲念,蠢蠢欲动的宝贝,开始不安份的顶在皇太后的背部膨胀、跳动着。

    “皇上,啊,不……不要了……哎……唷……你怎么又硬了……唔……大白天的……哎……哟……冤家……我……羞死人了……你要……害死我的……喔……”皇太后叫道。

    “朕就是要你知道,你不但不会害了朕,还会让朕很幸福开心,朕要你也感受这样的开心。朕以后都不许听到你这些胡思乱想的话,只要你做一件事情,全心全意的服侍朕,做朕的妻子!”龙翼不管三七二十一,又一次骑在皇太后的身上驰骋……

    “是,皇上……”皇太后彻底解开心灵的困惑,纵情的放浪,腰不住的摆动着,似乎完全沉醉在的欢娱中。

    本来还没有睡醒的龙诗韵,这时候又被龙翼和皇太后的大战吵醒,满脸绯红的睁开眼睛,龙诗韵见他们大战甚浓,欲火同时渐渐升起,于是伸手摸着皇太后的一只大圆球,一面用嘴吸吮着皇太后的蜜桃,这些情景让龙翼的动作更加疯狂,用劲的猛进。皇太后上面被龙诗韵吸吮,下面被龙翼猛攻,她全身不停的哆嗦着,人像虚脱般的躺在床上。

    “皇上,我……我不行了……”皇太后一阵惨呼,彻底的崩溃瘫软下来。龙翼正干得兴起,看到皇太后的情形,只能把她放下,转身又压到一旁欲火燃烧的龙诗韵身上,把更坚硬的大宝贝塞进龙诗韵早已湿淋淋的世界里,然后用力挺进。

    “哎……唷……皇上哥哥,你轻一点,啊……哼…………哦……”

    龙诗韵玩弄皇太后的性趣正浓,不料龙翼怒冲冠的飙冲来,次次都碰及,强烈的,使得龙诗韵原本抬起的更高高挺起。

    没有一盏茶是时间的激战,“啊……”随着龙诗韵的一声呼喊,雪白的一阵颤抖后,跌落在床上,人也不禁的阵阵的颠抖,她也跟追自己的母亲狂泄而出。

    看着同时瘫软无力的母女,同样娇艳动人,并排在一起任由龙翼驰骋,真是一副让人狂到极点的景象……龙翼跟皇太后、龙诗韵母女在床上大战,乐不思蜀,龙翼与皇太后、龙诗韵母女俩在床上厮缠一个时辰之后,看到两女已无再战之力了,龙翼帮她们盖好被子,自己则穿好衣服离开了房间。

Snap Time:2018-02-22 11:15:32  ExecTime:0.061